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武俠修真 >> 嫡女若水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一百五十七章 臣婦不敢
作者︰沉歡 下載︰嫡女若水TXT下載
    “稟太後!”殷容莫連瞧都不願意瞧雲瑤一眼,他抱了抱拳,有些話,自不必楊若水親自說起!

    “若是再推辭,就有些過了!”太後的臉瞬間冷了下來,若是正常情況下,太後都這般說話了,自是楊若水有些拿喬了!畢竟即便是雲瑤已經不過公主,可是她是皇帝的女兒,那是毋庸置疑的!與雲瑤同台獻舞,其實也並不算是辱沒身份!

    “並非臣有意推辭!只是如今若水有了身孕,實在不宜做這些事情!”殷容莫的口氣極為的強硬,似乎不給人留轉圜的余地!

    只是他一說完,眾人的表情各異!太後與皇帝先是一愣,後來又不由的勾起了嘴角,只覺得這是天祝他們!只有雲瑤,這臉慘白慘白的,即便她現在已經是鄭家的人,可是對殷容莫的心思還是放不下,尤其是她剛剛小產了,而楊若水卻懷了身子,這讓她的心怎麼也不能平衡!

    雲瑤突然低低的笑了出來,“難得庸王世子這般的淡然,若是旁人怕自不會有世子這番的胸懷,不過也是,到底孩子還沒有出來,又不能滴血驗親!到底這孩子也是有可能是世子的!”

    雲瑤這話說的不可謂不毒!楊若水與殷容莫是夫妻,她懷的孩子,還是萬一是自己的相公!簡直就是罵人不帶髒字!

    旁人連話都不說了!畢竟楊若水與殷離落的事情如今鬧的京城,盡人皆知,他們兩個人之間若真沒有點什麼,怕是誰都不會相信!

    而太後的笑意卻愈發的濃了,剛才她任由雲瑤鬧,就是知道雲瑤肯定不甘心,會將此事給抖露了出來!

    “鄭夫人這話是何意?”殷容莫的臉瞬間黑了下來,楊若水隔空對她搖了搖頭,讓他不必理會!這斗嘴的事情,自是交給女人便可!是以,楊若水輕輕柔柔的問了句!

    “我想我的意思明顯的很,世子妃也是聰明人,想必自是了解的!不過京城的人都猜測,世子妃到底是誰的妻,我今日倒是好心幫她們問上一問,也好了了大家的心思!”雲瑤的話是愈發的尖酸刻薄,就差指著楊若水的鼻子,破口大罵了!

    而皇家的人,都一副瞧好戲的樣子,雲瑤這麼挑釁皇家權威,連一個說話的人都沒有!

    楊若水似笑非笑的盯著雲瑤,仿佛是在瞧小丑演戲一樣!

    觸及到楊若水的目光,雲瑤不由的一陣氣悶,口中的話更是愈發的難听!“听聞那畫像上的男子,便是離落公子!以前就听聞離落公子為了自己的嫂嫂將母親都給氣死,如今一瞧,果真對世子妃情深意重!”

    楊若水原本拿著茶杯,不由重重的放下!而且楊若水現在也學會了技巧,那杯中的茶水一點都沒有流出來,可是卻能發出最大的聲響來!

    “鄭夫人果真是耳目眾多,便是遠在江南的事情都了如指掌!或者鄭夫人是對水情有獨鐘,專門打听這些個長舌之人的話!不過,對于鄭夫人的風華,我們也都知道了!”對于這斗嘴的事情,楊若水可很少有輸了的時候!

    而雲瑤听見那風華兩字的時候,臉色都變了,她是知道楊若水肯定說的是這鄭澤與曲散都爭她肚里孩子的那一幕!這好不容易才好了點的傷疤,又被毫不留情的揭了開來!

    雲瑤到底是太後的親孫女,瞧見雲瑤吃虧,太後自然不會坐視不理!“夠了!好好的日子,休要再提這些個傷人顏面的事情!”太後的說完,還估計白了雲瑤一眼,好像是說雲瑤不懂事!

    不過,太後這話也是奇了,若真是維護楊若水,何必用了一個傷人顏面的詞,說白了,還是對楊若水補了一刀!

