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魔法 >> 桃運魔戒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879章 莫名其妙的農場主
作者︰炙熱光輝 下載︰桃運魔戒TXT下載
    漫漫長夜,天干物燥。

    陳飛和周南音不知道換了多少個姿勢,年輕就是好。

    最後,陳飛趴在周南音身上,快速的推進著,周南音仿佛也快到頂點了。

    她不受控制的緊緊抱著陳飛的身體,一雙修長的美腿掛在陳飛身上,嘴里還模糊的說著什麼似的。

    她的手不停的抓著陳飛的背,捶打著,最後一口咬在了陳飛的肩膀上。

    周南音到了之後,沉重而帶著嬌嗔的喘息不停在陳飛耳邊回蕩,刺激著陳飛的敏感點。

    陳飛直覺的下身突然一酸,就想往後退。

    誰知周南音雙腿把他夾的很緊,她抱著陳飛,喘息著說︰“弟弟,給我個孩子,姐想要你的孩子。”

    陳飛听到這句女人最柔情蜜意的話,腦子一空,那股酸脹瞬間就松懈了。

    完事兒之後,他趴在周南音身上,半天沒動。

    他看不到周南音的表情,卻覺得她心跳很快。

    陳飛不知道她在想什麼,也不敢想,小弟還軟塌塌的在那個溫暖的地方舍不得離開,而他更舍不得離開周南音的身體。

    人家說,誰的頭頂上沒有灰塵,誰的肩膀上沒有過齒痕。

    陳飛的肩膀上疼的厲害,周南音是第一個在做事兒的時候,咬住他的女人。

    也是第一個,說想要他孩子的女人。

    作為一個男人,如何能不心動,他突然很想保護這個女人,可是,這樣的女人需要他保護嗎?

    她有一個在華夏有權有實力的家庭,有老公……

    陳飛都不知道自己算什麼。

    他似乎心有不甘,輕輕的問︰“姐,你剛才說想要我的孩子,是真的嗎?”

    周南音伸手在陳飛的頭上的輕輕的撫摸著,說︰“嗯。”

    陳飛只覺得一直溫柔的手在他臉上創造點點星火,但當他听到周南音貌似肯定的回答時,心里還是一暖。

    他不想甚至不想問,有關周南音和許曄的事情,也不想破壞此時的氣氛。

    他甚至只想就這麼靜靜的在她身上睡去,什麼都不想。

    周南音看著陳飛熟睡的樣子,眼圈慢慢的紅了,她想起許曄那張臉,心里就疼。

    而陳飛,是曾經她剛跟許曄有了嫌隙,在她最難熬的日子里,一直給她關心和陪伴的人。

    也是周南音在世界上,除了相互利用和爾虞我詐中,交識的最干淨的男人。

    這樣瘋狂,她不為人知的一面,周南音也只願意給他。

    這一晚,陳飛睡得很香很踏實。

    香軟的女人,和那種隱秘的感情,他喜歡。

    這一睡,就到了大中午,昨晚的瘋狂讓陳飛有點懵。

    他睜開眼,床邊已經涼了。

    陳飛皺了皺眉,從床上坐起來,第一件事兒就是找手機給周南音打電話。

    關機!又是關機!

    可周南音那條昨晚被他扯破絲襪還仍在床上,她是怎麼出去呢。

    陳飛起來給自己接了杯水,咕咚咕咚喝了好幾口。

    關于周南音,這事兒他想不通,也不願意想,想了心疼也沒結果,何必讓自己心里苦悶呢。

    陳飛順手把絲襪拿起來扔在沙發上,走進衛生間,簡單的洗漱了一下。

    出來之後,他拿起電話,按照沈嘉琪給的地址出了門。

    今天要搞定的,是酒莊前邊葡萄地的主人,按照之前說的,這些人一個比一個難搞,看來今天又是一場硬仗。

    陳飛打了個車就到了沈嘉琪跟他第一次來的那片葡萄園。

    下車之後,陳飛有點懵,這麼大一片葡萄地,連個房子都沒有,上哪兒找去啊?

    陳飛正發愁呢,後面就傳出了一陣聲音︰“你干嘛的?”

    陳飛被這突然的聲音嚇了跳,一轉身,竟然是個看似普通的鄉下大叔。

    那人的臉上帶著懷疑的說︰“你也是來偷葡萄的?還是來跟我買地的?”

    陳飛听他這麼一問,當下就明白了,他要找的那個葡萄地的主人,應該就是他了。

    當即,陳飛換了一個賤兮兮的表情說︰“怎麼,來找你買地的人很多嗎?”

    大叔皺了皺眉說︰“買地的我不歡迎,我的地不賣。”

    陳飛一看,這下完了,沒等他說話呢,這事兒就沒的商量了。

    看來還是得上老辦法,投其所好。

    陳飛話鋒一轉說︰“沒,我就是覺得這片地特別好,想看看。”

    大叔這才放心下來說︰“你挺有眼光的,我的地可是去年產量冠軍,今年看長勢也不錯,只要不是來買地的,隨便看啊。”

    陳飛點點頭說︰“不過這麼大的地,一直是您親力親為的?應該不可能吧?”

