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言情 >> 匹夫的逆襲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六十八章 條形碼
作者︰驍騎校 下載︰匹夫的逆襲TXT下載
    劉漢東從車里走了出來,目睹干警們將汽油桶從車上卸下,他知道這里面裝的是打入毒販內部的偵察員馬宏正,幾個小時前是自己親手結束了他的痛苦。

    汽油桶里灌滿了水泥砂漿,極其沉重,好幾個人才將它搬了下來,劉漢東默默立正,舉起右手放在額邊,向犧牲的戰友施以嚴肅的軍禮。

    從支隊大樓里迎出來的值班干警和車上下來的禁毒戰士們,見此情景也都停下腳步,立正敬禮。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從天際射來,東方破曉,大樓頂端旗桿上的五星紅旗獵獵飄揚,紅的耀眼。

    耿直匆匆走來,拍拍劉漢東的胳膊︰“進來說吧。”他眼楮通紅,布滿血絲,胡子拉碴,疲憊不堪。

    其他緝毒民警也都精神不振,垂頭喪氣,畢竟犧牲了戰友對士氣的打擊很大,但劉漢東後來才知道,打擊士氣的其實是另外一件事。

    劉漢東跟著耿直走進辦公樓,被一人攔下問道︰“你就是劉漢東?”

    “是我,怎麼了?”劉漢東打量對方,身材高大,穿著藏青色常服,佩二級警監的肩章,戴金絲眼鏡,斯斯文文的,一看就不是親臨一線的警察。

    “跟我來一下。”此人轉身就走。

    劉漢東理也不理他,他是沈弘毅親自聯系的特勤,才不甩這些坐辦公室的家伙。

    耿直卻轉身道︰“漢東,服從紀律。”

    劉漢東愣住了,因為他看到耿直前面站了兩個警察,佩戴著警務督察的證章,神色嚴肅,不對勁,耿直出事了。

    耿直被督查帶走了,那個二級警監也停下腳步回頭不耐煩的喊道︰“哎,還要我三請四請麼!”

    “耿支隊怎麼了,你們要查他!”劉漢東高聲喝問,所有人都停下動作看過來,禁毒大隊的同事們投來支持的目光,看得出他們都憤憤不平。

    “小劉,別擔心,例行公事而已。”耿直苦笑道,“配合組織調查吧,別沖動。”

    劉漢東還是按捺住了脾氣,跟著二級警監來到一間屋,他頓時覺察不對勁,這不是辦公室,而是審訊室,一面牆全是玻璃,天花板上有攝像頭,自己和犯人的區別,僅僅是沒戴手銬而已。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蔡滬生,省廳禁毒局的,從現在起,我負責這個案子。”二級警監摘下眼鏡慢慢擦拭著,神情有些居高臨下的意味。

    “耿直出了什麼事?”劉漢東問道。

    蔡滬生戴上眼鏡,說︰“耿直被停職了,因為他的疏忽,直接導致青海省廳一名偵察員犧牲,長達半年的努力全都白費了,損失巨大,影響惡劣,現在這個案子由省廳禁毒局接管,你以後對我負責就行。”

    劉漢東才不吃他這一套,硬邦邦道︰“我不認識你。”

    蔡滬生拿起一個牛皮紙檔案袋說︰“你不認識我,我可對你了如指掌,劉漢東,退伍兵,黑車司機,防暴特警,青石高科駕駛員,慶豐地產前總經理,交通學院前校長,江大學生,你的身份還真不少,干過的職業數不勝數,不過每一個都不長久,你知道為什麼麼,就因為你這個臭脾氣。”

    劉漢東說︰“對了,我就這樣的人,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蔡滬生淡淡一笑︰“所以我理解你,耿直被停職處理,你鬧情緒是正常的,不過咱們的工作不能因此受到影響,不然烈士的血不就白流了?現在說說昨晚的情況吧。”

    劉漢東深吸一口氣,耿直下台,沒人保著自己,親手送馬宏正一程的事情斷然不能告訴這個姓蔡的家伙。

    他從文峰大酒店街頭開始說起,每個細節都講的很詳細,唯有倉庫里殺死馬宏正那一段,把凶手說成了馬嘯虎,說是馬嘯虎親手打死了馬宏正,一槍打在心髒。

    天花板上的攝像機一直在拍攝,蔡滬生筆走龍蛇,寫的很快,完了將筆錄推過來說︰“看一下,沒錯誤就簽名。”

    蔡滬生的書法很不賴,如果說從字體可以看出一個人的性格,那這個人一定是陰柔內斂型的。

    劉漢東簽了名字,說︰“我可以走了吧?”

