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魔法 >>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三十九章 新秀選拔賽冠軍
作者︰夜雨聞鈴0 下載︰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TXT下載
    入得賽場,蕭炎身形緩緩飛起,依著號牌朝自己的比賽位置尋了過去。每個位置都醒目地標識著與號牌相同的數字,很快,便找到了。蕭炎看了看自己周圍參賽的煉藥師,便盤坐了下來,閉目養神,等待著比賽正式開始。就在這邊新秀選拔賽等待比賽開始的同時,被一座山峰隔開而來的另一塊場地上,藥尊爭奪賽也即將開始。參加藥尊爭奪賽的人數雖然只有五百多人,遠沒有新秀選拔賽的人多,但其吸引的觀看者,卻絲毫不比新秀選拔賽少。藥尊爭奪賽賽場的周圍,密密麻麻地圍滿了觀眾,顯然,頂級煉藥師的比拼將是精彩無比的,誰都不想錯過。藥尊爭奪賽的每個參賽煉藥師幾乎都掩蓋住了自己面貌,顯然是不喜歡透露自己的身份,這,或許是煉藥師共有的癖好。比賽時間到。天空丹殿殿主的身影再次出現,目光掃視著腳底下萬千藥師的壯觀場面,宣布道︰“丹殿盛會,正式開始!”聲音不大,但是帶著強大的靈魂之力進入每個人的耳,清晰可聞,場嘈雜的交談聲戛然而止。丹殿殿主宣布丹會開始的話音剛落,賽場上頓時整齊地擺放出上萬尊藥鼎,無數朵火苗升騰而出,綻放著自己獨特的色彩,撲騰撲騰之聲接連不斷,瞬息之間,無數的藥鼎紛紛燃起熊熊的火焰,空間一**熱浪席卷開來。藥尊爭奪賽這邊的觀眾席,竊竊私語不斷。“看,那便是冥塵子,上次藥尊爭奪賽的第一名……”“嗯,我听過他的傳說。”“他是魔族的,據說已經踏入了帝之七品,靈魂之力極為強悍,是丹殿的核心人物。帝之七品啊,恐怕就是丹殿殿主也得給他三分薄面吧。”“冥塵子這等人物,在丹殿可是舉足輕重啊,丹殿恐怕沒少在他身上投資。帝之七品的煉藥師,不管在哪里都足以撼動一方了。”“好了,安靜點。這種盛宴可不要錯過了,都仔細看吧……”“……”

    此時,另一邊的新秀選拔賽也開始了。

    新秀選拔賽規定煉制的是一種名為塵靈丹的三品丹藥,這是一種很常見的適用于調養身體和血氣的滋補類丹藥。可就是這種常見的丹藥,對這些剛剛來到斗帝大陸不足五百年的煉藥師們來說,也是極為艱巨的挑戰。大會為參賽者準備了三副塵靈丹的藥材,如果這三副藥材都煉制失敗,那麼,你的比賽就到此結束。如果成功地煉制出來了一枚,自然便是比較丹藥品質的高低了。蕭炎依舊盤坐著,看著眼前火焰一般的焱木鼎,並未直接開始煉藥,而是左右觀看了一下。蕭炎發現,自己旁邊的參賽藥師,戴著一頂大帽子,也未曾動手,而是默默地看著眼前的藥材,似乎在思量著什麼。蕭炎回過頭,那著地上塵靈丹的藥方,仔細地揣摩著。帝之三品的丹藥,對還未曾煉制成功過的蕭炎來說,顯然是極大的挑戰。半響之後,蕭炎開始動手了。

    蕭炎手掌心,一縷火焰跳動而出,指尖微微卷曲,輕輕一彈,射入了焱木鼎之,散發出一股異樣的溫度。

    焱木鼎那團雙色的火焰,與周圍那些只有著一種顏色極為單調的火焰形成了極其鮮明的對比。

    隨後,蕭炎手掌輕輕一揮,將一株株藥材拋入火焰,額頭上族紋顯現而出,靈魂之力席卷開來,包裹著整個藥鼎與藥材。

    蕭炎一旁那個戴著大帽子的人,斜眼看了一眼旁邊已經開始煉制的蕭炎,也開始了煉制。

    萬火齊至,那般壯觀豈是用言語可以形容的。萬火之間,空氣變得熾熱起來,空間也被這熾熱灸烤得有些扭曲。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高台上,各大勢力的重要人物都饒有興趣地觀看著比賽,清浩然和清沐兒也坐在其。清沐兒的目光掃視著,希望能夠看到蕭炎的身影。觀看的人都安靜了下來,屏住呼吸,隨著煉藥師的每一個動作而緊張,睜大眼楮仔細地觀看著,生怕錯過了什麼精彩似的。

    ............

