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言情 >> 匹夫的逆襲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七十九章 大興安嶺的早晨
作者︰驍騎校 下載︰匹夫的逆襲TXT下載
    劉漢東手上這部衛星電話是從別墅里順出來的,既然他能用來聯絡夏青石,別人就能用來進行衛星定位,謝廖沙團伙也是根據這個具體坐標找過來的。

    山頂視野開闊,能看到稀疏的雪松林間有人影閃爍,劉漢東舉起瞄準鏡看了看,對方獵人打扮,帶槍,明顯是沖著自己來的。

    “你先撤。”劉漢東將衛星電話塞給舒帆,示意她跨上摩托雪橇逃離。

    “我不走。”舒帆耍小孩脾氣,不過劉漢東眼一瞪她就屈服了,跨上摩托回頭看了兩眼,依依不舍的去了。

    雪橇馬達的轟鳴引來了追兵,一輛摩托雪橇先發而至,正當它沖上山頂之際,忽然旁邊雪地里冒出個人來,舉槍就打,距離很近,彈無虛發,兩人猝不及防落下雪橇,劉漢東上前看了看,沒補槍,給對方造成傷員更符合自己的利益,見一個殺一個徒增仇恨而已。

    他將獵人背著的兩桿槍都拿了下來,一支德拉貢諾夫狙擊步槍,也就是中國的79狙擊步槍,還有一支是威力巨大的雙筒獵槍,連同插滿子彈的腰帶和對講機全拿了過來,斜掛在身上,扶起側翻的摩托雪橇,追趕舒帆去了。

    謝廖沙的人馬是扇面包圍過來的,間距數十米,其中一輛車出事,其他人立刻察覺,不到五分鐘,謝廖沙親自趕來,兩名手下中彈受傷,雪山上中槍很容易失溫死亡,不得不派人送他們回去救治。

    剛接觸上就損失了兩個戰斗力,謝廖沙怒發沖冠,這五十萬美金不好掙啊,他命令部下散開,死死咬住對方,不要輕舉妄動。

    “點子扎手,招子都放亮點。”謝廖沙沖對講機吼道,旋即想到傷員身上的對講機被搶走,于是用蒙語俄語朝語招呼手下換另一個頻率。

    劉漢東的對講機里沒了聲音,無法掌握對方的動態,他一擰油門,趕上了前面緩緩前行的舒帆,招手示意她加大馬力跑路,迅速擺脫追擊。

    林海雪原上演一幕追擊大戲,謝廖沙團伙裝備的摩托雪橇不夠多,只有五六個人沖在第一線追擊,其余人滑雪或者駕著狗拉雪橇在後面緊緊跟隨,每個人都亢奮萬分,一邊吆喝著一邊拿著酒瓶子猛灌烈酒,捕獵活人,刺激!

    劉漢東听到了槍聲,追兵們不耐煩了,向他開槍,可是在高速行進的摩托雪橇上開槍,精度打了個三折,很難擊中,來而不往非禮也,劉漢東一個剎車停下,抄起svd,瞄準第一輛雪橇,迎頭就是一槍。

    狙擊步槍是俄羅斯造的原廠貨,子彈也不是51式凸緣機槍彈,而是俄**隊的狙擊專用彈,劉漢東在部隊的時候就是優秀射手,雖然這些年槍法略有荒廢,但是有些東西一旦學會,一輩子都忘不了,生死存亡的關頭,他的潛力發揮到了極致,坐在雪橇上屏住呼吸,穩穩壓下了二道火。

    子彈擊中了雪橇,高速飛馳的雪橇突然側翻,將騎手甩出去十幾米遠,一頭撞上大松樹,啪啪火花四濺,轟然爆炸。

    盜獵分子們急眼了,端起自動步槍瘋狂掃射,子彈打得枝葉亂飛,雪花飄舞,劉漢東扭頭就走,卻發現雪橇越走越慢,仔細一看,雪橇尾部被子彈打出七八個孔洞,履帶也中彈了,這車不能用了。

    舒帆放慢速度在前面等候,劉漢東棄了車奔過去,倒騎驢跨上,端著狙擊步槍向後射擊,誰敢露頭就打誰,他槍法準,匪徒們損失了兩個人之後學乖了,不敢暴露在svd射程之內,遠遠地跟著,反正茫茫大山插翅難飛。

    謝廖沙拔出衛星電話打給馮庸︰“姓馮的你他媽坑我!”

