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武俠修真 >> 嫡女若水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一百二十六章 教訓鄭國公
作者︰沉歡 下載︰嫡女若水TXT下載
    對于太後的說辭,鄭國公心里根本就不以為意,甚至是覺得這是太後的一番推辭罷了!他冷哼了一聲,“如何處置趙容莫,還不是您一句話,皇上還不一樣听您的?”

    鄭國公剛說完,太後的臉色一變。“夠了,你在這里說的什麼混賬話!”太後氣的坐直了身子,驚動了懷中的小貓,發出不悅的聲音!而仿佛知道是鄭國公打擾了她的主人,這會兒個也都與太後一起瞪著鄭國公!

    鄭國公心里一陣氣悶,覺得現在便是連個貓都敢與他使眼色了,他伸手就想將貓奪過來,狠狠的教訓,可是手伸到一半,才想起來,這是在慈寧宮,有訕訕的收了回來!

    太後瞧著朕國公一臉的理所當然的樣子,心中多是有些惱怒的!這些年鄭國公一門幾乎是只手遮天,只要不鬧出大亂子,太後其實也樂見其成!可現在,太後瞧著鄭國公都快連自己的身份都不知道了,差點敢在慈寧宮撒野了,心中不免的有些個不悅的!

    再加上皇帝剛說了那番個話,也是在敲打自己,凡事做的別太過了!雖說鄭家是太後的娘家,可歸根到底卻也沒有自己的親兒子親近,以前也就罷了,如今听鄭國公的語氣,便是連皇帝都不放在眼里了,太後這才覺得後怕!

    “這江山姓趙,不姓鄭!哀家斷不會為了一個無關緊要的人,與皇帝置氣!”太後柳眉緊皺,那嫣紅的手指,許是因為憤怒,用力的陷入那小貓的身子里,貓有些個吃痛,爪子一下子抓在了太後的手上!太後吃痛,一把便將貓給扔在了地上!

    那貓發出了慘叫聲,讓鄭國公心頭一震!這太後的話不可謂不重,如今殷容莫都直接打在了國公府的臉上了,而太後卻說是無關緊要的人,鄭國公想反駁,可瞧著太後的臉色陰沉,也只能作罷,不過心里頭是不服的很!

    可偏偏這會兒個皇後娘娘也派人過來回話,說是元瑤公主今日不吃不喝,就是要嫁給新科狀元,皇後娘娘無法,卻只能派人過來求太後娘娘成全!

    “都是一群胡鬧的!”太後心中煩躁的很,如今便是連皇後也妥協了,她若是執意攔著,豈不是讓自己的兒子兒媳都不痛快,可是若是一旦殷容莫成了駙馬,她日後更不能動手了,若是殷容莫出事,這元瑤公主不就成寡婦了!

    太後心中到底是有些個煩躁的,尤其是她動過收了殷容莫的念頭,若是日後相見,難免會覺得不自在!

    “好了,你下去吧!連皇帝與皇後都允了此事,哀家自不會攔著的!日後他也要喚你一聲外公的,你且收了那心思吧!”太後揮了揮手,明顯是不願意再與鄭國公多言!

    鄭國公心里頭雖然不悅,也極為的不贊同!可太後跟前他還是不敢太過放肆!只能先退下再說!不過剛出了慈寧宮的門,鄭國公越想越生氣,覺得此事就不能做罷,不然自己日後的臉面往哪里擱!

    想著,便朝皇後的坤寧宮走去!

    這廂,皇後剛瞧了元瑤回去,便瞧著鄭國公已經在屋里頭等著了!皇後微微的擰了擰眉,不過卻擺了擺手,讓宮人也都下去了!

    “父親!”皇後喚了一聲,便朝著自己的主位上坐了下來!

    “你還知道我是你父親?”鄭國公不由的大喊了一聲!至于基本的禮數,更是被他無視的干淨!

    皇後心中到底有些個不悅,她如今已經是皇後,鄭國公還像以前做姑娘的時候,對自己大呼小叫的,總是心里頭不痛快的!不過,到底是自己的父親,她也就忍了!

    “我告訴你,你趕緊擬旨,讓雲瑤嫁給澤哥兒!”鄭國公那口氣,不像是對一國之母說話,倒像是吩咐自己的下人一樣!還一副理所應當的樣子!

