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耽美美文 >> 卿若木魚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六章 相遇
作者︰柯基老吳 下載︰卿若木魚TXT下載
    十二點到達bj高鐵站,找到指定進站口,候車區等待。來來往往的人很多,基本都是學生回家,而坐這趟車的,除了學生外,游客佔多數。最後十分鐘,進站通知,方木雨慢慢起身排在隊伍後面。位置在三人座靠窗,除了她,其余兩個是空位。將行李箱放在車身行李櫃中,而木頭箱子則緊緊提著。

    不到半個小時,車子在tj西站停靠,三人匆匆上車,兩個坐在方木雨旁邊,一個坐在同一排隔著過道的兩人座。

    方木雨彎腰將木箱提起靠在懷中,抬頭時眼角余光瞟到對過二人座有人盯著她,偏頭一看,對上了一雙深淵烏黑的眼。

    那雙眼似一個漩渦,將她卷住。

    面紅耳赤,心突突直跳,方木雨慌亂回神,將目光投向窗外,心里莫名悸動。

    這種感覺,不曾有過。

    將眼閉上,笑話自己不淡定,丁要其跟方臨若那樣的絕色都見過,應該對美男免疫了。怎麼剛剛還如此失態,女人,跟男人一樣,都是沉迷美色的動物。方木雨嘴角微揚,神情也漸漸放松,正午時刻,確實讓人想瞌睡。

    韓磊用手肘撞了撞張遠,臉上露出意味深長之笑,然後轉轉眼珠,示意張遠看淵青。張遠雖默不作聲,但眼皮底下的暗波流動,他早已盡收眼底。

    張遠掏出手機,慢慢打字,“你把人家姑娘盯的臉紅了,淫少……”

    手機突然振動,摸出一看是張遠發來的信息,淵青瞄了瞄故作鎮定的張遠,修長手指飛速打下“你旁邊那個村姑,我認識。”

    張遠看了看信息,轉頭仔細瞧著已然入睡的人,這個女孩,太過普通,怎麼會跟那個少爺認識……

    “說吧,怎麼認識上的,她可不是你的菜”

    “呵,就不說!”淵青調皮沖張遠擺擺手指。讓他一天都尷尬丟臉的事,他怎麼可能跟哥們說,說出來了,就是一輩子最大的笑話!

    淵青其實剛坐下就發現了她,但憑側臉不能確定,待到轉身對視時,他的記憶就清晰了,果然是那個女人!

    “我們換下座位”

    張遠看到信息時,為旁邊入睡的女孩擔心,淵青這小子剛剛瞧她的眼神,定有什麼瓜葛,指不定會對她干什麼。朗朗乾坤下,難不成當眾非禮,但那女孩,確實不合淵青的胃口。

    張遠不情不願起身,走到過道邊與淵青調換位子時,他低沉說道“不要過分!”

    淵青听了這話,嘴角一笑,神態安然坐下。韓磊被他倆的舉動弄的雲里霧里,他扯扯淵青衣角,輕聲問道“你擠到我旁邊干什麼?難不成要把妹。”

    淵青嫌棄地扯回衣角,話也不說,就開始閉目養神。

    韓磊這次回國,就發現淵青跟張遠在有意無意避開他,弄的有些莫名其妙,而且他倆今天去黃山出差都沒跟他提起。還是早上去淵青公司,從苗秘書那得知的消息。韓磊火氣直串,他叫苗秘書把他倆的票給退了,然後訂了三張下午一點出發的票,他們不讓我跟著,我還非這麼干。

    待到淵青跟張遠匆匆吃完飯往西站趕時,韓磊早已收拾好行李,在西站候著。于是在進站口,三人一相見,頓覺空氣凝固,氣氛尷尬,當然指的是淵青跟張遠兩人。韓磊則笑嘻嘻大聲說道“呦,兩口子度蜜月,我是不是打擾了……”周圍人一听,目光齊刷刷瞄準淵青跟張遠,然後一片竊竊私語。淵青跟張遠臉白耳赤,紛紛石化。

    氛圍很微妙。韓磊目不斜視地盯著佯裝睡覺的淵青,眼里注滿疑惑。而張遠則悠然閑淡地翻看雜志。

    半響,淵青突地睜眼,莫測如深地偏頭看向酣睡的身邊人。從上到下,左左右右,仔仔細細地用著深幽如潭的眼眸掃視,須臾間,唇角微翹,扯出淡淡笑意。

    還真是村姑啊……

    旁邊的女孩穿著白T恤,這種白透著經常揉洗的暗舊,衣服上若有若無的洗衣粉味蕩在陽光中,散發出清香。過膝的直筒黑布裙在箱子擠壓下,泛起連連褶皺。最醒目的就是那個紅木箱,破敗陳舊,沾黏著暗紅舊漆。老破的仿佛磕踫幾下,就會散架碎骨。但,那破箱子,卻被緊緊擁在懷中,似是蘊藏的珍寶,精心呵護。那雙小手,手指緊抓箱邊,仿佛箱子會消縱即逝般,越抓越緊。

    這一身打扮,再加那個箱子道具,土氣彌漫,直刺淵青的眼。那個箱子,會不會破?淵青深不見底的烏黑眼瞳,閃過一抹異色,嘴邊笑意,慢慢散去。

    韓磊被他突兀的舉動弄的驚詫,直盯盯地看著淵青。淵青回過頭,對上韓磊疑惑的眼,擺擺頭,輕聲飄出“土,實在太土……”

