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言情 >> 匹夫的逆襲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六十章 告御狀
作者︰驍騎校 下載︰匹夫的逆襲TXT下載
    不費吹灰之力,劉飛就從青石高科弄到了一個億的現金,不過這筆錢對他來說是杯水車薪,近江市財政資金鏈都快繃斷了,一方面是龐大的公務員隊伍、三公支出,一方面是遍地開花的市政工程,用錢的地方多了。

    劉飛是搞經濟的高手,他早有腹稿,用北岸生態城的房子補貼給朱莊村民,耕地補償款每畝地再追加那麼兩三萬就夠了,安馨給的一億資金根本花不完,正好用在其他方面。

    安馨對這一億看得很重,青石高科雖然資金充足,但那些都是從海外市場融資來的錢,不是大風刮來的,資金是要見到利潤的,豈能當人情亂送,她相信劉飛的承諾,這一億的回報將會超乎自己的預料。

    事情談妥,安馨告辭回公司,坐在奔馳車里,她給佘小青打了個電話,詢問工作進展,佘小青懵懂答道︰“暫時沒有進展啊。”

    “劉師傅和你在一起麼?”安馨問道。

    “這家伙整天睡懶覺,有事也不向我匯報,鬼知道他在哪里玩呢。”佘小青沒好氣的回答。

    安馨有些不滿,佘小青是自己高中班主任的女兒,這孩子本質不錯,單純可愛,缺點是有些不懂事,征地事宜,劉漢東才是主力,佘小青只是配合工作,上傳下達,報銷**什麼的,怎麼這丫頭拎不清呢。

    “我听說劉漢東已經到了北京,你和他聯系一下,看他需要什麼幫助,就這樣。”安馨掛了電話。

    佘小青緊張起來,難道劉漢東越級上報,在安總面前說自己壞話了,不會,他不像這樣的人,可能是昨天沒接他的電話,耽誤了重要工作,沒辦法才通過其他途徑找到了安馨,想到這里她一張臉火燙,羞愧難當,趕緊給劉漢東打電話,響了半天沒人接,再打,劉漢東終于接了,張嘴就罵人︰“臭娘們,打什麼打,老子已經到北京了。”

    “你憑什麼罵人!”佘小青氣壞了,可是仔細一听,背景音挺雜,都是近江郊區農民口音,隱約還听到老支書、上訪、征地補償之類的詞兒,她再傻也能結合安總的話得出結果,劉漢東和朱莊上訪群眾混在一起。

    “你媽擔心你,讓我問你需要什麼?”佘小青惡意配合了一把,相信劉漢東能听懂,“你媽”就是安總。

    劉漢東果然一點就透︰“給我匯點錢來,我和弟兄們住地下室呢,工作還沒找到,身上錢不多了。”

    “知道了,還有呢?”

    “等我想起來給你發短信,漫游呢,省點話費,對了,再給我手機充五十塊錢,就這樣,掛了。”

    劉漢東掛了電話,朱廣銀笑呵呵問道︰“怎麼,和媳婦鬧別扭出來的?”

    “嗯,臭娘們嫌我掙錢少,整天嘟嘟囔囔,煩死人了。”劉漢東巧妙地掩飾過去。

    過了一會,手機滴滴響了,顯示新充話費五百元,又有一條銀行短信,說您的賬戶轉入兩萬元。

    劉漢東卻不知道,這兩萬元是佘小青動用了自己的私房錢,她雖然對劉漢東一向有成見,但還能分得清輕重緩急,劉漢東肯定走的很匆忙,身上沒帶多少錢,北京這地方消費水平高,又是和一幫訪民在一起,抽煙喝酒拉關系處處花錢,從公司財務支款需要層層審批手續,還是自己先墊付比較有效率。

    喝完酒,大伙兒回地下室睡覺,坐了一夜火車都累壞了,很快就都鼾聲如雷,朱廣銀卻沒睡,拿著手機打電話,時而輕聲慢語,時而高聲辯駁,走來走去,香煙抽了一支又一支,劉漢東看在眼里,猜出朱廣銀背後有高人指點,每一步都有人進行指揮,要瓦解他們,必先揪出幕後高人。

    劉漢東給徐功鐵打電話,長話短說,讓他把和朱廣銀通話的人控制起來,然後又給江浩風打電話,安排了幾件事。

    徐功鐵辦事效率很高,很快通過移動公司查到了和朱廣銀通話之人的身份,這人叫老賴,是維穩辦掛號的重點監控人員,十年的上訪專業戶,業余還為其他上訪者出謀劃策,是個難纏的滾刀肉,基層辦事處听到老賴的名字就頭大。

    對付這種人,徐功鐵有的是辦法,查到老賴開了微博,就在上面做文章,果然找出一條轉發過五百的微博,國保大隊迅速出擊,以傳播謠言尋釁滋事把人拘了,手機電腦暫扣,老賴絲毫無懼,他是派出所常客了,根本不吃這一套,叫嚷著要找律師維權,徐主任指示,先把人扣四十八小時再說。

    那邊江浩風也迅速行動,抽調幾個小伙子陪同韋生文連夜進京。

    ……

    朱廣銀再給老賴打電話的時候,對方已經關機,給他家里打電話,被告知老賴被派出所抓了,朱廣銀頓時抓瞎,沒人指點,下一步怎麼操作,他心里完全沒譜。

    按照老賴制定的計劃,朱廣銀等人並不打算真的走上訪程序,因為都知道上訪根本沒用,他們要做的是把事情鬧大,越大越好,以此向地方當局施壓,老賴聯系不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第二天一早,朱廣銀去兩辦送了上訪材料,在排隊的時候看到許許多多全國各地來上訪的群眾,拖兒帶女的有,披麻戴孝的也不少,听他們議論,慘狀和冤屈遠勝朱莊征地案,還有一些在京滯留了五六年、七八年、十幾年的老上訪戶,精神都出問題了,神經兮兮的一看就不正常,朱廣銀等人看了心情更加沮喪。