    蔡滬生說︰“今後你的工作我負責,有任何事情,第一時間向我匯報。”

    劉漢東沒說什麼,起身離去,來到外面才發現艷陽高照,蔡滬生問的很詳細,做筆錄花了幾個小時的時間,自己連早飯都沒吃呢。

    剛要去開車,又被人叫住︰“你是劉漢東麼,來一下。”

    叫他的人是警務督察,肯定是牽扯到耿直的事情,劉漢東很配合的跟督察走進辦公室,繼續做筆錄。

    原來耿直的麻煩不僅僅是工作失誤造成外省同行犧牲,他還涉嫌挪用毒資,外借槍械,這兩件事都和劉漢東有關,其實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情,只不過上面有人想整耿直,這些才被拿來說事。

    督察的態度和蔡滬生不同,蔡滬生是高傲,督察是生硬,劉漢東耐著性子應付他們,因為他知道,這事關耿直的事業前途,不是自己耍脾氣的時候。

    做筆錄的時候,手機響了,是馬凌打來的電話,督察放下筆說道︰“把手機關了。”

    劉漢東終于爆發︰“**的,憑什麼!老子又不是犯人,你們他媽的就會整自己人,耿大隊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緝毒,身上多少傷疤你們知道麼!老子陪毒販子周旋大半夜,命都快沒了,你們知道麼!老子不是犯人!”

    督察說︰“注意你的態度。”

    “注意你媽逼!老子不陪你玩了。”劉漢東起身就走,邊走邊接電話,聲音溫柔許多︰“老婆,啥事?”

    兩個警察攔住去路,劉漢東對話筒說︰“稍等一下我打回去。”掛了電話,把手機揣兜里,冷冷道︰“真要攔我?”

    劉漢東這幾年手上沾了不少血,本來在江大就讀一段時間,戾氣成功的掩蓋住了,不過最近遇到的憋氣事兒太多,本性中不妥協的勁兒又上來了,非戰爭年代,手上十幾條人命的家伙,散發出來的凶暴氣息排山倒海一般,再加上劉漢東在系統內惡名遠揚,當防暴警察的時候就多次不服從命令,干的事兒讓人又佩服又心驚,和這貨面對面,壓力之大可想而知。

    警務督察退縮了,劉漢東不是罪犯,而是特勤,他們沒正當理由無法留置他,再說他在案件中的作用極大,是別人無法替代的,誰也不敢把他逼急了。

    出了辦公室,緝毒大隊的戰友們站在走廊里,都沒說話,他們顯然听到了劉漢東發飆的怒吼。

    劉漢東沖他們做了個勝利的手勢,快步出門,站在陽光下心情才好了一點,他先給馬凌打了電話報平安,當然沒說自己經歷生死危險的事情,只說配合耿大隊辦案去了,抓了不少拆家,繳獲大批冰毒,挽救了許多少年。

    “老公最厲害了,早點回來,我想你了。”馬凌說,她警察的女兒,對劉漢東當特勤並不排斥, 反而引以為榮。

    打完電話,劉漢東驅車來到沃爾瑪超市,拿出那張印著條形碼的熱敏紙,對著儲物櫃控制面板掃描了一下,當然沒有任何櫃子應聲而來,因為超市每天都要清理存物,不可能長期霸佔。

    劉漢東找到工作人員詢問,對方帶他來到辦公室提取物品,馬宏正放在儲物櫃里的東西是一個超市購物袋,里面有毛巾牙刷牙膏針線包,以及一本《故事會》。

    這一包東西,怎麼看都不像是情報,劉漢東將毛巾對著陽光翻來覆去的看,把牙膏皮割開檢查,牙刷柄也掰斷了,沒發現任何線索,那本故事會也沒什麼稀奇的,是上個月的過刊,大概是毒販子們閑暇時候解悶的讀物。

    不對頭,如果這里面沒有情報,馬宏正為什麼臨死前將儲物櫃存條塞在自己襪子里,這可是冒著風險的,搞不好兩個人一起完蛋。

    馬宏正是青海省廳的禁毒偵察員,打入販毒集團內部的時間很久,他的行為必定是有原因的,可是以劉漢東的能力,暫時無法解開謎團,但他又不想把這包東西交給蔡滬生,不想讓這幫人竊取馬宏正用命換來的情報。

    何去何從,劉漢東陷入矛盾之中。

    最終他決定去找胡朋,經過上次高架路上的並肩戰斗,他對胡朋的信任程度超過了徐功鐵。

    胡朋現在的職務不低,是刑偵支隊的副支隊長,對公安系統高層的事情比較了解,他告訴劉漢東,耿直這回要倒霉,這哥們一向特立獨行,不把領導放在眼里,以前護著他的老領導退休了,新來的支隊長忌憚耿直的能力,一心想把他拉下馬,這回借著外省偵察員犧牲的由頭進行打壓,誰也沒招。

    “這案子相當大,國際刑警組織,公安部禁毒局,香港警務處聯合辦案,辦好了那就是天大的功勞,現在案件基本進入收尾階段,你懂麼?”胡朋意味深長的說道。

    劉漢東當然懂,最艱苦的偵察階段已經結束,現在是出成績的時候,所以耿直被免職,有人要來摘桃子了。

    “蔡滬生這人什麼來頭?”劉漢東問。

    “他啊,老丈人是副廳長,家里很有背景,刑偵學碩士畢業,論文寫得不錯,但是沒干過一線工作,沒下過基層,沒干過刑偵,更沒干過緝毒,紙上談兵,夸夸其談。”胡朋毫不掩飾對此人的鄙夷。

    劉漢東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決不能把情報交給蔡滬生。



伊莉小說網 | 匹夫的逆襲 | 匹夫的逆襲最新章節

 ** 作者︰驍騎校所寫的《匹夫的逆襲》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匹夫的逆襲》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匹夫的逆襲》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