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恐怖靈異 >> 貓爺駕到束手就寢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077:鳳青妖骨被暴露
作者︰顧南西 下載︰貓爺駕到束手就寢TXT下載
    “祝花滿與酥酥百年好合。”

    摘自桃花公主手札

    十一月七號,宜興土,宜安門,宜開市,宜嫁娶。

    是個萬事皆宜的好日子。

    是折耳兔族小公子花滿的大婚之日。

    午時將近,迎親的隊伍已到了大陽宮的宮門口,是桃花公主執意要從大陽宮出閣,以郡主之禮。隨親的人員除了八位妖主,還有犬族與蜥蜴一族的族老,如此排場,便是真正的皇家郡主,也不及七八分。

    何況,隨轎的白靈貓族的桃花公主,誰還敢說,這梅花酥是高攀。

    桃花今日特地穿了一件素白的裙子,渾身上下一點緋色都沒有,因著前幾日喜娘說了,隨轎的人若穿了紅,會搶了新娘子的喜氣,桃花便記住了。

    她隨婚轎先去,鳳青說他隨後。

    “青青,那我先去了。”

    “嗯。”鳳青叮囑,“不要頑皮,吃了喜酒便回來。”

    桃花笑了笑,眼眸靈慧,彎彎的︰“你不是稍後便去嗎?怎麼說得好像不去似的。”

    鳳青微頓,道︰“我要晚些去。”

    桃花乖巧地點頭。

    鳳青又道︰“你爹爹娘親不在,到了折耳兔府,不要一個人,跟著你哥哥。”

    怎麼越說越像他不去一樣。

    桃花擰擰眉頭,依依不舍地拉著鳳青的袖子,軟軟糯糯地說︰“那你快點來,不然我可能就闖禍了。”

    鳳青失笑︰“好。”俯身親了親她,他取了屏風上的披風,給她系好,突然想到,“不要去看那只兔子洞房。”

    桃花︰“……”

    青青是怎麼知道他要去看花滿兔子的現場版的?她心虛地摸摸鼻子,特別中氣十足地說︰“我不看,不看!”

    鳳青又親了親她的臉,這才讓她去。

    方出昭明殿,桃花便听見有人喊她。

    “小桃花。”

    三分笑,七分懶倦,是榮樹獨有的聲線,從高處傳來。桃花抬頭,便看見了站在紅牆綠瓦之上的榮樹。

    她笑著問好︰“榮樹師傅。”

    榮樹縱身一躍,便落了地,拂了拂淺緋的錦衣,步調悠然自得,笑著從樹影里走來,冬日午時碎金的斑駁打在他身上。

    他真是偏愛嫩色呢,這般艷麗,也能叫他穿出來一股子風流肆意的張揚來。

    桃花行了個晚輩禮,問榮樹︰“師傅,你也是來吃喜酒的嗎?”

    “是來吃酒的沒錯。”嘴角的笑斂了三分,他道,“不過我是來找老鳳凰喝酒的。”

    哦,找青青的啊。

    桃花眯眼笑了笑︰“你和青青感情真好。”

    榮樹︰“……”

    嘴角略微不自然地抽動了一下,榮樹眼底笑意是徹底收了,語氣有些沖,有點怒其不爭的意味,道︰“誰和他感情好了。”

    那老鳳凰只是沾光!

    他分明是打死都惦記她!

    不開竅的家伙!

    小姑娘听了,不說話,就點頭,一副我懂我懂的表情。

    榮樹想罵人。

    看著小姑娘清澈黑亮的瞳孔,榮樹眼底神色又柔了幾分,難得耐著性子囑咐︰“別一個人亂跑,跟著你哥哥。”

    這話……

    桃花點頭說好,又說︰“青青已經說過了。”她舔了舔風吹干的唇,笑起來會露出六顆漂亮的赤貝,“你和青青真有默契。”

    榮樹︰“……”

    不是默契!是都惦念你!

    榮樹深深吸了一口氣,沒說話,重重揉了一把小姑娘的頭發,不想跟她說話,直接往昭明寢殿去了。

    去找青青了,還不承認!