    “轟隆隆——”數天的時間晃眼而去,天空早已是雷雲滾滾,轟鳴著的雷霆如同一條條雷龍不停地咆哮著,密密麻麻地轟塌而下,轟隆聲源源不斷,不絕于耳。幾萬人同時煉藥的場面,何其壯觀。

    新秀選拔賽這邊。塵靈丹的煉制雖然並不是太過困難,但對于一般的帝之三品煉藥師也不是水到渠成那麼簡單,更別說僅僅是帝之二品,還從來沒有煉制成功過一枚帝之三品丹藥的蕭炎。“噗——”,焱木鼎的藥液再度化為灰燼。蕭炎吐了一口白氣,汗水從額頭滲透而出。帝之三品的丹藥,對于如今還沒跨入帝之三品門檻的蕭炎來說,無疑是一個極大的挑戰。蕭炎停了下來,眉頭緊鎖著。他已經毀了兩副藥材,如今只剩下最後一次機會。蕭炎腦子里不斷回放著煉制過程的每一步,可又似乎沒有發現什麼紕漏,但為什麼怎麼也過不了最後一關,總是在最後一步失敗?蕭炎想不明白,心極度郁悶蕭炎搖搖頭,目光隨意掃了掃,停在了那個戴著大帽子的人身上。他的身邊放著的玉瓶一枚丹藥正散發著剛成型的濃濃丹氣。蕭炎很是奇怪,已經煉制成功了一枚,竟然還在繼續煉制,難道是對先前煉制的那枚品質不滿意?想到這里,蕭炎的目光不由得凝在了他的身上。只見這人手法極為嫻熟,藥材在他的手如同一只活物一般,任其擺布。他散發出來的是魔族的氣息,顯然是魔族之人。他的藥鼎,是一尊極其普通的藥鼎,藥鼎的火焰,也不過只是一般的獸火而已,但從他玉瓶那濃濃的丹氣上感覺得到,丹藥的品質極為不低。

    蕭炎仔細地觀察著,希望能夠從其看出一點訣竅。仔細觀察一會兒,蕭炎驚訝地發現,這人的手法極為奇怪,猶如施放斗技一般充斥著靈姓,讓人捉摸不透。而且,塵靈丹的融合方式竟然也被他有所改變,改變之後的液體,藥姓更加濃郁。到最後一步了,戴著大帽子的人眉頭開始緊鎖起來,突然,手印以一種詭異的流線運轉。蕭炎的眼眸猛然之間縮得如針眼一般,死死地鎖定在他的手上,看著看著,心一片釋然,扭過頭,再度開始提煉藥材。

    這次,蕭炎的精神更加集了。蕭炎的手法有了極大的變化,提煉的度加快了許多,融合也更加的流暢,蕭炎的眼散發出異樣的光芒。天空,雷雲朝著蕭炎的方向匯聚了過來。“最後一步了……”蕭炎眉目凝重,與之前截然不同的手法極地變化著,藥液隨著蕭炎的手法在藥鼎之發出嗤嗤的聲響,散發出濃濃的藥香。“嗤——”蕭炎手掌輕輕滑動,藥液爆發起一陣白茫茫的霧氣,彌漫開來。蕭炎定楮看去,一顆煥發著光暈的丹藥緩緩地懸浮起來,一絲極其微妙的能量悄然鑽入了那枚即將成型的丹藥,頓時間,丹藥光芒大振,原本坑坑窪窪的表面,也開始變得圓潤了起來。

    蕭炎的上空,雷雲開始閃動。“轟隆隆——”雷霆轟炸開來。蕭炎眼皮一抬,微眯著眼看向自己上方的雷雲,顯然,這一次無法再靠龍懿了。蕭炎身形一震,手掌之,一把巨大的尺子顯現而出,腳步輕輕一踏,迎著雷霆直沖而去。

