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武俠修真 >> 嫡女若水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一百七十八章 我若非殺她不可
作者︰沉歡 下載︰嫡女若水TXT下載
    楊若水笑著接過來,所幸這裝符的荷包是素色的,配著王妃的宮裝也是恰當的!

    等上了馬車,楊若水便讓丹紅將頭上的發飾去一些,畢竟是去靈堂,穿的太過于招搖不好!而且,即便是綠色的簪子也都不能佩戴的!

    今日,驛館四周空蕩蕩的,想必得臉的人都去觀看殷容莫祭祀去了,來給元鎮王王妃拜祭的人卻都沒有了!

    如今,楊若水貴為攝政王妃,不必通報,直接就進去了!都說這白喪貴在與孝子跪滿,可听靈堂里頭,就一個女子啼哭的聲音,竟然帶了幾分淒涼!

    趙敬之得了信,說是楊若水過來了,他的頭不住的朝門口瞧去,當瞧見只有楊若水帶人過來,而沒有張嫣然的時候,臉上不由的掛上了些失望!

    “見過王妃!”在一旁伺候的下人,趕緊的跪下來!而趙敬之沒有起身,只是喚了一聲嫂嫂!

    楊若水沒有理會眾人,畢竟以她現在的身份,也不必對任何一個人都理會!“見過叔父!”楊若水對著元鎮王喊了一聲,卻也沒有向以前一樣,先福身!

    元鎮王應了一聲,不過,卻也沒有給楊若水什麼好臉色看!對這些,楊若水自不會在意的!她站在元鎮王王妃的靈前,自有丫頭呈上四柱香!

    楊若水雙手抬與頭頂,仿佛無比虔誠的跪在靈前,以一個晚輩的身份,上了這四柱香!而那前頭的蒲團,因為楊若水的到來,已經換上了金邊雲錦的蒲團!

    對于元鎮王王妃,楊若水雖然不喜,卻還沒有到那種見了就討厭的程度,畢竟她針對張嫣然,卻也是因為之前的誤會,站在元鎮王王妃的角度,她自是可以理解的!楊若水與元鎮王,趙敬之說了句節哀,便站了起來!

    丹紅扶著楊若水的手,徑直走到鄭天華的跟前!楊若水低頭瞧著鄭天華一身粗布麻衣,頭上也是披麻戴孝的,瞧她身上戴這麼重的孝,儼然是以兒媳自居!

    “這驛館內,竟有如此不知禮數的!”楊若水把玩著手上的護甲,似乎漫不經心的說道,卻讓鄭天華的身子一顫!

    “參見王妃!”鄭天華,重新跪在一旁!剛才楊若水進來的時候,她因為緊張沒有朝楊若水見禮,她以為以楊若水與趙敬之的交情,必不會在元鎮王王妃的靈前發難!

    楊若水哼了一聲,這才轉身瞧向元鎮王!“我記得王爺剛剛下了令,鄭家害皇上與太子殿下昏迷不醒,但凡是鄭家人,一律嚴懲不貸!若是我瞧的不錯,這姑娘也姓鄭吧?”楊若水的語氣帶著淡淡的嘲諷!那一句姑娘,更是暗中告誡眾人,想做趙敬之的妻,她絕對不許!

    “嫂子有所不知,她雖然姓鄭,可善良淳樸,母親膝下子嗣單薄,是以敬之大膽,認了天華做義妹,來不及與嫂子稟報!”趙敬之不忍心讓元鎮王在晚輩的跟前低聲下氣的說話,是以他先開了口!

    “妹妹?”楊若水緊緊的皺著眉頭,若是他今日尋的是旁人的女子,自己斷不會說上半句!別說是做妹妹,即便是將來做妻都無所謂,畢竟是張嫣然負他在先,可是鄭家的女兒,楊若水是做不到坐視不理的!

    “那就是郡主了?”楊若水瞧了一眼元鎮王,不明白他們這是做什麼,讓一個罪臣之後進王府,這不是故意為難殷容莫!瞧著楊若水一時不走,趙敬之先命人給楊若水搬了把椅子過來,歇息!

    楊若水自不客氣,畢竟今時不同往日了!