    大叔擺擺手說︰“並不是,我就是來看看,其實我是個音樂家。”

    陳飛听到他這話,下巴差點沒驚掉了。

    音樂家?

    搞笑呢吧?

    陳飛上下打量了一下這個不修邊幅,穿著格子襯衫藍色背帶褲,一副標準農場大叔打扮的人。

    這打扮要是音樂家,我特麼還能是航天員呢。

    大叔看陳飛一臉不信,笑了笑說︰“後天在波爾多大學的音樂廳有一場小型的音樂會,你可以去听听,當然,如果你有的興趣的話。”

    說完,還沒等陳飛說啥,那大叔就哼著小曲兒走了。

    莫名其妙!

    從到了這個國家開始,陳飛似乎一直在“莫名其妙”這四個字中進行著死循環。

    那個遞紙條的莫名其妙,沈嘉琪一定要買莊園莫名其妙,周南音突然出現又突然離去更加莫名其妙!

    現在踫上的這些人,更是莫名其妙。

    陳飛頓時覺得有些頭疼,就不能來點正常的節奏麼。

    想著,他決定先回去讓自己防松一下。

    他在波爾多的街頭上一直溜達到晚上,隨便吃了點東西,一路走下來,心情也好了不少。

    回到賓館,陳飛簡單沖了個澡,洗去了一身疲憊,剛躺在床上,該死的敲門聲又響了起來。

    陳飛突然很煩,這些天這麼多沒頭沒腦的事兒擠在一起,他特麼連好好睡個覺都不行麼?

    走到門口,他連是誰都懶得問了,直接拉開了門。

    周南音站在門口,輕輕笑著,手里拎著一份夜宵,在陳飛眼前晃了晃。

    還沒等陳飛反應過來,她就已經越過陳飛走進了屋子。

    一回生,二回熟,對于周南音最近的反常和反復出現又消失,陳飛已經習慣了。

    可是今晚,陳飛很理智,他想好好跟周南音談談。

    前兩次得瘋狂,一次是因為他確實想得到這個女人,一次是他心里有火,恰好她闖了進來,讓他喪失了理智。

    陳飛皺眉看著她,而周南音卻毫無察覺。

    她從一進屋,把夜宵放在茶幾上,就甩掉了自己的高跟鞋。

    然後坐在沙發上揉著自己的腳腕子。

    陳飛剛走過去,就聞見了周南音身上,混著酒味的體香。

    她去喝酒了?

    陳飛往前走了兩步,直愣愣的站在她面前,霸道地問︰“你白天去哪兒了?”

    周南音抬起頭,眼中還帶著一絲朦朧的搖搖頭說︰“去談生意了。”

    陳飛愣了一下,其實說到談生意,在酒桌上,喝點酒也是不可避免的。

    陳飛沒多想,他順手拉了把椅子放在周南音面前,坐上去說︰“姐,最近到底發生什麼事兒了,你今天必須告訴我!”

    周南音愣了一下,站起來,突然伸手揉了揉陳飛的頭發說︰“你管那麼多干嘛,還是你不想要我?”

    周南音站起來的時候,帶起了一股濃烈的酒氣,陳飛這才知道,她不但喝酒了,還喝了不少,只不過因為剛才她從門口進來,酒味還沒開始消散呢。

    陳飛還有一肚子的話想問,周南音就撲了上來吻住了陳飛。

    陳飛甚至覺得,周南音特別渴望。

    渴望陳飛給她那種的刺激,渴望到已經失去了理智,也失去了原則。

    其實陳飛和她一樣,周南音這麼好看,這麼溫柔,又曾經在他最艱難而且孤立無援的時候,給了他一只援助的手。

    這樣的女人,陳飛心里永遠都有她的位置。

    陳飛自己覺得,他對周南音的感情甚至超越了愛情,只是他自己礙于她的身份不願意承認罷了。

    說真的,陳飛真恨不得把她掰開了,揉碎了,融進骨血里。

    但今天,他不想,也不能再錯下去了。

    有些關系,一錯再錯,怕就怕錯到最後,連回頭的余地都沒了。

    陳飛心里一橫,一把把她推到了沙發上。

    周南音被陳飛推倒,愣了一下,那迷離的眼神也在那一瞬間清醒了許多。

    她站起身,終于恢復到了之前的樣子,唇角露出一絲仿佛永遠跟人保持著距離的微笑說︰“打擾你了啊,你把夜宵吃了,我走……”

    陳飛听完,整個人心里一緊,趁著周南音穿鞋的功夫,搶先一步堵在了門口,皺著眉頭說︰“你今天不把話說清楚,就別想出這個門!”

    這樣的舉動,就連陳飛自己都覺幼稚,可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受不了周南音這樣,簡直柔到骨子里了。

    周南音低著頭,走到門口,語氣冰冷的說︰“讓開”

    之前周南音無限的瘋狂和溫柔,似乎都被這兩個像冰一樣的字打破了。

    陳飛一愣,心里狠狠的疼了一下,那種酸楚和落差,放在心里,就變成了疼。

    他心里難受,張了張嘴說︰“姐,你……”



伊莉小說網 | 桃運魔戒 | 桃運魔戒最新章節

 ** 作者︰炙熱光輝所寫的《桃運魔戒》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桃運魔戒》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桃運魔戒》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