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耽美美文 >> 卿若木魚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七章 爭吵
作者︰柯基老吳 下載︰卿若木魚TXT下載
    還有十幾分鐘,就到黃山,車廂的人都在整理東西準備下車。方木雨疲憊靠著窗沿,盯著滿目的山和樹,熟悉混著悲涼,產生了近鄉心怯的復雜情緒。

    車進站,眾人拿著行李在過道排隊,有序下車。待到走的稀稀落落,淵青三人才起身離座。方木雨一手抱木箱,,一手拖行李箱,從他們身邊而過,往車廂外走去。

    走出車站,天也漸暗。西下余輝刺過厚厚雲層,灑下暗沉焦黃。

    方木雨渾身無力往前走,軟綿綿似要化掉。咬咬牙,加快步伐,朝候車區走去。

    三人一直在她後頭,步伐不緊不急。瞧著不遠拖著行李箱晃晃悠悠的弱小身影,淵青涌出莫名情緒。張遠瞥見神色凜然的淵青,暗自思忖。

    車站外,方木雨上了出租車,而他們也上了前來接送的車。分叉的道路口,背道而馳,離的越來越遠,彼此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坐在床邊,黯然看著箱子,方木雨沒有打開,或許是不敢看,或許是不忍看。深嘆一息,重重倒在床上,太累了。

    第二天一早起床,辦完退房手續踏出酒店時,晨光已微微灑下,炎熱夏季,只有早晨才有清心涼意。

    “師傅,麻煩到維多利亞小區。”方木雨木然說著。其實維多利亞小區離她住的地方不遠,都在市心,但方木雨太累,累的邁不動步伐。

    車子在小區門口停下,方木雨下了車,怔怔杵著。熟悉的地方,但卻無比悲涼。她的心突地揪緊,久久站著,深深望著,望著這個令她痛苦,羞恥,寒心的地方。

    她,還是來了。

    冷漠地登記門牌號,姓名,電話號碼,身份證。保安是個年輕小伙,每一樣查的很認真。最近一伙盜竊分子,專挑高檔小區下手,不能掉以輕心。

    保安看著門牌號,抖抖烏黑的眉,隨口問道“你是707業主的親戚吧?”這話問的莫名其妙,但方木雨無心深思,輕聲應下。

    經過整修,小區綠化增加不少。路線沒有改變,到十一棟樓下,方木雨無力聳聳肩,按下七樓按鍵。

    一切都很熟悉,十多年擦不掉歲月的舊痕,反而越積越多。707房前,她掏出一串鑰匙,對孔,轉動。

    保險門沒有開,又轉動幾下,依舊沒有。她絕對不會記錯鑰匙,但鎖,卻是換了。

    方木雨心一沉,臉瞬間寒青,伸出手,大力拍打保險門,鐵質門發出尖耳響動,回蕩在過道中。

    “誰啊!一大早的!”屋內傳出嬌媚尖聲。

    方木雨站在貓眼口,正面筆筆直直站著,讓里面的人看個清楚。

    好一會,房內沒有響動,方木雨料到如此,她打了個電話,然後又繼續大力拍門。陣陣響聲將人吵擾,過道房門紛紛打開,探出腦袋,小姑娘這架勢,似要尋仇啊!

    方木雨面無表情,一言不發,狠力拍打,里面的人覺得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于是將門打開,但保險門卻沒開。

    “木雨,你怎麼回來了?”嬌滴俗媚聲軟軟問道。

    “這是我家,憑什麼不能回來!”方木雨語氣低沉,但透著強硬。

    里面中年女人一瞧這架勢,知道今天肯定躲不過。但面前的人是誰,是她佷女,她還怕了不成。于是靠在門邊,不似剛才的低聲下氣,傲慢揚聲道“這房子自從你爸去世後,就是我的。”

    “哦,也就是說你們在這里住了十年,十年一聲不吭,連我這個屋主都不知曉,你說,你干的這事,是不是侵佔別人財產……這可是違法的。”方木雨悠悠慢慢說著,一字一句,鏗鏘有力。

    圍攏上來的好事群眾听了這話,紛紛疑惑問向里邊人“方姐,怎麼回事啊?”,見女人漲紅臉不作聲,又對著方木雨說道“小姑娘,我們跟方姐是多年鄰居,你說這話,什麼意思?”

    瞧到外頭有人幫襯,里面人又趾高氣揚依附道“方木雨,你好歹是我佷女,我不跟你計較,但這房子,是方雄給我的,不是你的!”

    “哈哈……”寒臉笑著的方木雨,冷厲盯著里邊人,一字一頓說道“不把房子給女兒,卻給你這個死了都不肯上柱香的親姐姐,方雄腦子有病吧!”

    里面女人臉瞬間煞白,她還真是小瞧了方木雨。頓了頓,扯著尖嗓喊道“那是你父親,你個不孝女!”

