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恐怖靈異 >> 纏痴錯愛︰權勢上司虐寵妻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纏痴錯愛︰權勢上司虐寵妻 第1642章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作者︰隊長是我 下載︰纏痴錯愛︰權勢上司虐寵妻TXT下載
    第1642章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透過鏡子,白童惜與站在她身後的阮眠四目相對,最後兩人都笑了起來,不得不說,孟沛遠醋勁發作的時候,有時真的幼稚得讓人發笑。

    最後,阮眠給白童惜挑了一套一字肩的婚紗,只露出了她縴長的脖子和蝶翼般的鎖骨︰“這套要是孟沛遠還不滿意,那就讓他干脆給你舉辦一個中式婚禮得了!”阮眠看著她說。

    白童惜一楞之下,反應過來中式婚禮的新娘穿的都是鳳褂裙,算是相當保守的了。

    她笑了笑,然後對著鏡子慢慢轉了一圈,大大的裙擺就像綻開的百合一樣,很唯美,也很迷人。

    衛明趁此良機,一手捂著小心髒,一手“ 嚓”一下按下了拍照鍵,一想到兄弟們看到照片時那羨慕嫉妒恨的表情,他就美滋滋。

    “要是再配上一雙水晶鞋的話,效果就更好了。”阮眠這時說道。

    聞言,一直默默給白童惜整理婚紗的店員,忙說︰“三位,水晶鞋的話,我們店里也是有賣的哦,需要我現在拿來給三位看看嗎?”

    阮眠歪頭看向店員︰“我說的是真水晶,你們這的是天然的還是人工的?”

    “啊?”店員懵了懵後,答道︰“人工的”

    “那就算了。”阮眠直接替白童惜拒絕了。

    “阿眠”白童惜覺得不管是天然的還是人工的,只要漂亮合腳就行了啊。

    一听這話,阮眠當即說道︰“既然有條件,為什麼不讓孟沛遠給你打造一雙真正的水晶鞋呢?大多數女人一生就只有一場婚禮,鋪張點又怎麼了?如果我是你的話,我就恨不得結婚當天上條大新聞!”

    “你已經上大新聞了。”白童惜打趣道。

    “哎呀!你就不要取笑我了,咱們兩個的性質能一樣嗎?”阮眠氣鼓鼓的說。

    白童惜捏了捏她的臉︰“總之,大新聞我不要,水晶鞋我也可以不要,只要愛我的和我愛的都在我的身邊,我就心滿意足了。”

    聞言,阮眠忙問︰“童惜,如果你結婚那天我來不了,那我還是不是你愛的人了?”

    白童惜毫不遲疑的說︰“這還用說嗎?我們永遠是最好的朋友!”

    “童惜!”阮眠忽地撲上來抱住她的肩膀,小臉枕在她的胸前開始放聲大哭︰“你怎麼這麼好啊嗚嗚嗚,我最愛你了!我要是男的,一定要從孟沛遠手里把你給搶過來!”

    聞言,一旁的衛明悄悄的別開了耳朵,看在嫂子的面子上,這種對孟二哥不敬的話,他就當沒听到吧。

    十分鐘後。

    白童惜從更衣室里走了出來,身上已經換回了出門前的那套衣服,至于那套婚紗則被她交給了店員︰“麻煩你,幫我把這套包起來。”

    店員高高興興的接過,包裝去了。

    見狀,衛明輕聲問道︰“嫂子,你不再看看嗎,貨比三家啊。”

    “是啊,現在時間還早,我們再多逛一會兒街嘛童惜!”阮眠興致盎然的說。

    白童惜偏過眸,對阮眠說︰“逛街可以,不過不是給我逛,是給你逛。”

    阮眠納悶的問︰“給我逛?我有什麼好逛的?”

    白童惜被她的遲鈍打敗了︰“很快你就要出去避風頭了,華西村的購物條件衛明已經跟你說了,你確定不買點什麼嗎?”

    “啊對!我要買面膜!防曬霜!姨媽巾!”說到這里的時候,阮眠的臉“騰”的一下紅了,因為她忘了衛明還站在這里,好尷尬啊

    當衛明護送兩女回到香域水岸時,正好和下班回家的孟沛遠撞個正著。

    衛明沖孟沛遠打了個哈哈後,立刻飛快的溜了,可見上回孟沛遠留給他的心理陰影之深,已經嚴重得讓他進去討杯茶的想法都沒了。

    掃過衛明離開時,輕輕放在地上的大包小包,孟沛遠看向白童惜,柔聲問︰“你們去挑婚紗了?”

    “嗯。”白童惜記得自己跟他說過的。

    “衛明送你們去的?”

    白童惜又“嗯”了一聲。

    孟沛遠眸色一深︰“他看到了你試婚紗的樣子了?”

    一听這話,白童惜頓時“嗯”不下去了。

    正在喝水的阮眠險些嗆著,她給了白童惜一個自求多福的眼神後,默默的端著水杯坐遠了點。

    白童惜的沉默,已經對他的問題做出了回答。

    對此,孟沛遠也不惱,只是在心里給衛明記上一筆後,說︰“逛了一下午的街,累了吧?你好好休息,我負責晚餐。”

    語畢,他摸了摸白童惜的肚子,脫掉西裝外套後,轉身進了廚房。

    他這一走,阮眠立刻放下用來擋臉的杯子,小聲問道︰“童惜,你說他是生氣了還是沒生氣啊?”