    桃花一副了然于胸的表情。

    她前腳走,後腳便有護衛守住了昭明殿。榮樹進來時,鳳青正伏案繪著什麼,听聞腳步聲,抬頭,淡淡道了句︰“來了。”

    榮樹瞧了一眼鳳青繪了一半輪廓的皮影,沒好氣地哼了一聲。

    他嗤︰“老子欠你了!”

    兩個字,助我。

    這老鳳凰一封信,就把他召來了,丫的,當他召之即來揮之即去嗎?他還欠,真就來了。

    鳳青不理會他的壞脾氣,問︰“喝酒,還是茶?”

    榮樹冷了他一眼,往軟榻上一躺,搭起了一只腳直接踩在質地柔軟的被褥上,指腹敲了敲膝蓋,冷嘲熱諷著︰“留著點力氣,待會兒別疼死了。”他懶懶地伸展著身體,瞥了鳳青一眼,“你要是疼死了,我以後想打架了都沒人陪。”

    鳳青淡然自若地道︰“你打不過我。”

    榮樹哼了一聲,伸伸腿,一腳踢了軟榻旁的暖爐。

    鳳青抬手,接下了,動作不疾不徐。

    榮樹尾音微提︰“決戰啊。”

    鳳青不冷不淡︰“奉陪。”

    雙目而視,各自冷臉,冤家!

    午時剛至,折耳兔族的迎親人馬入宮了,隨轎的八位妖主出發之前,先行去青陽殿面聖,隨著小尊上一同進殿,才剛走進青陽殿,便听見 的一聲,像是什麼被摔碎了。

    隨即,又傳來奶奶的一聲……貓叫?

    “喵!”

    這下听清楚了,是貓叫。

    隨行的成明心知,完了,小尊上要發脾氣了。果不其然,便看見小尊上快步進了殿,立即冷了臉色。

    “誰讓你踫那個魚缸的!”

    天子一怒,伏跪一地。

    原本怔在書案旁的婢女雙腿一軟,便跪在了一地碎片上︰“奴婢該死,奴婢該死。”

    是該死。

    龍澤殿侍奉的妖侍,哪個不知道小尊上喜愛極了那條鯉魚,已經養了好長一段時間,晚上便放在寢殿里,他親自喂養著,白日處理政務還會帶來青陽殿,時時逗弄。

    動了小尊上的寶貝疙瘩,能不該死嗎?

    那婢女跪著一直磕頭,膝蓋壓著一地碎片,不大一會兒便淌出了一片血漬,小尊上看也沒看一眼,蹲在碎魚缸前,雙手小心地將那條鯉魚從碎片里拖起來,放在掌心,直接用指腹拂掉小鯉魚背鰭上的碎渣。

    小鯉魚喵了兩聲,翻了個身,白花花的肚子上有好幾道刮傷。

    小尊上立馬就怒了︰“誰讓她進來的,誰教的她規矩,還有青陽殿的掌事,全部押去誅妖台領罰。”

    “是。”

    成明上前,直接把求饒的婢女拉走,這個婢女他見過幾次,是疊南妖主家的,想必是抱了什麼別的心思送進宮來,這規矩還沒學好,小尊上的禁忌都沒摸透,就急著塞青陽殿來了。

    偏偏,一來就觸了小尊上的逆鱗,還能怎麼辦,殺雞儆猴,打殺打殺以後就不會有人不自量力了。

    把人押下去之後,隨同進來的成玉妖主才開口︰“尊上,那迎親”

    楚梨花不耐︰“全部出去。”

    成玉妖主摸摸脖子,與其他七位妖主一同告退離開了。

    “成明,”楚梨花低著頭,十分專注地給小鯉魚把肚子上的碎片剔出來,道了句,“魚缸。”

    “臣下這就去準備。”

    碎片拔出來後,喵喵唧唧的小銀鯉不吱聲了,翻著肚子大喇喇癱著,也不吐泡泡了,也不甩尾巴了,像條死魚。

    楚梨花戳了戳它的腦袋︰“怎麼不叫了?”

    它一動不動,繼續死著。

    他湊近,烏黑的一雙瞳盯著那白花花的魚肚子,用手指輕輕戳了一下︰“疼?”

    “喵!”

