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言情 >> 匹夫的逆襲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五十一章 暴風驟雨
作者︰驍騎校 下載︰匹夫的逆襲TXT下載
    宋劍鋒在現場只繞了一圈就離開了,去醫院探視女兒,案發現場交由省廳二處負責,各種拍照,各種提取痕跡證物,今天來的全是江東省刑偵口的大拿,還有交警方面的專家,搭眼一看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能把情景還原到八-九不離十。

    宋雙她們被送到醫大附院,院方已經接到通知,騰出急診室來進行包扎治療,腦門被磕出一個口子,凌子杰多處軟組織挫傷,宋雙身上也好幾處淤青,不過都不嚴重。

    朱華標和宋劍鋒的車先後抵達醫院,他們都是輕車簡從來的,沒有擾民,來到觀察室,宋劍鋒才盡顯父親的慈愛,摸著女兒的頭發說︰“雙兒,沒事了,爸爸來了。”

    “爸爸,我差點就見不到你了。”宋雙撲在父親肩膀上痛哭。

    那邊,也扎在朱華標懷里大哭,倆妞兒哭的一個比一個響。

    凌子杰沒處哭去,他拿出手機給沈弘毅︰“警官,我把案發經過拍下來了,對你們破案一定有用。”

    “拿過來我看看全文閱讀。”宋劍鋒一招手,將手機拿來打開視頻,屏幕視角是歪斜的,只見不遠處停了一輛黑色越野車和一輛白色兩廂富康,幾個人手持武器正在打斗,動作凌厲凶狠,不似一般街頭斗毆。

    宋雙和都趴過來觀看,剛才的戰斗她倆也是親眼目睹的,此刻重溫,又後怕起來,宋雙的呼吸開始急促,心跳加速,出汗,心悸。

    “雙雙,你怎麼了,醫生!” 喊道。

    急診醫生迅速趕到,見狀讓宋雙平臥,緩慢呼吸,過了一會兒就恢復了正常。

    “這是過度呼吸癥候群,由極度的焦慮恐懼引起的生理心理反應,因為呼吸太急促導致體內二氧化碳濃度過低,嚴重的話會手足抽搐的。”醫生向病人家屬解釋道。

    “他們搏斗的時候雙兒就發病了,幸虧劉漢東用塑料袋蒙住她的頭才好的。”說道。

    “劉漢東?”宋劍鋒眉頭一皺。

    “就是這個人。”凌子杰指著視頻中的男子,劉漢東正從肩膀上拔出匕首,反手捅進一個家伙的腹部,眼神彪悍犀利,令人不寒而栗。

    宋劍鋒將手機遞給朱華標︰“華標,查這輛黑色的陸巡,一小時內我要見到車。”

    朱華標看了看視頻中的越野車牌照,拿出手機︰“我是朱華標,給我查一輛陸地巡洋艦,黑色車身,牌照是江abq215,通知全市各單位,給我半小時之內抓出這輛車!”

    朱總隊一聲令下,全市交警都行動起來,五分鐘後,信息中心打來電話,這個牌照對應的是確實是一輛黑色的陸地巡洋艦,登記單位是省交通廳下屬某工程單位,不過這輛車正在青海出差,不可能出現在本市。

    “一定是套牌車,給我查,一查到底!”朱華標惡狠狠道。

    這次女兒和宋雙一起出事,倒是迅速和宋劍鋒拉近關系的好機會,朱總隊湊過來,摸出軟中華︰“媽了個巴子的,氣死老子了,宋廳,抽一支。”

    宋劍鋒指指牆上的禁煙標志︰“醫院是無死角禁煙場所。”

    朱華標尷尬的笑笑,收起香煙道︰“宋廳,近江的治安確實該嚴打了,小女生開個車都能惹出禍事來,黑社會太猖狂了。”

    宋劍鋒心頭一動,也許是像朱華標說的這樣,女兒遇上流氓地痞了,開車時產生糾紛,造成車禍,下車打人。

    “不是的,他們是來謀殺我們的!”朱糾正父親的觀點,“我們一上車,那輛黑車就一直跟蹤,對了,我們今天是去水都大酒店調查事情來著,肯定是他們搗的鬼。”

    “哦,什麼事?”宋劍鋒問道。

    笨嘴拙舌,哪有國際最佳辯手凌子杰的口才好,他娓娓道來,用最簡潔的話語讓宋劍鋒和朱華標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宋劍鋒是老公安了,頓時就明白了怎麼回事,女兒調查失足婦女生存狀態,無意中戳了馬蜂窩,那個肥頭大耳的嫖客就是此次事件的核心!水都大酒店和溫泉鎮派出所領導都逃不開干系。

    “馬上調查,不管涉及到誰,一查到底,絕不姑息!”宋劍鋒道。

    沈秘書立刻打電話通知二處,去水都大酒店抓人!