    “嫂子誤會了,雖然天華是敬之的義妹,可是卻不上玉蝶,不請封郡主!還請嫂子能看在往日的情分上,饒他一命!”趙敬之難得對楊若水如此認真恭敬!

    倒是讓楊若水越發的瞧不透趙敬之這是要做什麼,既然不上皇家玉蝶,自不必與皇家稟報,而且,楊若水雖說是攝政王妃,到底比不上皇後,這種事她自管不得!

    “若我非要她的命呢?”楊若書淡淡的說了一句,可是卻給人一種無形的壓力,一種比皇後還要重的壓力!

    哧,鄭天華倒吸了一口氣,听了楊若水的話,她的身上忍不住顫抖!手卻因為放紙錢不小心的,而有些燒傷!鄭天華不安的瞧了一眼趙敬之,那人說,要想活命,只能趙敬之才能護下,可瞧著楊若水的氣勢,她突然沒有了底氣!

    “生死相隨!”趙敬之聲音並不多響亮,卻擲地有聲,讓人不敢懷疑他的真偽!

    楊若水突然冷笑了起來,可是趙敬之之前對張嫣然的深情並不是裝的,若是這麼快就移情別戀,楊若水說什麼都不會相信,可若不是真心相付,又豈能做到真心相待!

    而且,對于趙敬之的話,楊若水從來都不會懷疑!猶記得第一次見趙敬之,他認真的說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楊若水都為他捏把汗,覺得他怎敢與皇帝爭女人,可是他就是為了紅顏!

    楊若水站起身來,站次站在鄭天華的跟前!楊若水低頭,瞧著鄭天華或許是因為緊張還是其他原因,手指更抖了!楊若水半彎身子,深藍色的護甲,順著她的臉龐,劃到她的下巴!微微的用力,迫使鄭天華抬起頭來!

    卸去了鄭家人的驕傲,鄭天華也不過是因為極為普通的少女,她忐忑不安的垂著眼,即便已經抬起下顎,也不敢直視楊若水的眼楮!這樣的女人,要麼就是演技極好,要麼就是根本沒有使用過什麼計策!

    楊若水猛的松開了鄭天華的下巴,顯然,鄭天華是屬于後者,在她的人生中,以前從來不需要存什麼小心思,因為想要的,鄭家人或許都會滿足她!不然當初秦側妃也不會用自己肚里的孩子做賭注!

    “啊!”等楊若水想退後的時候,鄭天華突然大喊了一聲,嘴里吐著白沫,身子不住的抽搐著,眉頭緊縮,仿佛是難受的厲害!瞧那樣子,即便是楊若水也能瞧的出來,這分明就是中毒的跡象!

    而剛剛,接近過她的就只有自己,偏生楊若水還說了那種話,想必,任何人都會懷疑是楊若水動的手腳吧!楊若水瞧了一眼鄭天華,身子不由的退後一步,感覺到旁人似乎瞧的目光都有些變化!

    “楊若水!”元鎮王氣的咬著牙斥責楊若水!他原是不待見鄭家的人,不過因為趙敬之的計劃,才讓鄭天華待在蘭王妃的靈前的!不過,如今楊若水在這個時候對鄭天華動手,可見是沒有將他放在眼里!

    “放肆!”丹紅忍不住斥責了一句,雖說元鎮王說起來是楊若書的長輩,可楊若水到底身份在那里放著的,不是誰都可以直呼她的名諱的!

    “若是叔父再不尋人給鄭姑娘醫治,怕一會兒就等著給鄭姑娘收尸好了!”楊若水面無表情的說了一句,對于這明顯的陷害,卻沒有多辯論半句!

    元稹王瞧著楊若水這根本不當回事的表情,心中更加的憤怒!若非趙敬之給她使眼色,元鎮王這會肯定會控制不住他的脾氣!

    或許是故意的還是怎麼回事,這會兒靈堂內除了趙敬之就剩下楊若水的人了!

    “你不去瞧瞧她?”楊若水隨口說了句,不過瞧著趙敬之面無表情的樣子,估計絕對不是被鄭天華給引誘的,怕是有旁的緣由!

    “不過是被人利用罷了!我便是去了,也救不了他!”趙敬之的口氣很冷,這樣的話根本就不像是在說自己的義妹,而是在說陌生人!

