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武俠修真 >> 嫡女若水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番外第十六章 清韻郡主來京
作者︰沉歡 下載︰嫡女若水TXT下載
    趙暮看見長公主這樣,伸出手就想安慰長公主,可是瞧著長公主身子猛的往後退了一步,這才驚覺,自己有什麼理由在這里安慰長公主。

    “那祝長公主心願達成。”趙暮說的每一個字,似乎都異常的清晰,每一個字都重重的敲在他與長公主的心里。

    饒是長公主素來堅強,這會兒也忍不住用手捂著嘴,快步的離開。而趙暮就那麼傻傻的站在眼光下,手一直保持著往外伸的姿勢。

    送長公主出來的妙海,將這一切都收在眼里。她微微的嘆息,正準備扭頭回去的時候,卻看見趙暮猛的彎下腰咳嗽了起來,他趕緊用手捂住,過了一會,等他將手放下來的時候,這才看見,那血從指縫里,一滴滴的往下掉。

    妙海瞧的心驚,不過心中是理解不了趙暮的,明明心中也是有長公主的,怎麼一次次的就傻傻的傷害長公主。妙海往前走了一步,想過去瞧瞧他到底怎麼樣了,不過轉念一想,誰讓趙暮老是傷長公主的心的,這也算是對他的懲罰了。

    慈寧宮內,楊若水也確實累了,這會兒正躺在床榻上,擯退了眾人,殷容莫給楊若水捏著腳心,讓她舒服一點。

    “南珞孩子鬧出這麼大的動靜來,估計清韻那邊也快過來了。”兩個孩子,楊若水只覺得有超不完的心。不過也怨皇帝,他鬧個寵妃也罷了,還偏偏出小產這麼大的事。楊若水不覺得,殷盼小產,**珞會一點都不知情,想到這,楊若水就覺得頭疼。

    畢竟當初是他們主動要立殷盼為皇後,人家清韻郡主說了,只要是不負殷盼,怎麼也可以。可現在,**珞說難听點,與始亂終棄沒有什麼區別。可偏偏是自己的兒子,楊若水還能殺了他不成,是以,楊若水只覺得愧對清韻郡主。

    “解鈴還許系鈴人,此事就由著南珞自己解決罷了。都這麼大的人,只在乎兒女情長,那可不是一個男子的所為。”殷容莫是過來人,看**珞的表現,肯定是真心的喜歡那婉妃。可偏偏立著個殷盼在那,但是,大丈夫不能說只按喜好做事。

    他喜歡殷盼的時候,就迎進門來做妻,不喜歡的時候就扔到一旁,豈不是不將殷盼當做人看?男人,就應該為自己所做的事,付出代價,無論此事是對是錯,都該自己承擔。

    不過,一說到兒女情長,殷容莫有些心虛的看著楊若水,畢竟他當初也是那樣,為了楊若水他也是什麼都可以不要的。不過,楊若水是累極了,這會兒已經閉上眼休息了。

    殷容莫小心的將楊若水的腳平發個在床上,然後又扯了一個被子蓋在她的身上,自己這才休息休息。不過眼楮卻一直瞧著楊若水的睡顏,雖說他已經瞧了二十多年了,可是卻始終瞧不夠。

    到了第二日,因為皇後小產要在慈寧宮休息,妃嬪們是由婉妃帶著,給楊若水來請安的。這鶯鶯燕燕的倒是來了不少人,慈寧宮鮮少有這麼鬧的時候,她們一進來,只覺得傳來一陣陣濃郁的胭脂香味。楊若水忍不住皺眉,瞧著這麼多人,就覺得心里煩的很。

    是以一張臉是冷的厲害,從開始到結束,也都沒有多少話。這妃嬪們其實今日前來,也是來看看楊若水的性子。如今楊若水冷著個臉,倒是將她們一下子壓住了,都覺得楊若水可不是好惹的主,一個個在慈寧宮都老老實實,不敢造次。

    眾人說了幾句話,楊若水就說了一句乏了,一個個都識相的離開,倒是婉妃是留在最後的。她等著眾人都離開了,從椅子上站起來,退在了楊若水的跟前。“臣妾有罪,求太後娘娘責罰。”