    雷霆如同狂龍一般,轟塌而下。蕭炎目光微微一凝,斗氣如潮水一般撲騰而出,涌入天火恆古尺,天火恆古尺光芒一振,直接接住丹雷。兩者相接,霎時間巨聲響起,能量如水波一般蕩漾開來,雷霆暴起一陣刺眼的光芒,可瞬間就被天火恆古尺吸收。天火恆古尺化為一束光芒隱入了蕭炎的身體之內,蕭炎緩緩落地,拿起藥鼎那枚散發著濃郁丹香的塵靈丹,輕輕一拋,裝入玉瓶之。“帝之三品……”蕭炎臉上終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沒想到在最後關頭,無意的一次觀摩學習,使自己踏入了帝之三品。不過蕭炎此時也盡顯疲憊,靈魂之力已近枯竭。蕭炎以前一直煉制不成功,就是因為靈魂之力還不夠強大以及手法不對。

    靈魂之力自不用說。手法上,蕭炎現在才明白,必須蘊含靈魂之力方可,而且,靈魂之力要隨手印而動。

    煉制帝之三品的丹藥,便需要消耗如此多的靈魂之力,不知道帝之四品的丹藥,需要多麼浩瀚的靈魂之力才行,蕭炎不禁為自己的靈魂之力擔憂起來。血靈決天天煉,除了第一次幽絕冥靈異動後靈魂之力略有提升外,之後幽絕冥靈便再無動靜,靈魂之力也就未見絲毫提升。蕭炎想著想著,看著玉瓶煥發著淡淡光暈的塵靈丹,目光隨即轉向了前方。該去交丹藥,測品質了。蕭炎手掌一揮,將炎木鼎收入納戒之,向著前方飛去。

    經過品質的測定,蕭炎堪堪以小組第五名進入到了第二輪比賽,而那個戴大帽子的人,是蕭炎這組的第一名。

    蕭炎對他投去一道感激的目光。如果沒有他在自己的身旁無意地為自己演示了那精湛的煉制手法,蕭炎恐怕還會卡在帝之三品的門檻外不得其入。

    第二輪比賽在參賽藥師休息了半天後舉行。

    這次,仍舊是煉制帝之三品丹藥,名為固元丹,可以穩固三星斗帝的實力,功效與萬古丹相似,只是品階更高,在帝之三品的丹藥,煉制難度比塵靈丹更甚。

    但是,有了塵靈丹煉制成功的經驗,徹底踏入了帝之三品的蕭炎,已是信心滿滿。

    第一枚煉制失敗後,蕭炎及時調整心態,把握好手法的每一個細節,整個蓎悼H及靈魂之力的配合如行雲流水一般,便將這固元丹煉制了出來。

    略略休息片刻,蕭炎再接再厲,繼續煉制第三副藥材,他要盡快地熟悉新的手法以及靈魂之力的運用。煉藥術就是在不停地煉制相對來說有難度的丹藥提升的..................

    而此時在另一個方位,不少虎視眈眈的目光鎖定著場一名黑袍煉藥師。

    這名煉藥師身著蕭炎平時最為喜歡的黑袍,身材與蕭炎相仿,五官遠遠望去還有那麼幾分相似,即便是認識蕭炎的人遠遠看到此人,如果不探察其氣息,也會誤認他就是蕭炎。

    “轟隆隆——”

    這名煉藥師的上空雷雲閃動,顯然也是成功煉制了固元丹。酷似蕭炎的黑袍青年,看著天空之的丹雷,身形掠上,輕松接下。

    ............

    十幾天之後,第二輪的比賽也全部結束。

    經過對丹藥品質的測定,蕭炎以小組第三的成績順利從自己這個組出線,進入到了第三輪比賽。那個戴大帽子的人以及那個酷似蕭炎的青年,也都進入了第三輪比賽。第三輪比賽在參賽藥師原地盤坐休息恢復了半天之後,即將開始。

    蕭炎緩緩地睜開眼眸而來,快步走向了自己第三輪比賽的地方。經過了半天的休整,蕭炎早已恢復到了巔峰狀態。

    蕭炎掃了一眼比賽的地方。原本幾萬人參加的新秀選拔賽,現在已不足百人,這第三輪,應該就是隨後一輪決賽了。

    高台上的清浩然,在稀疏得已不足百人的參賽藥師終于看到了蕭炎,而那個酷似蕭炎的青年卻在離蕭炎較遠的地方。

    “第三輪比賽,開始!”

