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武俠修真 >> 嫡女若水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一百三十四章 你算什麼東西
作者︰沉歡 下載︰嫡女若水TXT下載
    <fon color=red><b></b></font>  </br>

    “奴婢這就去!”訪琴一听楊若水這麼說,心里頭一喜,就知道楊若水是要敲打敲打夏媽媽了!趕緊的應了聲,就要過去!

    “等等!”楊若水不由出聲喚了一聲,“讓柳綠去吧!”這訪琴雖然與楊若水一樣,身子也一直不好,雖說她們都執意要在楊若水身邊伺候,可楊若水平日里注意著,像這種跑腿的活,盡量不讓她們多做!

    訪琴微微的垂著頭,悶生生的應了一聲!心中倒是遺憾不能在夏媽媽跟前扯高氣揚的發泄發泄了!

    倒是柳綠,眼楮微微的一黯,總覺得楊若水是不是太疼惜這訪琴與妙海了,不過一想,她們到底是陪楊若水出生入死的,心中也就釋然了!

    下頭的人听說是楊若水的吩咐,一個個的都放心手中的活,都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了楊若水的主院中!

    這會兒太陽已經徹底的升了起來,楊若水穿著淺綠色的羅裙,身上不過還披著一個暗紅色的袍子,這會兒個穿的也不算少,手上也熱乎的很!

    丹紅讓人子在院子中間放了一把湘妃椅,上頭鋪子白色的拼接的兔皮毯子,毛絨絨的卻也暖和的緊!

    楊若水就那麼坐著,也不做聲!下頭的人也不知道楊若水賣的什麼主意,也都不敢問!

    整個院子都靜悄悄的!楊若水只管著閉目養神!瞧著這日頭都越升越高,楊若水坐著是沒事,可下頭的人一直站著,卻是比干活還累的緊!

    而且是心里頭緊張的很,楊若水這邊鬧這麼大的動靜,下頭的人也都傳開了,心中一個個都忐忑不安,尤其是廚房里的人,這會兒一陣陣的冒冷汗!

    終于,有一個年紀小的廚娘,心里頭似乎承受不了這麼大的壓力,汗一直往外冒,竟然直直的暈了過去!

    下頭的人心中更是一緊,趕緊將那小廚娘給扶了起來!

    楊若水撇了一眼廚房里頭的那幾個廚娘,這才將輕輕的開口,“丹紅,你去將她扶到一旁歇息!”

    楊若水說完,原本扶著那個小廚娘的幾個年長的廚娘,這會兒個手一僵,眼皮直跳,心里頭卻是害怕的緊!總覺得這楊若水肯定是想對付她們!

    楊若水瞧著她們眼中的後怕,這才緩和了臉色!“去將夏媽媽叫來,我倒瞧瞧,她的架著可真是大的很!”楊若水說著,聲音陡然增高!

    那幾個廚娘的腿一軟,險些個跪了下來!楊若水冷哼了一聲,這夏媽媽來了沒兩日,便知道她每日用的膳食都是什麼,肯定是廚娘里頭有多嘴的,讓夏媽媽將話給套了出來,今日楊若是卻也是,給所有人提個醒,莫放松了警惕!

    柳綠趕緊的應了一聲,她跟在楊若水身邊這麼久了,對楊若水的心思也能揣摩個一二,是以,剛才傳話的時候,她特意只跟夏媽媽提了下來,說是楊若水要所有的下人去主院訓話!說完就催促著夏媽媽屋里頭的那兩個婢女,瞧那樣子,倒像是知會夏媽媽一樣!

    再來夏媽媽也是個心高的,自然沒覺得她是楊若水的奴才,是以也沒有過來!

    不過,楊若水都讓柳綠傳話去了,夏媽媽自然不能不過來!一進院子,瞧著所有人都將目光落在自己的臉上,而且眼神中還有些許的幸災樂禍,夏媽媽的心猛的一跳,不過是瞬間,便反應了過來,估計是楊若水故意要對她發難!

    夏媽媽的心一沉,不過卻還是狠狠的瞪了柳綠一樣,她整了整衣服,盡量讓自己瞧上去不顯得狼狽!尤其是在額頭已經破了的情況下!