    楊若水眯著眼楮打量婉妃,昨日她奪了她的掌宮之權,若真是那種恃寵而驕的人,肯定挑唆了皇帝來鬧事,可是皇帝並沒有,此事說明婉妃是想法子給圓了去。單單這一點,說明婉妃還是個懂事的,不過,有些人的立場,從一開始老天就已經安排好了,也許,若是沒有殷盼,楊若水可能會想著栽培這個婉妃。

    “好了,如今你懷著身子,莫出什麼岔子。”楊若水說完,讓青瓷去扶她起來。“哀家是個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不過,同樣若是本分守己哀家,也並不是會容不得的人。”楊若水並沒有因為婉妃的示弱,而對她和顏悅色一些。

    “臣妾受教。”婉妃規規矩矩的站在一旁,心里卻有些打鼓,從而更加小心的揣摩楊若水的心思。

    “不過,哀家都說乏了,你卻留在這一點,單就這沒有眼力自作主張,哀家罰你抄上十遍女戒,你服不服?”楊若水說的並不算多麼的嚴厲。

    “臣妾謝太後娘娘開恩。”婉妃又跪下來謝禮。雖說楊若水是尋了個借口罰她,其實她心里也清楚,楊若水分明就是因為殷盼的事,對她心中還有不滿。是十遍女戒罰的說重其實也不算重,可是卻足以將婉妃的面子落盡。

    她如今懷著身子,按照規矩,即便是有錯都要往輕了罰,是以,此事若是傳出去,旁人肯定覺得楊若水是不待見婉妃,若非她懷著身子,怕連這妃位都不保了。

    後宮從來都是少不了見風使舵的人,楊若水這麼做分明就是給殷盼撐腰。即便所有人都知道,殷盼小產其實與婉妃並沒有太直接的關系,說難听點,真要攀上什麼,也就只能說是監管不利,可是就因為殷盼說是被婉妃害的,楊若水就罰她,這份尊榮,足以讓旁人忌憚。

    “罷了,你且記著,你要做的就只有伺候好皇上。”楊若水說完,便揮手讓人將婉妃帶了下去。

    她們兩個人也沒有說多少話,可是婉妃出來的時候,身上都起了一層薄薄的細汗了。楊若水就那麼坐著,卻能給人無形的壓力。

    這會兒婉妃只覺得渾身發冷,她一開始還以為主動示好,能讓楊若水接受她。可現在瞧來,她怕是痴心妄想了。無論她再怎麼努力,也永遠比不上殷盼再楊若水的心里的位置。

    婉妃的手不由的摸著自己的肚子,若是這一胎生下個女兒也就罷了,若是兒子,婉妃想想緊張,生下個長皇子,就算殷盼能容下,楊若水也未必會容的下她的。

    “瞧那樣子,娘娘的苦心,婉妃娘娘未必會理解。”妙海從一旁給楊若水垂著背,跟著楊若水這麼久,對于楊若水的心思倒也能揣摩一二。

    殷盼如今出了這樣的事情,估計過不了多久清韻郡主就要來了。楊若水罰婉妃其實是在堵殷盼的嘴,楊若水與殷盼再親,肯定也親不過皇帝啊。人都有私心,瞧著皇帝是喜愛婉妃的,楊若水怎麼可能奪走,這其實是在變相的保護婉妃。

    至于清韻郡主那邊,也不是楊若水怕她,只是覺得心中有愧罷了。

    “由著她去吧。”楊若水無心理會婉妃,若她不做出什麼事還好,自己想辦法留下她,若真是心太大了,那不留也就不留,免得是個禍害。

    不過,楊若水這會心里頭最要緊的事,肯定是長公主比武招親的事,昨日她醒來,長公主來稟報了她的想法,楊若水與殷容莫其實都覺得是好事,畢竟長公主與趙暮時間也太長,這麼做若是能刺激到趙暮,讓他主動看清自己的心,也算是好事。

