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言情 >> 匹夫的逆襲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六十三章 花票
作者︰驍騎校 下載︰匹夫的逆襲TXT下載
    崔正浩所用的這部山寨手機是劉漢東安排小弟從二手機市場買來的贓物,已經用了不少年頭,電池老化面臨報廢,哪里經得住小崔上網看視頻這種消耗法,一個小時就把流量和電量都給搞枯竭了。

    手機黑屏死機,重啟之後滴滴兩聲,提示有短信進來,崔正浩打開短信,是一行英文加數字,顯示目標車輛是金色卡宴號牌江a16888,瀏覽完短信,手機就徹底完蛋了,再也啟動不了。

    ……

    歐洲花園,劉漢東還在繼續給崔正浩打電話,听筒里傳來“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的聲音,氣得他差點把手機給摔了,忽然身上另一部手機響起來,他腦子沒轉過來,還以為是小崔主動打來的,趕忙接了︰“hello。”

    “我操。劉總還玩英語呢。”听筒里傳來一陣肆無忌憚的笑聲,竟然是王世煌打來的。

    “**的,你想干什麼,有屁就放。”劉漢東沒好氣。

    “劉總生氣了哦,哈哈,怕怕。”王世煌似乎心情很不錯,“忘了告訴你,王嵐那一份股份我也買了,小娘們很識相,現在我是慶豐地產的大股東,比你多哦,哈哈哈。”

    劉漢東火冒三丈,恨王世煌卑鄙無恥,恨王嵐沒有底線。

    “王世煌,你不要欺人太甚。”劉漢東咬牙切齒。

    “呵呵,你嚇我?我姓王的是嚇大的麼?我告訴你,你已經沒戲唱了,明天早上城管局綜合執法大隊就去拆你們的樓,你要是有本事就暴力抗法一回,那才是純爺們,真漢子。”

    隨著一陣刺耳的笑聲,王世煌掛了電話。

    劉漢東被憤怒沖昏了頭腦,他不甘心敗在這樣一個小人手里,二話不說上車就走,一踩油門,帕薩特如離弦之箭般竄了出去,他要提前趕到,安排崔正浩撞死王世煌!

    金色卡宴里,王世煌拍拍司機︰“前面轉彎,去江心島會所喝酒。”

    ……

    尚風尚水別墅大門北面的第一個十字路口,崔正浩扶著方向盤,泥頭車引擎轟鳴著,他在等,等待一輛金色的保時捷卡宴。

    天漸漸黑了下來,沒到正月十五,所以傳統意義上的“年”還沒過去,別墅區屬于偏僻地區,道路上車流稀少,路燈昏暗,南北路上突然氙氣大燈雪亮,一輛金色卡宴飛速馳來,崔正浩視力很好,離得老遠就看見了車牌,尾數正是16888!

    崔正浩的腎上腺素開始分泌,車速飛快,沒有時間多考慮,他猛踩離合迅速掛檔,右腳同時深踩油門,此時泥頭車前方的十字路口前面綠燈亮起,金色卡宴無視紅燈,呼嘯而過,就在它穿越路口的時候,一輛火紅色的泥頭車攔腰撞過來,卡宴車速太快,嗖的一下開了過去,兩車之間就差了那麼幾厘米!

    “西八!”崔正浩大罵一聲,這泥頭車比他在咸境北道開過的燒煤卡車強了何止十倍,但是比起資本主義國家制造的豪華多功能休閑旅行車來說,還是在速度上差了那麼一點點。

    卡宴躲過了泥頭車的撞擊,但是司機明顯被嚇壞了,方向把持不住,一頭撞上行道樹,碗口粗的白楊樹被撞斷,氣囊炸開,司機被撞的七葷八素。

    崔正浩一腳剎車,推開車門跳下去,奔到卡宴旁邊拉開車門,定楮一看,車里就一個人,駕駛員是個十來歲的縴弱少年,戴著黑框眼鏡,滿頭滿臉的血。

    撞錯了?崔正浩很詫異,拿出手機看信息,再看車牌號,沒錯啊,一字不差。

    一輛帕薩特風馳電掣趕到,劉漢東老遠就看見車禍現場了,心中驚喜萬分,小崔辦事靠譜!

    可是到了跟前卻發現完全不是那麼回事,首先王世煌是帶著跟班的,怎麼車里就一個司機,再仔細一看,我操,這不是王家太子爺,王海寧麼!

    劉漢東對這位跋扈的太子爺沒有一絲好感,這貨撞死也是他的造化,省的以後犯事挨槍子了,不過沒撞到王世煌可是個大麻煩,打草驚蛇,以後再想動他就難了。

    “就這一輛車麼?”劉漢東急促問道,崔正浩一攤手,滿臉不解,他認為是劉漢東的情報出了問題,害死了無辜的人。

    劉漢東再看這輛金色卡宴,車身上貼著一些亂七八糟的裝飾,他忽然明白過來,這是一輛套牌車,王家有兩輛一模一樣的卡宴,上的是同一個號牌,倒不是有錢人家心疼這點上牌費,而是人家根本對法律什麼的毫不在意,愛怎麼玩就怎麼玩。

    此地不宜久留,趁著這會兒周圍沒人沒車,劉漢東招呼崔正浩趕緊閃,忽然卡宴里的王海寧醒了過來,惡狠狠道︰“是你!劉漢東你他媽想殺我!我爸絕對饒不了你!”