    “老奴!”夏媽媽剛彎下腰來,準備行禮!

    “我倒是想知道,你為何會在趙府!”楊若水斜了夏媽媽一眼,而瞧著夏媽媽要對她行禮,直接將頭扭在一邊,仿佛多瞧夏媽媽一眼,就會覺得惡心一樣!

    夏媽媽瞧著楊若水樣子,眼中不由的凝了一道冷光!旁人不稀罕自己行禮,她也不賤的熱戀貼冷屁股!“回世子妃的話,老奴來趙府自然是為了伺候主子!”

    夏媽媽說這話的時候,聲音里的底氣很足!雖說她不能說是因為殷容莫為了還她的恩情,才將她接到趙府的,可是下頭的奴才們也都知道,夏媽媽的身份特殊,她們對夏媽媽也都敬著的!

    楊若水冷哼一聲!“你還知道你是來伺候人的?怎麼我下的命令你听不見?還是我的丫頭沒傳到話?”楊若水的聲音很高,卻是讓所有人都听的清楚!而且听語氣,別說是對夏媽媽有敬重了,分明就是不留一點情面!

    “讓這麼多人等你一個,你的臉比旁人大還是怎麼?還暈倒一個,今日後你的月例銀子都不必領了,都陪個那個暈了個丫頭!”楊若水微微的抬高手臂,手指著再場的每一個人!

    夏媽媽氣的嘴唇都哆嗦了,她實在想不明白,這世上怎麼會有楊若水這種不通情理的人!且不說自己對庸王王妃還有恩,單就自己的身份在那里放著,就不是楊若水一個新婦能拿捏的住的!

    可偏生她又反駁不得,楊若水卻是佔住一個理字!

    “奴婢謝夫人恩典!”原本暈的那個廚娘,這會兒個一醒來就听見楊若水的命令,激動趕緊叩頭!便是連旁的下人都覺得,早知道這樣,就該都暈了去,這樣還可以賺些銀子!

    夏媽媽這會兒個老臉卻是實在是掛不住了,“老奴來趙府是來伺候世子爺的!”夏媽媽努力將下巴抬高了去,便是連當今太後都不曾讓她這麼沒臉,憑什麼讓一個不能下蛋的新婦落面子,夏媽媽為了堵這口氣,也不會輕易的妥協!

    楊若水撇了一眼冥頑不靈的夏媽媽,若不是她對庸王王妃有恩,自己還不會這麼費心的教訓她,直接除了便是!

    偏生這會兒個,丹紅匆匆的走過來,說是有御史在外頭,想必是皇家派來的!這會兒個殷容莫還沒有回來,皇家就派人過來,想必是承認了殷容莫的身份,而這兩個御史是要留在趙府的,記錄殷容莫平日里的習性,將來撿著重要的留在史冊!

    楊若水讓人先將他們帶進來,不過卻是去偏廳,沒有讓直接進來,先晾晾他們!

    而夏媽媽一听皇帝派人來了,下巴抬的更高了,心中篤定楊若水不能將她這個所謂的恩人如何,不然傳出去了,可是會累了她的名聲!

    “哦?我還真是奇了,這伺候相公的事是我的責任,你算什麼東西?”楊若是似笑非笑的盯著夏媽媽,就等著她回答了!

    夏媽媽的臉這會兒是紅了黑,黑了白!尤其是在訪琴忍不住笑出來的時候,整個臉都快要扭在了一起一樣!

    她瞪大了眼,卻是不明白,楊若水怎麼連這種話都能說的出口了!“世子妃可真是賢惠!若是王妃還在世,必定很欣慰!”夏媽媽一次次的提起庸王王妃就是讓人記住,她可是有恩的!

    “你是個什麼東西?我婆母怎麼想我,那是我婆母的事,怎麼也輪不到你一個奴才在這里指手畫腳的說話!”楊若水這會兒個真是厭煩了,覺得這夏媽媽就是冥頑不靈,她本來是想著敲打敲打夏媽媽,讓她知道,什麼是她不能說的!可現在,夏媽媽的嘴卻是硬的很,若不是顧念著殷容莫的感受,這會兒個楊若水早就讓人去教訓她了!

