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武俠修真 >> 嫡女若水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一百九十章 談判
作者︰沉歡 下載︰嫡女若水TXT下載
    李芷听完以後,一時間也不知道該作何反應!因為這個家丁說的確實是真事!

    只是,這個事只有自己的師傅欲安知道!李芷苦笑一聲,她竟然沒想到,他的師傅臨時改變主意,卻都沒有通知她,置她的顏面于不顧!

    李芷定定的瞧著楊若水,明明她瞧著楊若水根本什麼都沒有做,究竟是什麼原因,讓欲安竟然放棄這麼好的機會,臨時改變主意!

    “若是主子們不信,可是派人來查看!”那家丁瞧著楊若水沒有說話,在一旁急急的補充,似乎是怕楊若水懷疑她!

    楊若水沒有理會那個家丁,而是帶著些許的笑意,瞧著李芷!“這種事,李姑娘覺得呢?”楊若水問的聲音很柔和,可是卻沒有掩蓋里頭的笑意!

    李芷瞧著楊若水得意的樣子,再憤怒也沒有旁的方法!“倒是我強求了!”李芷說完便緊緊的咬著嘴唇,怕一時控制不住,出去質問欲安!

    李芷這麼說,自然是已經默認了那家丁的話,一時間,京城大婦們,都是一副瞧好戲的表情!

    楊若水輕輕一咳,身子不由的朝後一坐!“王府可留不得這種手腳不干淨的人,來人,亂棍打死,以儆效尤!”

    楊若水說完,便有王府的侍衛將那家丁給拉下去!不過,那家丁倒沒有求饒!其實眾人心里也是有數,這話或許是楊若水隨便說說,到底有沒有真的打死那家丁,誰也說不準,也沒有理由去求證!

    “李姑娘莫往心里去,京城里有的是好兒郎,將來定會覓得佳婿的!”楊若水雖說這麼說,可語氣里帶著幾分的惋惜!

    畢竟,一個被下人污了名聲的人,別說是京城的好兒郎,就是普通人家,也不會要!怕給是人做填房,妾,都不行!

    李芷只能一一應下,此事要怪也只能怪欲安!

    此事便算是告一段路,王府這邊沒什麼損失,李芷倒是白白的陪了後半輩子!楊若水與眾人閑聊幾句,又挑了幾個世家的千金詢問了一番,故意做出了一副很感興趣的樣子!

    而那幾個千金也都是各部尚書府上出的,楊若水這麼一問,倒是平白的給他們添了些敵人,別的不敢說,就尚書下頭的侍郎們,肯定也會起別的心思!

    自古這前朝內眷都息息相關,楊若水這一招也不過是效仿古人罷了!

    這宴會也沒有舉行很久,畢竟楊若水現在有身子,容易累!

    等讓人都送走,或者留了幾個先在廂房休息,等安頓好了以後,楊若水的臉色卻沉了下來!“丹紅!”楊若水的聲音很低,低的讓人以為還與以前一樣!

    丹紅趕緊低頭走過去,以為楊若水有什麼吩咐!楊若水瞧著丹紅,微微的挑了挑眉,“在這四個大丫頭里頭,就數你與柳綠跟的我最久,你該知道我的脾氣!”楊若水明明說的很慢,卻給人無形的壓力!

    “王妃恕罪!”丹紅的心一咯 ,趕緊的跪了下來,動作絲毫不敢有一絲的怠慢!

    楊若水撇了丹紅一眼,任由她跪在地上,也不說話,只是那起伏的胸膛,顯示出她現在很不高興!

    丹紅的心七上八下的,不知道楊若水是看出什麼來了,可是,若是楊若水真的被她氣出什麼好歹了,她怕是得丟了性命!

    “王妃,奴婢承認,奴婢是瞧不慣元鎮王世子!”丹紅想了想,還是主動承認一些!

    可是,話還沒有說完,卻被楊若水猛的一拍桌子,給生生的咽了回去!“簡直是胡鬧!”楊若水氣的一下子將丹紅之前遞給她的賬本扔到了丹紅的臉上!

    這上頭原本是記載著,這玉佩的出處,究竟是哪家玉佩行的東西!可是,若不是自己隨手一翻,怕真的會被算計了去!原本按她的意思,是要將事情都推到李芷的身上,可上頭卻是記載著這銀錢是從驛館付的!