    楊若水這下更是肯定了自己的猜測,“你不怨我?”不過,還是試探的問了一句!

    趙敬之哼了一聲,“莫非還真是嫂嫂動的手?”趙敬之抬起頭,無比認真的盯著楊若水!

    楊若水突然笑了,現在她似乎已經知道的趙敬之的心思!“他比你想象中的還要凶殘!”楊若水不由的提醒了一句,能讓趙敬之如此費盡心思的就只有殺母仇人欲安了!

    趙敬之沒有說話,只管不住的往眼前的火盆放紙錢!“殺母之仇,不共戴天!”那火焰的跳動,將趙敬之的臉印的通紅!“嫂子的笛子似乎是個寶貝,能壓制的住欲安!”趙敬之的話說的很快,手似乎有些緊張,一下子連放了好幾張紙錢!

    楊若水不由的皺了皺眉頭,不過,也不過是瞬間的功夫,便恢復了原由的表情!楊若水輕輕的嘆了一口氣,“不錯,是能壓制的住,不過也緊緊只是壓制的住罷了,若是你需要我幫助,只管讓人來趙府送個信便罷!”楊若水說話的語氣,倒也應的住嫂子的架子!

    趙敬的是手不由的一頓,眼瞅著火盆里的之前快要燒盡,這才趕緊添了幾張!他輕輕的應了聲,兩個人便無話!

    楊若水出驛站以後,臉色卻沒有剛才談笑風生的從容!“尋幾個機靈點的,給我盯著他!”楊若水轉過頭來,吩咐了丹紅一句!

    只是心中卻有幾分擔憂,雖說今日的試探,趙敬之沒有發現什麼異常,可是若是以往,他要對方欲安這麼大的事,怎麼也會與自己或殷容莫商議,如今瞧那樣子,想來是想自己動手,楊若水便覺得此事還是謹慎一些,如今殷容莫剛剛掌權,萬不能出什麼岔子!

    而這廂,張嫣然有些無聊的坐在門口,她在趙府也沒有什麼特別熟識的,瞧著楊若水的馬車過來了,原本坐在門口石獅子旁的張嫣然,馬上站了起來!

    “倒是美極了!”張嫣然拉著剛下馬車的楊若水,不由嘖嘖的稱贊,只是手卻小心的很,生怕傷到楊若水!

    對于張嫣然又恢復了以前的樣子,楊若水也是好笑的!兩個人說笑著進門,張嫣然咬了咬唇,有句話想問,似乎又覺得沒有什麼立場問,糾結了一會兒,還是決定問出來!“他還好嗎?”

    楊若水的身子一頓,眉頭不由的一鎖,听張嫣然的意思,該是知道趙敬之的事情,可是她明明吩咐下去,不許任何人告訴張嫣然的,就是誰這麼多嘴!“暫時沒有什麼事!”楊若水說的含蓄,畢竟現在張嫣然與趙敬之之間的糾葛還沒有徹底的有定論!

    張嫣然自然明白,為何楊若水不多說!是以她下頭也沒有再問!

    兩個人剛沉默的空擋,下頭的人稟報,說是謝氏出事了,到先現在還昏迷不醒,楊若水微微的凝眉,不過還是顧念往日的情分,趕緊去謝氏住的廂房瞧瞧!

    到了謝氏的屋子,第一個見的人是楊德安,他是坐在外頭的,瞧見楊若水進來,盡然緊張的站起身來,尤其是看見楊若水還穿著王妃的朝服,就差跪下來見禮了!

    楊若水斜了一眼楊德安,這里沒有外人她自也不會注重那些禮數!可是也僅僅是這一次!楊若水帶人進去以後,楊德安也跟在身後!

    “見過大姑娘!”雖然現在所有人都知道,楊若水已經是攝政王妃,可是若南與懷碟還是固執的喚著大姑娘!

    楊若水也懶得理會她們,給丹紅使了個眼色,“好端端的人,怎麼會出這樣的事!”楊若水說著,便坐在一旁!而若南與懷碟始終保持著半跪的姿勢!

