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言情 >> 匹夫的逆襲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一章 帶槍喝酒
作者︰驍騎校 下載︰匹夫的逆襲TXT下載
    雖然信箋上沒有署名,劉漢東也能猜出是辛曉婉所書,這位詞道盡了她的心聲,孽緣已了,情債難還,從此不要再苦苦追尋我的消息。

    “她人在哪里?”劉漢東徒勞的問了一句,其實他也明白,辛曉婉和自己一樣身陷囹圄,毫無自由可言,想見面難上加難。

    “這是有關方面轉交的信件,並不是其本人遞交的。”警察說。

    忽然房門開了,韓光領著劉驍勇和水芹進來,劉漢東見祖父和母親突然出現,驚駭的站了起來,他最怕家里人為自己擔心,但這種事情怎麼瞞得過去,爺爺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氣色倒還說得過去,母親連續經歷大難,丈夫和兒子都殺人入獄,極大的精神負擔讓她頭發白了一半,五十幾歲的人看起來像六七十歲的老嫗。

    親人相見,滿肚子的話卻無從說起,水芹只是流著淚告訴兒子,坦白從寬,老實交代,爭取寬大處理。

    按說案件偵辦期間是不允許探視的,韓光這樣做已經違反規定,所以會面只有短短的三分鐘。

    探視過後,劉驍勇和水芹依依不舍的出來,韓光勸他們道︰“你們還是先回江北吧,有什麼事情我會打電話通知你們的。”

    水芹千恩萬謝,就差給韓光跪下了,她現在無依無靠,抓不到救命稻草,好不容易遇到一個好心腸的辦案民警,自然緊抓著不放。

    回到旅館,收拾東西準備回江北,忽然樓下上來一個五十來歲的婦女,試探著問道︰“哪位是劉漢東的母親?”

    “我就是?您是?”水芹心里怦怦跳,生怕被兒子殺死的苦主家屬找上門來。

    那中年婦女撲通一聲跪下了,水芹慌了,這是啥意思啊,趕緊攙扶︰“大姐,有話好好說,別來這個啊。”

    “我是來感謝的,我叫譚少紅,我丈夫十五年前被張宗偉害死,是你兒子幫我們家報了仇。”譚少紅眼圈通紅,想起當年的事情就止不住的落淚。

    水芹趕緊把她請到房間里,倒茶遞水,說起當年的事情,這才明白兒子殺掉的是一個惡貫滿盈的大壞蛋,心里大定,兒子是英雄,是為民除害,法律這麼公正,社會這麼和諧,肯定不會保護壞人,懲罰好人的。

    “大姐,有什麼事只管開口,到近江來就住我家,別住旅館,能省一分是一分。”譚少紅非常熱情。

    “謝謝姊妹,我們這就要回去了,等案子開庭再來。”水芹道。

    “哦,那我送你們,我讓我兒子開車過來接。”譚少紅拿出手機打電話。

    ……

    市公安局,常務副局長沈弘毅正在辦公室里籌劃下一步警風建設問題,忽然內線電話響了,傅局長讓他到自己辦公室來一下。

    沈弘毅立刻前往局長辦公室,老傅警服嚴整,坐在寬大的辦工桌後面,兩側是國旗黨旗,令人不解的是,局紀委書記老嚴和網監支隊長老樊也在,都是一臉嚴肅的樣子。

    “小沈,有這麼一件事,前幾天你就地免職了蘊山派出所的所長王斌,他現在實名舉報你違反公安部五條禁令,縱容部下帶槍喝酒,還把相關視頻發到了網上,搞的我們很被動。”老傅示意樊支隊長打開筆記本電腦,放了一段視頻,像素比較模糊,看角度應該是辣子村飯店的監控攝像頭。

    畫面中,用紅圈標注了沈弘毅,徐功鐵和胡朋坐在位置,桌上有四個啤酒瓶,地上還有一些,視頻是剪切的,前半段是三人對飲,後面是沈弘毅等人和旁邊桌上的人發生沖突,徐功鐵的右手探入懷中,似乎是在掏槍,但槍始終沒有掏出來。

    “小沈啊,王斌發的微博已經被刪除了,但造成的社會影響不可挽回,他是實名舉報,大有不鬧出點事端來不罷休的架勢,所以我請你來,想听听你的建議。”傅局長眉頭皺著,似乎對這件事很是困擾。

    沈弘毅看完視頻,心里就是一沉,他預料到回遭遇強勁反彈,但沒想到對方從這方面入手。

    “傅局長,嚴書記,樊支隊長,正好大家都在,我就把事情原委向組織匯報一下,首先,徐功鐵和胡朋兩位同志,是平川市公安局的干警,不屬于我局管轄,事發當日,這兩位同志受平川市委市政府安排,開車送我回近江,我在平川擔任了一段時間的領導職務,這兩個同志都是我一手提拔,彼此感情較深,晚上沒地方去,我就請他們吃了頓便飯,徐功鐵是平川公安局的局長,胡朋是刑警大隊長,這兩位本身就是領導干部,原則性很強,因為還要開車,所以不願飲酒,是我勸他們喝的。”

    老傅和紀委嚴書記對視一眼,嘆口氣,準備說點什麼,沈弘毅卻繼續說道︰“但是,他們還是委婉拒絕了我,喝的是茶水,也並未攜帶槍支,他們並不是在執行抓捕和警衛任務,無需帶槍,而且配槍容易出事,咱們干公安的都有這種想法,帶這麼一個鐵砣子干什麼都不方便,他們倆都是工齡二十年左右的老公安了,又不是新入警的小年輕,對槍早沒興趣了。”

    嚴書記干咳一聲︰“那麼,伸手入懷這個手勢是什麼意思?”