    水都大酒店很有背景,但這回他們攤上大事兒了,十余輛警車開到酒店門口,下了三十余名穿黑色戰斗服頭戴鋼盔的特警,手持微型沖鋒槍開道,然後是十余名配槍刑警魚貫而入,都穿著黑色坎肩,上面印著明黃色的字體“便衣刑警。”

    酒店監控室被接管,保管主管、大堂經理、酒店總經理,以及酒店監控錄像全部被帶回調查,與此同時,溫泉鎮派出所的正副所長和教導員,全部被市局叫去開會,並且被留下談話,當晚沒有回來。

    省交通廳會議室,焦世宏終于開完了黨員先進性會議,走出會場拿出手機開機,頓時跳出十幾條短信,都是小曹發來的,說是出了點岔子,幾個兄弟受了傷。

    “事兒辦妥了麼?”焦世宏打電話過去,他隱隱有些不安,這個要對付自己的人,實力比想象的要強啊。

    “沒查出來是哪路人馬,焦哥,胡鵬肚子上讓人攮了一刀,腸子都淌出來了。”

    焦世宏一陣心煩意亂︰“好了,我知道了,回頭給你卡上打兩萬塊錢,先看病要緊。”

    “謝謝焦哥。”

    ……

    劉漢東的肩膀在流血,左胳膊抬不起來了,頭上的血流下來糊住眼楮,擋住了視線,他用一只手駕駛著汽車往回開,醫院是不能去的,這點皮肉傷到了醫院沒有上千塊錢下不來,還不如自己處理。

    算算時間,馬凌還在當班,就不麻煩她了,劉漢東開到鐵渣街108號樓下,熄火下車,院子里的牌局天天有,四個中年婦女見慣不驚,包玉梅瞟了他一眼︰“注意點,別弄髒了地。”

    劉漢東沒說話,匆匆上樓,血還是滴在了地上。

    正躺在屋里玩手機的火穎看到劉漢東一身是血歸來,急忙跳起來張望,想了想從抽屜里拿出一卷紗布,碘酒藥棉和一小盒器械,上樓去了。

    劉漢東上了四樓,打開屋門,單手從抽屜里扒拉著東西,翻出一瓶紫藥水來,拿了水盆,拎起熱水瓶倒水。

    “東哥,你坐著我來。”火穎快步走了進來,將劉漢東按在床沿上,解開他的上衣,拿起毛巾蘸著水將血跡先擦了擦,肩胛上的傷口很深,還在不停地冒血。

    “我操,這一刀真深,見骨頭了。”火穎咋舌不已。

    “胡扯,離骨頭遠著呢。”劉漢東道。

    火穎洗了手,拿鑷子夾住酒精棉球擦拭傷口,酒精的刺激讓劉漢東疼的收縮了一下。

    “怕疼啊?我以為你刀槍不入,皮糙肉厚呢。”火穎沒心沒肺的笑著。

    “頭上還有個口子。”劉漢東道。

    “看見了。”火穎拿出一把剪刀,將劉漢東的頭發剪禿了一塊,處理了傷口,看得出這是鈍器敲擊的傷痕。

    “東哥,你腦殼真硬。”火穎說。

    “要是鐵棍,我腦袋就變西瓜了。”劉漢東動了一下,肩胛上的傷口又涌出血來。”

    “我幫你縫合。”火穎拿出了小鐵盒。

    因為傷口在背上,劉漢東只能讓火穎幫忙,他拿了一本書咬在嘴里︰“你縫吧。”

    火穎拿出針線,穿針引線,開始縫合傷口,針從皮肉中傳來穿去,疼的劉漢東冷汗直冒,火穎極其專注,幾乎是趴在劉漢東身上,緊身小背心里一對玉兔呼之欲出,少女體香彌漫,可惜劉漢東無福消受,光顧著疼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火穎終于縫好了,張嘴咬斷了線頭,說︰“好了。”

    劉漢東長出了一口氣,書已經被他咬出了深深的牙印子,回頭看火穎的手術器械,不禁罵了一聲︰“我操,你用縫衣服的針給我縫傷口啊。”

    火穎滿不在乎道︰“咋了,我沒用套被的針呢你就偷笑吧,從小我哥打架讓人砍傷,我都是拿這個針給他縫的。”

    劉漢東無語。

    火穎從桌上拿起煙盒,點了兩支煙,一支塞在劉漢東嘴里,吞雲吐霧道︰“東哥,誰把你捅了?”

    劉漢東郁悶道︰“我也不知道,路上看見人家打架,我就動手了。”

    火穎哈哈大笑︰“你比我哥還喜歡打架,不認識的你也幫啊。”

    劉漢東說︰“也算認識,不過不是朋友,她們還整過我,把我三輪摩托給弄沒了。”

    火穎奇道︰“那你應該幫別人揍他們才對啊。”

    劉漢東說︰“我這人看不得欺負弱小,一幫老爺們又是刀又是槍的,對付倆小姑娘,我不能裝看不見。”

    火穎伸出大拇指︰︰“東哥,牛逼,講究!”

    劉漢東把車鑰匙丟過去︰“幫我把車里的血擦擦,滲進去就不好弄了。”

    “好 。”火穎拿著車鑰匙下樓,又是毛巾又是水盆,連牙刷都用上了,在富康里好一陣打掃,將血跡清理的七七八八,又拿著拖把將院子里的地面也給清理了。

    “包大姐,你閨女今天咋的了,太陽從西邊出來了,怎麼打掃起衛生了?”一個牌友詫異的問道,她和包玉梅認識幾十年,今天第一回見火穎這丫頭干活。

    “興許吃錯藥了,北風!”包租婆頭也不轉,打出一張牌來。



伊莉小說網 | 匹夫的逆襲 | 匹夫的逆襲最新章節

 ** 作者︰驍騎校所寫的《匹夫的逆襲》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匹夫的逆襲》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匹夫的逆襲》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