    丹紅得了令,仔細一瞧,也不悅的拉下臉來!“回王妃的話,這毒可不是一般的毒藥,是能讓女子絕育的藥!”丹紅說著,便瞧見桌子上吃了一般的紅棗,她捏起一枚輕輕的聞了一下,“這棗里頭有東西!”

    “這不是今早張姑娘端來的嗎?”懷碟驚呼了一聲,還有些驚訝的瞧著張嫣然!

    “我,我也不知道!”張嫣然到底有些慌了,雖說她與楊若水算是手帕之交,可是這麼大的事,別說是張嫣然,即便是換成了自己的父親,也不一定會相信自己!

    啪!不等楊若水說話,訪琴直接給了懷碟一巴掌!“王妃說話,哪有你插嘴的份!”訪琴本就是個厲害的,今日這懷碟與若南的一句大姑娘,早就讓她不滿,懷碟有給她這麼一個把柄,她自不會放過!

    楊若水贊許的看了一眼訪琴,這奴才就該好生教訓!

    “張姑娘身上確實有這種毒藥的味道!”丹紅正了正色說了句!

    這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張嫣然的身上,張嫣然一時間也不知該辯解什麼,這紅棗是她拿來的,丹紅也說了她身上有藥的味道!

    “來人!”楊若水有些不耐的喊了一聲,“將若南與懷碟給我趕出府去,我趙府留不得這蛇蠍心腸的人!”楊若水說完,便是連張嫣然都有些不敢置信,畢竟她可是一句話都沒有辯解!

    “王妃饒命!”這下若南與懷碟也慌了,趕緊的跪了下來,也會喊王妃了!

    而旁邊的楊文軒,因為最近一直是懷碟與若南照看,是以一瞧見她們在這里哭,小孩子仿佛是有心靈感應一樣,也哭了起來,伸開雙手,就要讓若南抱!

    楊若水瞧著楊文軒這樣,心中多有不忍!可是若南這次做的太過分了,她不查是因為心中有數,若是查下去,肯定是張嫣然有做側妃的心,要害兩個丫頭,結果變成了害謝氏!楊若水承認若南是個聰明的,可惜,這種把戲也只能在小門小戶里用用罷了!

    “我說過,若是再出什麼岔子,我絕對不輕饒!”楊若水再次強調,都到是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楊若水也理解若南她們的轉變,可是她只怕這種事情越變越烈!

    若南與懷碟也顧不得听楊若水的意思,只一個勁的在地上叩頭!楊文軒一瞧著若南不起來抱自己,更是扯了嗓子,撕心裂肺的哭!

    楊若水的眼眶不由的紅了,可是她也有她的無奈!“若水啊,你看在文軒的面上,就饒了她們一次吧!”楊德安忍不住開口求情!

    他不說話還好,他一說話,楊若水好不容易升起的同情,都澆滅了去!“原來你也會心軟?”楊若水冷哼了一聲,她始終忘不了在楊府受的罪,始終忘不了她這個所謂的父親,該有多麼的不負責任!

    “都沒長耳朵?送出去!”楊若水喊了一聲,有些煩躁的走了出去!

    “你的心真狠!”楊德安在她身後氣的大罵,楊文軒還繼續著哭著!原本以為自己心已經冷的楊若水,這會兒眼淚也不由的掉了下來!

    張嫣然在一旁瞧的心疼,她拉住了楊若水!或許這世上能讓楊若水如此失態的就只有,殷容莫與楊德安吧!

    “世人都會同情,表面上所謂的弱者,你如此聰慧,又豈會不知道?”張嫣然嘆了一口氣,以後的路或許還會出現今日的場景,或許有一日連殷容莫都不會理解她!可是想要保護自己要保護的,就只有做到心硬!

    張嫣然深深的吸了口氣,或許剛開始她不明白,可是楊若水下了趕人的命令之後,她瞬間明了!兩個丫頭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單子,怕早就與外頭的人勾結!只是,楊若水到底是心軟的,讓她們活著離開!怕就怕,若南與懷碟一離開,對方就知道楊若水的弱點了!

    想到這,張嫣然的腦子里飛快的閃過什麼!“我要去一趟驛館!”



伊莉小說網 | 嫡女若水 | 嫡女若水最新章節

 ** 作者︰沉歡所寫的《嫡女若水》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嫡女若水》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嫡女若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