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武俠修真 >> 嫡女若水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一百五十九章 絕地反擊
作者︰沉歡 下載︰嫡女若水TXT下載
    等那公公寫完以後,楊若水命丹紅將之前皇帝從殷離落身上搜到的信件,與這公公的寫的放在一起!然後都交給內閣大學士瞧!

    雖說這公公故意寫的有差別,有字體這東西,形不似神似,在大家們的跟前,一眼就能瞧出來!

    那公公的臉上不由的露出幾分的緊張了,拿著拂塵的手,都有些顫抖了!

    內閣大學士拿到這兩張紙,越仔細瞧,眉頭皺的越緊!他頭垂的很低,都不敢去瞧皇帝!心中爭斗一番,可到底受不住良心的譴責!“回世子妃的話,這兩封明顯是出自一個人之手!”

    內閣大學士說完,旁人的臉色都微微的一凝,有些個好事的,也都拿過去相互傳閱,只是,但凡是懂點門道的,都能瞧的出來,這就是出自一個人之手!

    這下倒是奇了,皇帝跟前的公公竟然給殷離落送信,說是楊若水有難!若說是他們有所勾結,卻又不像,畢竟殷離落進宮以後,馬上被人抓住,而且,這皇宮是什麼地方,豈是旁人說來就來的!明顯是有人故意放進來的,一想到這個人,眾人又不約而同的瞧了一眼皇帝!

    不過,眾人現在都巴不得馬上找個地縫鑽進去,瞧楊若水與殷容莫的架勢,此事自不能善了,可凶手是皇帝,這皇家的爭斗向來是最殘忍的,他們都不敢想後果會是怎樣!

    “雜家沒有!”那公公在听到內閣大學士說出自一人之手的時候,臉色就變了,這會兒幾乎是下意識的反駁!

    楊若水微微的勾起嘴角,往他跟前走了走,以只有他們兩個人才能听到的聲音說道,“公公聰慧,听聞公公家里有一個妹妹,長的尤為水靈!”

    那公公猛的一驚,看向楊若水的眼神都變了!

    “大膽!”皇帝的臉色很難堪,可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尤其是皇家宗親,與封地眾人的面,他自不能讓一個奴才來供出自己!

    皇帝這一聲令下,那公公馬上領會了他的意思!只是臉上露出幾分的苦笑,主子沒事的時候,這做奴才的風光,主子有事了,自然是這做奴才的扛著!

    “世子妃果真是聰慧,是雜家瞧不慣世子妃囂張的樣子,如今被世子妃瞧穿了,雜家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那公公的眼神一黯,一頭便撞在了旁邊的柱子上!

    血順著那柱子流了下來,整個人便軟軟的倒了下來!

    楊若水微微的眯起眼楮,就這個結果,她一點都不意外!在場的哪個不是人精,只要他們能做到心中有數便可!

    此事,在詩蕊給她使眼色的時候,楊若水心中便有數了!宮里頭有詩蕊瞧著,倒是省了不少的麻煩,不然她也不可能尋出這寫信之人!

    “即便是找到寫信之人又如何,到底是他一往情深!”太後忍不住開口,眼中不由的帶著幾分的焦慮,從沒想過,楊若水會一點點的反擊!不過,想起那滴血驗親的一幕,太後才微微的安下心來!

    楊若水听太後的話,笑意更濃了,“哦?敢問太後娘娘,您瞧著相公待臣婦如何?”楊若水卻是問了一個毫不相關的問題!

    “庸王世子寵妻入骨,世人皆知!”太後說完,審視的盯著楊若水,不明白她問這話是何意!

    “既然連太後娘娘都知道的事情,殷離落必然更加的清楚!如今臣婦懷著身子,都能陷入危難!那麼就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相公死!”楊若水說的霸氣,可是卻沒有人懷疑這話的真偽!殷容莫如何的維護楊若水這是世人皆知的!

    就連剛才,這麼多人勸說,都無法讓殷容莫放棄楊若水!

    楊若水這話說完,便不必再說後面的話!那人既然報信說楊若水出事了,那說明殷容莫死了已經,是以,無論刀山火海,殷離落都應該過來瞧瞧!這麼一說,似乎殷離落進宮,更合情合理一點!