    可若是不能,將長公主嫁出去,時間長了,或者心中的執念也就小了,對長公主和趙暮而言,其實也都是好事。

    此事楊若水肯定是要親力親為的,一大早就吩咐了內務府那邊,好生的安排。

    送走了婉妃,坤寧宮那邊也來人了,是殷盼身邊的一等嬤嬤,她與楊若水見了禮,楊若水因為殷盼的緣故,也算是給了她臉,讓她站起來回話。

    “稟太後娘娘,皇後娘娘身子不好,不能過來給您請安,心中著實難受,這才命老奴過來與太後娘娘稟報了。”嬤嬤說的恭敬,一邊說著,一邊還看著楊若水的表情,瞧著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這才繼續說道。“還有長公主比武招親是大事,原是該皇後娘娘超心,如今怕又少不得是皇後娘娘費心了。”

    這嬤嬤話說完,楊若水就明白了殷盼的意思。這話里說的好听,實際上是在讓這嬤嬤過來打探,看看楊若水這次回來是什麼意思。畢竟她現在還拿捏不準,楊若水回來,究竟是僅僅為了長公主的事,還是說回來還有旁的目的,說白了,她是怕楊若水離開。

    “告訴她,哀家不會不管她。”楊若水心中倒是有些厭煩,一個皇後做成殷盼這樣,也確實夠窩囊的。別說楊若水還回來了,就算楊若水不在,皇後就是皇後,只要不犯什麼大錯,皇帝也不會輕易責罰她,豈能讓一個妃子壓在自己的頭上。更何況,她還有那麼疼愛她的娘親。

    皇帝素來重視封地,只要殷盼與清韻郡主說一聲,還怕封地不給她撐腰?明明活的可以很恣意,卻偏偏做出畏手畏腳的狀態。

    被楊若水這麼一說,那嬤嬤也只能在一旁干笑兩個,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行了,退下去吧,讓她安心養身子,一會兒讓武太醫給她好生的瞧瞧。”楊若水擺了擺手,不過有她這話,這嬤嬤才算是放心。這會兒其實武太醫是太後的人,在皇宮也都不是什麼秘密了。由武太醫給皇後診治,旁人肯定下不了手,且現在武太醫已經是院判了,相信也沒有人敢有膽子害殷盼。

    不過長公主比武招親的事,肯定不能在殷盼小月子里舉行的,怎麼也要等殷盼養好了身子。不過,殷盼還沒有出小月子,清韻郡主就來了。

    楊若水是派妙海領著人親自迎進慈寧宮的,“參見太後娘娘。”清韻郡主一進來,便跪在了地上。

    “快些起來。”楊若水趕緊從椅子上起來,將清韻郡主扶起來。不過相較于楊若水沒有多少變化,清韻郡主明顯是顯老了,不過還不到四十的年歲,這會兒兩鬢都有些白發了。到底是因為心傷的緣由。

    “一晃二十多年沒見了。”楊若水拉著清韻郡主坐了下來,只覺得時間過了很快,瞧著清韻郡主的老態,楊若水都不由的扶了扶自己的鬢角,只覺感嘆時間過的飛快。猶記得她還是殷府的商婦,而清韻郡主還是與自己聯手的少女。

    “太後娘娘天人之姿,二十多年了,卻沒有什麼變化。”清韻笑著應和,只是來到這京城,心思卻更重了。

    楊若水笑了笑卻沒有應話,或者說,不知該如何回答。比起清韻郡主,楊若水是幸運太多。

    “不過,盼丫頭倒是給太後娘娘添了不少麻煩。”清韻郡主心里到底最念的是殷盼,不過是說了兩句閑話,就聊到了殷盼。

    楊若水長長的嘆了口,心中只是覺得有愧,“都怪哀家,一直沒有在宮里。”楊若水對于以前的老人,也算是比較珍惜。知道清韻郡主見女心切,話說間就將清韻郡主給拉了起來,“一起去瞧瞧盼丫頭吧。”