    好不容易遞交了材料,簡單敘述了情況,接訪人員倒是耐心客氣,可時間有限,後面還有大隊人等著呢,人家讓他回去等消息,他也知道這消息恐怕要等到猴年馬月了,一行人垂頭喪氣往回走,忽然走在前面的劉漢東被一輛突然左拐的奧迪車刮了一下,衣服破了個長長的口子。

    奧迪車司機下來就罵,一嘴地道的京腔,劉漢東上去就要打,被朱廣銀死死拉住,因為他看到奧迪車風擋玻璃下一堆炫目的車證,什麼警備,京安,人民大會堂字樣,明晃晃都能把人晃瞎,這是首都的大領導啊。

    後門開了,一個中年人從車里下來,白襯衫黑西褲,皮鞋縴塵不染,頭發整齊的向後梳著,和煦的笑容讓人不由自主產生一種親近感,領導走向劉漢東︰“小同志,沒事吧?”

    “刮了一下沒大事,走吧。”劉漢東不是得理不饒人的主兒,見領導都下車慰問了,也就不再糾纏。

    “還是去醫院檢查一下比較好,小李,開車送這位小同志去**。”領導的話讓朱廣銀等人驚詫萬分,首都大領導就是平易近人,慈祥的令人難以想象啊。

    劉漢東到有些不好意思起來︰“真沒事,別耽誤你們了。”

    領導點點頭,讓小李拿了五百塊錢給劉漢東買衣服,劉漢東堅辭不受,最後還是拗不過領導,但只拿了二百,他說自己這件衣服不值錢,五百太多了,燙手。

    “听你們口音是江東來的吧,我小時候跟父親在近江生活過一段時間。”領導很和善的隨意聊了幾句,和大家握了手,正要返身上車,朱廣銀終于反應過來,機不可失失不再來,他大呼一聲冤枉,推金山倒玉柱,噗通就跪了下去,其余六名鄉親反應也不慢,緊跟著都跪了一片。

    “不要這樣,影響不好,快起來,這樣吧,把你們的申訴材料給我,我先看一下再說。”領導虛扶一下,朱廣銀也就趁勢起來了,大庭廣眾之下跪了一片確實不大好看,要顧及影響。

    幸虧復印的材料還有一份,朱廣銀趕緊遞上,小李接了,領導說我還有個會議先走,後續跟進會有秘書通知你們,說完就上車走了。

    朱廣銀等人目送領導的奧迪a6離去,心潮澎湃,感慨萬千,遇到好人了,保不齊北京一個電話下去,近江市政府就得乖乖增加補償款。

    “哎呀,忘了問領導的職務和名字了。”朱廣銀一拍腦袋,後悔莫及。

    大家也都跟著抱怨,由于心情過于激動,他們連領導的車牌都沒記住,北京這麼大,外地訪民兩眼一抹黑,上哪兒去找這位萍水相逢的領導。

    八個人垂頭喪氣回到住處,商量著下一步怎麼辦,各自家屬也都打電話來詢問,還說公安到家里來問過情況,七個人出發前的雄心壯志短短兩天就消磨殆盡,取而代之的深深的惶恐和對未知的恐懼。

    上訪不是個好事,地方政府深惡痛絕,北京有多少訪民,就有多少截訪的地方人員,黑保安、黑監獄也應運而生,形成一條巨大的產業鏈,訪民這活兒不是一般人干的,首先要有舍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的膽魄,然後要像牛皮糖一樣有韌性,還要眼觀六路耳听八方,和截訪人員斗智斗勇,有些小地方黑暗無比,上訪人員被拉回去之後就地投入精神病院關起來,比監獄都厲害,近江是省會,手段比較文明,但是對家庭的影響也很大,民不與官斗,這是老祖宗傳下來的金玉良言啊。

    朱廣銀抽了半天煙,下定決心說︰“實在不行,就去廣場拉橫幅!”先去踩個點。

    然後帶著幾個人去了**廣場,今天霧霾很大,隔了老遠只能影影綽綽看見城門樓子上的主席像,眉眼都是模糊的,大批警察、武警、城管、保安雲集,比游客少不到哪里去,朱廣銀親眼看到民警攔住兩個外地口音的老人,翻看檢查了他們隨身的挎包,而且進入廣場和八十年代時期大不一樣了,全部被欄桿圍住,進入要過安檢,想搞事根本不可能。

    這條路也斷絕了,朱廣銀更加灰心喪氣,回到上訪村地下室,帶兄弟們出去吃飯,這回沒喝酒,每人一碗面條,吃完回去玩手機,睡大覺,听天由命。

    晚上八點多鐘,朱廣銀的手機響了,是北京固定電話打來的,他心中疑惑,北京沒親戚啊,還是接了,是個陌生的帝都口音︰“您好,是朱廣銀同志麼?”

    “是是是,是我。”朱廣銀覺得喉頭有些發干,緊張的。

    “是這樣的,韋部長的秘書把您的申訴材料轉到我這兒來了,請問您明天有時間麼,我讓司機去接你們,咱們詳細談談這件事。”

    “有有有,有空!”朱廣銀把地址報出來,約了時間,掛了電話,熱淚滾滾而出︰“兄弟們,遇上青天大老爺了!”

     更新快  純文字 



伊莉小說網 | 匹夫的逆襲 | 匹夫的逆襲最新章節

 ** 作者︰驍騎校所寫的《匹夫的逆襲》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匹夫的逆襲》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匹夫的逆襲》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