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武俠修真 >> 嫡女若水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一百六十九章 看戲
作者︰沉歡 下載︰嫡女若水TXT下載
    “隱,隱疾!”蘭王妃說話都有些結巴了,她甚至一時間都反應不過來,楊若水說的這是什麼意思!

    楊若水只是冷哼一聲,“原本嫣然是顧及趙敬之的顏面,也只是秘密醫治,如今初見成效,卻不想嬸母這般的不喜嫣然,如此也不必兩相委屈!”楊若水的嘴一張一合,蘭王妃只覺得無比的頭疼,從來沒想到,竟然會有這般的緣由!

    趙敬之的臉色也不好看的很,畢竟張嫣然與他提起的時候,他是不同意的,卻不想楊若水今日直接就這麼說了!

    他不由的瞧了一眼楊若水,卻瞧著楊若水正瞪著他,那無聲的指責,卻是讓趙敬之不由的低著頭!

    是啊,楊若水與張嫣然情同姐妹,張嫣然受了委屈,楊若水自沒有袖手旁觀的道理,再來,到底是自己沒本事,如若不然,張嫣然又何必受傷,還沒入門就被未來的婆母打,說白了,自是自己無能!

    這麼一想,趙敬之自覺得愧疚,他以為他愛張嫣然,誰若是欺負她,自己都可以與他拼命!可是,這人是自己的生生母親,自己斷不能為了張嫣然而殺了她吧!

    “兒子無能!”趙敬之咬著牙,跪在了蘭王妃的床下,將頭垂的很低!

    “真的?”趙敬之這麼說,卻是承認了這件事,可是蘭王妃還是不死心,知道趙敬之輕輕的點了點頭!蘭王妃的眼淚一下子就掉了下來!手有些顫抖的想拉趙敬之的手,可怎麼樣也夠不著!

    趙敬之瞧著蘭王妃這樣,心中自是難受的,可到底也是自己的母親做的太過了,怎麼樣也不能與自己未來的兒媳婦動手啊!

    “既事情已經有了定論,還請嬸母做些好事,求一紙放婚書!”對于眼前的這一幕,楊若水卻是冷眼旁觀,一點都沒有觸動!

    “別說了!”元鎮王斥了一聲,到底是怕蘭王妃有些受不住!

    楊若水也不再爭辯,只是臉色卻冷的厲害!她的手輕輕的拍著張嫣然的手背!人家說出嫁的女人最是可憐,在婆家是外人,在娘家是親戚!自己的相公疼愛自己日子還能好過些,若是不疼愛,怕是更難熬!

    原以為張嫣然能尋一個真心相對的人,該是幸福的,說到底還是免不了婆媳之間的爭斗!而元鎮王與世上所有的父母一樣,就只疼愛的自己的人!或許他也是同情張嫣然的,可是卻放任蘭王妃,可到了自己的人受欺負的時候,到底是瞧不下去了!

    張嫣然感覺到楊若水的擔憂,微微的一笑,是禍是福,卻也是自己要走的!

    不過,蘭王妃受這麼大的刺激,這次臉是真的白了,下頭的人又是一陣折騰,讓府醫給瞧,又是寬慰,過了好一會兒便安頓好了!

    “瞧著嬸母也沒有放嫣然離開的意思,不過,既然話已經到這個地步,我也是不吐為快!有些話也想問問趙敬之,大夫說我們嫣然身體奇特,只有她能徹底根除你身子的隱疾,你可是因為這個原因,才非嫣然不娶的嗎?”楊若水說完,極其認真的盯著趙敬之!

    “不是,我是真心的愛嫣然!”趙敬之明白楊若水的意思,他這話不僅僅是在應付楊若水,也是告訴張嫣然,告訴所有人,他的心思!讓所有人都不敢輕看張嫣然!

    楊若水這才滿意的笑了笑!不過對楊若水還是感激的,盡管楊若水想的這法子有些偏激,不過卻也是最有效的!只要自己防著蘭王妃,不讓人知道事情的真相,蘭王妃就不會再針對張嫣然,甚至都不會主動給趙敬之房里添人,可是說是一勞永逸的法子!