    若不是自己這一瞧,若是扔到眾人面前,豈不是要將李芷配給趙敬之了?

    丹紅被那賬本一下子打到了眼楮,眼淚不由的落了下來,不過她也不敢用手擦拭,只是低著頭認錯!“奴婢不敢了,請王妃責罰!”

    丹紅原是楊若水最信任的人,如今丹紅這個樣子,楊若水心里自不好受的!可是一想到她做的事,楊若水又恨的厲害!

    “不敢?你還有什麼不敢做的?別告訴我,嫣然身上的藏紅花,你一點都不知道!別告訴我,皇後要過來,你也不知道!”楊若水越說越氣,一句句直接說到丹紅的臉上!

    自從她懷身孕,丹紅大部分時間都是跟著她的,就為了防止出什麼意外!而有人在張嫣然身上動手腳,她就不信,丹紅一點都不知道!而且,王府的暗衛一直是丹紅聯系,皇後一出宮門就該有人稟報,可是,皇後都到了門口了,她才知道,這說明了有人故意隱瞞消息!

    這個人,除了丹紅,她還真想不到有別人了!

    今日,若不是她早就有了對策,不然,就算她今日勉強自保,可是張嫣然卻肯定是會受到牽連的!而鄭天華這個側妃,弄不好就要做世子妃了!

    而且,楊若水心里比誰都明白,她將事情推到鄭天華的身上,也不過是權宜之計,此事其實與鄭天華根本就沒有一點關系!

    “還有,今日秦側妃出事,你去做什麼了?見了什麼人?”楊若水越說,語氣越冷,直覺得,她的身邊養就是個叛徒!

    丹紅一怔,今日出事後,那麼亂,她以為楊若水一心都在秦側妃的身上,根本就沒有注意,她就出去了一會兒!此事,到底是她低估了楊若水的心思!

    “王妃!”丹紅趕緊的解釋,楊若水卻一抬手,阻止她繼續說下去!

    “你別說,讓我猜猜,你是去見欲安,對不對?”楊若水突然露出個笑臉來,就像是在與她們說笑一樣!

    可是,卻足以讓丹紅知道什麼叫,心驚膽顫了!

    “奴婢不敢,奴婢不敢!”丹紅趕緊跪在地上求饒,心中直後悔,聰明如楊若水,就她這點心思,如何瞧不透!可是卻有些怨氣,既然楊若水那麼聰明,就怎不知,自己的心思!

    “不敢?”楊若水冷哼一聲,直接將李芷拿來的玉佩,扔在了地上,“別告訴我,這個跟你也沒有關系!”

    丹紅咬著牙也不做聲,或者說,就這會兒,她再說什麼,也都不管用了!

    “王妃息怒!”訪琴與妙海,瞧著就要出事!都相處這麼久了,自是做不到冷眼旁觀,趕緊在楊若水的跟前,給丹紅求情!

    “一個個,都是欺上瞞下的主!”訪琴與妙海不出聲還好,一出聲楊若水更是氣的厲害!但凡有一個多注意點,還能讓丹紅算計成功!

    “這種事以前都怎麼處置?”楊若水半眯著眼楮,努力將心態放的平穩,不去瞧下頭這三個不省心的!

    一提起以前,丹紅妙海,訪琴都驚了,跟了楊若水這麼久,似乎都快忘了,以前的規矩有多多麼的殘酷!

    “王府饒命!”就算是丹紅這個硬骨頭,想起殷容莫立下的規矩,一個個都打哆嗦!

    “回王妃的話,要經歷粉身碎骨之痛!”楊若水發怒,四海已經從暗處轉到明處,防止任何人來傷害楊若水!

    “都帶下去!”楊若水點了點頭,她是不知道這粉身碎骨是怎麼樣的懲罰,可是單就听這名字,就知道,肯定是嚴厲的!

    “王妃饒命!”她們三個趕緊大喊,可是楊若水是打定主意要給她們給校訓,只將頭扭在一旁,也不做聲!

    而,妙海與訪琴,其實對于丹紅的心思也都是知道的,也曾暗處勸過丹紅幾次,可是瞧著她一意孤行,又覺得,反正又不是對付楊若水,她們也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由著丹紅去鬧了!

    楊若水下了命令,是四海親自帶人將她們壓下去的!