    韓磊摸摸腦袋,瞄瞄睡著的女孩,迅速堅定地點了點頭。

    “尊敬的旅客朋友們,麻煩你們出示證件”溫雅聲將方木雨喚醒,揉揉迷糊朦朧睡眼,將箱子靠在前側,騰出手,從斜挎包中掏出學生證身份證和車票。

    高挑的乘務員,走到他們身邊,待檢查完韓磊票時,兩手同時手拿證件伸向她,一手修長白皙,另一雙相比之下則細小而短。方木雨看到這手時,暗自驚艷,然後將伸出的手極其僵直往後退,這鮮明對比,她還是瞧的出來。

    剎那間,玉手突然折回,縴細手指輕飄一夾就把方木雨的證件從手中抽出。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呵成。然後遞給乘務員,低柔說道“一起查吧,麻煩了。”

    方木雨一臉蒙逼,但轉念一想,他是好意啊,手短只能怪自己!

    待那手將證件還給方木雨,方木雨才與他打個正面。

    呆怔。

    這個人,不就是剛剛……

    一拳之距,直視雙眸。方木雨剎那間幾乎失神,仿佛掉入一個深淵,深不見底,里面散發莫名引力,將她牢牢吸附。

    這片刻,漫然悠長。

    方木雨收斂神情,深吸一口氣,伸手將證件拿上,淡淡道了句“謝謝”。轉過頭,直視前方,目光凌亂放空。她覺的,她的心已經飄了起來,現在已不知何處。

    瞬間,心生迷亂之時,一道外力尖尖刺入她腳,雙膝條件反射般疼的抬起。那木箱,隨勢重重打在地上,里面發出瓷器碎擊聲。清脆聲在車廂回蕩,刺耳決絕。

    飄蕩的心沒有回來,她知道,在某一處,已經碎了。碎成了渣子,永遠在那里也好。

    方木雨臉色突地蒼白,顫抖著身子,彎腰將木箱提起,緊緊地,緊緊地護在懷中。瓷片撞擊聲帶著細微的暗沉摩挲聲,聲聲將方木雨撕碎。

    張遠臉色鐵青,冷厲看著淵青,而淵青卻神色淡然,仿佛剛剛那一幕,他毫不知情。旁邊的韓磊頓覺空氣幽冷,寒的他經不住顫了身。

    女孩剛剛的樣子,讓張遠莫名難受,箱子里的東西,對她來說,應該萬般重要。

    六個小時,壓抑漫長,窗外美景,無人欣賞。

    韓磊郁悶透了,他本就是個話嘮,結果身邊的淵青一直閉目養神,張遠則心不在焉有一句沒一句搭著。他重重起身,朝車廂中部走去,步伐踩的咚咚響。張遠瞧他這個樣子,也緊隨其後。

    “淵青發什麼神經,一路上悶的成神啊!”韓磊嚷嚷著。他心中本就有氣這次是厚著臉皮跟來,結果熱臉貼了冷屁股。

    看著窗外一瞬而過的景,張遠默不作聲。

    “這小子的脾氣越來越古怪,一上車就沒好臉色,還有你,本來挺老實本分的人,現在也學著淵青陰陽怪氣……”張遠听了這話,揚揚眉,這個二愣子沒辦法對付淵青,拐著彎來慫懟自己。

    張遠冷著臉,思緒混亂,難不成直白對韓磊說,你喜歡男人,所以我們離你遠點……雖然張遠跟淵青對這種事情沒有齷蹉鄙視,但韓磊是誰,從小一起長大的兄弟,換誰心里也有疙瘩!

    他們這個圈子,許多富家子弟二世祖,從小就泡在權利與金錢的大染缸中,有錢什麼都有,人生沒有奮斗方向,空虛無聊混時間,嘗試刺激新鮮的東西。女人玩膩了,就換著花樣玩男人,結果莫名其妙玩成同性戀,然後得一身病……

    這個圈子,透徹又模糊。圈子里有很多小圈子,一些小圈子張揚跋扈,氣焰囂張。另一些謹慎謹言,處世低調。還有及時行樂,虛度年華。更有甚者,觸及底線,違法犯罪。這些圈子密密麻麻擠在一個大圈里,相互踫撞,相互影響。張遠不知道他們屬于哪個圈子,仿佛他們每個圈子都有身影,但又融不進去,處在圈子摩擦地帶。

    其實,這樣也好。

    韓磊自討沒趣,哼的一聲踱步回座位。張遠揉捏眉心,也緩緩走回。

    方木雨呆傻坐著,眼楮平視放空,腦子里閃出一幕幕畫面,都是模糊的,灰暗的,跟骨灰顏色一樣……霎時腦子打個靈光,她的手緊抓箱子,抓著抓著,舊漆紛紛掉落,撒在黑裙褶皺中,成為黯淡的粉末。愧疚,痛苦一波波襲來,令她微微抖著。

    淵青閉著眼,神情柔和,但眉卻漸漸攏起,他感受到了,輕微的,有序的顫動,隨著他的心跳,在波波起伏。

    箱子里的東西,對她來說,如此重要?

    這樣的想法一冒出,淵青就立即掐斷,鄙夷地嘲笑自己。當初,自己可是慘了一整天,丟臉對他來說,還真是天大的事!



伊莉小說網 | 卿若木魚 | 卿若木魚最新章節

 ** 作者︰柯基老吳所寫的《卿若木魚》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卿若木魚》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卿若木魚》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