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言情 >> 匹夫的逆襲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八章 雨中的牛肉板面
作者︰驍騎校 下載︰匹夫的逆襲TXT下載
    劉漢東拎起手里的塑料袋道︰“回家做飯。”

    “住哪兒?我送你。”小少婦很熱心。

    小帆拽了拽劉漢東的衣服,一臉的不高興。

    劉漢東道︰“不順路,再見吧。”

    小少婦呵呵一笑,也說聲再見,駕著路虎遠去了。

    起風了,要下雨,街上出租車的生意突然好了起來,攔都攔不到,從這兒到鐵渣街距離很遠,乘公交車最方便。

    公交站台,一輛520路公交車開了過來,乘客們蜂擁而上,投幣、刷卡,劉漢東和小帆也上了車,發現女司機正是昨天那個飆車的馬尾辮姑娘。

    馬尾辮吆喝道︰“往里走,往里走,後面沒人。”

    可乘客們還是習慣性的站在門口附近,兩個衣著考究的男子,胳膊上搭著西裝上衣,不動聲色的往里面擠著,嘴里嚷嚷著︰“別擠啊,別擠啊。”

    大公交開動了,馬尾辮喊道︰“乘客們請注意,看好自己的錢物,那倆拿西裝的,別給臉不要臉了,下一站給我滾下去。”

    乘客們頓時往後退去,躲著兩個小偷。

    小偷面子上掛不住了,其中一個滿臉橫肉的家伙上去抬腿就踢女司機,嘴里不干不淨的罵著,乘客們噤若寒蟬,沒一個人動彈。

    劉漢東擠了出來,指著小偷喝道︰“再動一下我弄死你!”

    另一個小偷拔出匕首,惡狠狠的從劉漢東側後方捅過來,小帆尖叫一聲,劉漢東一個漂亮的擒拿動作,捏住對方手腕,用力一掰, 吧一聲,骨頭斷了,匕首落在汽車地板上,小偷的手腕以詭異的角度垂下,疼的殺豬一樣慘叫。

    這時馬尾辮已經一腳剎車停下,和那個先動手的小偷搏斗起來,她用的散打招式,一記直拳下去,小偷鼻血長流,剛捂住鼻子,又被劉漢東從後面薅住頭發,拽在地上,飽以老拳。

    馬尾辮從駕駛席上下來,拎起滅火器也加入了毆打,打得兩個小偷嗷嗷直叫。

    小帆鼓起掌來,乘客們如夢初醒,也都開始鼓掌,不少人拿出手機撥打了110。

    馬尾辮丟下扳手,沖劉漢東伸出手︰“我叫馬凌,謝謝你了。”

    “不客氣,我到站了,能把門開一下麼?”劉漢東听到乘客們在打110,又心虛起來。

    “等警察來了做個筆錄吧,耽誤不了多少時間。”馬凌道。

    “我有急事,真的,下回吧。”劉漢東沖小帆一使眼色,小帆也跑了過來,用力的點頭。

    “好吧。”馬凌想到車里還有很多目擊證人,便打開了車門,劉漢東拉著小帆匆匆下車,消失在路邊巷口里。

    一輛巡邏警車閃著警燈開到公交車旁,巡警上來拷走了小偷,馬凌望著外面的雨霧,想起那見義勇為小伙子的樣子,嘴角勾起弧線來。

    雨淅淅瀝瀝的下著,劉漢東買了一份淮江晨報,和小帆頂在頭上,在雨中奔跑著,小帆高興的直尖叫,忽然她停下腳步,撅起嘴做出哭相來。

    “怎麼了?”劉漢東問。

    小帆一攤手。

    劉漢東這才想起,才超市買的掛面醬醋大米忘在了520路公交車上。

    “沒事兒,咱們吃牛肉板面去。”劉漢東豪氣萬丈。

    他知道有一家牛肉板面味道不錯,老板是個江北鄉下人,很厚道,店里都是回頭客。

    近江市是江東省的省會,正在上地鐵項目,滿城都是工地,這家牛肉板面攤子就開在地鐵建設工地里,搭著紅藍彩條布的雨棚下,五六個穿雨靴戴安全帽的民工正在吃面條,劉漢東招呼老板︰“兩碗面,一大一小。”

    老板道︰“沒有小碗,都是大的,坐吧。”

    不大工夫,端上來兩臉盆面條,寬寬的手工面條,上面撒著翠綠的香菜、蒜苗、紅色的咸菜,白色的蘿卜,就是牛肉太少,只有可憐巴巴的兩片。

    小帆傻眼了,這盛面條的盆比自己的洗臉盆還大,滿滿當當的面條能吃上一星期。

    劉漢東已經開始埋頭吃面,還撒上了紅紅的辣椒油。

    農民工們也低頭吃面,吧唧嘴的聲音此起彼伏,雨繼續下,水滴順著彩條布流下來,在地上砸出一個個小坑,遠處道路旁的梧桐樹下,落葉滿地。

    “你怎麼不吃啊。”劉漢東抬頭問道。

    小帆將面盆里大半面條撥給了劉漢東,自己只留了很少一點,這手工面條勁道有韌勁,其實很好吃,不過份量是為重體力勞動者預備的,對小帆來說實在多的有些過分。

    吃完了飯,雨也停了,天邊竟然掛了一道彩虹,小帆興奮的指著彩虹跳著,劉漢東和幾個農民工一起走出棚子,並排站在一起,久久望著高樓大廈間的雨後彩虹。

    ……

    王星是警校高材生,曾在江北市當派出所民警,後來調到省城刑警總隊當偵查員,所有人都認為他前途無限的時候,因為失手打死了嫌疑犯,被清退出公安隊伍,成了一名私家偵探。

    私家偵探在中國還是個新鮮行當,王星的公司命名為明鏡調查咨詢有限公司,主要業務有兩個,一是幫富翁太太們抓小三,二是幫官員富商們清理安裝在車里和辦公室里的攝像頭、竊听器,因為他業務素質高,政法口朋友多,所以名聲在外,生意絡繹不絕。