    尾巴一掃,甩開那根手指,它要痛翻了!

    沒死就好。

    楚梨花勾唇,松了松眉頭,提了它的魚尾巴往自己那邊拖了拖︰“你這魚脂愈合的藥性極好,你卻連個自愈都不會。”他冷酷地嘲諷,“沒用。”

    小鯉魚直接翻了個死魚眼!

    楚梨花唇角又上牽了一分,嘴里又數落了幾句,大多是表達一番他對這條無用之魚的鄙夷,可鄙夷歸鄙夷,他還是在指腹上暈了一個光暈,噙了點妖氣,覆在小鯉魚的魚肚子上,打著圈揉了揉。

    片刻,那傷口便消失不見了,又是一片白花花滑溜溜的肚子。小胖鯉魚就又活蹦亂跳了,甩著尾巴在楚梨花掌心蹦蹦跳跳。

    楚梨花笑,戳它滑嫩嫩的魚嘴。

    “喵!”

    “喵!”

    小胖東西叫喚了兩聲,就用魚尾巴甩開了楚梨花的手指,對著他的手掌內嘬了好幾下,嘬完就往他袖子里鑽了。

    手臂上濕濕滑滑一條,楚梨花把那小東西直接甩出來︰“膽兒肥了,敢跟我橫了。”

    翻身,甩尾巴,小魚嘴一癟︰“喵!”

    楚梨花笑出了聲︰“不錯,越叫越像了。”

    這小胖團魚的貓叫是他一聲一聲教出來的,有七八分他的腔調,倒是比一般的貓族叫得還要撩人幾分。

    一條魚,比貓叫的還像貓,真是!

    “尊上,魚缸來了。”

    成明大妖進來便瞧見平日里不苟言笑的小尊上正半趴在榻上,不知是逗魚還是被魚逗了,笑得特別開懷,見他進來,才咳了一聲,坐直了身子。

    成明把魚缸放好,等小尊上親手把魚放進去,他才將小半碟熟肉倒進去,那小胖魚一聞到味,就追著熟肉去咬,吃得可歡了,成明覺著這鯉魚討喜,便又倒了小半碟。

    好多肉肉啊……

    小鯉魚一邊嘬肉吃,一邊對著成明可勁兒搖尾巴,成明頗有種喂養女兒的欣慰感,正要給小鯉魚添食。

    “我來。”楚梨花道。

    成明愣。

    楚梨花把成明手上的熟肉盤子接過去,睨了他一眼︰“你出去。”

    “是。”

    成明瞧了瞧魚缸里吃得歡天喜地的胖魚,摸摸鼻子就出去了,心下詫異,小尊上怎麼一臉不滿意的樣子,剛退到門口,便听見殿里頭小尊上冷嗖嗖地說了句︰“他才喂了你幾次,你就對著他搖尾巴了?”

    成明︰“……”

    小尊上是對這小胖魚捻酸?不由得慢了腳步,他豎耳細听。

    “以後不準吃別人喂的。”楚梨花冷笑了一聲,陰測測的,一筷子戳翻了小胖魚的肚子,“不然撐死你!”

    小胖魚鑽到水底去,撅起魚嘴︰“喵!喵!喵!”

    它特別硬氣,足足叫了三聲,然後就咬著落在了水底的熟肉到一邊去咬去了。

    楚梨花用筷子去戳它,可新換的這個魚缸比先前那個更深,筷子短了一截,他戳了幾下都戳不到。

    “喵!”

    這開了靈智的小胖魚還學會了咸魚翻身幸災樂禍,蹲在水底一邊啃肉,一邊洋洋得意吹泡泡。

    楚梨花被它噎了一下,咬了咬後槽牙,湊近魚缸口,命令︰“過來。”

    哼,它才不過去!

    小胖魚繼續吐泡泡,肉肉好好吃。

    楚梨花捋起袖子,手就伸進了水里,揪著那胖魚的尾巴給拖上來了。

    小鯉魚又翻了個死魚眼,才泄了氣,不敢再造次了,主動把腦袋靠過去,在那只手的掌心里蹭了蹭,滑溜溜地蹭得特別順暢。

    楚梨花的心情也順暢了,大發慈悲的倒進去半碟熟肉。小胖魚一見有肉吃,立馬從楚梨花掌心里翻出來,追著肉去咬了。

    楚梨花︰“……”

    這個飯桶!