    對于太後說話,旁人自不敢多言,只好都閉上了嘴!這下,這大殿里倒是安靜的很!

    “啟稟皇上!”鄭國公瞧著眾人都不說話,馬上抱了抱拳頭,“這些日子,因為炸藥的事情,將鄭府牽連其中,蒙受不白之冤!如今世子大婚在即,若是在這個空當出了什麼事情,豈不是讓皇家顏面無存!臣斗膽,將那貪墨之人查個水落石出!”

    鄭國公這話,在場的官員也都听的明白!畢竟楊若水是世子妃了,她的父親出了事,還被壓上京城,世家們自是要瞧個仔細的!

    “放肆!今日是什麼場合,如何能說這些事情!”皇帝咳了一聲,不過語氣卻沒有多麼的強烈!

    “稟皇上,倒是臣逾越了!不過今日各宗親世家都在,此事或許還會關乎皇族的人,讓他們做個鑒證也都好!”鄭國公說著太後早就吩咐他的話!

    “皇上,哀家瞧鄭國公說的也有幾分的道理!畢竟元稹王世子要大婚,庸王世子妃也有了身孕,此事若是一直沒有個定論,怕也是讓他們二位傷神!”太後在一旁勸說倒!

    趙敬之不屑的撇了撇嘴,皇家的人也就說的好听,明明已經下定決心,還找了這麼多冠冕堂皇的理由!說白了,他們就是故意尋了個由頭,來害楊若水與殷容莫!

    “罷了,既然母後都這麼說了,兒臣只有遵命了!”皇帝朝著太後點了點頭,“來人,宣楊德安!”

    “宣楊德安!”皇帝說完,太監們一道道的都傳了下去!這聲音回蕩在空中,莫名的給人一種壓力!而原本是喜慶的宴會,這會兒沒來由的多了幾分嚴肅!

    在听到楊德安的名字的時候,楊若水的手不由的一抖!本以為已經不在意了,可是心是有些亂了!

    張嫣然在底下,趕緊的握住楊若水的手!無聲的給他安慰!

    很快,楊德安被壓了過來!他的手上腳上都帶著鐵鏈子!走路發出敲打的聲音!楊若水不由的轉過頭去,兩年不見楊德安,他比記憶里顯老了,兩鬢都有了白發,步伐闌珊!而身上的囚衣非常的單薄!腳上似乎還起了凍瘡!楊若水瞧見這一幕,不由的紅了眼眶!似乎還記得楊德安以前對穿著還是講究的,他說,衣冠不整,是對孔聖人不敬!可如今卻穿的破爛如此!

    “臣楊德安參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楊德安跪在地上,只是因為趕路多日,膝蓋疼的厲害,這會兒一跪,馬上出了些冷汗!

    “你可知你所犯何事?”皇帝瞧了一眼楊若水依然在乎的表情,不由的勾起了嘴角!

    “臣不知!”楊德安的聲音洪亮,倒是讓人瞧出了幾分的氣節!

    一些朝中的老臣,瞧見楊德安,似乎想起了當年的情形,楊德安也有一身傲骨,大殿上拒婚,為自己的妻子請封誥命!那個時候,楊德安也真能算的上一個男人!不過,自從迷上了青樓女子,他的名聲也就壞了!

    “好一句不知!”皇帝猛的叱喝了一聲!“你若不知,從楊府搜出來的炸藥,該作何解釋?”

    皇帝說完,楊若水冷冷的一笑,此事果真如自己想的一般,他們想把這髒水潑在楊德安的身上!然後間接的誣陷自己!

    听到皇帝說的炸藥兩個字,楊德安的瞳孔猛的收緊!為官這麼多年,他自然是知道什麼東西能踫,什麼東西不能踫!他不由的瞧向楊若水,心中比誰都清楚,自己一個七品官,肯定不會讓人這麼費心的去陷害!他們的目的自然是楊若水與殷容莫!

    楊德安瞧楊若水的眼神中,不由的帶著幾分的愧疚!自從楊若水嫁人以後,楊德安心中越來越想念她!突然覺得自從喬氏死後,他對楊若水從來沒有盡過心!在加上謝氏說楊若水以前如何的可憐,楊德安心中更加的難受!

