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武俠修真 >> 嫡女若水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二百零一章 逼宮(下)
作者︰沉歡 下載︰嫡女若水TXT下載
    只見殷容莫的臉色一變,伸手先將楊若水扶起來,“我去救她!”說完便往里頭沖!

    四海趕緊帶人攔住,“王爺息怒!”這擅闖皇宮可是大罪,他們一個個必然會勸說!

    而這一幕,很多人都看見了,自是都感嘆,殷容莫果真寵妻!而朝臣們這個時候都沒有走遠,畢竟,一個個都跟修煉成的人精似的,自是清楚,殷容莫絕對不會善罷甘休,如今皇帝開了這麼一個好頭,殷容莫豈會放過!

    而秦相卻忍不住笑了,對著他身後的門生說道,“走吧,今日看來還得再跑一趟!”秦相說這話表面是無奈,可是心里卻松了一口氣,看來今日就會有個了端了!

    旁的不敢說,就楊若水能單獨來尋自己,絕對非尋常女子能做的,如今她哭哭啼啼的樣子,就像是一個沒有任何頭腦的女人,之知道與自己的相公抱怨,與她以前的形象大不相同!

    再來,殷容莫雖然寵妻,但還不至于沖動無腦,一個奴婢,怎麼可能值得他冒死罪去營救?這分明就是醉溫之意不在酒!

    “攝政王可真是寵妻,如今皇後娘娘不是對付了王妃跟前的奴婢,王爺便像個莽夫一樣,擅闖皇宮!”秦相似喃喃自語,可是有心人馬上懂得他的意思,這話會再最短的時間內,傳遍京城!

    畢竟,有些不那麼聰明的官員,這會兒已經回府了,但是只要是有腦子的人,都會明白,此事定然有內幕,是以,這些人都會以最快的速度趕來!

    是以,以秦相帶頭的官員,在殷容莫還沒有闖入皇宮的時候,一個個都大呼王爺息怒,趕來了!殷容莫與楊若水相互瞧了一眼,兩人一笑,殷容莫大踏步的朝里走去!

    把門的侍衛,瞧著這架勢似乎有些不對,都不敢直接攔住,只能任由殷容莫帶著人浩浩蕩蕩的朝著皇宮深處走去!

    而最可笑的是,那些所謂的官員,一個個嘴里或者息怒,卻沒有一個人去攔住殷容莫!

    這注定是一場,以女人為名義的宮變!

    很快,文武百官都到齊了,那架勢如同上早朝的時候差不多!楊若水倒是不急,等眾人都入了宮門,這才讓人將準備好的東西拿在手中!不過,瞧著張嫣然的狀態不是很好,楊若水便吩咐四海好生照顧張嫣然,讓他們現在馬車里呆著!楊若水便帶著人,不緊不慢的朝宮里走去!

    折騰了這麼久,如今已是黃昏,夕陽下,將每個人的人影拉的很長!可是,夕陽殘火,似乎比昭陽燒的更旺!

    守門的人,派了不少人暗地給皇帝送信,說是殷容莫帶人闖進來了,可是卻都被詩蕊以皇上正在休息的理由,給擋了回去!

    到了養心殿外,詩蕊瞧著殷容莫帶人過來,不由的松可口氣!不過,在事情還沒有定局之前,她自要將戲做足了!“見過攝政王,皇上在里頭歇息,攝政王有什麼事,明日再來!”

    “本王今日必須要個說話!”殷容莫冷哼一聲,說著便帶著人往里走!而詩蕊一下子站在了殷容莫的面上,擋住了殷容莫的去路!畢竟,殷容莫是個男人,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自不能對一個女人動粗!

    “音妃娘娘!”楊若水從人群後頭走了過來,男人不能做的事,那就只能交給她了!“想必娘娘該知道,後宮不得干政,既然娘娘稱呼王爺是攝政王,就該知道,什麼事情該攔,什麼事情不該攔!”楊若水說著,便將詩蕊拉在了一旁!

