首頁 >> 武俠修真 >> 嫡女若水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一百一十九章 自殺
作者︰沉歡 下載︰嫡女若水TXT下載
    “主子!”四海終于忍不住了!他輕輕的喚了殷容莫一句!其實殷容莫的醫術不比自己的差,楊若水的情況,他該比自己還清楚!只是!四海忍不住嘆息,想說一句節哀,卻發現,這世界上沒有比這兩個字還要殘忍!

    “出去!”殷容莫冷冷的開口!其實在抱楊若水一瞬間,他的心便沉了起來!那僵硬的身子,讓殷容莫都不敢去想象,那麼堅強的人,怎說沒就沒了!

    “若水,若水!”殷容莫低低的呢喃,將楊若水的頭抱在自己的懷中!手緊緊的拉著楊若水的手,不住的將真氣傳輸給楊若水!只要有一線的希望,他都不會放棄!

    突然間,殷容莫不由的睜大眼楮,雖然,那一股子的氣息極為的虛弱,可是殷容莫還是感覺到了,“若水,若水!”殷容莫更是兩個手一起給楊若水輸真氣,只是,輸入的真氣,就像是泉水入了大海,悄無聲息!

    楊若水的依舊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四海出去以後,瞧著丹紅固執的站在門外!他不由的搖了搖頭!這楊若水的情況怕不好的很,這下頭的潮氣那麼重,而且還有毒物在那里生活,而且進去那麼長時間不見天日,那股子的毒氣怕已經深入五髒六腑了!

    而且,楊若水這種的也不算是中毒,不是有解藥就可以的!而是需要調養!只是,經過這麼久了,即便是能存一口氣在,怕也只能維持這種樣子!除非,想到那個除非,四海都不由的搖頭!

    除非這風神醫在世,才能救的了楊若水!只是,這風神醫已經死了十年了,而且風神醫孤獨一生,沒有後人,據說連個弟子都沒有,是以,這楊若水根本算是無藥可醫!

    夜里,不知為何起了很大的風,便是江南百年都沒有過這麼大的風!殷容莫一直守在楊若水的床沿,他說,不怕,我護著你!他說,若水,等你好了,我許你生生世世只愛你一人!

    而老太太的院子更是顯得陰森,尤其是風大的時候,更是仿佛有孩童的哭聲,而且,那房子因為沒人管,窗戶被刮的不住的開合,黑乎乎的屋子,就像是鬼屋一樣!

    第二日的時候,殷府便傳出來,說是老太太陰魂不散,死的冤屈,這才鬧出這麼大的動靜來!不管是誰散播的這流言,殷府的主子們卻都無暇顧及!

    而且,殷府的四周都被殷容莫的人看住了,是以,無論殷府鬧成什麼樣,外頭的人都不知道!

    這頭,皇帝已經離開江南,第一個來辭行的便是清韻郡主!她與楊若水算是投緣,自然是要過來的瞧瞧的!只是,殷府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誰也沒有心情接待她!便是連大門都沒讓清韻郡主進!

    不過,殷離落到底親自出來瞧瞧!不知為何,瞧見殷離落臉色又憔悴了些,清韻郡主的心卻不是個滋味!

    “我要走了!”清韻郡主笑著說,只是,也說不清為什麼,今日是她來江南唯一一次穿著長裙,一聲的素白,加上那圓潤的白玉簪子,將活菩薩的形象演繹的極為的到位!

    “保重!”清韻郡主本想再說幾句,可卻不知道如何的開口!這種復雜的情緒,卻壓的她有些個喘不動氣!可是她沒有時間細細的去理清自己的思緒,她的身份告訴她,她已經得罪了皇帝,必須馬上離開,回到封地,想著如何保護自己的百姓!

    瞧著清韻郡主的背影,殷離落有片刻的失神,不知為何,瞧著她一襲素白的裙子,卻突然想起了,以前的楊若水,她穿著洗的已經泛黃的衣裙,她小心的吃著旁人倒的搜飯!如果知道會有這個結果,楊若水會不會還會選擇回到以前!

    听人說好死不如賴活著,或許,或許她的心是後悔的吧!