    在听聞殷府著火消失的時候,一夜之間,他就老了許多!後來又听說楊若水成了世子妃,高興之余,又有了擔心!如今,他從來沒有幫過楊若水,卻成了她的累贅,楊德安自是愧疚的厲害!

    楊若水感覺到楊德安的視線,不由的將頭扭到了一邊!對于楊德安以前的絕情,糊涂!她始終還是不能忘懷!

    “臣從來沒有踫過炸藥,自然不知!”楊德安黯然的收回視線,抬起頭來,坦然的對所有人說!

    “朕看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皇帝冷哼一聲,他自然是知道楊德安不知道,不過這都不重要!“來人,用刑!”

    皇帝一下令,早就準備好的夾棍馬上就用上了!楊德安伸出手來,眾人才瞧見,原來手上也起了凍瘡!不過是片刻,那夾棍已經染紅,而楊德安硬是不吭一聲,咬著牙堅持住!

    有些個做父親的,瞧見後,心中不免有些個酸楚!其實這都是做老人的心思,怕子女們擔憂!

    楊若水的頭終究還是扭了過來,她原以為對楊德安就只有恨!可瞧著他咬牙堅持的時候,楊若水才發現,她心軟了,她做不到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父親受苦,那眼淚更是順著臉頰落了下來!

    “皇上這是打算屈打成招嗎?”殷容莫抬了抬聲音!對于楊若水在楊府的遭遇,他自然比旁人清楚!當初受了那麼多苦,全都是因為楊德安這個做父親的不合格!他原本是想讓楊德安吃些個苦頭,可瞧見楊若水的眼淚,他的心疼的厲害,馬上就開口為楊德安說話!

    皇帝瞧了一眼殷容莫,手微微的一揚,原本正在行刑的人馬山停了手!楊德安這才松了口氣,可是手指疼的還是忍不住顫抖起來!

    “朕倒是忘了,說起來這楊德安是庸王世子的岳父吧!他鬧這麼大的動靜,你這個做女婿的,又豈會不知?”皇帝就等著殷容莫或者是楊若水開口,這樣便將罪名順理成章的推在他們的身上!

    殷容莫微微的挑眉,“臣倒是听聞,這江南知府什麼證據都沒有,直接去了楊府拿人!而起,所謂的炸藥,似乎楊府也沒有!”殷容莫毫不客氣的拆穿皇帝的謊言!

    皇帝的臉色一變!“你是在懷疑朕?”那聲音愈發的洪亮!皇帝拍了拍手,“來人,帶證人!”

    不一會兒,太監便帶了一個婦人進來,許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婦人的走路的樣子都有些變了!“參見,皇上!”她跪在地上,有些局促不安!

    楊若水微微的凝氣眉來,沒想到所謂的姨娘竟然是甦姨娘!不過請了一個這麼沒有分量的證人,似乎不合皇室的風格!楊若水這會兒不由的擔心起來,也不知道謝氏如何了,會不會她不願意與皇帝合作,受了折磨!不過轉念一想,殷容莫說會有人護著她,就一定無礙的!

    “楊德安與誰勾結,你可知道?”皇帝掃了一眼眾人,又將目光放在了甦姨娘的身上!

    “回皇上,奴家曾听老爺說過,這炸藥是留給,留給姑爺日後用的!”甦姨娘說著,眼神還在人群中尋找楊若水,在觸及到楊若水冰冷的視線的時候,身子不由的一顫,可是事到如今,也由不得她了!

    “你胡說!臣沒有!”楊德安趕緊辯駁,心中只是恨,早知今日,就不該心軟留下這麼一個禍害來!

    “皇上,也許此事是有什麼誤會!”元稹王瞧著殷容莫與楊若水對楊德安還是在乎的,馬上出來說了一句!

    “誤會?那你誤會一個給朕瞧瞧!”皇帝斥了一聲!“什麼人?”突然,皇帝斥了一聲!

    卻瞧著有幾個侍衛攔著殷離落,楊若水微微的凝眉,不知道這是出了什麼事情?她已經告訴殷離落,莫要沖動了!

    “草民殷離落參見皇上!”侍衛們在听到皇帝的聲音後,放了殷離落進來!殷離落跪在地上,其實心中已經明了,這怕是中了皇帝的詭計!