    楊若水這話,自是讓人抓不住什麼把柄!詩蕊順勢便走到了楊若水的身側,頭微微的一點,以示事情都安排好了!

    如今連皇帝的寵妃都妥協了,那些個卑微的公公,自然更不敢硬踫硬的上前阻攔!

    殷容莫帶頭,一腳便將養心殿的大門給踹開,與大門正對著的是皇帝平日處理事情的龍案,上頭的奏折擺的歪歪扭扭,而椅子上卻空無一人!

    眾人環顧四周,只瞧著空蕩蕩的,哪里有皇帝的影子!是以,眾人又將視線放在了詩蕊的身上!

    “怎麼會,剛剛皇上與太後娘娘還在!”詩蕊的臉上有些著急,說話自沒有顧忌那麼多!也有老臣听了,都紛紛的皺了皺眉頭,其實對于女人參政一直是不贊同的!

    “找!”殷容莫冷聲下命令,直接站在了,原本只有皇帝該站的位置!

    所幸養心殿很大,至少,二品以上的官員,都是能進來的!不過,這到底是皇帝的地反,他們也只敢簡單的瞧瞧,不敢亂動里頭的東西!

    瞧著殷容莫的臉色不好,一個個都不敢議論!這會而養心殿很靜,就只有眾人走路的聲音!

    彭的一聲,原本便不算太大的聲音,因為大殿的安靜,而顯得異常的清晰!眾人的視線都轉過去,瞧著那發出聲響的屏風,就仿佛是有人不小心拍到了一樣!

    “屏風後頭有人!”秦相低低的說了句,畢竟他才是百官之首,快步走了過去,在瞧見屏風後頭的場景,秦相說了聲造孽,扭頭趕緊出去!

    這下眾人倒是好奇了,一個個都探頭朝里頭瞧出!看見以後,一個個的嘴巴都張的能放進去一個雞蛋一樣,先是一臉白色,又慢慢的變紅,然後都與秦相一樣,別過頭去,不敢再瞧!

    “本王倒瞧瞧,里頭有什麼東西!”殷容莫的話聲響起,眾人自覺的讓出一條路來!殷容莫倒與旁人不一樣,直接一想將屏風給踢到,然後里頭的景象,直接顯露在眾人面前!

    有些沒有瞧見的官員,這會都惦著腳尖的瞧!只見皇帝與太後兩個相擁而眠,身上蓋著一個也不知道是誰的黑色袍子,不過,從兩個人露在外頭的胳膊,似乎是不著寸縷?

    “這,這,要遭天譴的啊!”內閣大學士驚的不知該如何如何評價,怪不得雲瑤當初不顧常倫,這簡直就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啊!

    殷容莫冷冷的瞧著,讓他一直惡心的人,他可是會記仇的,想當初他沒有暴露身份,還是狀元的時候,太後將要明示他做男寵,既然太後這麼愛與人同榻,那就讓她敗在這上頭!

    “給本王澆醒!”殷容莫沉著臉,大概是現在最冷靜的人!

    旁邊的官員一個個都不做聲,畢竟現在太後與皇帝都還沒有被廢,而旁邊伺候的公公,一個個都低下頭去,自然更不敢湯這趟渾水!而秦相是敢,不過,以他的身份,著實不適合做這種事情!

    “王爺,水來了!”在大家以為即將冷場的時候,李雲從外頭拎了一個木桶進來,放在了殷容莫的跟前!

    殷容莫冷哼一聲,瞧了一眼一個個低著頭的大臣,根本沒有遲疑,直接一桶水朝著皇帝與太後的身上澆去!

    皇帝身子不由的打了個寒顫,他先醒來,本想破口訓人,只是在睜開眼的那一瞬間,腦子里有片刻混沌!怎麼這麼多人,他都有些反應不過來,以為是在做夢,他揉了揉眼楮,確實是真的!而他的手觸及到一個柔軟的身軀,不由轉頭瞧去!在他瞧見躺在他身邊的人竟然是太後的時候,皇帝瞬間清醒,腦子里嗡嗡的響!