    他把剩下的半碟肉扣下了,放在離魚缸很遠的地方,對小胖魚說︰“我晚些時候回來,晚膳不準吃太多,等我回來喂你。”

    一听到有吃的,小鯉魚就把腦袋鑽出了對面,對著楚梨花搖頭擺尾,直叫喵喵喵。

    楚梨花這才滿意了,勾唇笑道︰“乖。”

    “喵”

    將這一切听在耳朵里的成明︰“……”怎麼覺得……奸情味兒好濃。

    一只貓和一條魚,什麼孽緣!

    這會兒,折耳兔族的迎親隊已經到了乾華殿,新娘子便是要從乾華殿出轎,因著花滿的母親是人族,是以這迎親禮俗便與人族無異,敲鑼打鼓鞭炮聲聲。

    花滿今天是新郎官,穿了一身紅,騎在棗紅汗血駿馬上,少年肆意,意氣風華,好不俊郎。

    他下了馬,瞧見殿門口的桃花,上前便問︰“胖花,酷不酷!”

    桃花上上下下一番打量,由衷地說︰“滿滿,你今天看起來很是衣冠楚楚。”

    花滿︰“……”

    合著他是衣冠禽獸?

    他丟了個冷眼,凶巴巴地說︰“讓開,我要去接新娘了。”

    桃花不與他置氣,讓他過去了,跟在後面,走了幾步又喊住他。

    “滿滿。”

    花滿回頭,沒好氣地︰“干嘛?”

    桃花走過去,拍拍他的肩,一副老氣橫秋鄭重其事的口吻,道︰“酥酥吃過很多苦,你以後對她好一點。”

    花滿不爽,不過還是立馬應︰“我知道。”反問,“你還不信我?”

    桃花一派認真地點頭,說︰“你是北贏最不靠譜的兔子。”

    最不靠譜的兔子嘴角一抽,豪氣雲干地反駁︰“我是大佬!”拽著桃花往門外看,邊道,“梅花酥以後就是大佬的夫人,誰敢欺負她,是不是啊兄弟們!”

    殿外十幾匹棗紅上十幾張嘴齊刷刷道︰“是,老大!”

    桃花︰“……”

    蝦兵蟹將小弟團全來了,北贏第一大佬,果然有勢力有面子。

    花滿讓桃花給她提著喜糖的布兜,一邊抓了一把撒出去,一邊道︰“你別瞎操心了,有閑工夫帶你家老鳳凰去我娘親那,她這幾天總念叨著。”

    桃花就听著。

    料想大概是花滿和梅花酥以後子嗣的問題,桃花也是知道一點的,花滿是只兔子,梅花酥本就是雜種獸,跨了種族孕育子嗣很難,即便有了後代,是純種還是雜種,都有可能,可雜種獸的存活率特別低。

    因此,花滿的娘親很是擔心,倒不是介意,是怕孕育了活不下來。

    不過花滿那只兔子大言不慚,說他的種,肯定牛!桃花才不理他,想著過幾日帶青青去一趟。

    這時,張大蟹嚷了一聲︰“大哥,吉時到了。”

    花滿擺擺手,讓他手底下的蝦兵蟹將小弟團們去抬東西。

    “桃花。”他突然正經嚴肅地叫了一聲。

    桃花愣愣地應。

    “我突然想起來一件很重要的事。”花滿一本正經地問桃花,“要是以後我和梅花酥吵架了,你幫我還是幫她?”