    皇帝冷哼一聲,“朕倒不知道,這皇宮是隨便一個小貓小狗都能進的!”說完,旁邊的一個公公猛的走了過去,一腳就踹在了殷離落的身上,“說你為何闖進來!”

    殷離落的拳頭握緊又松開,可這到底是皇宮,若是以前也就罷了,如今楊若水听說懷了身子,他們要是想平安的出去,怕也不易!這份羞辱,他也只能承下了!

    只是他不由的瞧了一眼楊若水,剛才他是收到信件,說是楊若水出事了!即便他心中知道此事有蹊蹺,可是情到深處才知道身不由己,腦子一蒙,便趕了過來,再加上有皇帝特意的安排,一路上根本就沒有人攔著!

    “搜!”瞧著殷離落不說話,皇帝下了這麼一個命令!

    很快從殷離落身上搜到了那份信件,皇帝接過來,臉上的笑容怎麼也掩蓋不住!只覺得今日出奇的順利,所有的事情都按預想中的發展!“果真是用情至深!”皇帝將信件扔在了地上!

    “草民不過是擔心世子,請皇上明察!”殷離落說完,跪在地上,規規矩矩的行了個大禮!

    “朕听聞離落公子名動天下,朕今日倒是好奇!”皇帝一笑,讓那公公將殷容莫臉上的面具就要摘了下來!

    殷離落不由的將頭扭在一旁,可是這是在皇宮,他只能硬生生的受下!在殷離落那滿是傷疤的臉露在眾人面前的時候,眾人表情各異,有惋惜的,有幸災樂禍的!可是就只有鄭家的人大聲的笑了起來!

    張嫣然緊緊的閉上了眼楮,瞧著殷離落隱忍的樣子,她的心卻是疼的厲害!可如今皇帝能做的這般過分,估計已經做了十全的安排!鄭家那笑聲,似乎愈發的刺耳了!“鄭國公很好笑嗎?听聞殷家是被奸人所害,才無端的生起了大火!瞧著鄭國公幸災樂禍的表情,不知道的還以為那火是鄭家放的呢!”

    張嫣然的口齒想來凌厲,不過,這句話說出來,卻是有些不妥!

    果然蘭王妃的眉頭緊緊的皺著,心中只覺得張嫣然是個沒有教養的!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竟然替旁的男人說話,讓夫家的人顏面往哪里放!

    而趙敬之,雖然已經瞧出張嫣然的心思,可如今瞧著張嫣然這般維護殷離落,心中卻是疼的難受!“稟皇伯父,當時佷子也在江南,也的卻確有此事!”趙敬之瞧著蘭王妃的臉色變了,當下開口,怕蘭王妃私下里為難張嫣然!

    殷容莫瞧了一眼殷離落,手不由的在桌子上敲了幾下!眼楮卻是冷冷的掃了一眼鄭國公,他可以保證,今日是眾人最後一次瞧鄭國公丑陋的嘴臉!他一定會讓他們付出想象不到的代價!

    “夠了,此事容後再議!”鄭國公還想說什麼,卻被皇帝給瞪了回去,“殷離落如此重情,朕倒是佩服的很!”

    “楊若水!”皇帝一下子抬高了聲音!“先是勾搭殷離落,又迷惑朕的佷子!再讓你父親暗藏炸藥!你們楊家是要反了嗎?”

    “皇上息怒!”這反了二字一出,眾人的面色都一變!

    楊若水這個局內人,剛想起身跪下來,卻被夏媽媽給拉住了!楊若水一抬頭,卻瞧著殷容莫對她搖了搖頭!而旁邊的官員也只是鄭府一派的跪在,旁人也都是坐著說話!“臣婦不敢!”

    ------題外話------

    文文《冷後入懷之暴君妖嬈》/離小妃。

    不一樣的男主重生文喲,看妖嬈暴君如何報得前世之仇奪得萬里江山,以及對前世無緣的愛人各種絕寵亂寵,坑品有保證,請放心跳坑,麼麼噠。



伊莉小說網 | 嫡女若水 | 嫡女若水最新章節

 ** 作者︰沉歡所寫的《嫡女若水》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嫡女若水》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嫡女若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