    而太後,因為受涼,也緩緩的醒來!她先眨了眨眼楮!與皇帝一樣,先是沒反應過來,後來卻是皇帝早些想通!從她進養心殿的時候,就覺出有些不對,她剛要喊出聲,突然眼前一黑,便沒了知覺!

    太後氣的緊要壓,恨不得將蕭落秋千刀萬剮了,可是她掃了一圈,卻沒有發現蕭落秋的影子!太後的腦門突突的疼,這世上竟然還有人置自己的父親生死于不顧的!

    “一個個都好大的膽子!”太後自己都不知道,是從哪里發出的聲音,或者是怎麼還有底氣,在這種情況下擺太後尊貴的架子!

    眾人將頭微微的垂下頭去,這個時候,其實應該回去,不過,太後與皇帝發生這種事情,除了荒唐,更罔為人!

    太後自以為能不在乎旁人的眼光,可瞧著那一個個鄙夷的神色,她很想大聲的說,她與皇帝根本就沒發生什麼!是的,她自己的身子比任何人清楚,她該謝謝蕭落秋,或許是她不屑對自己用這麼齷齪的手段,至少她與皇帝真的沒有做出挨天譴的事來!可是,要讓她當著眾人的面去證明,她與自己的兒子是清白的,要開這個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趙容莫,是你!一定是你!”太後能忍,並不代表皇帝也能忍!他已經不知道,他與自己的母親有沒有發生什麼,可是身子一動就踫觸到太後的身子的時候,皇帝的連憋的通紅,這種難堪簡直比要殺了他還讓人難受!

    皇帝咬著牙,猛的站起身來,朝著殷容莫就打了過去!這一刻,他倒希望被殷容莫殺了,至少殷容莫還背負一個弒君的罪名!

    不過,皇帝荒淫這麼多年,雖說以前肯定是有功夫的,現在慢慢的懶惰,自不會是殷容莫的對手,剛起來,就被殷容莫一腳給踹倒在地!

    而皇帝一起來的時候,將蓋在身上的衣衫給帶了起來!太後不由驚呼一身,未著寸縷的她,直接暴露在眾人的視線中!

    眾人還沒有來得及回避,皇後被殷容莫踹的一腳正好跌倒在太後的身邊,手掌更是直接放在了太後胸前的柔軟!這下,所有人都驚了,包括太後自己!

    她如今雙腿以廢,根本就不方便保護自己,她大叫了一聲,趕緊用胳膊環住自己的身前!

    皇帝突然笑了起來,覺得自己才是這世界上最窩囊的人,一心想死卻連自殺的勇氣都沒有!皇帝氣的,一拳拳的打在地面,他現在好恨!

    “滾,都給哀家滾!”太後的心里其實也亂的很,她大吼了出來!可是百官們瞧著殷容莫站在最前頭沒動,是以一個個都沒有動的!

    “都要造反嗎?趙容莫,別以為哀家不知道,幕後主使是你!”太後氣的喊了兩嗓子,這會兒連聲音都有些啞了!眼楮紅紅的盯著殷容莫,卻還要小心的防備的身子再露出什麼來!她這個樣子,早就沒有了太後該有的形象!

    “哦?”殷容莫似笑非笑的盯著太後,心中直嘆,鄭氏她也有今日!“都將宮人們帶來,本王倒問問,難道是本王將太後娘娘送到皇帝的床榻之上?”

    “閉嘴!”一提這事,太後就像被人踩了尾巴一樣,尖叫起來!這一幕,將是她畢生的恥辱!恨只恨她太自負了,像傻子一樣,乖乖的鑽入旁人的圈套里!

