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言情 >> 匹夫的逆襲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二十七章 十元休閑
作者︰驍騎校 下載︰匹夫的逆襲TXT下載
    花豹是老江湖,蹲過監獄賣過黃碟,社會上什麼人沒見過,他能看的出來,劉漢東說的這些話,沒有一句是假話。

    鐵渣街槍戰案,派出所的朋友給他提過,是老民警馬國慶和一個住在出租屋的小子聯手對抗八個殺手,長短火都有,開了幾十槍,滿地的子彈殼,當場死了六個,基本都是一槍爆頭。

    當時花豹就有心想結識一下這位過江猛龍,興許哪天能用得上,可是那人沒回家,直接被關看守所去了,道上又有傳聞說世峰集團的古長軍兄弟倆都掛了,集團辦公樓也讓人砸了,還死了一條杜賓狗,這些都是實打實的真事,沒人敢主動往自己身上攬,因為招惹了世峰集團,就是死路一條。

    眼前這個小子,能看出身手不錯,花豹的貼身保鏢兼司機剛子,是體校散打運動員出身,被他一膝蓋頂的半天站不起來,很能說明問題。

    還有這個開狗肉館的家伙,人如其名,壯的像個山炮,花豹也是從小混混起來的,知道什麼人能欺負,什麼人不能欺負,山炮這種頭腦簡單的粗人,逼急了絕對敢動刀子殺人。

    最重要的是一點是,自己和這兩人沒有任何利益上的沖突,為了不爭氣的小舅子和人家動刀子拼命,最後死的還不知道是誰,花豹幾十年老江湖了,沒這麼愚蠢。

    這些念頭在花豹腦子里只是電光火石的一瞬間,他已經做出了決定。

    “你還當真啊,哈哈,哥哥和你開個玩笑的,這個事兒,是趙玉峰不對,哥替他向你們賠禮道歉了。”花豹拿起煙盒,抽出兩支遞過去。

    劉漢東見好就收,接了煙,就著豹哥的打火機點燃,抽了一口道︰“那這事兒怎麼了結?”

    花豹道︰“砸壞的桌椅板凳,我讓趙玉峰賠你們,以後這小子再敢去搗亂,打我電話,我立刻、直接、親自過去打斷他的腿。”

    說完又走過去削小舅子︰“我操你姐的,盡給我添亂。”

    趙玉峰很識相,立刻賠禮道歉︰“大哥我錯了,對不起。”

    花豹道︰“你錯了就行了?賠禮管**用!砸壞人家的東西,你得賠!”

    趙玉峰道︰“我賠。”

    忽然山炮和趙玉峰的手機同時響起來,兩人都拿出手機接電話。

    “店里失火了,放火的已經逮到的。”山炮道,他早有準備,但店子還是讓人燒了。

    趙玉峰拿著手機,求救一般看著花豹︰“小亮讓警察抓了。”

    花豹多年老油條了,立刻猜出發生了什麼事,小舅子找人把狗肉館給燒了,這小子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簡直坑爹!

    “操你姐的!”花豹上去就是一腳,拿起桌上的手包道︰“走,去現場。”

    劉漢東和山炮交換一下眼色,店里貴重物品都轉移了,煤氣罐也挪到外面去了,損失不會太大,兩人都沒說話,板著面孔跟著花豹下樓,上車直奔鐵渣街。

    到了地方一看,火已經被撲滅,消防車和警車都在現場,孫紀凱和孫佳濤拿著滅火器和大掃把,一臉自豪,周圍大批群眾圍觀,指指點點,竊竊私語。

    寶馬5停在路邊,花豹下車,先找帶隊警官,今天出警的是花火派出所副所長胡鐵軍,他和花豹是十幾年的老相識了。

    “咋回事,胡所。”花豹先遞煙。

    “群眾報警說逮到縱火犯,你看看是不是你的人?”胡鐵軍沒接煙,大庭廣眾之下影響不好。

    花豹搭眼一看,坐在車里鼻青臉腫的正是趙玉峰的一個手下,被人家逮了個現行。

    “這不是老王家的二小子麼,他怎麼可能是縱火犯呢,肯定弄錯了。”花豹道。

    胡鐵軍面無表情︰“先帶所里再說吧。”

    花豹心中有數,因為這種事兒和派出所打交道不是一次兩次了,他看來一下,狗肉鋪損失不大,就是燒了一些桌椅板凳,門頭廣告牌也掉了,滿打滿算不超過一萬塊,只要肯花錢就能擺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花豹從包里拿出一萬塊現金,直接塞給山炮︰“兄弟,對不住了,這事兒怨我,沒管好兄弟,所有損失我來負責,這是壓驚的錢,店面裝潢不要你管了。”

    山炮也不客氣,收了一萬塊。

    花豹道︰“那倆小子是你小兄弟吧,幫個忙。”說著在山炮耳畔嘀咕了幾句,山炮點頭道︰“好。”

    “謝了,兄弟。”花豹又過來和劉漢東握手:“今天晚了,趕明我安排。”

    劉漢東點點頭,沒說話。

    山炮過去和倆小舅子嘀咕了幾句,倆人一臉不高興,山炮吹胡子瞪眼,兩人才泄了勁,點了點頭。

    消防車先離開了現場,警車也走了,帶走了孫紀凱兄弟倆。

    花豹等人走了,臨上車前,花豹還踹了趙玉峰一腳。

    鐵渣街漸漸恢復了平靜,看熱鬧的人散去了。

    “花豹剛才和你說什麼?”劉漢東問。

    “他說,讓我倆小舅子別給警察說實話,那個放火的才二十歲,不想讓他蹲監獄。”

    “你答應了。”

    “那還不答應麼。”山炮忽然興奮起來,拍打著手中的一萬塊錢道︰“走,吃燒烤去!”