    “嚴書記,徐功鐵配槍習慣是在右側腰後,腋下帶槍是西方便衣偵探的風格,他伸手入懷是拿手機,記錄對方的罪證。”

    嚴書記又問道︰“桌上這麼多酒瓶,都是你一個人喝的?”

    沈弘毅說︰“我接到組織上的任命,重新回到公安部門任職,心里非常激動,當天並沒有正式任職,還處在交接空白期間,就放開了喝點酒,桌上有四瓶,桌子下面還有兩個空瓶子,都是我一個人喝的。”

    嚴書記是詹樹森的人,仍然不死心︰“你能喝這麼多?”

    沈弘毅笑道︰“現在的啤酒酒精度極低,和水差不多了,何況我在平川鍛煉這幾個月,縣一級基層政府,迎來送往業務極多,每天都要喝一斤白酒,啤酒那是當漱口的,多了不敢說,一箱子灌不倒我。”

    傅局長打圓場︰“好了,事情弄清楚就好,造謠抹黑的,只要轉發達標,就辦他誹謗罪。”

    沈弘毅說︰“我不同意懲辦舉報人,無論王斌的動機如何,這種對公安機關的監督是有利的,我們知道他是在誹謗,但群眾不知道,還以為我們在打擊報復。”

    老傅望向嚴書記︰“老嚴,你的意思?”

    嚴書記說︰“那就根據小沈局長的意見處理吧。”

    老傅正要最後講兩句結束這次會面,沈弘毅卻不願意這樣不清不楚的結束,他說︰“我的解釋也只是一面之詞,王斌拿出了視頻證據,我也有影像文件來作證。”說著拿出手機打給胡朋,讓他馬上到傅局長這里來一下。

    胡朋正在局里熟悉環境,接到電話立刻趕了過來。

    “老胡,把你手機給我。”沈弘毅道。

    胡朋被這里的氣氛嚇了一跳,敏感的察覺到不妙,拿出手機遞過去,沈弘毅調出一張照片,正是他們三人在辣子村的合影,照片上沈弘毅面前是一杯啤酒,徐功鐵和胡朋面前塑料杯子里是黃色的液體,底部有茶葉狀物體。

    “傅局長,嚴書記,這張照片應該可以說明問題了吧。”沈弘毅風輕雲淡,站起了身。

    “小沈,你不要多心……”老傅好言安慰,沈弘毅也表示理解,隨便聊了幾句就回自己辦公室了。

    “沈局,這是什麼節奏?”胡朋問道。

    “有人想整我。”沈弘毅不屑的笑笑,“對了老胡,環境熟悉的怎麼樣了?”

    “差不多了,我原本就是咱省公安專科學校畢業,近江公安系統同學不少,都被詹樹森打壓慘了,談起來都是一肚子怨氣……”胡朋說起來就滔滔不絕。

    沈弘毅打斷他說︰“剛才的事情是這樣的,被我免掉的蘊山所王斌,實名舉報咱們帶槍喝酒,違反五條禁令,所以我把你叫去,拿證據給他們看。”

    胡朋勃然大怒︰“我草他奶奶,活膩了這小子。”

    沈弘毅說︰“我們絕不能打擊報復,但是據我了解,王斌這個人徇私枉法,罪行累累,你這幾天忙點,找些確鑿的證據,對這種害群之馬,必須嚴肅處理。”

    “是!”胡朋干脆利落的答應,“沈局長,還有別的指示麼?”

    “那天晚上,你和老徐究竟有沒有帶槍”其實沈弘毅對這個問題也不是很清楚。

    胡朋一笑︰“必須沒帶。”

    ……

    27專案組的兩位副組長萬旭東和韓光來到了沈弘毅的辦公室,向他匯報偵破進展,沈弘毅看了口供筆錄之後說︰“我們還是要重證據,輕口供,嫌疑人的供述,未必真實可信,尤其是這種突發性的混戰,記憶不一定準確,而且嫌疑人之間為了互相保護,會主動承擔罪責,所以我們要用科學手段來還原真相,比如張宗偉的死,究竟是劉漢東所為,還是馬凌所為,我想听听你們的看法。”

    韓光說︰“拐杖槍上有張宗偉和馬凌的指紋,沒有劉漢東的指紋,按理說應該是馬凌殺的張宗偉。”

    沈弘毅說︰“看問題不能只看表面,你如何排除馬凌為了保護劉漢東擦掉他的指紋,印上自己的指紋的可能性?當然我不是說就一定是馬凌下的手,而是要根據法醫的鑒定,從傷口的位置和力度,以及嫌疑人的心理分析來進行判斷,才能得出最科學的論斷。”

    韓光正想說點什麼,萬旭東已經開始拍巴掌︰“沈局長說的太好了,給了我們很大啟發,醍醐灌頂啊。”



伊莉小說網 | 匹夫的逆襲 | 匹夫的逆襲最新章節

 ** 作者︰驍騎校所寫的《匹夫的逆襲》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匹夫的逆襲》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匹夫的逆襲》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