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言情 >> 匹夫的逆襲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十四章 王玉蘭罵街
作者︰驍騎校 下載︰匹夫的逆襲TXT下載
    一幫美少女實習生的到來沒有讓劉漢東愉快,反而有一種雪上加霜的感覺,他這個小廟可盛不下這麼多尊女菩薩。

    不過火穎她們也沒有真在這兒實習的意思,“東哥,你就隨便給我們開個實習報告,後面蓋上公章就行。”她這樣說。

    可是劉漢東上哪兒去找公章,他這小廠根本就沒在工商局登記注冊,別說廠子了,就連那輛富康都是假牌照。

    “沒問題,你們隨便玩,實習報告交給我辦了。”劉漢東哪能在一群小女生面前叫苦,一拍胸脯大包大攬。

    暗地里他打發孫紀凱去聯系了個做假證的,花八十塊錢雕了一枚公章,近江市漢東汽車維修養護有限責任公司,中間一個五角星,看起來毫無山寨感。

    廠子是開了,生意卻總不上門,接下來的一星期內,只有一樁買賣,張愛民來換機油,張師傅自己從汽配城買的便宜機油,自己動手換油,只是借用一下廠里的舉升機,這麼熟的關系又不能收錢,還得倒搭香煙茶水。

    大部分的時間,劉漢東和倆徒弟大眼瞪小眼,干耗時間,唯有馬凌來的時候,劉廠長心情才好些。

    馬凌是作為老板娘來查賬的,兩人坐在小辦公室里看賬本,最大的開支是房租,每月六千元,預付半年就是三萬六,然後是各種備品備件,滿滿一倉庫的潤滑油、輪胎看著就頭疼。

    還有倆學徒,雖說他們姐夫說不用給工錢什麼的,但東哥怎麼也不會白使喚人家,每月八百塊工資是肯定要給的,這樣算下來,這個月淨虧七千多。

    “撐不到一年,咱就得破產。”馬凌把計算器一丟,仰天長嘆。

    “再等等看吧。”劉漢東說。

    雖然廠子白天沒生意,一到晚上卻高朋滿座,各路閑人全來了,在廠里擺開龍門陣,支起小桌子,買幾個涼菜一箱啤酒,露天坐著喝酒吹牛,有好事者干脆找個作坊焊了個燒烤爐子,買了百十根三輪車條前頭磨尖了,再整一車木炭,開車下鄉買一只整羊,在廠里開起了自助燒烤攤。

    火穎這丫頭也多事,把家里的音箱彩電dvd搬來了,整了個露天ktv,大伙兒吃飽喝足了拿著麥克風吼歌,好在鐵渣街的居民對噪音早已免疫,沒人投訴他們,當然也沒有人敢管他們,劉漢東來往的這些人,不是社會大哥就是江湖小混混。

    為了向大家供應冰鎮啤酒,劉漢東花一千多塊錢在舊貨市場買了台二手冰櫃,擺在廠里存雪糕啤酒飲料,吃不完的羊肉也能保存,廠里吃喝玩樂的設備日漸完善,來的人更多了,闞萬林打趣說干脆別開廠了,改燒烤攤算了,絕對日進斗金。

    劉漢東覺得臉上發燙,汽修廠改成燒烤攤,傳出去還不讓人笑掉大牙,但現實又逼著人不得不妥協,再開下去,底褲都得賠光。

    這天晚上,狐朋狗友們再次齊聚汽修廠,喝酒吃肉吼歌,玩得不亦樂乎,正當馬凌和劉漢東合唱一首廣島之戀的時候,忽然幾條黑影走了進來,音樂聲戛然而止,大伙全愣住了。

    “媽,你怎麼來了。”馬凌訕訕地將話筒藏在身後。

    “下班不回家,跑這兒瞎混來了,趕緊跟媽回家!”王玉蘭橫眉怒目,身後跟著幾個婦女,都是小區里相熟的老娘們。

    馬凌很尷尬︰“媽,都是我朋友。”

    “什麼朋友,一幫不三不四的地痞流氓,跟他們混在一起能有什麼出息!”王玉蘭唾沫星子橫飛。

    闞萬林不高興了︰“阿姨,你這話就不對了,我們都是正經人……”

    話沒說完就被王玉蘭啐了一臉︰“我呸!看你這熊樣還正經人,就你這樣的,擱在八十年代嚴打的時候,第一個拉去敲砂罐,還有你們這幫人,一個個都是大西北勞改的貨!我實話告訴你們,派出所已經注意你們很久了!”

    大家被罵的狗血淋頭,無言以對,王玉蘭以前是公交車售票員,嗓門大中氣足,罵人半小時不會重樣,即便是身經百戰的市井潑婦都不是她的對手,何況是一幫年輕人。

    馬凌氣得渾身顫抖,伸手去拉媽媽想讓她別罵了,可王玉蘭剛進入狀態遠沒有過癮,豈能輕易收兵,她越罵越興奮,高亢的聲音將鐵渣街上納涼的人們都吸引了過來,搖著扇子指指點點,欣賞免費倫理大劇。

    劉漢東見不是事兒,上前勸說馬凌︰“跟你媽回去吧。”

    王玉蘭瞅見了勾引自家女兒的罪魁禍首,登時聲音提高八度︰“姓劉的!你個殺千刀的!哄我閨女!我跟你沒完,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啊,被公安局開除的敗類,還冒充企業家,你個破廠十天半個月也沒生意,你個窮癟三,下流坯,一輩子就別想進我家的門!”