    話音剛落,所有參賽藥師幾乎同時從身邊早已替他們準備好的藥材將藥方拿了起來,仔細閱讀著。

    第三輪要煉制的丹藥名為丸靈丹,雖然還是帝之三品,但絕對是帝之三品的丹藥煉制難度最大的。

    蕭炎同前兩輪一樣,並未立即開始煉制,而是對著藥方仔細研究了許久。半響之後,蕭炎嘴角一勾,曲指間,一縷紅光閃過,如同火焰一般形狀的炎木鼎出現在了蕭炎的面前,淡淡熾熱的氣息從其緩緩地散布開來。有炎木鼎和融合了的兩種天火的幫助,煉制丸靈丹的難度小了不少。

    蕭炎手掌微微向前一探,掌心的天火分別化作兩道火芒射入了炎木鼎之,頓時發出嗤嗤灼燒的聲響。

    蕭炎將靈魂之力傾注在手掌之,開始提煉藥材,隱隱運用了提煉清靈液和血氣丹藥材的方法。這種方法蕭炎試驗過無數次,用來提煉藥材,成功率出奇的高,而且藥效也保留得極為完整。

    蕭炎的手法急變化著,一株株藥材在炎木鼎的火焰之被迅地提煉著,然後又慢慢地融合著。

    蕭炎體內各條經絡間的能量快流轉,一股接著一股,擁擠著,奔涌著朝蕭炎的丹田之處匯聚,催動天火本源化為火焰涌出身體,進入藥鼎。

    “噗......”的一聲。

    “失敗了……這丸靈丹的煉制難度還真不是先前的塵靈丹和固元丹能夠相比的……”

    蕭炎無奈地搖搖頭,再度開始提煉藥材......

    遠處,那個酷似蕭炎的黑袍青年卻被各個勢力一道道極為火熱的目光關注著。而在高台之上,商盟會長甄布凡的眼卻透出一絲狡黠的神色。

    這個酷似蕭炎的黑袍青年,被幾乎所有的人認定就是蕭炎。這,顯然是商盟精心安排的。看來為了保護蕭炎,商盟花了不少的心思。

    所有欲得到蕭炎的人目光都鎖定在了這個青年身上,丹殿維持比賽秩序的人更是已經接近到了這個青年的身旁。第三輪的比賽,不知道為什麼,這個黑袍青年明顯沒有先前那般輕松,手法也遠沒有先前那般流暢和嫻熟,藥材毀了不少,也一點都不著急,一副能夠進入決賽就很滿意了的模樣。“噗——”一爐藥材再度毀掉。

    在外邊,所有虎視眈眈的人注視著他的一舉一動。丹殿這邊人影閃動,其他幾大勢力,除了魔族之外,也紛紛行動了起來。............

    藥尊爭奪賽那邊,經過一輪的淘汰,只剩下不到三十人,也是進入到了最後的決賽。每個參賽藥師都拿出了各自的看家本領,做最後一搏。

    賽場上除了能夠感覺到急流動的能量之外,幾乎沒有任何動靜,似乎濃郁的能量將空氣凝固了一般,看上去是那麼的安靜,絲毫感受不到大賽的氣氛。但是,場巨大的能量流動,卻讓每一個觀眾都嘆服于頂尖煉藥師們那強悍的實力與高超的技藝。

    ............

    新秀選拔賽這邊,就比藥尊爭奪賽那邊熱鬧多了。

    “你看,那人的藥鼎好奇特……”

    “真的,好像燃燒的火焰,還發光,嘖嘖......不是凡物。咦,快看,那人的手法也好奇特。”

    “嗯,不知道是哪個大家族的弟子,可看衣著很普通啊......你看那邊,據說他就是煉制清靈液那種神藥的煉藥師。”

    “哦?不過看他的手法很普通啊。真是那人?”

    “我的消息怎麼會錯!肯定是!你看高台上好多人都注視著他,就是他。”

    “他的藥材都毀了不少了,這人應該是僥幸獲得的那清靈液的藥方吧?”

    “或許吧……”

    觀看比賽的人群竊竊私語著。

    ............