    “呵,他是我父親!有父親對自己女兒不管不顧,有父親把情人弄到同一小區,有父親藏著私生子,有父親跟情人同歸于盡!”全身顫抖的方木雨,將埋在心底的控訴一一爆發,嘶啞的聲音沉重萬分,但字字有力,直擊人心。身邊人竊竊私語,原來幾年前鬧的滿城風雨,跟情人同歸于盡的負心漢,竟然是她父親。

    “啪!”房門重重摔上,震的人心一驚。方木雨冷冷退到一邊,抱起放置地上的木箱,神色寒涼地站著。旁邊人一看這場面,面色復雜地看向她,有疑惑,有同情,也有漠然。

    尖銳警鈴聲傳來,在樓下止住。半響,上來四個警察,圍觀群眾一看這陣勢,微微一驚。

    “是誰報的警?”中年警察瞟了瞟圍觀人群。

    “是我”暗沉聲從人群里傳來,異常冷漠。

    人群自動分開一條道,里面的方木雨筆直站著,臉色蒼白寒心,懷里抱的紅木箱異常醒目。

    “為什麼報警?”

    “房子被非法侵佔。”寒臉的方木雨冷淡說著。

    “707?”中年警察指指門。

    旁邊群眾一致點頭,倒是方木雨默不作聲。

    記錄的年輕警察若有所思地看著方木雨,眼前這個姑娘,很是面熟,但一時半會又想不起來。

    警察拍了拍保險門,里面沒有聲響,于是又拍了幾下。

    “有完沒完,房子不是你的,賴在這里干什麼!”傳出來的年輕聲音氣焰更是囂張。

    “開門,我們是警察,有什麼糾紛大家一起解決。”磨蹭半天,里面人才不情不願開了門。

    “呦,方木雨啊,我當是誰這麼沒家教,連自己姑姑,親老爸都不放在眼里!”開門的年輕女子半睜睡眼,打著哈氣鄙夷道。

    “我再怎麼沒家教也比不上你們,老的當小三,小的也當小三,怎麼,陪了那麼多男人,一套房錢都沒有攢到?”方木雨微翹嘴角,冷笑說著。

    “你……”年輕女子瞧著圍觀群眾的低頭交耳,一時想不到反駁的話,羞的面紅耳赤。

    沒想到小時候文文弱弱,瞧不上眼的方木雨,現在說出的話能噎死人。剛剛母親還說方木雨來的氣勢洶洶,恐怕糊弄不了,那時她還不信,說方木雨性格軟癟的很,罵罵就走,結果她竟叫了警察。也好,幾年沒見這個妹妹,倒是想看看她長本事沒有,于是開門想羞辱一番,結果卻是自取其辱,丟臉丟到家!

    “你們不要吵,有什麼事進屋解決。”警察對著里面女子說道,示意她開保險門。圍觀群眾越聚越多,上下層住戶都趕來湊熱鬧。

    “這房子是叔叔給我們的,跟你沒有一點關系!”年輕女子隔著保險門嚷嚷。

    “麻煩把房產證拿出來,看看上面寫的是誰名字。”方木雨冷淡一句話,讓她羞紅的臉突地煞白。

    “方木雨,難道你就有房產證了!”中年女人扭著腰肢,晃到女兒身邊,臉色恢復傲然。她打賭方木雨沒房產證,因為楚信從她弟死了後,就帶著方木雨去了別處,再也沒有回來。這也是自己敢常年住這里的原因,至于房產證,肯定不在她們娘倆身上。

    瞧著洋洋得意的女人,方木雨轉身打開行李箱,從厚厚一包文件中,拿出房產證,交給警察。房產證上的名字,寫的是方木雨。

    其實楚信在發現丈夫外遇時已將財產全部轉移,離婚時,方雄是淨身出戶。到了tj,方木雨成年時,老家房產就全部轉移到了方木雨名下,除了這套房,徽才中學和市心各有一套店面以及楚信娘家的老房子。

    帶上房產證也是偶然,一是因為她擔心公司賠償金額不夠,抵押店面可以緩解資金壓力,于是帶上以備不時之需。二是因為老房子屬于古建,需要文件審批,所以方木雨將四個房產證都帶上。或許冥冥之中是注定的安排,就像今天莫名其妙來到這里一樣。

    保險門後的兩個女人,齊齊灰白臉。眾人也終于弄明白事情的始末。原來是以為屋主不會回來,所以強住這里,但霸佔親佷女的房子,這兩人也是不厚道。難怪多年前搬來的時候說的是原先這家的親戚,這哪是親戚,明明強盜啊!

    方木雨處理完,已是晚上,餓著肚子,返回原先酒店。本來,她打算帶母親來看看曾經住過的地方,然後再去鄉下,結果卻鬧了這一出好戲。



伊莉小說網 | 卿若木魚 | 卿若木魚最新章節

 ** 作者︰柯基老吳所寫的《卿若木魚》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卿若木魚》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卿若木魚》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