    劉漢東大怒,不帶這麼冤枉人的,明明是自己想殺王世煌,關你王海寧屁事啊,不過既然暴露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他料理了,他凶光畢露,朝崔正浩一歪頭,做了個抹脖子的手勢。

    崔正浩從小腿褲管下拔出長匕首,二話不說就上去了,王海寧的臉色刷的一下變得慘白,結結巴巴道︰“別別別,別殺我。”

    眼瞅著匕首就伸到了喉嚨上,顯然小崔殺人很有一套,直取要害咽喉血管氣管而去,而不是像那些沒殺過人的生手一樣,拿把刀在人身上亂捅,幾十刀下去都傷不到要害,全靠大失血才掛掉。

    王海寧被安全帶困在座位上,腿腳嚇得酥軟,動也不敢動,褲子轉瞬間就濕了,他嚇尿了。

    小崔正要拉脖子,劉漢東叫了一聲制止他的行動,本來一樁完美的車禍意外,動了刀子就變成妥妥的謀殺了,這可不行。

    劉漢東指了指泥頭車,又指指卡宴,示意崔正浩再撞一次,小崔會意,麻利的跑了回去,上車發動,可是泥頭車關鍵時刻掉鏈子,怎麼擰鑰匙也發動不起來了。

    兩輛汽車從路上經過,看見車禍卻沒下來幫忙,這年頭道德淪喪,助人為樂的好人越來越少了。

    不過這也提醒了劉漢東,此地不宜久留,怎麼弄死王海寧成了大問題,不管怎麼樣,第一不能讓她活著回去,第二,不能被人發現。

    崔正浩也很緊張,又從泥頭車上蹦下來,再次拔出了利刃,忽然遠處車燈閃爍,又有車來了,劉漢東將崔正浩的匕首接過來,鑽進車里割斷了王海寧的安全帶,將他拽了出來。

    “有種弄死我,不然我一定弄死你!”王海寧大概察覺到劉漢東一時半會不會殺自己,氣焰轉瞬又上來了。

    劉漢東掃臉一個大嘴巴,這一巴掌打得真親切,王海寧一聲悶哼就昏厥過去,劉漢東一把扛起他,單手掀起帕薩特的後蓋,將人丟了進去,坐上駕駛席,那邊崔正浩不用吩咐,早已坐進後排。

    “坐穩!”劉漢東彈射起飛,絕塵而去。

    轎車飛馳在荒郊野外的道路上,劉漢東心亂如麻,不知不覺間,前面是鐵路道口,三年前舒帆被綁架的那個夜晚,自己被人冤枉,駕車狂奔逃命,就曾在這個道口奮身一躍,躲開了警察的追捕,而今,自己竟成了真正的綁架犯!

    尾箱里裝著世峰集團的太子爺,這可是個燙手山芋,怎麼殺,怎麼埋,都得認真考慮,劉漢東當過警察,更知道警察的辦案手法、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自己這趟活兒辦的不利索,路上不知道被多少監控拍下來,破案只是早晚的問題。

    他狠狠砸一下方向盤,懊惱不已,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尾箱里鬧騰起來,大概是王海寧醒了,在亂踢亂蹬。

    劉漢東一打方向盤,走小路向江灘而去,那邊更加偏僻荒涼,適合做一些隱秘的事情,而且江灘上有不少石頭,給王海寧拴上一塊大的,丟江里保證浮不上來。

    江灘上蒿草叢生,汽車開不進去,冬日酷寒,西風勁吹,根本看不到一個人影,劉漢東掀開尾箱,將王海寧提了出來,往胳肢窩下面一夾,大踏步向江邊走去。

    小崔拎著刀緊緊跟隨。

    江灘上停著一艘袑騑陷釭滲}船,劉漢東將王海寧丟進了船艙,找了個干淨地方坐下,拿出煙來抽著,臉上陰晴不定,他在琢磨怎麼毀尸滅跡,要不把車里的汽油抽出來,殺了之後澆上油燒成灰再丟進江里?或者大卸八塊,腦袋用石頭砸爛,全部丟進江里?

    小崔蹲在另一邊,把玩著手中雪亮的匕首,他臉龐漆黑,穿的很**絲,就像那些路邊等活兒的底層民工。

    王海寧從小接觸的都是父親叔叔江湖上的朋友,帶大金鏈子穿阿迪達斯,刺龍畫虎剃個禿頭,吆五喝六威風八面,燻陶的他也帶著一身江湖氣,在學校拉幫結派,欺壓良善,在外面招搖跋扈,不可一世,他從沒想過,自己也會有落單的一天。

    “別想勒索我爸,你們一毛錢也拿不到。”王海寧膽子又大了起來,他猜測劉漢東把自己綁來是為了索要巨額贖金,所以自己的性命無憂。

    “把衣服脫下來。”劉漢東道,他想好了,還是大卸八塊比較好,但衣服是個明顯的線索,那些追查無頭尸體的協查通告,都是把衣服首飾作為重要特征來說的。

    “你想干什麼?”王海寧往後縮了兩步。

    “脫。”劉漢東迸出一個字,眼神忽然變得極其凶狠。

    他殺意已決。

    王海寧嚇哭了,泣不成聲︰“你欺負人,我又沒惹你,你殺我干什麼,我……我,我不想死,我才十八歲。”

    劉漢東不耐煩了,上前一個大耳刮子,王海寧被抽的一個踉蹌歪倒在地,另一側臉蛋也腫了起來,他淚珠子啪啪往下掉,顫抖著手脫下了上衣。

    “褲子也脫,一身尿騷味,媽的!”劉漢東喝道。

    王海寧繼續脫著衣服,劉漢東卻察覺到不對勁,縴細的胳膊腿,雪白的肌膚,沒有喉結,沒有胸部,這尼瑪到底是男是女?



伊莉小說網 | 匹夫的逆襲 | 匹夫的逆襲最新章節

 ** 作者︰驍騎校所寫的《匹夫的逆襲》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匹夫的逆襲》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匹夫的逆襲》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