    清韻郡主也沒有客氣,站起身來便跟了出去。

    到了坤寧宮,殷盼一看見是清韻郡主,喚了一聲娘出來,就大哭了起來,且不說眼淚掉的多急,單就那一聲撕心裂肺的喚一聲娘,就足以讓清韻郡主心疼。

    清韻郡主看著殷盼哭的這麼傷心,心就跟刀絞一樣。只覺得殷盼也不知道是受了多大的罪,才哭的這麼委屈。心里肯定是有點怨皇帝的,不過清韻郡主到底是見過風浪的人,即便再心疼也不至于沒了分寸。“參見皇後娘娘。”清韻郡主說了句,作勢就要跪下來。

    楊若水眼疾手快將她給扶住了,“你這不是平白的讓孩子難受。”楊若水說這話也是實在,雖說宮規如此,可是讓母親給自己的女兒行禮,多少也有些過了。

    “都退下吧。”楊若水擯退眾人,這才拉著清韻郡主走到殷盼的跟前。

    清韻郡主說了聲多謝,抱著殷盼就放聲哭了起來。里頭有對女兒的思念,心疼,也有憤怒。

    楊若水到底是做母親的,這場面讓她趕緊扭過頭去,擦了擦濕潤的眼角。

    兩個人哭了好一會兒,這才止住了聲音。不過殷盼還是抽抽噎噎的,清韻郡主在一旁只能嘆息,不過她到底比殷盼有分寸,“讓太後娘娘憂心了。”將楊若水晾了這麼久,總是要說句話的。

    “無礙。”楊若水搖了搖頭,做了母親自然才能體諒清韻郡主的心情。

    “說起來,臣婦還一直沒見見過皇上呢。”清韻郡主抹了眼淚,這才露出一個笑臉來。她都這麼大年歲的了,一直稱呼臣女,也算是不得勁吧。想了想,還是自稱臣婦吧,當然,這事楊若水肯定不會在意的。

    對于旁人,還真沒有資格說要見皇帝。不過清韻其實算是皇帝的表姑,更是岳母,這一要求也不過分。

    “這是自然。”楊若水點點頭,讓青瓷去迎皇帝。不過,清韻郡主進宮這事,皇帝肯定是知道了,都這麼久了還沒有過來,可見心里其實是真的沒有了殷盼。

    有楊若水的命令,皇帝很快就過來了。“母後。”皇帝對著楊若水見禮,不過卻一直陰沉著臉。

    “皇上。”清韻郡主是過來人,看皇帝的神色就知道他不在乎殷盼,心里頭難受的厲害,面上卻也不能表現出來。

    倒是殷盼,一見皇帝過來,連禮都不行,直接哇的一聲哭了起來。“皇上,臣妾以為你真的再也不來了,臣妾,臣妾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殷盼在那哭的生氣不接下氣的,連話都一句說不成了。

    不過她這話一出,眾人肯定都能想到,肯定是之前皇帝說過什麼狠話,不然好好的怎麼會再也見不到了。

    殷盼就這麼莽莽撞撞的,別說是楊若水了,就連清韻郡主這會兒也忍不住皺眉頭。殷盼的性子其實真的不適合做皇後,當初年紀小的時候,兩個人算是玩伴,等年紀稍長了,皇帝朝堂的事也煩心,其實也是想尋一個善解人意的,能撐得起這個後宮的。

    其實,楊若水這會兒也傻眼了。以前覺得殷盼沒腦子,那叫性子單純。可誰知道了,進宮十年了,還這麼傻。人長了,怎麼腦子一點都沒長。

    果真,皇帝听了這話,原本就不好看的臉,這會兒更是連看都不願意看一眼。“你好生養子吧。”皇帝說完,對著楊若水又見了個禮,“兒臣還有事,先回去了。”說完,都不等楊若水說話,直接走出去了。

    這下,皇帝是連楊若水以及清韻郡主的臉一塊甩了。楊若水倒沒什麼,或者說是已經習慣了,可清韻郡主卻有些不高興了,她再怎麼樣肯定也是向著殷盼的。當初是皇帝自己要立殷盼的,殷盼的性子從來都是這樣,沒什麼小心思,立了又嫌了,這不是拿著人當玩笑嗎。

    本書由樂文小說網首發,!



伊莉小說網 | 嫡女若水 | 嫡女若水最新章節

 ** 作者︰沉歡所寫的《嫡女若水》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嫡女若水》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嫡女若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