    “這屋里有密室,你們躲在密室里害哀家!”太後猛然間想起了什麼,直覺的,她眼前突然一黑,肯定有人提前在這屋里了,還能躲過自己暗衛的眼楮,就只有這個可能!

    眾人不由的搖了搖頭,若不是太後失了分寸,怕怎麼也不會說這樣的話!畢竟,這里是皇帝的地方,即便是有密室,也該由皇帝來控制,難道是皇帝垂涎太後已久,才想出這個法子來?

    “搜!”殷容莫心中狂笑,他等的就是太後這句話!

    殷容莫令下,御林軍一塊一塊的瞧著地面或者牆面,終于在中間的地方,敲出空的聲音!殷容莫也沒有讓去查控制這密室的機關在哪里,直接讓人去挖!

    一鏟一鏟的下去,終于看到了密室的大概,這是一個很簡單的密室,里頭只要照明的東西,還有一張可以容納幾十人的大床,而此刻,大床上正橫七豎八的躺著,一個個未著寸縷的壯漢!瞧那樣子,許是太累了,鬧這麼大動靜都還沒有醒來!

    而密室里還有一股淡淡的香味,懂得香料的人都能聞出來,這是軟筋散,這東西可是厲害的,就算是武功再高的人,聞了這東西,渾身都會沒力氣!

    眾人趕緊將鼻子捂住,而太後的臉一下子就白了!雖說以她現在的方向,就只能看見幾張臉,可就這幾張臉就足以讓她的懂得,什麼叫大勢已去,因為,這些人都是她的暗衛!

    出現這個場景,不用人說,大家都能想到,畢竟太後以前的名聲在那里放著呢!這些人定然是太後的男寵,太後正讓這些人伺候著,可能是皇帝厭煩了,又或者也想參入了,然後把太後給弄上來!而太後以為這密室里有人害她,才在慌亂的情況下,說出有密室來!

    “賤人,本王著實好奇,趙夜華到底是不是你說出的?”殷容莫的聲音悠悠的傳來,卻讓所有人渾身一震!

    太後猛的抬起頭來,怪不得殷容莫在控制朝堂的是時候,並沒有選擇逼皇帝讓位,原是等這一招!一直太後都沒有猜到殷容莫能出什麼招數,名正言順的得到江山!

    而殷容莫這個解釋,卻是讓眾人恍然大悟,是啊,只有並非親子才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而殷容莫的話,也是此事唯一的答案!為了趙氏江山的榮譽,也只能是這個答案!

    所有的皇族宗親,文武百官,能接受的就只有這個答案!太後想反駁,怕是所有人都不會給這個機會,至少,現在北唐不會背負遭天譴的罵名!

    不過,此事一出,趙夜華肯定不是皇族,而他的後代,自然也不配為王!縱觀整個趙氏皇族,能有資格稱皇的,也就只有殷容莫了!

    “先帝遺旨到!”青瓷的聲音,打亂了所有人的思緒!眾人扭過頭,瞧著楊若水打著肚子,捧著一個明黃色的聖旨,在眾人的矚目下,一步步的走向殷容莫!

    一日的勞累,並沒有寫在楊若水的臉上!在這一刻,她小小的身體,仿佛是能承載北唐的未來!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所有人都跪地接旨!

    楊若水緩緩的打開聖旨,以最沉穩的聲音念叨!“奉天承運,大行皇帝詔曰︰天懲我北唐,妖妃當道,鄭氏一門只手遮天!蒼龍無力飛天,吾兒晨柯人品貴重,儲君之位非他莫屬!然,天狗食月,烏雲蔽日,正當光明匾後,並非朕之本意,願此詔早見天日,還我北唐天和萬里!欽此!”楊若水的聲音緩緩的落了下來,將那聖旨交到了殷容莫的手上!

    “不可能!”太後喃喃自語,她雖然知道,皇帝對她有所不滿,去不想竟然這般的恨毒自己,听他的意思,分明就是想讓鄭氏一門永無翻身之日!