    只是,在殷離落一轉頭的時候,卻發現在角落里,同樣有一襲的白衣!他的腦子一閃,似乎有什麼東西快速的閃過,卻又快的讓人抓不住!

    回到殷府的時候,殷離落的腳步停在了大房的門口,想進去瞧瞧楊若水,卻發現他沒有任何的理由!他甚至都羨慕殷容莫!至少她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守著楊若水!

    想回到二房的院子,可又覺得壓抑的厲害!短短的不到一月的光景,先是死了母親,後又死了祖母,然後傷了父親!心頭的女子如今還生死不明!殷離落突然覺得腦子都是亂的,他知道對付皇帝要付出代價,只是這代價是不是也太大了!這只是個剛開始,就付出了這麼多!

    那以後呢,他不知道還要死多少人,可是一旦踏入這條路,就是一條不歸路!

    殷離落突然不知道他給去哪,哪是他容身的地方!他突然一閃身,這種壓抑的感覺讓他痛的快要奔潰,他需要發泄!猛然間,他縱身離開,卻是朝清韻郡主的馬車飛去!

    在楊若水的床頭守了一夜,殷容莫這會兒個臉色更加的頹廢!可是躺在床上的楊若水,卻是一點動靜都沒有!殷容莫讓人打了水,小心的為楊若水擦拭慘白的臉!听說女子都極為注重自己的面容的,他想,楊若水若是有一日醒來,一定不希望看見她臉上就像小花貓一樣吧!

    清晨的太陽是溫和的,撒在楊若水的臉上,似乎也沒有那麼白了!就那麼一瞬間,殷容莫都覺得楊若水這是在歇息!

    可偏生這個時候,下頭的人稟報,說是趙姨娘求見!

    殷容莫的臉一下子又冷了起來,剛才一世的溫情,似乎消散的干淨,便是連陽光都顯得沒有那麼柔和了!

    趙姨娘進來的時候,卻瞧著楊若水的床幔已經散了下來,讓人瞧不出里頭的情形!而殷容莫就坐在床邊,只是,沒了平日故做呆傻的模樣,殷容莫本就略顯陰柔的面龐,這會兒個更顯得各位的滲人!

    “見過大少爺!”趙姨娘微微的福了福身,對于殷容莫不是傻子的消息,饒是她也有些個吃驚!即便是為了保命,雲昭大公主能用這計策也是正常的,可偏生在殷容莫懂事以後就是個痴傻的樣子,難不成雲昭大公主早就知道自己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說!”殷容莫對于趙姨娘打量的目光,並不在意!只是他今日願意見趙姨娘,那是因為他知道,趙姨娘是個有心思的,在這是個時候不會平白的見自己的!

    “妾有法子能救少夫人!”趙姨娘也不廢話,直接開門見山的開口!“想必大少爺對于妾的底細也是知道的,妾並不得人待見,也曾在深山里住過,那山里什麼毒氣沒有,妾不照樣的活了下來!”

    殷容莫微微的眯起了眼楮,對于趙姨娘的話,他是半信半疑!不過,但凡有一線生機,他都不會放棄!“條件?”

    听到殷容莫的話,趙姨娘不由的笑了,“大少爺可真是個爽快的!我要殺了忠勇侯,殺了三房的人!”不過提到三房的人,趙姨娘的眼中的恨意卻越發絲毫沒有掩飾!

    殷容莫不由的皺起眉頭!瞧趙姨娘的樣子,怕是出了什麼事!

    趙姨娘對于殷容莫的探究,並不害怕!“大少爺,妾如今就只剩下孤身一人!若是大少爺不幫妾,妾也會想旁的法子,只是少夫人的情況!”趙姨娘點到為止!瞧著殷容莫明顯變了的臉色,不由的說,“當然,大少爺有千萬種法子逼妾開口,可是大少爺確定,要的是妾不甘不願?”

    殷容莫自不喜歡旁人威脅,可是誠如趙姨娘所言,他真的冒不起險,他不要楊若水有任何的閃失!

    “你先回去!”殷容莫擺了擺手!趙姨娘福了福身,悄然的退了下去!