    不過,蘭王妃一听說趙敬之還有法子救,心思一下子就活了起來!臉色也緩和了下來!“這皇上賜婚,哪能說退就退的!以前也都是我糊涂了,尊著老輩子的意思,要提前立規矩!”蘭王妃將話也說開了,不過尋的理由倒是夠冠冕堂皇的!

    “嫣然!”蘭王妃一笑,從袖子里取下了一個玉鐲子,讓人遞給了張嫣然,“這是我剛進門,母妃賜我的!”

    楊若水瞧著事情也算是解決了,自不會再咄咄逼人,說了幾句祝蘭王妃身子康健的話,便尋了理由退了出來!

    張嫣然自然是要將楊若水送了出來的,不過剛出了門口,便瞧見前頭幾個驛館的官兵騎著馬,快速的朝皇宮方向奔馳!

    楊若水微微的眯起了眼楮,難道這南淮煩亂邊關已經開始了嗎?沒想到竟然這麼快!

    不過楊若水剛上了馬車,丹紅便遞來皇宮里剛傳來的消息,說是詩蕊已經醒來了!楊若水趕緊的打開,瞧著信上的內容,心一下子就沉了,沒想到太後竟然將皇帝都給控制了,七日時間,這麼一算今日已經是第五日了,還有兩日的時間,太後一定會有所動作!

    “讓人盯著點秦側妃!”楊若水與丹紅吩咐了一聲,看來自己也要加快步伐了,“還有,讓詩蕊想辦法,將自己藏起來,估計這會兒太後沒有心思去管她,可是皇後不一樣!”

    楊若水心里到底是擔心詩蕊的,可是她現在這個樣子,有沒有辦法去宮里瞧她!

    不過,楊若水在馬車上坐了一會兒,腦子里迷迷糊糊的又開始睡了!到了趙府門外的時候,殷容莫正好回來瞧楊若水,便將她抱了進去,一聞到熟悉的味道,楊若水自然睡的更沉了,連殷容莫被召見入宮都沒有察覺!

    等楊若水醒來以後,天都已經黑了!她睜開眼,映入眼簾的首先是殷容莫那張放大了的臉!

    瞧著楊若水醒來,殷容莫將手便放在楊若水的手腕上,感覺到沒有什麼異常,這才放下心來!不過瞧著楊若水這麼勞累,心中也是多有不舍的,真想將楊若水關起來,讓她只安心的養胎,可又怕楊若水心里不痛快!

    以前準備娶楊若水的時候,覺得她適合做開國皇後,可是真到了這個時候,才覺得原來心會這麼疼,如果有選擇,他一定不會讓楊若水這般的勞累!

    “有夏媽媽成日里在跟前守著,哪里能出什麼事情!”楊若水笑了笑,覺得殷容莫是太過于緊張了,不過心里又暖暖的!楊若水像個小貓一樣,朝殷容莫跟前又躺了躺,然後發出一聲滿足的嘆息!

    對于楊若水這麼說,殷容莫只是一笑,卻不置一詞!畢竟殷容莫對夏媽媽也沒有全然的信任!

    “你進宮了?”楊若水瞧著殷容莫還沒有換下朝服,不由的問了一句!不過臉色卻沒有剛才的閑適!瞧著殷容莫點了點頭,楊若水心中突然有些緊張,“可出了什麼事情?”

    “嗯,南淮已經開始發動戰事,太後下令,秦何為帥,曲散為副帥,後日校場點兵出發!”殷容莫說的簡明,倒是將事情都交代的清楚!

    只是楊若水卻發現了不妥,出征的是兩個新秀,那麼蕭將軍置于何地!而且,一旦他們兩個人打了勝仗回來,估計兵權更是順理成章的交到他們手中!“可是為了不是明日?”楊若水問出了心中的疑惑!後日就是第七日了,估計皇帝也要恢復正常了,這般冒險又是為了什麼!

    “自古開戰,糧草先行,明日準備好糧草,讓我先押送到邊關!”殷容莫說的淡然,卻讓楊若水听的心驚!