    楊若水不去瞧皇家人的臉色,只是徑直的抱了抱拳頭,“臣婦听聞這中毒久的人,連骨頭都會變成黑色!如今楊若盈莫名其妙的在臣婦的跟前死去,臣婦懷疑是有人給下了毒!還忘皇上明察!”

    “世子妃果真好氣魄,連自己妹妹都不放過!”鄭國公實在是忍不住了,瞧著楊若水一步步的化解危難,心中不由的有些著急!

    楊若水挑了挑眉,“妹妹?剛才她自己不尊嫡母為母親,不敬我這個嫡姐,處處想置我于死地,這樣的人,早就犯了大不敬的罪!”楊若水說完,原本有些不贊同楊若水的人,也都紛紛的點頭!雖說死者為大,可是楊若盈提起喬氏來,一口一個貞康夫人,仿佛是替楊德安休了喬氏一樣!

    “剛才楊若盈對我不敬的時候,可沒瞧見鄭國公這般的激動,如今這樣阻撓,莫不是鄭國公是心虛了,這毒或許就是鄭國公你下的?”楊若水現在說話,卻是咄咄逼人,不給他們留一點余地!

    “你信口雌黃!”鄭國公臉色一變,手指著楊若水,眼楮瞪的很大!

    “是與不是,查查不就清楚了!”楊若水冷哼一聲,就鄭國公這個樣子,還真嚇不到她!

    “夠了!”皇帝瞧著楊若水正一步步的扭轉乾坤,他雖然知道,那親倫之事楊若水根本沒辦法解釋,可是瞧著楊若水的氣勢,他還是忍不住發難!

    “稟皇上,臣婦擔不起禍國的名聲!求皇上明察!”楊若水抬高聲音,一步都不想讓!

    “請皇上明察!”趙敬之繼楊若水之後,馬上大喊出來!而趙敬之一開口,封地也都相應的開口!

    “請皇上明察!”接下來,是以蕭將軍,夕溫侯為首的武將,也都齊聲開口!

    “請皇上明察!”最後是以秦相為首的文臣,一個個也都跪了下來!

    “你們這是做什麼,是要反了嗎?”鄭國公一瞧,這所剩的官員,也就是鄭氏一門了,他不由的怒罵出聲,不過這會兒可沒有人在乎他!

    皇帝的手緊緊的握著,他恨不得現在就將楊若水等人給誅殺了!可如今皇族宗親,封地,文武百官,大部分都支持楊若水他們,甚至皇帝覺得,這打有一股逼宮的感覺!

    “查!”這個字到底還是太後下的命令,只是這會太後的臉色極為的凝重!她從沒想到,殷容莫以及楊若水,在朝中的威望已經這麼高了,這下更是下定決心,好除了他們!

    太後一聲令下,馬上有宮人去動楊若盈的尸體,那到底一下下的落了下來,有些個膽小的人都不敢去瞧,終于,事情有了定論,果真如楊若水所想的一樣,楊若盈確實早就被人下了毒!

    如今預言已經解除了兩句了,最後就剩下親倫,楊若水就徹底擺脫了煞星的名聲了!

    楊若水定定的看著楊德安,“你難道不該解釋,娘親到底是因何而去?”

    听著楊若水冰冷的語氣,楊德安的身子一抖,他心中比誰都明白,怕是這次他要是再不說,楊若水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他!

    楊德安緊緊的閉上眼楮,手緊緊的握著鐵鏈,即便是剛剛用過刑,他都覺不出疼來!良久他終于下定了決定,抬起頭來,對著皇帝一字一頓的說道,“啟稟皇上,拙荊喬氏並不是如逆女所說的一樣,她的死其實另有隱情!都是罪臣糊涂,錯信了青樓賤婦,讓她掌管中饋,在拙荊的房里下了媚藥,才讓拙荊意外小產!”

    雖說楊德安說的隱晦,不過在場的大多都是成過親的人,心中自是有數的!