    桃花想也不想︰“我幫她。”

    怎麼可能吵得起來,酥酥特別慣著這只兔子,疼得不得了。要真吵了,那也是這只兔子的錯,她還不知道他什麼德行,從小痞到大,才不是只省心的兔子。

    桃花本以為花滿會對這答案炸毛,沒想到他表情特別鎮定。

    他說︰“哦,那你立場要一直堅定。”頓了頓,語氣認真,嘴上還是痞痞壞壞的笑,眼底卻目若朗星,他又說,口吻像囑托,“你每次都要幫她。”

    桃花訝異。

    “我有父親母親祖父祖母,還有整個兔族,雖然以後也是她的,可梅花酥心里的娘家人,應該就只有你一個人。”

    桃花怔忪,看著花滿,許久,一臉欣慰︰“滿滿,你終于長大了,懂事了。”

    她還怕這只兔子不懂憐香惜玉,花滿愛玩愛鬧,也沒個正經,她總怕他不夠喜歡梅花酥,至少不夠梅花酥那樣喜歡。

    原來,她家小兔子心里也亮堂著,深思熟慮地為一個姑娘打算著,這不是動情又是什麼?

    桃花好感動,好想哭,想要摸摸兔子的頭夸夸他。

    他卻攤攤手,神色恢復了一如既往的吊兒郎當,略帶嫌棄地瞅了桃花一眼︰“胖花,你好肉麻。”

    桃花︰“……”

    絕交吧,她以後就只要做酥酥的娘家人好了。

    折耳兔族的公子大婚,妖族七十二族來賀,流水宴從兔族的領地一直擺到了妖都城外十里,怎地盛況空前。

    主婚人是折耳兔族輩分最高的族老,本來沂水妖主的意思是想請梨花小尊上主婚的,不過小尊上說今日是折耳兔家大喜,免君臣之禮,他只是以梅花酥娘家人的身份來吃酒,不需過于多禮。

    這娘家人一說,自然是名正言順了梅花酥的郡主之禮。

    拜了堂,梅花酥被送去新房,花滿還帶著他的一群小弟,挨桌敬酒,不大一會兒,便暈暈醉醉了,被張大蟹攙著送回了房間。

    桃花詫異,花滿那個海量,怎就幾杯便見了底,轉念一想也就明白了,**一刻值千金嘛。

    酒宴開始前一盞茶功夫,還陸陸續續有臣子過來敬酒,見梨花小尊上臉色越發沉,便不敢再上去自討沒趣了。

    桃花心不在焉的,有些味同嚼蠟,一直望著門口。

    “哥哥,青青他怎麼還不來。”

    楚梨花給她夾了一筷子肉,說︰“他那麼大只鳳凰,還能丟了不成。”

    桃花眉頭還是皺得緊緊的︰“我不放心。”放下筷子,她說,“哥哥,我想回去了。”

    鳳青一直不來找,她心里很不安,莫名地心慌。

    楚梨花似乎沒盡興似的,拉著她坐下,給她舀湯喝,道︰“現在還早。”

    桃花搖頭,執意︰“我要回去找青青。”

    楚梨花看了看夜色,離午夜尚早,這冬盛夜也還長,若是現在回去……

    他想了想,安撫道︰“我差人去催他,你再等等。”又想了想,端了杯酒喝,他眼楮看向別處,說,“若是無聊,你先去看滿滿洞房,哥哥在這等你。”

    桃花簡直不可思議,她哥哥可是打小都不讓她和公的玩,現在居然讓她去看活!春!宮!

    她一時懵在那里。

    楚梨花揉揉她的發頂︰“不要亂跑,好好看洞房,我在這等你。”

    “……”她愣了許久,呆呆地點頭,“哦。”

    花滿的現場版,她還是想看的,可青青……她糾結了好一會兒,決定就看幾眼,看完就回去找青青。

    桃花剛走不久,楚梨花一杯酒還未飲完,成明便來了。

    “尊上。”

    楚梨花抬眸。

    成明面露急色︰“出事了。”

    “什麼事?”

    成明低聲,不敢抬頭,膽顫道︰“您的小鯉魚,被、被人劫走了。”

    “ ”

    夜光酒杯應聲落地,四分五裂。

    題外話

    不是閱讀和瀟湘的全文訂閱的,別去加群好嗎?渾水摸魚是不可能的,別讓我管理浪費時間,也別去給自己找不痛快。

    請彼此尊重!



伊莉小說網 | 貓爺駕到束手就寢 | 貓爺駕到束手就寢最新章節

 ** 作者︰顧南西所寫的《貓爺駕到束手就寢》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貓爺駕到束手就寢》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貓爺駕到束手就寢》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 - 伊莉小說線上閱讀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