    太後這一招,不可謂不險,這麼大的事交給殷容莫,若是殷容莫故意將糧草私吞,出征的大軍估計都也是白出!可是,宣殷容莫又是一個非常明智的選擇,南淮的士兵是從清韻郡主這邊的封地開始,殷容莫的心思,想來太後也是能想到的!

    若是殷容莫真想助殷離落,就一定會讓這糧草不出任何岔子!可如果殷容莫離京,太後她們只會以最快的速度對付自己,用自己來牽制殷容莫,怕是到時候,殷容莫的鋪子也會出現岔子!太後,不應該說是欲安出手,確也是狠辣!

    “我不會去的!”殷容莫瞧出楊若水的擔憂,手緊緊的拉著楊若水的手,如今楊若水懷著身子,他斷不會留楊若水一個人面對太後她們!

    第二日一早,殷容莫穿上盔甲,便出門了!雖說有了殷容莫的承諾,可楊若水的心里還是擔心的厲害,殷容莫一走,她就覺得時間似乎過的好漫長!

    終于,楊若水受不住這擔心的感覺,想起來去尋殷容莫,無論出什麼事,也要陪在他的身邊!

    “主子說刀劍無眼!”丹紅趕緊將楊若水攔住,殷容莫早就料到楊若水不放下,已經給她們下了死命令,無論如何也不能讓楊若水去尋!

    一听刀劍無眼,楊若水更加的擔心,不知道殷容莫會有什麼安排!她執意要去的時候,屋里頭所有的婢女都跪下來,請求楊若水三思!

    “世子妃如今懷著身子,若是去了,免不得讓世子分心!世子妃請相信世子,他就算是為了未出世的孩子,也會好好的保護自己!”夏媽媽瞧見原來楊若水也會在乎殷容莫,這才對楊若水接受一些!

    都說是關心則亂,等楊若水冷靜下來,也覺得夏媽媽說的在理!“給秦側妃送帖子,就說我有要是相議!”楊若水已經等不到秦側妃出門了,她又吩咐了丹紅幾句,草草的用過早膳,便出門了!

    楊若水約秦側妃見面的是在京城外郊的一個亭子,這里平日里沒有什麼人,不過幸好今日天氣還算的上是緩和,不然寒風瑟瑟,卻是凍的厲害!

    不過楊若水出門,自少不得夏媽媽安排的排場,寬大的馬車,里頭應有盡有,盡管外頭寒風瑟瑟,卻絲毫不解馬車里頭的暖意!而且,還特意多帶了幾個暖爐,怕楊若水一會兒出來凍到她!

    楊若水躺著馬車內,手中卻拿起了一本醫書,這幾日反正閑來無事,了解一些個醫術,想來也沒有什麼壞處!不過,都倒是隔行如隔山,盡管楊若水極為認真的琢磨,可始終摸不清這里頭的門道!

    楊若水在馬車里頭等了一個時辰,丹紅都有些著急,想勸楊若水要不回去吧!畢竟不是楊若水約秦側妃,她就會出來的!

    “她一定會來!”楊若水笑著搖頭,如今是她急了,多等一會兒也不要緊!

    丹紅自不好再說什麼,不過,大約過了一炷香的時間,她們的人才來稟報,說是秦側妃已經出門了!楊若水也還是不急不慢的樣子,拿著那本琢磨不透的醫書,仔細的瞧著!

    等秦側妃下了馬車,楊若水才讓丹紅也扶著自己下來,她朝著秦側妃走了幾步,而秦側妃也朝著她過來,不緊不慢的,竟然正好在兩邊的中間處停下!

    “側妃娘娘!”楊若水福了福身,秦側妃也回了個半禮!

    “世子妃倒是多禮了,這是時候給我送信,豈不是讓太後將目光放在秦家!”秦側妃倒是一語道破!今日的她穿的是一襲大紅色的宮裝,不過裙擺卻沒有華麗的長,而是用的特意將裙擺收短了,想來是因為懷了身子,利索些!

    不過,這樣的衣服,倒是沒有減去秦側妃一絲的華麗!楊若水的目光在秦側妃還沒有顯懷的肚子上轉了一圈,面上卻是帶著從容的笑意!“想來側妃娘娘是不怕的!”楊若水說完,便將目光放在秦側妃正紅色的衣裙上!