    皇後心中的厭煩更濃了,“此事怕有些個著急,雲瑤丫頭,向來是個有主意的!”

    “什麼主意?婚姻大事,父母之命,理所應當,豈能由著她!”鄭國公听著就不耐煩的緊,剛剛在太後那邊吃了氣,自然要在旁的地方撒出來!

    皇後緊緊的抿著嘴,瞧著鄭國公的刻薄樣,心中就燃氣一陣的怒火!當初,就是因為鄭國公的武斷,將自己送進宮來!世人都知皇後身份尊貴,可誰知道這里頭的苦楚,皇帝好色,新人一個接一個的進來,他已經好多年沒有來這坤寧宮了!

    以前的時候,每逢初一十五,還按祖制過來一趟,到後來,他卻是連面子上的都沒有做到!

    自己的女兒身份已經足夠尊貴,自己斷不能讓她與自己一樣,在婚事上毀了一輩子!再來,鄭府已經出一個太後,皇後,太子妃了,沒必要再多出一個駙馬來!

    “听到沒有!馬上下旨!”鄭國公瞧著皇後遲遲不肯做聲,不由的催促了起來!

    皇後終于忍不住了,“鄭國公,本宮是皇後!”皇後冷冷的開口,語氣異常的強硬!

    鄭國公先是一愣,隨即更惱了!今日他可真是出師不利,先是被太後還有太後的貓落了面子,如今便是連自己的女兒,都敢與自己擺架子,可真是反了!“好,好,一個個翅膀都硬了,也不想想,若是沒有國公府,你們還能有今日的錦衣玉食嗎?”

    對于鄭國公的這番說辭,皇後只是冷笑一聲!“祖父不在家,您還真以為您才是鄭國公的主!”

    對于皇後的譏笑,鄭國公想反駁,可是他卻也沒有膽子!誠如皇後所言,這國公府的輝煌,其實還是老鄭國公的功勞,可是他心中又不甘心的厲害!手指著皇後,直罵逆女!

    這個時候,外頭的人稟報,說是瑾妃娘娘求見!皇後掃了一眼鄭國公!“父親大人,莫忘了您的身份,若是再這麼不知尊卑,便怪本宮不念恩情!來人啊,送鄭國公離開!”

    鄭國公心里肯定是不願意的,可這會兒個也不能說什麼,瑾妃還在外頭,總不能讓一個外人瞧了笑話吧!不過,對于宮里頭的這兩個人都不幫自己對付殷容莫,那他就自己動手!

    等鄭國公離開以後,皇後嘆了口氣,心中卻有些個無力,沒想到這麼快自己的女兒都要嫁人了!不過,如今她也沒有心情與瑾妃周旋,讓人說了句沒空,便將瑾妃打發了離開!

    這三日說快也快,這日,殷容莫因為還沒有封官,依舊是一襲大紅的狀元服,早早的從趙府離開!

    不過,到了宮門外,馬車卻是與鄭澤的馬車挨到了一起,不過因為他們的馬車也都不能直接進宮,是以也沒有沖突!

    “趙兄!”殷容莫剛下馬車,鄭澤便上來寒暄,臉上還掛著可疑的笑容!不過,在他瞧著殷容莫一身狀元服的時候,臉上的笑容,卻是有些個凝固!

    “鄭探花!”殷容莫說著,語氣中似乎還有些個詢問,似乎不解為何鄭澤會突然過來寒暄!

    听到探花那兩個字,鄭澤的臉色一下子都變了,便是連牽強的笑容都沒有!不過,也不過是片刻的功夫,似乎是想到了什麼,還是將笑容牽強的掛在臉上!

    倒是旁的官員,瞧著鄭澤竟然是與殷容莫一起過來的,心中都詫異的很!就趙府門前的事,京城里頭早就傳遍了,便是連普通的百姓都知道,鄭府與新科狀元不合!

    而進到大殿以後,便是有專門的宮人,將眾人帶到自己的位置上!殷容莫坐下來之後,卻也沒有人過來寒暄!到底是因為鄭府的緣由,這些個人都在觀望中,若是與殷容莫走了近了,到底是怕得罪了鄭府!