    只是不少人唏噓不已,沒想到當時名動一時的貞康夫人,竟然落了個這種下場,當真是世事無常!

    楊若水在楊德安說完最後一個字的時候,眼淚不由的落了下來,心中卻是有些個暢快,終于,楊德安終于在所有人的面前承認了,是他楊德安負了自己的娘親!

    “至于血不相融的事情,臣佷有辦法解釋!”大殿外,一個白衣男人被人扶了進來!

    楊若水猛的回頭,在瞧見是純王世子趙子川的時候,不由的放下心來!

    趙子川在眾人的視線中,坦然的走了進來,“參見皇伯父,皇祖母,皇伯母!”趙子川跪在大殿上,說了這幾個字,都還忍不住咳了幾聲!“原本父王母妃擔心臣佷的身子,一直不同意臣佷前來,不過好在前些日子,終于央求他們同意,這一路快馬加鞭,終于還是趕來了!”

    “來的還真是及時!”皇帝冷哼一聲,對于他的厭煩,更是直接表現在臉上!

    對于皇帝的話,趙子川就像是沒有听到一樣,只是對著眾人從容的一笑!“臣佷因為身子不好,一直學習醫術,恰巧這種手段,臣佷是見過的,是被人下了一種毒,只有同中這一種毒的人,血才會相融,不然,于誰的都不能融在一起!”趙子川說著,從懷里取了一粒藥丸,“恰巧,這解藥,臣佷有!”

    楊若水趕緊讓夏媽媽給接了過來,而楊德安更是用最快的速度,將藥給吞了下去!

    趙子川朝著楊若水一笑,示意她安心!楊若水輕輕的點頭,自然也要回一個過去!只是旁邊的殷容莫,臉一下就黑了,越瞧趙子川越不順眼!

    事情既然到了這個地步,皇帝再攔著也沒有意義了!是以,著人繼續滴血驗親,因為有趙子川在,也沒有動旁的念頭,也就端了一碗清水!

    結果自然是兩滴血融在了一處!太後與皇帝的臉已經不能用陰沉形容了,他們沒想到,盡心布置的這一局,竟然會被楊若水就這麼給破解了!

    “真是好手段,能讓朕的佷子,一個個都替你說話!”皇帝氣的竟然笑了出來!

    楊若水淡淡一笑,“皇上謬贊了,兩位世子也不過是不想讓小想之人得逞罷了!”

    恰逢這個時候,欽天監的人來報,說是欽天監的監正已經卜算出可以解酒北唐為難的卦象了,那就是福女若水!

    “福女若水!若水!”皇帝的低低的念道,眼楮里充滿了濃濃的殺意!原本他聚集這麼多人,就是為了讓楊若水與殷容莫的臭名天下皆知,可如今卻成了給旁人做嫁衣,讓人家的美名天下揚了!而且,這麼多人,想滅口似乎也滅不了!

    “一派胡言!來人將楊若水,趙容莫給朕拿下!”皇帝與殷容莫已經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他甚至懷疑,若是再由他們鬧下去,這皇位也遲早會易主!

    趙子川與殷離落的臉色一變,都不約而同的護在了楊若水的跟前!

    外頭的弓箭手還來不見動手,只听見外頭一聲巨響,然後升起了濃濃的黑煙!

    “怎麼回事?”皇帝與太後都從位置上站了起來,這種聲音饒是沒有上過戰場的都知道,听起來就是炸藥的聲音!

    殷容莫眯眼一笑,卻是不著痕跡的將楊若水摟在自己的懷中,不讓任何人有窺覬的機會!

    “回皇上,宮牆駐扎了一支軍隊!”下頭打探消息的人,趕緊過來稟報!

    “什麼?”皇帝與太後這下直接從自己的位置走了下來,一臉著急,大有一股子兵臨城下的壓迫感!“誰的軍隊?”對于兵權皇帝與太後都很小心,交給的都是自己人,如今京城出了軍隊,他們卻一無所知,憤怒之于,多的卻是恐慌!

    那報信的人一頓,眼楮卻是撇了一眼鄭國公,搖了搖牙,將有垂下,“回皇上的話,是鄭府志安將軍的軍隊!”