    秦側妃也笑了,她這一身的是逾規了,可是誰讓她得寵呢!如今太子妃傷了身子,日後能不能有身孕都是未知的,兒她肚子里的這一胎便是長子!盡管太子妃多有不願,可是連太後娘娘都賜下這衣服,擺明了態度,太子妃又能說什麼話!不過,秦側妃心里頭清楚,這不過都是因為兄長秦何,太後想拉攏兄長!

    楊若水瞧著秦側妃面色,心中百轉千回,卻也不戳破,手微微的一揚,便帶著秦側妃隨意的走走!

    “世子妃將我約來,不會救是想與我瞧著風景吧!”秦側妃不像是第一次見面的溫婉,倒是有幾分囂張的感覺!不過,那深宮內院中,又有幾個人以真性情見人,也不過都是在做戲子演戲罷了!

    “我如今剛懷了身子,想與側妃娘娘尋幾個護胎的法子!”楊若水隨口應了聲,不過卻沒有停下腳步!

    秦側妃也不多言,從她與楊若水聯手對付蕭落秋,與太子妃的時候,便知道這個女人不是好對付的!是以,才提醒秦夫人,不能輕視了楊若水!

    “李姑娘,都說並蒂蓮開,有情人終成眷屬,李姑娘為何要拒絕曲某人為李姑娘的,繡著並蒂蓮的一裙!”前頭,一個戲子在繪聲繪色的演繹著曲散,若不是瞧那臉,或許連聲音都分辨不出他並非是曲散!

    “我心中已經有人,自是要辜負曲公子的一番好意!”對面的女子,雖然一襲素雅的衣裙,卻畫著極重的妝容,似乎要表現出那種與生俱來的威儀!秦側妃本就是京城世家女子,對京城里稍微有頭臉的人,大多都是認識的!單瞧妝容,秦側妃便認出來,這便是京城新貴李雲的妹妹,李芷!

    “這個人是誰?”那演曲散的男子,臉色突然一變,甚至有些憤怒,手中握著的長劍,似乎也顫顫的發抖!

    “秦相之子,秦何!”演李芷的女子說完,最先變臉的不是對面的戲子,而是秦側妃的,她的臉色甚至有些憤怒,或者是嫉妒!

    “為什麼!”演曲散的男子突然發瘋了的砍四周的樹木!

    “因為你只是他的副帥,你比不上他!”演李芷的那個女人的聲音還在回蕩,畫面一轉,四周變成了邊關戰場上!一個男子在奮力殺敵,而那曲散在一旁配合,在男子不留意的時候,那曲散竟然對著他的後背,就是一劍!

    “不!”秦側妃突然喚了一聲,他往前走了兩步,那戲子們嚇的退到一旁,秦側妃才反應過來,這竟然只是一場戲!

    秦側妃大口大口的喘的粗氣,她目光放在楊若水的臉上,“世子妃這是何意!”秦側妃說完,從容的整理了一下衣裙,似乎沒有因為心思暴露在人前而有些窘迫!

    “曲府與夕府如今都已經落敗,可是曲散的地位卻絲毫沒有影響!而李雲出聲寒門,卻一舉成為新貴,這里頭的情由,想來也不會那麼簡單!”楊若水的話點到而止,至于秦側妃怎麼做,端看她如何猜想!

    听了楊若水的話,秦側妃果真皺起了眉頭!曲散從殿試開始,就沒有隱藏他的野心!如今李雲有那麼重要的位置,據說他的親人就只有李芷這個妹妹,將來,李雲必定對李芷多加掛念!而曲散這個人地位卻是非常尷尬,出生世家,卻又是落敗的世家,且是庶子!

    即便他以後得勢,也很難娶到真正的名門貴女,這個李芷倒是與他何時!雖說,秦側妃眼神一變,秦何的心思她自是知道的,可是也奈何不了旁人怎麼看!



伊莉小說網 | 嫡女若水 | 嫡女若水最新章節

 ** 作者︰沉歡所寫的《嫡女若水》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嫡女若水》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嫡女若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