    不過,相對于殷容莫的冷清,鄭澤的跟前倒是圍滿了人,便是連稍有抱負的曲散,這會兒個也站在人群中!

    對于這一幕,殷容莫早就料到了,到底也沒有旁的感覺!

    “皇上駕到!”宦者的聲音響起,原本喧鬧的大殿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眾人以最快的速度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然後都跪在地上,整齊的喊著,“武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踩著眾人的恭敬,皇帝趙夜華一步步的走了進來!

    “眾愛卿平身!”趙夜華揚了揚聲!眾人自然該謝禮,才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今日倒是難得的喜慶,新科狀元文韜武略樣樣精通,實屬我北唐的幸事!”皇帝說完,便笑了起來!

    眾人自然應和,一時間大殿之上都是稱贊殷容莫的聲音!雖說每次選出狀元的時候,都會辦一場宮宴,而皇帝也會夸獎新科狀元一番,可是鄭家的人听著,都不是個滋味,總覺得皇帝現在該夸的人是鄭澤,而不是名不見經傳的殷容莫!

    “皇上,微臣听聞趙狀元武功了的,微臣不才,倒願意見識見識!”這殿中喜慶還沒有掩去,卻是響起這麼個聲音來!

    皇帝微微的皺了皺眉頭,瞧著竟然是蕭將軍開口!這蕭將軍在北唐也是有威望的將軍,打了不少的勝仗,更是使得一手的好刀法!

    這蕭將軍一開口,殿里一下子就安靜了起來!蕭將軍驍勇善戰,這可是出了名的!如今卻與殷容莫挑戰,說句難听的話,在眾人心里,蕭將軍還不如直接說,我看著你不爽,所以來教訓教訓你!

    皇帝心中暗暗的思考,不過瞧著殷容莫一臉的淡然,似乎一點都不緊張!他不由的懷疑,是因為殷容莫自認功夫在蕭將軍之上,還是不知道蕭將軍的厲害!

    皇帝有心替殷容莫推脫了,可是那日殷容莫幾乎是一招之內,便將宮娥都打到了,可見功夫也是個厲害!不過轉念一想,既然是雲瑤瞧上的人,自然不能平庸了,正好稱這次機會,試試殷容莫的本事也可!“好,不過刀劍無眼,點到為止!”皇帝到底還是點了頭,不過心中對覺得殷容莫的勝算也並不大!

    皇帝既然都開了口,殷容莫只好站了出來!

    “你挑個兵器!”蕭將軍指著宮人呈上來的十八班武器,豪氣的說了一句!不過卻已經有他的僕人,從殿外,將他平日用的大刀給呈了上來!

    “承讓了!”殷容莫一笑,也不客氣,隨手也取了一把大刀!

    有些個憐惜殷容莫才情的人,這會兒卻是為殷容莫捏了一把汗,都知道蕭將軍善刀,殷容莫自己也還挑了一把刀,簡直是喜訊死路!不過,也有高興的,至少鄭國公這會兒個,臉上都抑制不住的露出個笑容來!

    蕭將軍瞧了一眼殷容莫手中的刀,不由的冷哼一聲,似乎是有些個不屑!不過,在背著旁人的時候,與殷容莫對視一眼,卻帶著別樣的情緒!

    不過這個蕭將軍也是個有意思的,別看他現在位高權重,還掌握著北唐的三分之一的兵力,不過以前卻是個小將軍,在奪嫡的時候,還差點被當成淑妃的人給殺了,也幸好他屢建奇功,然後才得了皇帝的信任!

    兩個人抱了抱拳頭,便動起了手來!蕭將軍手段狠戾,出手很快!剛開始的時候殷容莫只守不攻,就等著蕭將軍發出攻擊,可是,漸漸的殷容莫的也開始了攻擊,你來我往,倒是一個武術的盛宴,有些個將軍都看呆了!

    突然間,蕭將軍露了個破綻出來,殷容莫自乘勝攻擊,可蕭將軍一個虛招發了出來,殷容莫似乎是不防備,一下子將殷容莫的刀給挑了出去!