    但這些生意帶來的收入,依然讓王星的生活捉襟見肘,他在省城買了房子,貸了一大筆款,老婆大著肚子,據說是雙胞胎,經濟壓力巨大,為了給快出世的孩子預備尿布和奶粉,王星什麼活兒都願意接。

    今天凌晨時分,王星接到一個電話,是青石高科總裁辦打來的,委托他尋找並保護夏青石的女兒舒帆,委托費用是十萬元人民幣。

    王星毫不猶豫的接了這單生意,迅速展開調查,根據委托人提供的信息,舒帆現在是安全的,但有人試圖綁架她,為了保證舒帆的人身安全,夏青石沒有選擇報警,而是找私人偵探解決此事。

    很快王星就發現這案子不簡單,舒帆的伯父,也就是青石高科總裁夏青石的兄長夏白石已經向溫泉鎮派出所報案,說佷女失蹤,如今警方正在展開秘密調查。

    听刑警支隊的朋友說,舒帆很可能是在回家的路上被一名黑車司機綁架,綁架的動機不明,目前罪犯已經鎖定,是一個叫劉漢東的退伍軍人,最早的目擊證人是世峰集團保安部的古長軍,他說下班途中見到有人綁架女學生,自己的兩名同事上前阻止反被撞傷,交警部門也證明現場確實發現撞壞的黑車,還有市局法制處的一個同事也曾目擊劉漢東帶著舒帆到市局,顛三倒四說了一些胡話。

    王星憑刑警的直覺,覺得這案子水很深,那個叫劉漢東的男子也未必是罪犯,哪有罪犯帶著肉票主動送到公安局的道理,但這件案子政法委已經定了調子,罪犯就是劉漢東。

    青石高科的老板夏青石在美國治病,這個節骨眼上他唯一的繼承人出事,也太巧了吧,而且世峰集團的古長軍不是什麼好人,有他參與的事情,肯定貓膩多多,再加上政法委的粗**涉,想必這也是夏家不願意報案的原因。

    想找到舒帆,就必須先找到劉漢東,警方想找什麼人,有的是技術手段,最常用的就是手機定位,當代社會手機普及率極高,只要知道號碼,甚至手機串碼,就能迅速定位一個人,簡單得很。

    警方要動用手機定位,需要分局以上領導簽字批準,但王星認識移動公司技術部門的人,一個電話就能辦妥。

    劉漢東的手機是不記名神州行卡,在二十四小時內只開機了一次,地點在花火辦事處鐵渣街中段附近。

    鐵渣街是城鄉結合部,出租屋雲集的地方,劉漢東目前沒有正當職業,以這里作為落腳點正在情理之中。

    王星開著自己的二手破捷達,在淅淅瀝瀝的秋雨中開向鐵渣街。

    此時已經是下午五點半,城市的交通處于最擁堵的時間段,車多人多,再加上道路拓寬工程,路上堵成了一鍋粥,公交車和私家車搶道,摩托車電動車見縫插針,小擦踫事故此起彼伏,喇叭響成一片,王星不耐煩的猛按方向盤,可他的破捷達除了喇叭不響,到處都響。

    片警馬國慶一直蹲守在鐵渣街108號對面的移動營業廳里,他在耐心等待劉漢東和舒帆回來,對于一名警察來說,蹲坑是常有的事,為了抓捕罪犯,在寒冬臘月天的戶外等個幾天幾夜都是常事。

    馬國慶知道,這也許是自己從警生涯中最後一次蹲坑了,也是人生最後一次壯舉,他希望妻女在追悼會上看到的是一個犧牲在與犯罪分子搏斗第一線的英雄,而不是飽受癌癥折磨痛苦死去的病人。

    劉漢東和小帆也被堵在了路上,他們乘坐的公交車和一輛私家車擦踫,兩個司機在對罵,乘客們紛紛下車步行,

    天邊閃電劃過,繼而是悶雷滾滾,狂風陣陣,山雨欲來風滿樓。

    鐵渣街上的小攤小販都開始收攤回家,賣熟食水果的也收起遮陽傘推著三輪車撤退了,暴雨比城管有用的多,這些人一走,道路忽然變得通暢起來。

    一串銀鈴般的笑聲傳來,閉目養神的馬國慶猛然張開眼,正看到劉漢東拉著小帆冒雨奔來,那副親密的樣子不像是綁匪和受害者,反倒像一對小情侶。

    馬國慶摸一摸後腰上的五四式手槍,強忍著胃疼站了起來。

    一輛破舊的捷達車從鐵渣街北面開了過來。

    與此同時,一輛黑色漢蘭達從鐵渣街南面開了過來,後面還跟了一輛黑色本田雅閣,兩車都沒掛牌照,懸掛壓得很低,可見車里坐滿了人。



伊莉小說網 | 匹夫的逆襲 | 匹夫的逆襲最新章節

 ** 作者︰驍騎校所寫的《匹夫的逆襲》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匹夫的逆襲》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匹夫的逆襲》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