    煉制持續著,空氣仿佛靜止一般,只听得見火焰灼燒的嗤嗤之聲。賽場,一道道身影如石雕一般盤坐著。

    時間飛快流逝,數十天晃眼而過,原本寂靜的天空,雷雲開始不斷聚集。所有煉藥師的手印都急變換著,不時地抬頭仰望那雷雲滾滾的天空。

    賽場,一名身著白袍,名為宇軒的青年,陰冷的臉上閃過一絲微妙的弧度,手龐大的能量如潮水一般,席卷周圍,濃郁的藥香在藥鼎之彌漫開來,一枚圓潤的顏色如同泥土一般,夾雜著絲絲紅色的丹藥在藥鼎緩緩旋轉。天空的雷雲正是他所引起。

    “哈哈——看來冠軍非我莫屬了!”

    白袍青年的聲音響起,頓時被投來了諸多羨慕的目光。

    蕭炎卻絲毫沒有注意,整個心神都沉浸在煉制之,汗水早已滲透背心。

    那個戴著大帽子的人與蕭炎一樣,對天空不時爆開的雷雲聲置若罔聞,漠不關心,依舊集所有的精神注視著藥鼎那枚已經逐漸開始圓潤的丹藥。

    雷雲逐漸地密集起來。雷霆也開始紛紛落下。

    每一道雷霆轟下,總有一道身影昂然出現在天空之,接下丹雷。也有人因為承受不住丹雷巨大能量的沖擊,身形倒飛而去,苦苦煉制了數十天的丹藥瞬間毀于一旦。

    而那個酷似蕭炎的黑袍青年最終還是失敗了,沒有半點沮喪之色,緩步朝場外走去。

    “動手!”

    隨著一聲輕喝,黑袍青年瞬間憑空消失,無影無蹤。

    商盟這邊頓時炸開鍋來,顯得極為驚慌,四處找人。可當甄布凡看見場的蕭炎只沉浸在丹藥的煉制之,對此毫無知覺時,心里不禁苦笑連連。本打算通過“蕭炎”被綁架一事讓蕭炎明白他如今所處的情勢是何等的危險和惡劣,以迫使蕭炎達成與自己商盟的合作,可現在人家連知道都不知道......不過也好,起碼起到保護了蕭炎的作用。想到這里,甄布凡暗自也舒了一口氣,總算沒有白費心思。

    這時高台上各大勢力已是一片嘩然。賽場上搶人,這在丹會歷史上還從來沒有發生過!

    清浩然看見這一幕,不著痕跡地笑了笑。一旁的清沐兒卻很是慌亂,她並沒有認出那個黑袍青年根本就不是蕭炎。

    丹殿殿主端坐著,一臉的淡然和坦然,僅僅是象征姓地招呼大家不要慌張,並承諾一定追查凶犯,便一動不動。

    這場鬧劇很快便收場,大家的目光又慢慢回到賽場來。

    此時,蕭炎已經凝丹成功。

    天空的雷霆嗤啦閃過,天地仿佛都在此刻輕微地顫抖了起來。蕭炎目光微微一凝,身形沖出,高舉天火恆古尺,迎了上去。雷霆閃過,蕭炎手的尺子能量瞬間爆發開來,狠狠地與手臂般粗大的丹雷撞擊在了一起。蕭炎悶哼一聲,浩瀚的靈魂之力與斗氣一涌而上,手臂一震,雷霆瞬間崩潰而去。

    成功了!

    蕭炎的身形緩緩落下,袖袍一揮,直接將丹藥納入玉瓶之,目光閃爍地看著。

    ......

    新秀選拔賽很快便落幕了,所有煉制成功的煉藥師們全部站在場,手拿玉瓶,等待品質的評測。很快,數位高級煉藥師開始對丹藥品質進行評測,半響之後,成績終于出來了。“大家安靜。這次,新秀選拔賽人才輩出,經過數個月的比賽,經過丹殿諸位頂尖煉藥師的評測,此次丹殿盛會新秀選拔賽的前三名,誕生了!現在,由我給大家宣布一下!”一位老者臉上洋溢著笑容,大聲宣讀著,所有的人頓時都安靜了下來。“第三名,宇軒!”宇軒的臉上笑容一起,可隨即便又消了下去。自己竟然不是第一?臉色立即陰沉起來。“第二名,浪天!”所有的目光快地移向了那個戴著大帽子的人。蕭炎眼眸也是一縮,那人果然不簡單,第二名。他才第二名,難道自己根本就......蕭炎有些無奈,略感失落。“第一名……雙火!”老者的目光望向了蕭炎。蕭炎愣一听到雙火兩字,先是一怔,緊跟著,狂喜之色透眼而出。浪天看了一眼蕭炎,友好地笑了笑,表達出恭喜之意。蕭炎立即報以感激的微笑。這次如果不是這個浪天給了自己煉制手法的演示,蕭炎絕對不可能有這樣的成績,甚至還要在帝之三品的門檻外徘徊很長時間,蕭炎心對浪天充滿了感激。而一旁的宇軒,看向蕭炎的目光,卻是充滿了怨毒。