    而這上頭寫的清清楚楚,是鄭氏一族權大蓋主,逼迫先帝立下詔書,立趙夜華為帝!而若是這個解釋,鄭氏一門犯得可是忤逆的大罪!

    “本王原本不想讓若水將這遺召拿出來,只是,眼瞧著這趙氏江山旁落,本王也是不得已!”殷容莫此時已經站了起來,居高臨下的看著狼狽的兩個人!

    “你胡說,這是你們假傳聖旨!”太後突然瘋了一樣大喊,盯著那聖旨便要去拿,可如今她身不能動,只能眼睜睜的讓殷容莫將那聖旨傳閱給那些老臣嗎!

    “這印記是先帝的,筆記也是先帝的!”終于,那些個大臣們,都得出這樣的結論!

    “哀家可以證明,這詔書就是先帝遺旨!”母後皇太後讓賢妃扶著,從正門進來!

    鄭太後盯著這兩個人的聲音,突然大笑了起來,賢妃不問世事多年,她都快遺忘了這個人,可是,她怎麼該不防備呢,賢妃與鄭太後,都是梅氏啊!這麼多年,她們韜光養晦,怕就等著今日!

    “這是母後皇太後?臣等參見母後皇太後!”老臣們有認出來的,一個個都跪下來見禮!

    “先帝英明神武,早知你鄭氏一門心狠手辣,寫下這遺旨,讓人轉交給貞康夫人之手,待時機成熟,揭露你鄭氏的真面目!蒼天有眼啊,蒼天有眼!”母後皇太後的聲音很響,似乎是要將這些年受的苦都喊出來!

    而她這個解釋,卻也能讓所有人信服!畢竟先帝曾稱贊貞康夫人乃是天下女子的楷模,而鄭太後缺的正是女子的該有的柔和!

    不過,這一下,楊若水原本被人嘲笑只是一個七品縣令的女兒,一下子因為喬氏的原因,倒是顯得身份最貴的很!

    “這皇位原本就是庸王的,你是庸王唯一的兒子,如今庸王不在,你該替你的父王,接下這江山!”母後皇太後笑著對殷容莫說道!

    “請皇上盡快登基,天下不可一日無主!”有母後皇太後的開頭,眾位大人也跟著提了出來!

    “請皇上盡快登基!”楊若水也跟著眾人跪了下來!

    而殷容莫的手一直拉著楊若水,從未放開!只是,在瞧著眾人的時候,手不由的緊了緊!楊若水一笑,輕輕的反握住他,無聲的給以支持!

    “來人,將他們壓入大牢!著令欽天監馬上挑選吉日,登基事宜,由禮部全權負責!”殷容莫的話落,此事便成了定局!

    如今王府已經被燒,他們自然是不用再回去的!便至今夜起,留在這高牆內了!不過,坤寧宮走水,養心殿也被挖了,是以,殷容莫與楊若水便暫住在了臨近坤寧宮的翊坤宮!

    翊坤宮是僅此坤寧宮的宮殿,自是比王府要高出好幾個等級來!楊若水瞧著宮娥們一個個規矩的站在那里,突然有一種恍然如夢的感覺!

    “都下去吧!”用晚膳的時候,楊若水斥退了所有人!手緊緊的握住殷容莫,過了這幾日,等殷容莫真正登基以後,他們都是自己住自己的宮殿,今後的路雖然長,可是兩個人並肩能走多遠,楊若水突然有些忐忑了!

    “今日你也累了,這幾日好生歇息,等著封後的日子,怕更有你累的!”殷容莫似乎感到了楊若水的不安,並沒有多余的承諾,只是如往常一樣,將楊若水平日里愛吃的東西,親自挑到她的碗里!

    楊若水突然笑了,經歷了這麼多,她倒學的疑神疑鬼了!



伊莉小說網 | 嫡女若水 | 嫡女若水最新章節

 ** 作者︰沉歡所寫的《嫡女若水》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嫡女若水》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嫡女若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