    馬凌臉上紅的滴血,劉漢東心里卻在滴血。

    “馬凌,你給我回去!以後不許到這兒來!”王玉蘭罵了一陣,得意洋洋,覺得差不多該收兵了。

    “我不回去!”馬凌脾氣也上來了。

    “好哇,你鬼迷了心竅啊,他有什麼好,要錢沒錢,要人品沒人品,整天打架斗毆,看守所進過好幾次,他就是個社會渣滓!”王玉蘭指著劉漢東的鼻子罵道,見女兒不為所動,開始最後通牒。

    “馬凌,媽最後警告你一次,馬上回家,不然永遠都不要回家!”

    馬凌不為所動。

    王玉蘭吃癟,大為惱怒,當場放了大招,四下踅摸一番,向電閘奔去︰“都別攔著我,我死給他們看!”

    眾老娘們急忙上前,拉胳膊抱腿將王玉蘭死死按住。

    王玉蘭順勢一屁股坐在地上,拍著大腿開始唱,大意是自家女兒如何優秀,多少青年才俊都在追求她,劉漢東這個癟三如何卑鄙無恥,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等等,大家听的津津有味,劉漢東和馬凌卻無地自容。

    忽然一陣警笛響,馬國慶帶著兩個協警分開人群進來了,見是自家老婆在罵街,趕緊上前勸說,哪知道王玉蘭見老公來了,底氣更足,聲震雲霄。

    還是馬國慶有經驗,上前對馬凌說︰“你趕緊回家,讓劉漢東也出去避一下,不然你媽能罵一整夜。”

    馬凌氣鼓鼓先走了,劉漢東也躲了出去,酒肉朋友們也都趕緊撤離,在協警的勸說下,看熱鬧的人也漸漸散了,沒了觀眾,王玉蘭的表演欲就沒這麼強了,站起來拍拍屁股,得勝還朝。

    過了十分鐘,劉漢東回來了,廠子里人已經走光了,小桌子上杯盤狼藉,烤爐內炭火已成了灰燼,黯淡的燈光下,滿地的花生毛豆殼,空酒瓶,煙蒂,肉骨頭。

    他拿了把掃帚清掃著垃圾,忽然手機響了,是媽媽打來的。

    “小東,廠子效益怎麼樣?”

    “還不錯……”劉漢東說了半句就說不下去了。

    “該添的設備就添,缺錢就跟媽說一聲,媽這里還有兩萬存款,下月到期。”

    “知道了媽,我不缺錢。”

    掛了電話,劉漢東呆坐了許久,抽了支煙,他迫切的想找個人說說話,但此時此刻,陪伴他的只有空落落的院子和冰冷的機器。

    冰櫃里還有一瓶啤酒,劉漢東拎著酒瓶子,漫無目的的出了門,已經是深夜時分,街上一個人沒有,他不知不覺走到了那片廢棄的爛尾樓,今夜月色很好,他再度爬上了塔吊,走到吊臂盡頭坐下,抬頭望望月亮,感覺特別近。

    喝光了一瓶啤酒,劉漢東將酒瓶子拋出老遠,碎裂的聲音在夜色中格外響亮,突然下面一間屋里亮起燈火,出來一個人,看了看上面,大喊道︰“別想不開,下來吧。”

    見劉漢東不回應,他又喊道︰“兄弟,你先下來,有難處慢慢說,沒啥過不去的坎兒。”

    得,被人當成自殺的了,劉漢東爬了下來,那人迎上來道︰“你可嚇死我了。”

    劉漢東說︰“我就是在上面喝點悶酒,上面風大,涼快,沒別的意思。”

    那人是個四十來歲的中年漢子,上下打量劉漢東道︰“兄弟,你瞞不了我,你心里藏著事兒呢,跟哥嘮嘮吧,說出來就舒坦了。”

    劉漢東也看看他︰“你是?”

    “我姓祁,是看工地的,。”那人自我介紹道。

    雖然是廢棄爛尾樓,但依然有留守人員,祁大哥就住在樓里,用木板和塑料布隔了一個房間,支著行軍床,桌上擺著發泡飯盒和空酒瓶,煙盒子。

    “坐吧。”祁大哥指指行軍床,自己坐在小馬扎上,點了一支煙,從床底下拿了一瓶啤酒用牙齒咬開瓶蓋遞給劉漢東,“喝點吧。”

    劉漢東接了酒,自嘲的笑笑︰“我是越來越沒出息了,被人罵兩句就爬塔吊上喝悶酒。”一仰脖,   喝了幾口,將自己的煩惱一一道來。

    祁大哥抽著煙,仔細听著,並不插嘴,等劉漢東講完,他笑笑說︰“清官難斷家務事,其實不好說誰對誰錯,站在人家的立場上,也未必不對,說到底,能用錢解決的事情,都不是難事,我認識一個哥們,比你的遭遇可慘多了,他是我同鄉,沒考上大學,又不甘心務農,進城當了建築工人,慢慢學技術,當了施工隊的技術員,然後是隊長,後來自己拉隊伍單干,房地產業興盛的大潮讓他趕上了,十年時間,身價一個億。”

    說到這里他停頓一下,嘆口氣,接了一支煙。

    “後來呢?”劉漢東問道。

    “後來玩得太大,背後又被人陰了一把,資金鏈斷了,資不抵債,家財散盡,本人也被關進了監獄,等出來的時候,眾叛親離,最可悲的是老婆孩子都不認他了。”

    祁大哥苦笑起來︰“這都不是事兒,只要人在,就不算輸。”

    劉漢東忽然明白過來︰“你說的那個人,就是你自己吧。”

    祁大哥點點頭︰“對,這片爛尾樓就是我開發的項目,也是壓垮我的最後一根稻草。”

    劉漢東說︰“听你這麼一說,我好受多了。”



伊莉小說網 | 匹夫的逆襲 | 匹夫的逆襲最新章節

 ** 作者︰驍騎校所寫的《匹夫的逆襲》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匹夫的逆襲》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匹夫的逆襲》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