    不過許是這話,真說到了夏媽媽的痛處,她的眼眶不由的紅了!尤其是想起,當初淑妃剛進宮的時候,因為容貌姣好,自然少不得讓人嫉妒!尤其是當時已經位列妃位的鄭太後!

    有一次當眾賜淑妃絕子的藥,還是夏媽嗎替淑妃喝下的!幸好皇帝趕到,淑妃才沒事,可是夏媽媽從此便不能有孩子了!當初淑妃曾許諾,以後她的孩子,便是夏媽媽的孩子,可現在卻是被楊若水這麼訓斥,仿佛將她內心的傷口給揭開了!

    她很想說,若不是不能生育,她二十五歲以後就可以離宮,可以有自己的生活!這麼大歲數的時候,正是享受兒孫們孝敬的時候,哪用的著在這里受氣!

    “世子妃教訓的是!”夏媽媽到底什麼也沒有說,卻是直接的跪了下來!

    不知為何,楊若水瞧見這一幕卻是覺得眼中一酸,其實她也知道,夏媽媽並沒有什麼壞心,就是太把殷容莫當回事了,所以才做出這麼過激的行為,不過錯了始終就是錯了!

    “起吧!你到底是為婆母舍命的,單就這份忠心,自然讓人感動!”楊若水的聲音也緩了下來!

    妙海瞧著楊若水的臉色,直接將夏媽媽給扶了起來!楊若水這是典型的打了一巴掌,再給一個甜棗吃!

    不過楊若水即便是心軟了,卻也知道,錯了就是錯了,就該受到懲罰!擺了擺手,訪琴便將早就準備好的東西給呈了過來!

    其實不過也就是以其人之道還自其人之身!讓她也聞了藥草,喝了雞湯!

    在喝雞湯的時候,夏媽媽的眼淚大滴大滴的掉了下來!心中卻是委屈的很,她做的所有的事情,沒有半點私心,全都是為了殷容莫!如今庸王就只有殷容莫一個兒子!而且,殷容莫還那麼寵著楊若水,夏媽媽越想越心驚!

    尤其是瞧著楊若水的身子不大好,她就特別想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能不能生育,這才想了這麼一出,然後讓人給楊若水看看!她實在是不明白,究竟她是哪里做錯了!

    瞧著夏媽媽喝完,楊若水便讓人扶著她一起下去,畢竟一會兒個夏媽媽也會腹痛,實在不適合站在這里!

    楊若水瞧著夏媽媽也是可憐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不過可憐之人便有可恨之處,她只是想著殷容莫,便不將旁人當回事,若是這次輕易的饒了去,下次或許會變本加厲,甚至做什麼錯事!

    瞧著楊若水心情似乎比剛才還要沉重,下頭的人更不敢說什麼了,不過這會兒個心里卻是暗暗的發誓,以後一定不多嘴,只要努力做好自己分內的事便是!

    偏生這個時候,丹紅收到消息,說是外頭有一個自稱是楊若水的表兄的人求見!丹紅雖然跟著楊若水時間很久,可是這會兒個卻也不拿捏不準,不知道楊若水到底有沒有一個表兄!

    “表兄?”便是連楊若水都有些個愣了,這喬氏就沒有娘家人,楊德安又是個孤兒,楊若水都不知道這是從哪里冒出來的表兄,可人家敢這麼光明正大的找上門來,也有可能是哪一門的親戚!

    而且,如今兩個御史已經在招府了,這到底是不是表兄,也該讓人進來瞧瞧的!

    這會兒個楊若水剛讓人散去,這個所謂的表兄也走了進來!穿的破破爛爛的,臉上的胡茬子都很長了,而且所到之處,還能聞到一股子的惡臭,若是站在外頭,肯定以為是討飯的!

    怕這京城里,也就趙府的門房能為他稟報吧,若是到了別的府內,估計早就被趕出去了吧!

    不過這趙府從外頭瞧是一般的府邸,可里頭處處精致,吃穿用度也都是很好的,就算是京城名府雲集,這趙府也能排的上好的!是以,突然出了這麼一個人,下頭的人也都好奇,磨磨蹭蹭的走的很慢!