    將她們壓走的時候,她們三個還在一旁大呼小叫的求饒,楊若水院子里的人,一個個心中都一顫,一直覺得楊若水是個好說話的,至少還從來沒有懲罰過下頭的人,可沒想到,一出手就這麼嚴厲!

    有一些是跟著殷容莫的老人,知道這粉身碎骨的懲罰,可是有專門的人,將他們骨頭一根根的壓斷,甚至是壓碎,可是卻還能保證她們死不了,或者是能讓她們在最短的時間內養好,可是,這卻是一種讓人生不如死的懲罰!

    柳綠一直在楊若水的身後站著,一直沒有做聲,不過,因為楊若水的吩咐,卻讓她渾身一顫!

    而楊若水身後的那個舞女,卻沒有了在眾人跟前表現的那麼小心翼翼,反而有一種,讓人覺得冷漠無情的感覺!

    楊若水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連護甲掉了,似乎都沒有察覺!都說打在兒身,痛在娘心,雖說楊若水與丹紅她們的不是母女的關系,可是主僕之間也有深厚的情誼!

    尤其是訪琴與妙海,都是與自己出生入死的人,落的這樣的下場,楊若水心里也不是個滋味!可是這終究是沒有辦法的事情,都說無規矩不成方圓,若是這次放任了,她們可是自己與外頭的人聯系,那麼下次呢,會不會直接因為利益,或者是什麼東西,而背叛了自己!

    楊若水只覺得心口悶的很,索性便帶著那舞女與柳綠到外頭走走!

    走到一個亭子跟前,楊若水擺手,讓他們在一旁等著,自己一個人坐坐!

    “王妃!”柳綠有些擔心的問了句,這幾日年關近了,反而冷的厲害了!

    “不會有事的!”楊若水搖了搖頭,將衣服往緊了拉了拉,便朝著亭子走去!楊若水坐在一根柱子旁邊,心中不住的嘆息,仿佛只要人活著一日,就少不了算計,與戰爭!

    “你出來吧!”楊若水低低的說了句,卻是在這一瞬間,將所有的情緒收斂,仿佛又回到了那個威風凜凜的攝政王妃的形象!

    “你既然知道我在這,你還敢一個人過來,你就不怕我殺了你?”楊若水說完,欲安從暗處走了出來,一聲藏青色的衣服,倒是感覺能與四周的景色融為一體了!

    楊若水突然低低的一笑,“你以為不是我吩咐了,你能隨意進這王府?”楊若水話說間,身子更加隨意的坐著,似乎根本就不將欲安放在眼里!

    欲安的瞳孔猛的收縮,隨意又恢復了正常!“都道是最毒不過婦人心,果真如此!”

    楊若水不由的皺起了眉頭,知道欲安肯定是誤會,是她早就知道有人要鬧出這些事,故意旁觀,或者根本就是利用欲安來除了秦側妃肚里的孩子!不過,有些事情,她自不會與一個外人多做解釋!

    “那我現在我們可以談條件了吧,或者你能出什麼樣的價?”楊若水說起這事來,不由的坐直了身子!

    欲安一臉防備的盯著楊若水,“你果然知道!”從他瞧見,楊若水身邊突然多了一個有七八分像淑妃的舞女,還故意折磨,就猜到楊若水是知道了什麼端倪!

    “怪只怪你表現的太明顯了!”楊若水隨即一笑,從她一出招,欲安的神色,還有欲安與先淑妃是同鄉,或者這就是典型的由愛生恨,才大膽猜測!

    不過事實證明,她果真是猜對了!既然欲安用這一招對付自己與殷離落,那麼自己便來個以彼之道還施彼身!讓殷容莫尋了一個與淑妃有幾分相似的女子!

    “你瞧她,值不值你這一身的本事?”楊若水的手微微的抬起,深藍色的護甲,直指著剛才那舞女的方向!

    欲安的身邊頓時突生了一鎮冷意,手微微的彎起,似乎隨時準備出招!

    而楊若水始終沒有露出害怕,或者哪怕是一點懼色!依舊那麼淡然從容,仿佛天下間沒有她算計不到的事情一樣!

    欲安的戾氣滿滿的收斂了去,哪怕是倒現在,他還是摸不清楊若水的手段,或者,這種琢磨不透的敵人,更該讓人產生畏懼!



伊莉小說網 | 嫡女若水 | 嫡女若水最新章節

 ** 作者︰沉歡所寫的《嫡女若水》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嫡女若水》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嫡女若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