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言情 >> 匹夫的逆襲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一章 榮歸近江
作者︰驍騎校 下載︰匹夫的逆襲TXT下載
    近江玉潭國際機場貴賓通道,一個貌美如花的空中小姐推著輪椅款款前行,前後左右三個身高一米八五以上的彪形大漢隨行,墨鏡後是警惕犀利的眼神,耳朵後面掛著透明的空氣耳筒,顯示他們的保鏢身份。

    輪椅上坐著的不是腿腳不便的老人,而是一個身材高大的年輕人,穿著藍白條病號服,腿上蓋著毛毯,額頭上還綁著一根帶子,一副病人打扮,可一雙眼卻四下踅摸,專盯來往空姐的大腿。

    春暖花開,草長鶯飛,空姐們都穿上了輕薄的春裝,大腿如林,眼神都不夠用的了,劉漢東正在左顧右盼,忽然發現兩個空姐拖著行李箱朝這邊走過來,還瞅著自己竊竊私語。

    來的兩人正是江東航空的宣東慧和靳洛冰,兩人離近了才辨認出確實是劉漢東,嘰嘰喳喳跑過來,被保鏢禮貌而堅決地攔住。

    “劉漢東,是我啊,你腿怎麼了?”保鏢個子太高擋住視線,靳洛冰蹦著問道,宣東慧到底年齡大些,沒跟著蹦蹦跳跳,但也一臉的關切。

    劉漢東笑道︰“沒事,受點小傷。”

    保鏢們都很識相,閃開來讓二女慰問劉漢東,正好她們乘務組飛完休班,兩人執意要護送劉漢東去醫院,來到機場地下停車場,三輛車已經停在貴賓車位上,一輛保姆車,一輛奔馳轎車,一輛保鏢乘坐的豐田紅杉,醫生、護士、司機、安保人員都站在車前恭敬的等候著。

    帶領這些人的是佘小青,當初她曾和宣東慧、靳洛冰等人一起在拘留所門口接過劉漢東,算是熟人,于是順路捎上她倆,一起前往醫科大附屬醫院。

    劉漢東住的是高干病房,本來這種病房只招待離休干部或者副廳級以上領導,不過有錢也能進,偌大的病房只有一張病床,各種設施齊全,專門有兩個護士照顧病人,據說一天花銷上萬,堪比總統套房。

    其實劉漢東的傷勢基本痊愈,所需的僅僅是靜養而已,但夏青石依然給他安排了高級病房,宣東慧和靳洛冰在病房里四下轉了一圈,站在陽台眺望風景,感嘆醫院條件真好。

    “東哥,我給你送飯吧,你想吃什麼,我讓我媽做。”靳洛冰說。

    宣東慧呲之以鼻︰“沒誠意,你不是自稱是江航第一吃貨,會做菜的麼?”

    靳洛冰紅了臉︰“瞎說,我可沒吹牛說會做菜。”

    劉漢東心說你倆真能添亂,如果每天來送飯的話,萬一被馬凌撞到,那才是黃泥掉到褲襠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佘小青干咳一聲道︰“醫院有專門的營養餐,包含在住院費里了,就不麻煩二位了,病人需要休息,你們也早點回去吧,在天上飛來飛去的,也夠辛苦的。”

    靳洛冰撅起嘴,悄聲問劉漢東︰“她和你什麼關系?”

    劉漢東說︰“管家婆,別理她。”

    宣東慧說︰“對了,李鑫和王亞明又要搞同學會,下周六,我看你這個健康狀況不宜參加,還是推遲到下個月吧。”

    劉漢東說︰“又同學會,不是去年剛聚過麼?”

    宣東慧說︰“誰規定同學會十年一次?喜歡每周都能搞。”

    靳洛冰插言道︰“帶我一起搞吧。”

    她倆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視佘小青為空氣,佘助理大怒,沖保鏢們一努嘴,示意趕她們滾蛋,保鏢們都裝沒看見,默默地背轉身去。

    兩個空姐在病房里呆夠了才開開心心的離開,佘小青全程陪同,氣鼓鼓的不說話,劉漢東笑道︰“佘助理怎麼了,一肚子氣跟癩蛤蟆似的。”

    佘小青說︰“照顧你是我的任務,這兩人真沒眼色,明知道你有傷需要休息,還在這里聒噪,要不是看你面子,我早發飆了。”

    劉漢東說︰“我不需要人照顧,你回去上班吧,堂堂一個mba照顧病人,大材小用了。”

    佘小青說︰“你是公司的功臣,夏董的恩人,照顧你就是我的工作,話說你也真是厲害,從熊嘴里把小帆救下來,當時你怎麼想的?不害怕麼?”

    劉漢東張了張嘴,半晌才道︰“你是說,我和熊搏斗,救了舒帆?”

    佘小青歪著頭︰“難道不是麼?”

    劉漢東無語了,看來雪原追殺這檔子事,注定不會公諸于眾了。

    他猜的沒錯,目前還沒到撕開臉的時候,不但如此,劉飛還親自前往青石高科道歉,本來他是打算是尚風尚水夏府私下致歉的,可是夏青石不接他的電話,于是只好以調研的名義,以市長的身份去公司面見夏青石。

    陪同劉飛前往的,還有著名投資人馮庸先生,兩人西裝革履,在會客室里正襟危坐,等了一會兒,夏青石才在安馨的陪同下進來。

    堂堂市長下基層調研,負責人不到企業大門口迎接,反而讓領導久等,這不是無心失禮,而是故意怠慢。

    夏青石表情淡漠,整個人愈發的瘦削了,安馨表情也很僵硬,分賓主落座後,劉飛先向夏青石和安馨表示了誠摯的歉意,緊接著馮庸也站了起來,深深的一個鞠躬,說自己沒盡到地主之誼,還差點釀成大禍,幸虧救兵及時出現,劉漢東和舒帆沒有被盜獵分子殺害,實在是萬幸。

    馮庸滿嘴謊言,幾令夏青石作嘔,他沒接茬,問道︰“你就是那個馮庸?”