    “鄭念!”那人一說完,太後氣的瞪著鄭國公,拔下自己的護甲就對著鄭國公給砸了下去!這志安將軍,乃是鄭家長房鄭宣,太後心中清楚,若是沒有鄭國公的意思,他的兒子絕對不敢這麼大膽!

    鄭國公被太後打的臉上不由的惱了起來,可是心中卻一慌,他們根本就沒有下過什麼命令,怎麼會好端端的讓他們進京城了!鄭念自知理虧,只好將這口悶虧吃了下去!

    “朕要親自瞧瞧,這亂臣賊子長什麼樣子!”皇帝說完,便大踏步的往前走!太後喚了一句,皇帝就當做沒有听見,太後只能也跟著離開!此事若是讓鄭國公親自解決,太後還有法子將此事壓了下來!可是皇帝明顯是對鄭家多有不滿,甚至起了旁的心思,一點余地都不給鄭家留!

    而事關皇後娘家,皇後也匆匆的跟過去!京城出這麼大亂子,封地的人也跟著!有皇家帶頭,文武百官自然也不會落下!是以,到最後這原本參見宴會的人,都去觀戰了!

    站在宮門上的,皇帝將下頭的情形瞧的清楚!那大大的一個鄭字卻是讓人瞧了無比的諷刺!

    “志安將軍,我們來了!”下頭的頭目瞧見鄭家大房鄭宣後,大聲的喊了出來,還一臉邀功的樣!

    “你們!”鄭國公想開口訓斥,卻是被鄭澤拉在一旁,鄭家的人都悄悄的退在了眾人的身後!

    “祖父請先恕罪!如今已經鬧成這般地步,我們都知道不是您的命令,可是皇上信嗎,太後信嗎?出了這種事,鄭家還會有活路嗎?”鄭澤彎著腰,將此事一一的分析!

    若是沒有之前的事情,鄭國公肯定會夸下豪言,說太後肯定會顧及親情,可現在鄭國公還真不好說了!如今出了那麼一點事,將鄭府的都抄家了,鄭國公甚至懷疑,將來有一日,太後都能做出讓鄭家滅門的事來!

    瞧著鄭國公面上有些松動,鄭澤接著再說,“這兵符一直在大伯父那里,大伯父沒有下過這命令,那這命令是誰下的,這怎麼會有軍隊將皇宮給圍了起來?”

    鄭澤一說完,鄭家人的臉色,都凝重了起來!皇帝對鄭家人的不滿,他們都瞧了出來,那麼此事只有一個答案,就是皇帝故意要滅了鄭家!

    “爹,您還在猶豫什麼?我們鄭家為了北唐付出了多少,您瞧皇上怎麼對我們?姑母又怎麼對我們?”鄭家三房繼續在一旁勸說道!

    “鄭念,哀家命你,馬上讓軍隊撤離!”太後一瞧對方都點名道姓的喊,而且,這軍隊是鄭家的也不假!太後氣的身子都顫抖了起來!怎麼也想不到鄭家怎麼會偷偷的讓軍隊入京城,而且,他們瞧著下頭的這些人,其實勝算不大,可是若是旁的地方再有呢?太後想想就頭疼!

    听著太後扯高氣揚的命令聲,鄭國公干脆咬了咬牙,直接下定決心,“好,你們不仁休怪我不義!不錯我就是要反了你們!這些年你們榮華富貴也享夠了,也該換我們來嘗嘗了,夜華,你根本就不適合做皇帝,你乖乖听舅父的話,只要你讓位,舅父一定會封你個王坐坐,讓你逍遙自在!”

    鄭家的人都是被太後逼的窮瘋了,也管不了後果了,擁著鄭國公再次走到了前頭,直接與太後皇帝對上了!

    “混賬東西!”皇帝氣的緊緊的咬著牙,怎麼也想不到,第一個反他的人,不是殷容莫,而是他的舅父!



伊莉小說網 | 嫡女若水 | 嫡女若水最新章節

 ** 作者︰沉歡所寫的《嫡女若水》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嫡女若水》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嫡女若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