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言情 >> 匹夫的逆襲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五十章 前警察組成的暗訪小組
作者︰驍騎校 下載︰匹夫的逆襲TXT下載
    女人大都是路痴,辛曉婉也不例外,除了經常走的路之外,近江市的道路並不熟悉,鐵渣街是城市東南角的城鄉結合部地帶,她從來沒去過,手忙腳亂南轅北轍了,瞄一眼後視鏡,豐田普拉多距離自己就百十米了。

    前面堵車,無數汽車按喇叭催促,車流紋絲不動,辛曉婉看到普拉多上下來兩個人朝這邊走過來,來不及多想,拎著提包下車就走,菲亞特500和旅行箱也不要了。

    兩個漢子見她下車,立刻加速本來,辛曉婉魂飛魄散,撒腿就跑,高跟鞋也丟了,赤著腳跨越道路護欄,跑到對面車道上,差點被疾馳的汽車撞飛,她拼命揮手,攔下一輛出租車,鑽進去大喊道︰“快快快,往前開。”

    司機一踩油門向前竄去,兩個追擊者被車流擋在護欄前,眼睜睜看著辛曉婉逃掉。

    雖然只跑了幾十米,辛曉婉還是覺得筋疲力盡,癱軟在車里,司機問她︰“小姐,去哪兒?”

    “火車站。”辛曉婉說,行李丟了,連換洗衣服也沒有,雖然提包里有護照,但現金沒多少,買張飛機票的錢都不夠,她現在是徹頭徹尾的窮光蛋了。

    半小時後,出租車抵達火車站,但辛曉婉並沒有買火車票走人,看了多年美劇的經驗讓她極為警惕,車站機場這種地方肯定遍布金沐塵的耳目,是最危險的所在,她先到火車站是故意混淆視線,因為出租車號牌肯定被殺手記住了,回頭一查就能知道載客路線,就能將殺手引到歧途上去。

    辛曉婉在火車站附近打了一輛黑車,說去鐵渣街,並沒有提到漢東汽修,大難臨頭之際,這個女人的智慧潛力被發掘出來,她在千方百計隱藏自己的行蹤。

    終于來到鐵渣街,望著道路上污物髒水,天空中密密麻麻的電線,滿街洗頭房和鐵藝作坊,辛曉婉傻了眼,這就是鐵渣街啊,和錦江豪庭相比,這里簡直就是地獄。

    她在小攤上買了雙塑料拖鞋穿上,在街上來回走了兩趟也沒找到漢東汽修,無奈之下找人詢問,賣五金雜貨的小老板指著兩扇緊閉的大鐵門說︰“那就是漢東汽修,讓工商局查封了,牌子也撤了。”

    袑騑陷釭漱j鐵門上掛著鎖頭,辛曉婉的心頓時落到谷底,問小老板劉漢東去哪里了。

    “好些天沒見他了。”小老板摳著腳丫子說。

    ……

    劉漢東這幾天出去跑路了,他把金沐塵的九秒視頻曝光于天下,又把楊慶虐了一頓,黑白兩道都得找他的麻煩,還傻乎乎留在近江就是等死。

    他和王星一道回了江北,這里不但是家鄉,還是大本營,耳目眾多消息靈通,可保萬無一失。

    過了幾天,近江傳來消息,楊慶被捕,不雅視頻事件已經平息,律師打來電話,說檢察院撤訴了,因為有龍開江的證明,盜竊賓利案不成立。

    官司沒了一身輕,劉漢東把這個喜訊告訴家里,賀叔和母親都很高興,商量著讓他別回近江了,還是就近在家里找個工作算了,將來想辦法把馬凌也調過來,皆大歡喜。

    劉漢東說這不可能,馬凌是獨生子女,馬國慶兩口子絕不會同意女兒嫁到外地,再說我的事業在近江,汽修廠我還準備接著干呢,母親勸不動兒子,也就不再堅持了。

    家里電話響了,賀堅接了,將話筒遞給劉漢東︰“找你的。”

    劉漢東納悶,怎麼找自己打到家里固定電話上了,接了電話道︰“哪位?”

    “我是白娜,你到了江北怎麼也不和我打個招呼?手機也不開,我找了好幾個人才打听到你家的號碼。”

    “白記者啊,我又不知道你也在江北。”

    “呵呵,也是,听說你最近沒事干,跟我跑腿吧,先說好,沒編制的臨時工哦,工作還有風險,錢也不多。”

    “那干個毛?”

    “雖然沒編制沒錢,但是夠刺激啊。”

    “到底干什麼?白記者。”

    “攝像師兼司機和打手,我現在是江北電視台暗訪欄目的編導。”

    “等等,你不是報社記者麼,怎麼改行了?”

    “報社把我開了,只好來江北混飯吃,幸虧我在新聞行業小有名氣,找個工作不難,給個準信,敢不敢干?”