    “表妹啊,可想死你了!”那人的眼楮很小,進來的時候也曾東張西望的,只是,當目光瞧見楊若水的時候,似乎一下子就認出來了,一眼都不瞧旁人,直接沖著楊若水小跑過來了!

    而且手臂張開,瞧那樣子像是要抱住楊若水一樣!

    “哪來的不要的臉的!”便是連丹紅都承受不住了,一腳便踹在了那人的心口那!嘴里卻是不饒人的!

    那人像是個沒功夫的,被丹紅這麼一腳,一下子就跌坐在地上了,哇的一下便哭了出來!“表妹啊,你怎麼變了啊,听人家說你嫁給了旁人,我還不信,這麼大老遠的來,沒想到你卻這麼對我的!”那人的聲音可是大的很,似乎生怕旁人不知道一樣!

    楊若水給丹紅使了一個眼色,丹紅點了點頭,趕緊讓下頭的人都退了下去!

    楊若水瞧著那人還在那哭鬧,無非就說是楊若水多麼多麼的忘恩負義,始亂終棄,反正什麼話都說的出來!

    楊若水這會兒個卻是連瞧都不願意瞧那人一眼,直接伸手讓妙海扶她進去!“處置了!”楊若水直接丟了那三個字,旁的都懶的說了!

    她現在才瞧出來了,這麼一個人過來,就是為了惡心人的!若是自己不讓他進來,估計這人肯定在外頭鬧騰,這會兒個御史也來了,若是任由他在這里胡說八道,肯定會記下來了!

    而讓他進來,鬧這麼大動靜,府里頭的人都知道,沒白的惡心人!

    反正對那人而言,若是自己想多了,肯定以為是蕭落秋派了的,若是旁人想多了,或許會影響自己與殷容莫的關系!若是誰也沒想到,就當是來送個惡心人的東西罷了!

    “等等!”楊若水剛坐下,突然想到了什麼,便揮了揮手,“將尸體送到京兆尹那里,就說這人冒充我的表兄,過來威脅我,讓我為他跟夕嬪娘娘答線!”

    楊若水說完,臉上露出了一絲的笑意!那人既然想將局面弄亂,那自己便讓它亂的徹底!這夕嬪的兄長便是夕溫侯,而當初忠勇侯被奪了兵權,便是這夕溫侯承下來的!

    這會兒個殷容莫也回來了,楊若水趕緊讓人熱了早膳,手習慣性的將殷容莫的袍子給接過來!

    “可出了什麼事情?”楊若水微微的皺眉!不過旁人瞧著她們倆說話,也都退了下去!

    殷容莫淡淡的應了聲,不過瞧著楊若水的氣色還算是不錯,這才放下心來!

    “皇帝下了命令,要重新挑選皇商!”以前一直是殷府承接,可是殷府不在後,也是由原來的鋪子繼續完成,而現在全都落在了殷容莫的手上,皇帝是想防範殷容莫!

    “可還有旁的鋪子?”楊若水微微的皺眉,這北唐九成的鋪子都在殷容莫的手中,皇帝這是要鬧哪一出!

    殷容莫微微的點頭,“雖然剩的不多,可還是有些的,而且,此事皇帝是交給曲散負責的!”

    對于曲散的背景,楊若水卻也是知道的,他是忠勇侯的庶子,不過姨娘卻也是有背景的,是夕溫侯的妹妹,雖說現在忠勇侯府就是一個空殼子了,可是有夕溫侯罩著,是以旁人也算是給曲散一點面子!

    而此事,明面上交給的是曲散,可暗著估摸著夕溫侯不可能袖手旁觀,如今又兵權的在握,半起事來也會事半功倍!可若是僅僅這是怕還是不夠的,楊若水不由的瞧了一眼殷容莫,怕還有下文!

    “皇帝在朝堂之上說日後讓我定然也會掌管兵權,是以先讓我每日里去軍營里先熟悉熟悉,而所去的軍營,卻是志安將軍鄭宣的帳里!”殷容莫說完,語氣中還有些一股子的輕蔑!



伊莉小說網 | 嫡女若水 | 嫡女若水最新章節

 ** 作者︰沉歡所寫的《嫡女若水》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嫡女若水》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嫡女若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