    此時已經是晚上十一點,燒烤攤子生意正火,山炮到冰櫃前點了一堆肉筋、羊球羊鞭羊腰子,兩大杯扎啤,小桌子前坐定,喝酒吃肉,好不快哉。

    他媳婦小月打來電話,山炮三言兩語打發掉,道︰“今天這個事兒全靠大哥你了,以後有啥事,刀山火海一句話!”

    劉漢東端起酒杯︰“啥也別說了,喝!”

    心情一放松,這酒就下的快,扎啤跟涼水一樣往下灌,煙酒不分家,山炮又拿了一盒甦煙,兩人吞雲吐霧,很快扎啤喝完了,山炮讓老板拿了一瓶白酒過來,說啤酒不過癮,來點勁大的。

    很快,一瓶白酒也干光了,山炮斜眼瞅瞅遠處紅燈闌珊處,說︰“大哥,你屋讓我媳婦住了,咱晚上找個地方將就一下吧。”

    劉漢東說︰“好,你安排,隨便找個洗浴中心,在大廳里躺一晚上就是。”

    山炮笑了︰“大哥你又罵我了,你幫我這麼大忙,我能讓你睡澡堂子?走,咱先按摩去。”

    劉漢東有些猶豫︰“不好吧。”

    山炮笑道︰“好得很,去了你就知道了,正規按摩。”

    結了帳,兩人走在鐵渣街的夜路上,普通店鋪都關門上板了,只剩下“夫妻保健”和“十元休閑”的招牌亮著曖昧的紅燈。

    山炮很熟門熟路的推開一家十元休閑小發廊的門,兩個穿黑色緊身一步裙的老娘們正叼著煙看甄執 兀 腥私醇泵ζ鶘碚瀉簦骸按蟾繢戳耍 傘!br />
    “梅姐呢?”山炮問道。

    “來了來了。”後面過來一個娘們,風騷無比道︰“喲,這不是屠老板麼,有個把星期沒來了,是不是有別的相好的了?”

    山炮道︰“別瞎說,我是正派人,那啥,晚上沒地方住了,借你地兒睡一夜。”

    梅姐從山炮兜里摸出甦煙來叼上,道︰“你媳婦把你打出來了?光借地兒,還借別的不?”

    另兩個老娘們沖劉漢東拋著媚眼,搔首弄姿。

    山炮道︰“過來我給你說點事。”將梅姐拉到一旁,擠眉弄眼說了一會兒。

    梅姐道︰“行,借你住一晚,要不要加被?”

    山炮道︰“加毛,先把我大哥伺候好了。”

    梅姐進了後院,過了一分鐘才出來,沖劉漢東一勾手︰“帥哥,這邊來。”

    劉漢東看看山炮,這陣仗他不是沒經過,在部隊沒少半夜往外跑,不過這地方怎麼看怎麼不干淨啊。

    山炮道︰“在這將就一夜吧,反正也沒地方去了。”

    梅姐生拉硬拽,將劉漢東拉到了後面,這也是村民自建的出租屋,前面臨街的是門面,後面隔了院子是小姐們的臥室,梅姐將劉漢東推進了一間屋。

    屋里陳設簡單,只有床、桌椅,收拾的很干淨,牆上貼著周杰倫的海報,一個十七八歲的女孩怯生生站在床邊,低著頭不敢看劉漢東。

    劉漢東有些尷尬,他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山炮為了感謝自己,安排了陪床的人。

    “大哥,洗洗吧,我洗過了。”女孩身旁的凳子上有一盆水,里面大概加了消毒液之類的東西,有些味道,是辦事之前洗下面用的。

    “水是干淨的,我沒用這個盆。”女孩見劉漢東不動,又說了一句。

    劉漢東打量著她,女孩很瘦,沒什麼身材可言,低著頭,能看見長長的睫毛在顫抖。

    “你叫什麼名字?”劉漢東問。

    “浣溪。”女孩聲音很低,有些沙啞。

    “怎麼寫的?”劉漢東問。

    “浣溪沙的那個浣溪。”

    “嗯?”

    “就是詞牌名。”

    “你姓什麼?”劉漢東很疑惑,一個發廊小姐居然知道浣溪沙的詞牌名。

    “藍,藍色的藍。”

    “藍浣溪,很美的名字,你會背浣溪沙的詞麼?”劉漢東搬了把椅子坐下。

    “比較有名的是晏殊和甦軾的詞,你想听哪一個?”女孩的聲音似乎平靜了一些。

    “我更喜歡辛棄疾,你會麼?”

    “浣溪沙.常山道中即事,北隴田高踏水頻,西溪禾早已嘗新,隔牆沽酒煮縴鱗,忽有微涼何處雨,更無留影霎時雲,賣瓜聲過竹邊村。”

    女孩的聲音婉轉清脆,平仄掌握的很好,背詞的時候,似乎突然換了一個人一般,像課堂上背書的高中女生,像父親面前拿著宋詞三百首的乖乖女兒。

    隔壁傳來山炮和梅姐的啪啪聲,浣溪又端起了水盆,羞澀道︰“大哥,要不我幫你洗洗。”



伊莉小說網 | 匹夫的逆襲 | 匹夫的逆襲最新章節

 ** 作者︰驍騎校所寫的《匹夫的逆襲》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匹夫的逆襲》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匹夫的逆襲》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