    “呵呵,激將法啊,好吧,我義務幫你,不收錢。”

    “那多不好意思啊,薪水必須給,咱不差錢,你趕緊收拾收拾跟我回近江采訪去,對了,你那個姓王的伙計有時間也一起去吧,我正缺人呢。”

    劉漢東立刻聯系了王星,問他有沒有興趣參加,王星說只要給錢啥都干。

    于是乎,三人在江北一家茶館踫了頭,白娜開門見山道︰“先說好,跟我干掙不到大錢,而且很危險。”

    王星拍拍屁股作勢要走,劉漢東一把拉住他。

    “不來錢還干個毛。”王星說。

    “不來錢,但是來勁啊,我這段時間一直在調查三件事,第一,假酒案,我懷疑江東市場上的法國紅酒都是假的,而造假者很可能是李隨風;第二,公安局長詹樹森的兒子詹子羽毆打收費員,醉駕被抓反而開除交警的案子;第三,官匪勾結,詹子羽是李隨風的保護傘。這三個案子是**的,但又能結合在一起,李隨風代表近江黑社會勢力,詹子羽背後站著的是幾乎整個公安系統,把他們勾結的內幕曝光了,你想得有多大轟動效果啊。”

    白娜說的眉飛色舞,王星和劉漢東面面相覷,這個女人瘋了吧。

    “白記者,我想請問,你怎麼保證節目能順利播出?”王星問道。

    “這個你就不用操心了,咱們的暗訪目標雖然很可怕,但是手伸不到江北來,我說能播出,就能播出,不但能播,還能上中央台。”白娜自信滿滿道。

    “干了。”王星爽快無比道。

    “謝謝,明天出發,我先回台里準備一下。”白娜匆匆走了。

    劉漢東問王星︰“你覺得她能干成這個事兒?”

    “成不成的不知道,但是去揭李隨風和詹子羽的老底,這事兒確實刺激,人家一個女的都敢去,我為什麼不敢?再不瘋狂一把就老了。”

    ……

    第二天,王星駕著哈弗,劉漢東來著富康,來到高速公路入口處,白娜已經等在這里,她乘坐的是一輛奔馳凌特輕型客車,開車的是個斯斯文文戴眼鏡的男子,身板有些單薄。

    白娜向他們引見︰“介紹一下,我們台技術大拿,丁波,他以前是公安局搞計算機的,你們也算是同行了。”

    丁波和兩人握手︰“幸會,二位大名早有耳聞。”

    王星做思索狀︰“市局丁波,這名字挺熟,你認識胡蓉不?”

    “誰不認識她啊,當年一起辦過案子,就是那個國際巨騙霍英杰,我也參與抓捕了。”丁波不無自豪的說道。

    “我說嘛,都是自己人,我和胡蓉、韓光他們都是哥們,你怎麼調電視台去了?”王星奇道。

    “我媳婦也在市局,兩口子都干公安對家庭不利,再說我本來也是聘用制,每月那點死工資,還不如電視台外快多呢。”

    白娜笑道︰“合著我的隊伍全部是退役警察啊,這下安全了,看誰敢砸我的攝影機。”

    劉漢東說︰“誰敢砸咱的攝影機,我就砸誰的腦袋。”

    大家哈哈大笑,三輛車打開雙閃開向省城。

    抵達省城後,白娜宣布了紀律,不許脫隊,集中住宿在酒店式公寓,突擊學習專業級攝影機的使用,好在這是暗訪,對畫面質量要求不高,除了專業級設備之外,還裝備了幾台家用級別中質量最好的微型攝影機,以及長焦相機,針孔攝像頭、對講機、電子追蹤器等,光這些設備就價值不菲。

    暗訪組一共四輛車,除了載滿設備的奔馳凌特,還有王星的哈弗,劉漢東的富康,還有白娜的吉姆尼,全都裝上定位裝置,車載對講機,人手一台摩托羅拉對講機。

    行動開始,先從詹子羽入手,劉漢東和王星兩輛車時刻盯著他,查他酒後駕車的證據。

    傍晚,香樟酒家對面道路上,劉漢東端著長焦相機守株待兔,空氣耳筒里傳來王星的聲音︰“發現一條大魚,金沐塵的秘書出現了。”

    劉漢東端起相機,用鏡頭捕捉到詹子羽和一個男子握手的畫面,啪啪啪連拍幾張,拍完之後,下意識的四下喵喵,忽然發現酒店停車場上有一輛不起眼的桑塔納,窗內亮光一閃,似乎是鏡頭的反光。

    “咱們成黃雀了。”劉漢東說道。

    “前面有螳螂麼?”王星問。

    “有一只,我正好能拍到他。”劉漢東端著相機調整著焦距,道路上車流滾滾,很不容易捕捉鏡頭,那輛神秘的桑塔納開了出來,駛入道路的一瞬間,劉漢東看見了駕駛者,不禁驚訝︰“竟然是他!”

    桑塔納駛離香樟酒家,停在江邊樹蔭下,司機拿出雞蛋烙饃和純淨水瓶狼吞虎咽吃起來,忽然有人敲敲車窗說︰“這里不能停車,駕駛證出示一下。”

    司機愕然抬頭,原來站在車旁的不是交警,而是劉漢東。

    “譚警官,你這是鬧哪樣啊?”劉漢東指著副駕駛位子上扔著的單反相機說。

    譚家興苦笑一下︰“我已經不是警察了,來江邊拍拍風景,散散心。”

    劉漢東說︰“你拍的不是風景,是詹子羽吧?”



伊莉小說網 | 匹夫的逆襲 | 匹夫的逆襲最新章節

 ** 作者︰驍騎校所寫的《匹夫的逆襲》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匹夫的逆襲》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匹夫的逆襲》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