    等到沒人的時候,殷容莫拉起的床幔,瞧著楊若水的蒼白的臉龐!他緊緊的抿著唇,良久才說,“若水,即便我負了天下人,雙手沾滿鮮血,我也不會放棄你!”

    而這廂,趙姨娘回到到三房的時候,听說殷勤又去三夫人的屋子里頭鬧呢!而都與忠勇侯大打出手!趙姨娘作為三夫人的妹妹,亦是殷勤的妾,她自然不能當做沒有瞧見的!更重要的是,她要親眼看著,殷容莫將他們全都殺死!

    “見過相公,夫人,侯爺,侯夫人!”趙姨娘進去以後,屋子里頭已經是一片狼藉了,不過殷勤這會兒個卻是躺在地上,想來是被忠勇侯揍的不輕!

    對于趙姨娘進來,忠勇侯並沒有打理她!而且,再瞧見趙姨娘的時候,眼中還閃過一絲的厭惡!

    “你這孩子!”倒是侯夫人一臉的熱絡,趕緊的將趙姨娘拉了起來!趙姨娘溫順的應了聲,只是眼中一片冰冷!

    “夫人別氣了,別的不為,也要為風哥兒想想啊!”趙姨娘仿佛與以前一樣,習慣性的站在三夫人的身後,手輕輕的錘著三夫人的肩膀!

    “我能不氣嗎?他竟然一次次的打我,若不是因為風哥兒,我早就與他和離了!”三夫人氣的不住的抱怨,並沒有發現趙姨娘的不妥!

    趙姨娘柔聲安慰,只是那眼中不由的浮現出恨意來!以前她還沒有注意,可是去京城一趟,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反過來一想,卻也是這麼回事,三夫人從來就沒有將自己當成妹妹,而是奴才,是工具!

    就在三夫人罵罵咧咧的時候,下頭的人突然稟報,說是殷奕風出事了!

    三夫人一驚,趕緊的往外頭跑去!便是因為跑的快,被那長長的裙擺給絆倒了,來不及管它,站起來,連身上的塵土都沒有拍打下來!直接站起來再去跑去!

    而忠勇侯與侯夫人也不敢耽擱,急急忙忙的往外頭跑去!就連原本倒在地上的殷勤,這會兒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強撐著身子就往前的跑!

    只有趙姨娘勾起了嘴角,冷冷的笑著!她以為這是殷容莫的手筆,是以她格外的得意!

    這殷奕風是死在詩蕊的床上的,三夫人進去的時候,便瞧著詩蕊只穿著里衣跪在地上,而殷奕風是躺在床上的,臉上還帶著淡淡的笑意!

    “風哥兒!”三夫人瘋了似的跑過去,猛的晃動殷奕風的身子,可是卻什麼動靜都沒有!“是你,是你,都是你!”三夫人轉頭看向詩蕊,一把便將詩蕊給推倒在地上!

    而眾人瞧到了什麼,竟然看見三夫人直接上去去咬詩蕊!對于三夫人的瘋狂,下頭的人都忘記了去將她們拉開了!

    “不是妾,不是妾!”詩蕊一邊往開推三夫人,一邊努力的呼喊!

    忠勇侯實在是瞧不下去了,趕緊將三夫人給拉開!可這會兒個三夫人哪里顧得了這麼多,也不管是誰過來,她都打!忠勇侯不防備,險些被三夫人給撞倒了!

    “你這個掃把星,掃把星!”這會兒個勤殷緩過勁來了,氣的將三夫人的頭發一把給拉住了!“你這個掃把星,掃把星!”殷勤氣的一下下的打在三夫人的身上!

    剛才他一進來,瞧見殷奕風的尸體,腦子嗡的一聲,險些暈倒了去!這輩子,他因為懼怕三夫人,跟前就殷奕風一個孩子,那麼多的妾,他都沒有讓他們懷有身孕!可現在殷奕風死了,自己什麼都沒有了!仿佛是壓抑了一輩子的痛苦,便發泄了出來!

    三夫人這會兒因為喪子之痛,發泄著不必尋常的爆發力,對著殷勤的下身便撞了過去!殷勤痛的大吼一聲,“賤人!”