    接著,便是向前三名頒發獎品。

    第一名的獎品是一尊藥鼎,黑黑的,靈動的質感內蘊著一股深沉的厚重,一看,就是一尊上品藥鼎。如果你是煉藥師,只須看一眼,你就會被它吸引。

    浪天和宇軒的雙眸同時發出了灼人的光芒。

    蕭炎看到了浪天的渴望。一尊好鼎,對一個煉藥師來說,無疑就像是一劑毒藥,更何況對浪天這位沒有一尊好鼎的煉藥師。可蕭炎對這尊藥鼎卻並沒表現出多大的興趣,在自己的焱木鼎面前,再好的藥鼎又算得了什麼呢?頒發獎品的老者手拿著一張證書之類的東西,示意蕭炎上前領獎。

    蕭炎卻沒有動,而是對著老者一抱拳,朗聲說道︰“請問前輩,不知第二名的獎勵是什麼?可否相告?”

    在場的眾人無不愣神不已,不知道蕭炎想要干什麼。觀眾席上也是噓聲一片。

    老者眉頭微微一皺,看向蕭炎的眼神充滿了不快,心道,好小子,難道還怕第二名的獎品比第一名的更好不成?如此心機之人,我丹殿不要也罷......心里這麼想著,可嘴里還是回答著蕭炎︰“第二名的獎品是可以在獎台陳列的所有獎品任選三樣。說完,回身指了指身後的獎台。獎台上陳列了一共五樣獎品,看來是第二名任選三樣,第三名就只能拿剩下的兩樣了。

    蕭炎只瞥了一眼獎台上的獎品,便回頭對浪天笑道︰“浪兄,可否與你交換一下獎品?”

    聞得此言,不止是浪天,所有人都懵了。誰也想不通,第一名會願意去換第二名的獎品。要知道,一般來說,第一名的獎品與第二名可是有著天差地別,反倒第二名與第三名的差別不是很大。眾人以狐疑的眼神看著蕭炎,莫非此人腦子進水了?

    浪天更是一臉不相信地盯著蕭炎。

    蕭炎對著浪天笑了笑,“怎麼?不願意?”

    浪天哪能不願意呢,他做夢都想有一個好鼎和能擁有一朵天火,但是他心里疑惑,蕭炎為什麼要這樣做?

    “給我個理由。”浪天極為認真地對蕭炎說道。

    蕭炎哂然一笑︰“如果我說我感謝你,你信嗎?哈哈。”

    浪天盯眼看著蕭炎,不言語。

    “好了。其實呢......”說到這里,蕭炎湊到浪天的耳邊輕語︰“我的鼎比這個好。”然後揚頭對浪天一笑。

    聞得此言,浪天盯著蕭炎的目光松弛了下來,不做作,一抱拳,“如此,便謝了。”

    蕭炎這才回頭對老者說道︰“煩請前輩帶我去領第二名的獎品吧。”

    老者像看怪物一般看著蕭炎。先前還以為是蕭炎質疑第二名的獎品比第一名的好,現在看來完全不是那麼回事。可蕭炎的作為讓老者很是費解,想來想去,只有兩種可能,要麼,這人的藥鼎更好,要麼,這人煉藥把腦子煉出問題了。“前輩,有什麼問題嗎?”蕭炎見老者那麼看著自己,極其不解。

    能有什麼問題?你們自己私下都商量好了,你第一名都沒問題,我能有什麼問題?難道我還能逼著你領取第一名的獎品?就算你領取了,下去兩人一換,還不是一樣?老者搖搖頭,只得帶著蕭炎去獎台領取第二名的獎品。