    馮庸早有預料,肯定是謝廖沙吃了劉漢東的虧,他冷笑道︰“謝大腦袋,五十萬美金你以為好拿的,少他媽給我廢話,你拎著兩顆腦袋來見我,我再多加十萬美金。”

    “二十萬,我得給掛掉的兄弟撫恤金。”謝廖沙漫天要價,他手下這幫人都是無親無故,無牽無掛的孤家寡人,身份證都沒有,死了連埋都不用埋,山溝里一扔齊活,多要點錢是因為馮庸是個冤大頭,不宰他都對不起長生天。

    錢對于馮庸來說就是數字而已,他有的是錢,單位以億來計算,區區七十萬美金也就夠他買輛瑪莎拉蒂之類,還不是自己開,泡妞用的,所以他還不猶豫的答應下來,其實殺不殺劉漢東和舒帆對他來說也不是特別重要,反正青石高科是案板上的肉隨便剁,花高價趕盡殺絕只是為了出一口惡氣。

    媽的,敢燒老子的別墅!

    ……

    自打上回舒帆被古長軍綁架之後,夏青石就刻意加強了對女兒的培養,尤其是身體素質方面的訓練,她的飲食結構和鍛煉計劃都是經過專家設計的,不但是身體素質方面,還有心理素質的加強,這些投入今天連本帶利收到了回報。

    舒帆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單薄縴弱的女孩了,她膽大包天,體魄強健,跟著劉漢東在零下二十度的嚴寒中亡命奔逃,竟然撐了下來,而且全無疲態,駕駛著摩托雪橇風馳電掣,終于將追兵甩開。

    摩托雪橇速度慢了下來,油表指針指向了最末,沒汽油了。

    雪橇上帶著兩副滑雪板,兩人套上滑雪板,拿起滑雪桿,劉漢東摸出衛星電話再次撥打夏青石家里的座機。

    很快有人接了,劉漢東氣喘吁吁道︰“救兵什麼時候到,我們撐不了多久了,幾十號人拿著槍圍獵我們,媽的,把我們當熊打。”

    “堅持住……”只听到夏青石說了三個字,電池就徹底耗盡了,再留著這玩意也沒啥意義,劉漢東用力將衛星電話扔了出去。

    ……

    朱雀飯店,劉飛已經抵達自己的辦公室,秘書說︰“老板,青石高科董事局主席夏青石找您,二號線。”

    “就說我在開會。”劉飛此刻不願意面對夏青石。

    過了十分鐘,秘書又來了,小心翼翼道︰“老板,省委李秘書長電話,一號線,接不接?”

    李秘書長是省委常委,班子成員,劉飛架子再大也不能逾越體制,他拿起了電話︰“李秘書長您好,我剛回來您的電話就到了。”

    “劉市長啊,夏董事長在我這里,他有急事找你,老夏,你來說吧。”

    劉飛面容僵住了,握著話筒掛也不是,听也不是,只好硬著頭皮接。

    夏青石的聲音並不激動,很平靜︰“劉市長,請您救救我女兒,價碼隨便你開,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兌現。”

    劉飛恢復了鎮定,他很關切的問道︰“小帆還沒找到麼,我馬上協調一切力量進行搜救,您也別太著急了……”

    那邊電話掛了。

    劉飛放下電話,在屋里來回踱了幾步,抓起電話撥通了馮庸的衛星電話。

    “老三,收手。”

    “老大,現在收手已經晚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我說收手,你听不見麼!”劉飛勃然大怒。

    “老大,現在已經失控,我把活兒包出去了,包給一幫亡命徒,他們已經掛了幾個人,想收也收不住了。”

    “我不管你想什麼辦法,給我停下!”劉飛掛了電話,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腦門上都是汗。

    他有些後悔,青石高科產值驚人,是江東省納稅大戶,這也罷了,民企就是養肥的豬,想宰就宰,可夏青石本人不簡單,他在中央部委工作過,關系四通八達,真要逼急了他,後果不堪設想,雖然不至于要命,但對仕途的影響是顯而易見的。

    ……

    天色漸晚,劉漢東和舒帆停下休整,包里帶著壓縮餅干巧克力牛**等高能量食物,渴了就抓一把雪吃,如此艱苦,舒帆竟然沒有一句抱怨的話,倒是讓劉漢東刮目相看。

    劉漢東有雪域高原野營經驗,他尋了個靠山的旮旯,在雪地里挖個坑,兩邊正好有巨石,上面鋪上樹枝,就是一個極好的庇護所,四下砍了一些木柴來,生火烤狗腿吃,煙飄出來就被風吹散,不會暴漏蹤跡。

