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耽美美文 >> 卿若木魚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嘲諷
作者︰柯基老吳 下載︰卿若木魚TXT下載
    “凡明,我跟你李叔在百一居等你,可不要放我們鴿子,人家楊總跟他女兒在呢,趕快過來。”

    鄆凡明掛斷電話,頗感無奈地扯了扯領帶。商業聚會,實則變相相親!但自己,真沒有拒絕的理由。費盡心機坐上現在的位子,不就是為了有這樣的機會,為了能接近那對父女。

    沖個熱水澡,洗去疲憊。穿上一套休閑裝,隨意理理濕漉頭發,鄆凡明拿起鑰匙,懶洋洋出了屋。

    “鄆總,港空兩塊地被人拍下了”混雜聲音從藍牙里傳來,令鄆凡明皺了皺眉。

    握著方向盤,鄆凡明嗯了一聲,隨後,舒懶問道“誰?”

    “淵宏的苗如”

    蹙眉舒張開來,手指輕拍方向盤,鄆凡明臉上,揚出意味不明之笑。

    有趣,好戲開場了……

    百一居庭豪包廂內,眾人嬉笑閑談,而主座的楊浦,眉開眼笑之下,卻藏絲絲愁緒。一旁的楊靜音,听著旁人的吹噓與恭維,唇角翹起譏諷淺笑。作為楊浦獨生女,未來楊氏企業繼承人,楊靜音有資本孤傲,更何況,樣貌出眾,學識驚人。

    鄆凡明推開門時,眾人停下話語,齊齊笑看向他。

    “抱歉,來晚了”

    “來晚了就罰酒”

    “好,我喝”鄆凡明喝了幾杯,誠意十足,令眾人不好繼續捉弄。

    客套的介紹,敬酒,一席下來,鄆凡明認的也差不多,都是各界大佬,精英,沖著楊浦而來。

    楊靜音揚著頭,露出淺淺微笑,談吐之間,盡顯優雅大方。

    鄆凡明走至她身邊,兩人客套踫踫酒杯,互視一笑,擦身而過。

    “听說淵老那金孫子把太平湖投標都能搞砸,以後淵宏交他手上,不就毀了!”楊浦旁坐一人調侃而道。

    “嗨,就那小子,能有什麼出息,跟他爸一樣貨色”

    “就是,就是,才剛管理公司就弄成這樣”

    “你們知道他為什麼提前回國,不在國外待著嗎?”一道沉沉聲音從鄆凡明對座傳來。

    “呦,老蔣,有門道啊……”眾人附和道。

    那人 絲誥疲 樸撲底擰八詮饌繃巳耍 顯 蟯 簧俟叵蛋閹 乩吹摹br />
    驚天消息,震的眾人面面相窺。

    楊浦臉色突變蒼白,握著酒杯的手微微顫動。一旁的楊靜音,笑意僵在臉上,眼里閃過點點微光。看著眾人表情,鄆凡明甚覺可笑。

    “快點說道說道,怎麼個情況?”回神的眾人,一臉興奮催促道。

    “為了女人,捅了白人一刀,然後被學校開除,本來要坐牢的,老淵給擺平了。”

    “消息可靠不?”

    “他跟我兒子一個學校,鬧的挺大,後來花錢壓下來了”

    “我要有這種兒子,非打斷他腿!”一人氣憤說道。

    一席間,眾人唏噓不已,滿是嘲諷。

    砰……銳利磕踫聲直刺入耳,只見楊靜音將酒杯重重一放,起身離去。意外狀況讓眾人不明就里,楊浦面色尷尬解釋道“小女突然不舒服,抱歉抱歉,我去看看……”

    隨後,起身匆匆往外走去。

    “楊總還真是寵女兒啊……”這麼一調侃,尷尬氛圍頓時散去,眾人搖頭大笑。

    “各位老總不好意思,楊小姐身體不舒服,楊總送她去醫院了,這頓飯楊總包了,吃完老總們直接去遙樂廳,席位已經訂好,非常抱歉……”楊浦助理說完,將票一張張雙手奉上,不住地彎身致歉。眾人瞧這姿態,也大度理解。

    鄆凡明接過票,眼里掠過意猶未盡神色,楊浦父女舉動,勾起他強烈好奇心。而且,他們跟淵青,似乎有著說不明道不清的關系。

    這頓飯,還真是精彩。

    鄆凡明出來時,在洗手間仔仔細細將手沖了好幾遍。

    門外,車已侯著。鄆凡明坐在後座,看著窗外霓虹燈火,臉上綻著淡淡笑意。

    “怎麼回事?”鄆凡明接通手機,沉聲問道。

    “鄆總,您能來一趟醫院嗎?”對方畏畏縮縮說著。

    用力捏著太陽穴,鄆凡明話也沒說,直接掛了電話。

    半響,才幽幽對著司機說道“去醫院……”

    病房里,鄆超可雙手抱頭坐在角落,緊縮身子不住地劇烈抖動。嘴里一遍遍重復著“我不想死,不想死……”