    蕭炎隨著老者走到獎台,看見台子上擺放著的五樣東西︰三副藥方,一枚丹藥,半張地圖,疑問地看向老者。老者給蕭炎介紹道︰“這三張藥方,都是帝之四品的丹藥方,正好你們這個階段用得著;這枚丹藥呢,叫玄靈丹,是帝之五品丹藥,可以瞬間提升靈魂之力;這半張地圖呢,是一張殘圖,無數年了,誰也沒有找到另外半張,也不知道是什麼地方。你選三樣吧。

    蕭炎拿起三副藥方卷軸。卷軸外面標注著丹藥的名稱與功用︰黑紋丹,能大幅增強氣息,帝之四品;菩提丹,能加快恢復的度,帝之四品;護體丹,能瞬間在身體周圍形成一道護罩,帝之四品。

    蕭炎看了看這三種藥方,發現除了護體丹之外,另外兩種幾無用處,便收起了護體丹的藥方,然後又把天靈丹和那半張殘圖收了起來。天靈丹,也許有急用的時候。而那半張地圖......沒別的好拿,只得拿它了。

    老者適時地走上前來,遞給蕭炎一張證書︰“雙公子,這是你此次新秀選拔賽冠軍的獲獎證書。雙公子,我們查過,你還沒在我們丹殿考核登記,憑此證書,你可以直接去丹殿免考登記,而且,殿主也會親自接見你。請收好。”

    接過證書,蕭炎便走下獎台,正好浪天也得到了藥鼎,抱在懷里看個不停,愛不釋手,看到蕭炎過來,忙迎了上去︰“謝了。”

    蕭炎笑笑︰“不客氣,喜歡就好。”

    “雙火公子,你我素昧平生,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送我這尊藥鼎,但是我實在是需要一尊好的藥鼎。這個情,我欠你的,有需要浪天幫忙的地方,請直言。”

    “沒有。”蕭炎淡笑著說道。

    浪天顯然沒料到蕭炎回答得這麼干脆,一時間有些尷尬,“好吧,如果以後有用得著浪天的地方,來這撕裂城南浪天藥店找我。”

    “你一直在這撕裂城?”蕭炎有些奇怪地問了浪天一句。這撕裂城,除了各個勢力接待新來斗帝外,平時少有人來人往,浪天這樣一個優秀的煉藥師,怎麼不去別的地方發展?

    “是,一直在撕裂城。”

    “沒有家族?沒有加入什麼勢力?也沒去過別的地方歷練?”一連串的為什麼問向浪天,因為蕭炎實在想不通,來到斗帝大陸的斗帝,從來沒去過別的地方,一直呆在撕裂城,這簡直不可想象。

    浪天黯然地搖搖頭。

    蕭炎震撼了!他不得不震撼!一個沒有家族,沒有加入任何勢力,也沒有出去歷練過的人,還沒有天火,沒有好一點的藥鼎,居然......居然煉到了帝之三品藥師,而且還是頂尖的那種,這得需要多好的天賦和多執著的信念啊。

    看著眼前的浪天,蕭炎拿到選拔賽冠軍的心里的那點驕傲一下子沒了。在浪天面前,自己簡直就是廢才!

    “感謝公子的藥鼎。浪天先告辭。”就在蕭炎震撼于浪天那超凡的煉藥天賦的時候,浪天抱拳告辭。

    ......

    ............

    選拔賽徹底結束了。觀眾紛紛散去。蕭炎走出賽場,與甄妮,樂少龍會合在了一起。一陣恭喜之後,蕭炎便提出去藥尊爭奪賽那邊看看。觀摩浪天,讓蕭炎突破了困惑許久的瓶頸,這讓蕭炎極想去觀摩觀摩頂尖煉藥師的精湛技藝。當蕭炎與甄妮和樂少龍正興沖沖地準備動身去觀看藥尊爭奪賽的時候,高台上的清浩然站起身來,領著清沐兒以及二長老,三長老,五長老悄然離開。“別看我,裝做不認識!”剛隨著人流走在去藥尊爭奪賽賽場路上的蕭炎,腦海突然傳來了清浩然的聲音,還未等蕭炎反應過來,已看見清浩然五人到了近前。