    眾人不由的一驚,只見那刀竟然直直的沖著皇帝打去,因為兩個人都是高手,這刀飛的自然是快,即便是他們想護駕,也來不及了!就在千鈞一發的時候,之間殷容莫的紅一一揮,一把將蕭將軍的刀給奪了過來!正巧打在自己的刀上!

    只見那刀突然一轉,卻是直直的朝著鄭國公打了去!

    鄭國公一驚,趕緊的翻身躲開,可到底這刀太快,他即便是狼狽的躲開,那刀已經將他的束發的發冠打掉!頭發都散了開來!

    “趙容莫!”鄭國公氣的臉都發黑了,喊這三個字的時候,不難听出那咬牙切齒的味道來!不過殷容莫也太狠了,這將發冠打掉,比打人的臉,還讓人難堪!

    殷容莫無奈的抱了抱拳頭,“國公息怒,刀劍無眼,容莫也是一世情急!”說的懇切,可偏生臉上一臉歉意都沒有!

    “皇上息怒!”蕭將軍瞪了殷容莫一眼,不過瞧著皇帝一臉的陰沉,還是跪下來,請罪!

    皇帝冷哼一聲,他可是瞧的真切,論功夫,蕭將軍根本就不是殷容莫的對手!至于剛才那脫手,也不過殷容莫故意將計就計,想看看蕭將軍的目的!沒想到蕭將軍竟然用皇帝的安危做賭注,若是皇帝受了傷,殷容莫肯定是受牽連!

    再來,蕭將軍與殷容莫無冤無仇的,怎麼會故意去害他,估摸著是賣鄭國公的面子,這才出手的!而殷容莫想必也是想到了,不然不會當眾教訓鄭國公!

    對于鄭國公這般的作為,皇帝也是惱了!他的態度已經明確的擺在這里,鄭國公還試圖挑釁他的權威,他自然不能忍的!不過到底也是顧忌到太後,是以皇帝並沒有責罰鄭國公,不過這個啞巴虧卻是他吃定了!

    “罷了,正如趙狀元所言,刀劍無眼,這也不過是以為罷了!”皇帝說著,便吩咐這宴會繼續!

    “皇上!”鄭家長房自然也不願意了,這皇帝分明就是在打鄭國公的臉,是以他抱了抱拳頭,想為鄭國公討個臉面回去!

    “夠了!”沒想到皇帝突然沉下了臉!“朕說了,刀劍無眼!”

    對于皇帝,其實鄭府也不敢直接對抗,誰不知道皇帝喜怒無常,而且又凶狠殘暴,是以皇帝臉色一變,竟然沒有人敢再挑釁皇帝的權威!

    這會兒個舞姬們也一個個的上來了,那翩翩舞動的身影,說不出的妙曼來!

    “臣從民間尋訪了一絕色美人!”鄭國公雖然惱,不過一想到自己幸虧還準備了後招,是以卻也沉下心來,繼續觀看宴會!

    一听有美人,皇帝的眼楮都直了,臉色自然一緩了過來!鄭國公拍了拍手,只見一個女子緩緩的舞了進來,她身子似乎極為的輕盈,每一次的跳動,似乎都快要飛躍沖天一般,讓人忍不住屏住呼吸,怕驚到她,讓她飛到回九天!

    那粉色的面紗,卻又給她多了幾分的人氣!一雙眼楮似乎會說話一樣,微微流轉,都能牽動人的心思!

    “妙,果真是妙啊!”皇帝一笑,連連的拍手!

    對于這獻美人的伎倆,眾位大臣也就見怪不怪了,畢竟皇帝好色,這根本就不是什麼秘密!

    那女子越靠越近,皇帝心中難耐,一把便將那舞姬給拉到自己的懷中!哈哈的大笑了起來!皇帝本想扯下她的面紗,卻被她用酒杯給擋了回去,“聖上請用!”女子一說話,那聲音更是甜到骨子里去了!

    皇帝一愣,卻是更高興了,這欲拒還迎的計量,他是不甚歡喜!

    皇帝一開頭,那舞姬們也都大膽了起來,而且這大殿上都是朝中官員,沒有女眷,那些個舞姬邊跳著舞,邊給官員倒酒!



伊莉小說網 | 嫡女若水 | 嫡女若水最新章節

 ** 作者︰沉歡所寫的《嫡女若水》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嫡女若水》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嫡女若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