    “不知道。”白童惜想了想︰“應該是沒生氣吧。”

    “這我就放心了。”阮眠從沙發上跳起來說道︰“童惜,我去看看綿綿,這里就交給你啦!”

    “嗯,你去吧。”

    阮眠上樓後,白童惜忍不住走向廚房,蹭到孟沛遠身邊問道︰“孟先生,你不問問我婚紗的款式嗎?”

    孟沛遠停下手里的活兒,心想要不要現在就告訴她,他已經就著游戲里的婚紗給她定制了一套?

    沉澱了下心思後,他不動聲色的問道︰“婚紗什麼樣的?”

    “是白色的,一字肩,大裙擺,裙擺上印著花紋”

    “這似乎沒什麼特別的。”

    孟沛遠其實是想為自己給白童惜準備的那套婚紗做鋪墊的,但說出口的話,落進白童惜耳中,卻有些變了味。

    “你的意思是,我和阿眠選的婚紗,平平無奇嘍?”

    聞言,孟沛遠自覺不妙,但他還是不想過早揭露這個驚喜,便道︰“沒有,再平平無奇的婚紗,穿在你的身上,一樣美艷動人。”

    好吧,白童惜被他的話逗笑了。

    見狀,孟沛遠暗暗松了一口氣,隨即轉移話題道︰“除了婚紗外,你們還買了什麼?”

    白童惜便把衛明今天帶來的消息和他說了下,跟著道︰“想到阿眠要去那種偏僻的地方,我便帶她去買了一些必備品,說到這里,我必須要謝謝你了孟先生,你總是在我最煩惱的時候,默默給予我幫助。”

    “這沒什麼,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別听孟沛遠說得大義凜然,其實他也是為了他自己,阮眠母女早點找到新的棲身之所,他也可以早點和白童惜過回二人世界。

    兩天後,周六清晨。

    阮眠左手抱著阮綿綿站在小花園門口,身前是白童惜和孟沛遠,身後是衛明和他的車,他正在將阮眠母女的行李搬上後備車廂。

    眨了眨眼,阮眠故作灑脫道︰“童惜,我跟綿綿這就走啦!”

    白童惜強壓下傷感,沖她露出一個笑臉︰“嗯,你們路上小心,到了那里之後常聯系!”

    阮眠點了點頭︰“衛先生說,那里信號不好,我可能沒辦法經常和你聯系,不過沒關系,衛先生說會替我們傳口信的。”

    “嗯,衛明是一個很勇敢也很值得信任的男人,你和綿綿要是有什麼事,一定要第一時間告訴他!知道嗎?”白童惜握住阮眠的胳膊,交代道。

    “知道了。”阮眠不舍的注視著她︰“說再見之前,我能抱抱你嗎?”

    白童惜什麼都沒說,只是上前牢牢的抱住了阮眠母女,這次她不想哭,因為她深信,短暫的別離只是為了下次更好的相聚,她會等著阮眠回來的!

    在依依不舍的松開彼此後,只見阮眠偏過眸,沖默不作聲的孟沛遠道︰“孟沛遠,你別欺負童惜!不然你的下場,就跟喬司宴一樣!”

    孟沛遠俊眉微微一挑,隨即低沉的說︰“我要是對她不好,不用你動手,我自己給自己捅一刀。”

    阮眠微微一怔後,大笑道︰“行,這可是你說的!像個男人!”

    “干麻!”

    “粑粑!”

    就在這時,一道稚嫩的童音響徹三人耳際。

    他們看過去的時候,就見阮綿綿正伸長了胳膊要白童惜和孟沛遠抱抱。

    只不過,其中一聲稱呼實在有些詭異,叫白童惜干媽他們能理解,但叫孟沛遠爸爸是不是就太

    察覺到孟沛遠顰起的眉心,阮眠尷尬又郁悶的說︰“可不是我教她叫爸爸的哈,我只教了她叫干媽!”

    “我們知道。”白童惜為阮眠解釋道︰“其實你還在島上沒回來的時候,綿綿就已經沖孟先生喊粑粑了,可能是因為孟先生給她換過尿布,喂過奶粉吧?”

    “我看不是!”阮眠沒好氣的瞪了一眼讓她出糗的阮綿綿︰“這小鬼怕是個勢利眼,從小就知道抱大腿!”

    這下,就連孟沛遠眼底都染上了淡淡的笑意,他伸手摸了摸阮綿綿軟趴趴的頭發,說了句︰“要是在你媽那兒待不下去了,可以回來找干爹干媽。”

    “嘿,孟沛遠,有你這麼挖牆腳的嗎?”阮眠一听這話,也顧不上尷尬了,沖著孟沛遠就是一通齜牙。

    眼見悲傷的氣氛徹底被打散,白童惜感激的看了孟沛遠一眼後,目送阮眠母女坐上衛明的車子,緩緩的消失在了她的視線。



伊莉小說網 | 纏痴錯愛︰權勢上司虐寵妻 | 纏痴錯愛︰權勢上司虐寵妻最新章節

 ** 作者︰隊長是我所寫的《纏痴錯愛︰權勢上司虐寵妻》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纏痴錯愛︰權勢上司虐寵妻》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纏痴錯愛︰權勢上司虐寵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