    三夫人狂笑起來,笑著笑著卻哭了!原來喪子會有這麼痛!以前的時候,她在侯府也做過錯事,來到殷府,她也曾親手打掉過殷勤妾室的孩子,可到頭來,這種事卻落在自己的頭上!

    報應啊,報應!“我詛咒你斷子絕孫!”三夫人仿佛是用盡所有的力量來喊這句話!那股子的狠勁,便是連忠勇侯都不由的打了個寒顫!

    “侯爺,大少爺請您過去!”可偏偏在這個時候,殷容莫派的人過來了,對著忠勇侯等人做了一個請的姿勢!畢竟忠勇侯算是與楊若水是合作的關系,殷容莫便賞他個死的體面!

    “殷容莫!殷容莫!”殷勤突然念叨了起來!“一定是他,一定是他!”殷勤仿佛是想到了什麼,總覺得是殷容莫要報復他們,一定是他!

    被殷勤這麼一喊,忠勇也不由的有些個警惕!殷容莫的瘋狂他已經听說了,是以,忠勇侯的腳步都沒有動!

    “侯爺,侯夫人請吧!”那人有些個不耐煩!不由的催促!

    “本侯若不呢!”忠勇侯冷冷的開口!他的臉色一變,忠勇侯的護衛便護在了他的身旁!

    “那便得罪了!”那人臉色一變,手中快速的出招!不過,這到底是在三房!殷奕風一死,難得三房齊心,所有人都一致對外,誓死抵抗!

    一時間,竟然不沒有傷到三房的人!

    “我要死的人,必須死!”這聲音一響大房的人都退到了兩旁!卻瞧著殷容莫走了過來!那陰沉的臉莫名的讓人心里一顫!忠勇侯不由的握緊了手中的刀,即便是他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殷容莫的對手,也要奮力一搏!

    可就在這個時候,殷容莫的臉色一變,卻瞧著大房的方向冒起了一些個白煙!殷容莫趕緊的折了回去!

    “殷容莫去死吧!楊若水也該死!該死!”可偏生這會兒個殷勤沖了上來,手中還拿著不知從哪里取來的劍,朝著殷容莫給刺了過來!

    殷容莫連動都沒動,手指輕輕的一彈,那殷勤便猛的退了回去,一下子倒在地上!猛的吐了口血在地上!雙手緊緊的握著心口,那個地方疼的厲害!

    “報應,報應啊!”這會兒個三夫人瘋瘋癲癲的跑了出來,她哭著喊著,腦子里全是她害那些個妾室的畫面!血似乎一直蔓延,知道她的雙眼是一片血紅!

    “賤人!”不得不說,殷勤這個人不配是個男人!他在殷容莫的跟前吃了虧,瞧著三夫人出來,還以為三夫人是說他是報應,拿起劍便朝著三夫人給沖了過去,可到底有些個暈,不知怎麼一下子倒在地上,而劍身踫到地上,給折了回來,竟然直直的從殷勤的身上穿了過去!

    殷勤呆呆的看著自己的血不住的往外流,卻怎麼也想不明白,他要殺人,怎麼變成了自殺了?

    瞧著殷勤的鮮血,三夫人這才回過神來,她一下子跌坐在地上!原來,這世上還真是有報應一說!

    殷容莫不由的回頭一望,瞧著三夫人那失魂落魄的樣子,心中不由的有些個觸動!

    “去查!”殷容莫吩咐了一聲跟前的四海,他不信這事情就這麼巧,自己剛動了殺心,殷奕風便死了!

    不過,即便是殷容莫離開的大房,那保護楊若水的人卻更加的多了,那火便是剛點起來,便被人給撲滅了,別說是傷到楊若水了,連楊若水的邊都沒有沾上!

    殷容莫瞧著那火燒過的痕跡,臉上帶著嗜血的笑容!看來他想放過那些人,那些人還故意自己死過來!



伊莉小說網 | 嫡女若水 | 嫡女若水最新章節

 ** 作者︰沉歡所寫的《嫡女若水》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嫡女若水》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嫡女若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