    一旁的醫護人員,手里拿著針筒,靠近時,卻被他瘋狂的推搡,只能束手無策地輕聲安慰。

    鄆凡明站在門口,眼里閃著狠厲之色。一步一步,走到鄆超可面前。像個巨人,俯視著他。

    “你要是這麼繼續下去,一年都活不過!”凌厲絕然之聲,將鄆超可從瘋亂之中震醒。

    慢慢抬起頭,那雙純淨眼里注滿瑩淚,積在眼角,輕輕地,沿著臉頰滑落,也滑進了鄆凡明心里。一瞬間,鄆凡明的心被針扎了一下,痛的他急促呼吸。

    原來,自己也會為了別人難受,痛苦……

    看著鐵寒臉的鄆凡明,鄆超可擦去眼淚,晃晃悠悠站起。

    躺在床上,撩起衣袖,他便閉了眼。一陣刺痛從手臂傳來,令他緊緊咬牙。漸漸的,雜亂腦子突地變空,如同坐在雲端,飄飄忽忽,柔柔軟軟……慢慢沉睡。

    鄆超可的頭發已被化療折磨的掉了很多,身子瘦弱的跟羽毛一般輕盈。躺在床上的這具軀體,以前是多麼的陽光矯健,高大威猛。鄆凡明記得,那天去他學校,在籃球場看到他瀟灑自如,青春活力的模樣,引得女生嬌喚喊叫。

    多麼年輕,多麼不幸。

    將被子輕輕覆上,鄆凡明坐在床邊,久久沒有離去。這一刻,很平靜,靜的能听到他微微呼吸聲和自己心跳聲。

    一個頻率,彼此活著。

    拿著抹布,垂低著頭,方木雨一遍遍擦洗碗筷。很享受這個過程,吸附在手上的泡沫,軟軟綻開。除去污漬的白瓷,純淨無暇,手指一撫,光滑順透。洗淨的碗碟一層層疊放,如同搭著積木。

    眼楮余光,瞥到立在門口的身影。方木雨的心突地懸起,但她還是故作鎮定繼續洗著。

    司夢南的眼里布滿血絲,如同嗜血猛獸,冒著狂躁怒氣,一步步向方木雨走來。

    空氣中游浮著危險氣息,一咬牙,方木雨放下手中碗筷,急急轉身朝門外奔去。

    司夢南大步一邁,堵在她的面前,身子向前一傾,逼的方木雨連連後退。

    壓低著頭,司夢南直視著她,眼眸泛起寒涼,薄薄罩在血紅晶體上,幽冷混合狂躁,矛盾融為一體。

    “東西在哪!”沉沉一句,似是爆發前的壓抑。

    “我怎麼知道!”橫下心,方木雨抬頭對視。

    火苗蹭地燃起,燒的腦子一片火海。伸出手,狠狠扼住她的肩膀,手指似要捏碎骨頭般,指節用力地泛了青白。

    “你知道多少錢嗎!你個鄉巴佬!”司夢南的臉,變得扭曲恐怖。

    肩膀疼的麻木,額上冷汗刷刷冒出,方木雨用力掙脫,但奈何他的力氣太大。

    “哼,你看到的是錢,我看到的卻是人命!”寒白的唇,扯著嘲諷之笑,一字一句鏗鏘吐出。

    “哈哈哈……要你管!”听著她的話,司夢南覺得無比可笑。

    “我不是擔心你的命,我是擔心你的親人朋友,擔心他們會被你連累……”弱如吐絲的聲音,雷鳴般傳入司夢南耳中。

    霎那間,腦子頓時清明,他怕,怕淵青知道,因為他的父親,就是吸毒而亡,淵青恨透了毒品,恨透了一切有關毒品的東西。

    趁著司夢南出神,方木雨使勁掙開他的扼制。

    “不要動,越動越痛!”司夢南漠然說著,雙手卻漸漸松下。

    “你知道嗎,第一次遇見你的時候,我就莫名不喜歡你,現在,是厭惡你”松開她的肩膀,司夢南將她往後一推。

    定住腳,方木雨揉捏酸痛肩膀,淡淡接道“你討厭我?那你還住我家!吃我家東西!真是厚臉皮……”滿臉的鄙夷與嘲諷,令司夢南寒青的臉刷地通紅。

    他似乎,從來沒受過這麼不屑的諷刺。方木雨赤裸裸的挖苦,令他不知如何反駁。

    “你個村姑……”憋了半天,司夢南厲聲回道。

    “村姑?你剛剛吃的飯菜,就是我這個村姑做的,有本事完完整整吐出來!”听到村姑兩字,方木雨火氣轟地點起,想到司夢南跟淵青說的那些話,她就咬牙切齒,恨不得,扇他幾個耳光。

    “你……”紅著臉,司夢南堵的無話可說。

    “司夢南,討厭我的人很多,你算老幾!”扯下圍布,狠力甩到他身上,方木雨堅定邁步朝外走去。

    “你是怕我連累淵青,對不對?”陰陽怪氣的一句話,讓方木雨莫名止步。

    “灰姑娘想進豪門,那得看看她有沒有資本……而你,就不要幻想了”司夢南含著笑,慢慢走至她的身後,輕悠悠說著,透著無盡嘲弄。

    她的心揪了起來,越揪越緊,勒的傷痕累累,四處滴血。她什麼都不怕,都無畏,但只有這個,這份屬于自己的暗暗感情,絕不能受到嘲諷與污濁。

    “你……”方木雨哽咽著,卡在喉嚨的千言萬字,卻怎麼也說不出。

    “哼,你以為我看不出來?我只是提醒你,不要陷的太深,否則,會很慘的……”肆意嘲笑,將方木雨擊潰的片甲不留。

    “滾!”喉嚨里的字硬生生逼出,疼的方木雨濕了眼眶。

    司夢南笑著,從她身邊而過。那笑,邪魅無情,冷冷嘲諷。

    靠著門沿,擦去溢出的淚,很委屈,很難受,像被扒光了衣服,受著眾人凌遲般的注視,那目光,滿是鄙夷。

    這一刻,孤單,更甚以前。



伊莉小說網 | 卿若木魚 | 卿若木魚最新章節

 ** 作者︰柯基老吳所寫的《卿若木魚》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卿若木魚》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卿若木魚》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