    狗腿烤的半生不熟,也沒有鹽,就這樣撕扯著吃,好歹有些熱食下肚,能維持體力和熱量,外面天氣有變,開始飄雪,大興安嶺的雪花大如鵝毛,不大工夫就在雪坑上面積了厚厚一層。

    大雪帶來的好處是可以隱藏腳印,大雪天想必那些殺手也會止步不前,劉漢東體力尚能支撐,抱著槍值守,舒帆體力過度透支,吃了半生不熟的狗肉後嘔吐了,然後開始發高燒。

    外面大雪紛飛,山風怒號,小窩棚里殘火黯淡,幸虧挑選的位置絕佳,冷風不會灌進來,不然兩人早就失溫活活凍死了。

    劉漢東的體力消耗也很大,守到半夜,雪還在下,估計敵人不會連夜尋來了,他稍微放松,打起了瞌睡。

    迷迷糊糊中,兩個披著藏袍,手持杈子槍的彪悍踏雪而來,其中一人腦門上一個彈孔,另一個胸前鮮血淋灕,他們臉上都掛著怪異的笑容,身後飛閃而過的是喀喇昆侖山口的尼瑪堆,白紅相間的布達拉宮,繁華的八廓街,滿街的野狗,美麗絢爛的唐卡,坦露右臂似笑非笑的喇嘛,還有長長的號角和密密麻麻的念經聲。

    劉漢東猛然從噩夢中醒來,滿頭都是汗,外面的雪已經停了,東方破曉,遠處傳來踩踏積雪的,樹枝斷裂的輕微聲音,用瞄準鏡看過去,追兵已經到了,足有數十人,將所有出路全都封死了。

    svd瞄準鏡鎖定了一個紅胡子大漢,這家伙似乎是個領頭的,劉漢東果斷開槍,很不巧,大漢稍微側了身子,子彈擊中了他的胸部,倒地之後大呼小叫,其余人全都臥倒或者藏在樹後,過來一會,劉漢東听到一聲槍響,大漢的慘叫聲戛然而止。

    他們連自己人都殺,可見是一群沒底線的狂魔,劉漢東知道這回必死無疑了,他只想臨死前找幾個墊背的,瞄準鏡掃來掃去,忽然發現一只黑洞洞的槍口對著自己,他下意識的一歪頭,子彈正打過來,擊碎了svd的瞄準鏡,驚得他一身冷汗,對方也有神槍手。

    這一槍是謝廖沙開的,他滿以為擊中了目標,呼喝同伙們上去,一幫匪徒大搖大擺的出現了,豈料槍聲再起,接連被放翻了三個人,其余人全都趴下,拼命開槍,彈雨覆蓋在小窩棚上,打得石屑橫飛,劉漢東再次扣動扳機,已經沒子彈了。

    他丟開狙擊步槍,拽出那支雙筒獵槍,這槍雖然威力大,但只適合打獵,打人還得自動步槍。

    舒帆醒了,她沙啞著聲音說︰“你受傷了。”

    劉漢東自己都沒發覺已經中彈,身上起碼中了三顆子彈,還好都不是要害,敵人越來越近,他向外開了兩槍,暫時遲滯他們的行進速度,掏出手槍打開保險遞給舒帆。

    “等我死了,你把槍口塞嘴里,摳一下就行,不疼,很快的,絕對不能活著落到他們手里。”

    舒帆飽含著淚水點點頭,接過了手槍。

    劉漢東受傷了,動作越來越遲緩,他正在給獵槍裝子彈,謝廖沙等人已經殺到了眼前,一人踩住了他的槍管,劉漢東抬起頭,就看見一張金發碧眼卻又帶著亞洲人特色的面孔,緊跟著是槍托的影子迎面而來。

    面部血肉迷糊的劉漢東被扯了出來,謝廖沙用一把大口徑獵槍頂住了他的腦袋,緩緩扳動擊錘。

    舒帆蜷縮在里面,閉著眼楮將馬克洛夫的槍管塞進了嘴里,眼淚和鼻涕一起流進嘴里,很咸。

    匪徒們嗷嗷狂叫,亢奮無比的揮舞著槍械,如同一群山林野獸。

    直升機引擎的轟鳴聲傳來,三個黑影從山崖下冉冉升起,遮住了黎明的太陽,這是兩架直十武裝攻擊機和一架直20通用運輸機,機上滿載全副武裝的山地步兵,綠色機身上,八一軍徽赫然醒目。



伊莉小說網 | 匹夫的逆襲 | 匹夫的逆襲最新章節

 ** 作者︰驍騎校所寫的《匹夫的逆襲》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匹夫的逆襲》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匹夫的逆襲》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