    “是我,夏先生听說過我?”馮庸堆起笑臉。

    “听說過,在國際資本市場上搞投機,被索羅斯阻擊了一把,導致國家損失了十億美元的那個人,是你吧?”夏青石絲毫不掩飾鄙夷的眼神,對于想殺女兒的凶手,他恨不得手刃之,豈會對他客氣。

    馮庸的臉變成了豬肝色,哪壺不開提哪壺,這事兒如此機密,夏青石居然知道,看來對自己也是做過一番調查的。

    接下來的事兒就沒法談了,因為馮庸還打算向青石高科注資來著。

    實際上夏青石也沒打算和他們談什麼,只是出于最基本的禮貌接待一下,同時也想看看這兩人的無恥底線在哪里,見識了之後,他起身告辭,頭也不回的走了。

    夏青石根本不怕劉飛,他已經向省委李秘書長表示,劉飛繼續擔任近江市長的話,青石高科就遷址。

    李秘書長代表省委表態,說劉飛干滿這一屆就離開,絕不會升任近江市委書記,翁婿兩人同為省委常委,也不符合黨的政策,當然,現在就讓劉飛調離也不現實,希望夏青石能退讓一步。

    這些事情,都是劉漢東在沈陽住院的時候發生的,高層對于事件真相了如指掌,徐書記也找劉飛談過話,雖不是正式意義上的誡勉談話,但效果差不多,所以劉飛才會如此低調。

    夏青石絲毫不給面子,就這樣揚長而去,劉飛深吸一口氣,對安馨說︰“安總,任何語言都難以表達我的歉意和遺憾,夏先生心情不好我可以理解,我也相信,真相總有一天會水落石出。”

    安馨說感謝劉市長百忙之中來視察,我們一定不辜負領導期望雲雲,都是些沒營養的官腔,劉飛很無奈,悻悻離開了青石高科。

    剛坐進車里,馮庸就罵開了︰“操,給臉不要臉,他女兒不是沒死麼,拉長個臉跟誰欠了他二百億美金似的,老大,照死里整他!我就不信了,咱們還斗不過一個開廠辦企業的棺材瓤子,他不是心疼女兒麼,我找殺手把他女兒宰了……”

    “別胡來!你還嫌不夠亂麼?”劉飛勃然大怒,鐵三角中老三最莽撞,做事不經大腦,最愛暴力解決問題,這些年給他擦屁股的事兒沒少干。

    馮庸委屈道︰“老大,簡單粗暴,神擋殺神佛擋殺佛,這不是你的作風麼,我都是跟你學的啊。”

    劉飛斥責道︰“不怕狼一般的敵人,就怕豬一般的隊友,沒有你,哪有這些破事。”

    馮庸咕噥了幾句不說話了,胖臉上一雙小眼楮滴溜溜亂轉,閃著狡黠的火花。

    回到朱雀飯店辦公室,劉飛給安馨發了條短信,約她出來單獨聊聊。

    很快回復來了,安馨直接拒絕,就一個字︰不!

    劉飛站在窗前,外面春光明媚,行道樹郁郁蔥蔥,可他的心情還停留在大興安嶺的嚴寒中,挫敗,屈辱,憤怒,如同一株茁壯的種子,在他心里肆虐的生根發芽蔓延開來,充斥著每一個空間。

    ……

    夜晚,劉漢東換上衣服,悄悄離開高干病房,樓下,一輛路虎攬勝正等著他,這是慶豐公司總經理的專車,當然以劉漢東的風格肯定不會在4s店買正版進口車,這車是玄超汽修廠搞來的走私貨,中東版路虎,才花了四十五萬,沒上正式牌照,弄了個套牌掛上,反正交警隊有熟人,查了也能要回來。

    開車的是火雷,他現在和劉漢東一樣,也是身兼數職,交通學院的體育老師,慶豐公司的專職司機總經理助理,晚上還去金樽夜總會看場子,領三份工資,泡三種女人,學生妹,公司白領,夜場風塵女,活的那叫一個瀟灑。

    “東哥,抽煙不?”火雷遞上香煙,幫他點燃。

    劉漢東拍拍他的手表示謝意︰“可以啊,黃鶴樓1916,你小日子過得很滋潤嘛。”

    “一般一般,鐵渣街第三。”火雷呲牙一笑,發動汽車,握著方向盤的手上戴著一串紫檀珠子,看起來價值不菲,脖子上金光閃閃,黃金項鏈上墜了個金牌,起碼一百克以上。

    來到金樽夜總會,各路朋友都到了,為東哥壓驚洗塵,關于如何受傷的原因,劉漢東也沒說真話,只是說遇上了盜獵分子發生槍戰,打死了幾個人什麼的,應大家強烈要求,他還掀開衣服展示了彈痕傷疤,贏得一陣贊嘆之聲。

    劉漢東眼角余光瞥見,火雷趴在玻璃茶幾上,用吸管將一撮白色粉末吸進了鼻子。



伊莉小說網 | 匹夫的逆襲 | 匹夫的逆襲最新章節

 ** 作者︰驍騎校所寫的《匹夫的逆襲》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匹夫的逆襲》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匹夫的逆襲》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