    突然看到清浩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甄妮和樂少龍腦同時嗡的一聲炸了,他們知道,蕭炎暴露了。無數個念頭瞬間在甄妮腦子里閃過,可是,一看已經撲向自己身後的三位長老以及面前的清浩然和清沐兒,甄妮和樂少龍都明白,跑不掉了。

    “見過魔皇!”甄妮和樂少龍還有蕭炎同時恭聲問候。蕭炎听到清浩然的傳音,雖不明白是怎麼回事,但還是依照清浩然的囑咐,裝做第一次見到清浩然,有些呆滯,有些震驚還有些不知所措的樣子。

    清沐兒剛才還為那個自以為是蕭炎的假蕭炎被綁架急得不行,現在一見到蕭炎,一下子開心不已,可剛準備上前招呼蕭炎,就被清浩然凌厲的眼神狠狠地瞪了回去,嚇得噘著小嘴忙退到了一旁。

    “呵呵,免禮。這位是?”清浩然也裝做一副不認識蕭炎的樣子。

    甄妮和樂少龍心里都苦笑不已,這戲演得,真絕。

    不過甄妮還是連忙恭敬地回道︰“他是我的隨從,雙火。”

    “雙火......不錯的名字,呵呵,真不錯......清浩然聞言笑了笑,一揮手,一個古樸的卷軸出現在手,目光轉向甄妮︰“我這里有一斗技,世階級,貴行可有興趣拍賣?”

    蕭炎完全被清浩然的這些舉動搞糊涂了,先是要自己裝做不認識,然後居然拿出世階斗技說要拍賣,清大哥到底要干什麼啊?

    對現在的險惡形勢不完全了解的蕭炎自然不理解清浩然的良苦用心。清浩然,新一代的魔皇,在這各大勢力會聚之地,他的一舉一動自是吸引著無數人的目光甚至盯視,而且誰都知道清浩然認識蕭炎,所以清浩然不得不異常小心,自己親自動身來見大商拍賣行的經理,沒點理由怎麼行。

    “呵呵,請放心,一定不會讓貴行為難,不過也請貴行不要刁難清某才好。”清浩然語帶話,直視著甄妮和樂少龍,語氣略微嚴厲起來。甄妮和樂少龍頓時感覺被四股強大的靈魂之力鎖定。

    甄妮和樂少龍一陣的無力,他們心里明白,自己被清浩然綁架了。

    甄妮的面色冷峻了起來,急判斷著眼下的局勢。清浩然是蕭炎的大哥,自是不會傷害蕭炎,而且也從沒覬覦過蕭炎身上的藥方,否則,當初蕭炎給他送血魔令的時候就直接把蕭炎給殺了,用不著等到今天。清浩然找蕭炎,應該是為了蕭炎的安全著想,畢竟清浩然並不清楚商盟究竟會對蕭炎怎樣。而對自己,從剛才清浩然的話就可以听出,也應該沒有什麼惡意,只是希望自己配合演一出戲,以免被在這里的眾多勢力懷疑。

    想通這一切,甄妮心里一下子了然了。配合就配合,正好不知道怎麼樣對蕭炎開口說合作的事情,有清浩然在,蕭炎也會對自己目前的處境有清醒的認識,說不定清浩然還能幫忙一二,促使蕭炎做出決定。

    甄妮的臉上漸漸地浮出了淡然的喜色,“魔皇大人說笑了,甄妮哪敢刁難魔皇。甄妮只希望互惠就好。”

    “哈哈哈哈,甄小姐真是個妙人。好,既然如此,大家不如去魔族坐坐吧,各位意下如何?”清浩然大笑道。他哪里听不出甄妮的意思,不過自己本就只是為了蕭炎的安全而已,只要蕭炎是安全的,正如之前對甄布凡所說的那樣,商盟怎麼樣與蕭炎合作,他不關心,而且心底里,還有些希望蕭炎能與商盟達成合作,這對蕭炎有好處。

    對于清浩然的邀請,甄妮清楚,他們是沒有選擇的。甄妮默默地點了點頭。隨後,清浩然五人便挾著甄妮,樂少龍以及蕭炎,朝著魔族在撕裂城的接待點急奔而去。急奔,鎖定甄妮和樂少龍的那四道靈魂之力也是松懈了不少,甄妮趁機給甄布凡發出一道訊息。............

    ;

    ...



伊莉小說網 |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最新章節

 ** 作者︰夜雨聞鈴0所寫的《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