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魔法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189章 當兵把他當傻了!(一更)
作者︰海鷗 下載︰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TXT下載
    ,最快更新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最新章節!

    修夢凡意識到自己失態,緩緩的別開臉看向窗外。

    帝都的夜晚,華燈初放,車流不息,流光溢彩,交相輝映,簇簇璀璨。

    修夢凡出神的看著,她以前總愛坐在這里往下看,那一輛輛飛奔的小車里,坐著的都是一些急于歸巢的人,忙碌了一天,他們終于可以回到自己心愛的人身旁。

    不過今天的夜晚在修夢凡的眼中卻變了模樣,沒有了溫馨,也沒有了浪漫。她微蹙了下眉頭,他來了,嚴重的影響了她的心情!

    落地窗上映出了個高大的身影,閻王垂眸看著席地而坐的人,她臉上寫著大大的兩個字失落,難道是因為他來了?

    “坐。”修夢凡沒看他,只是抬手指了指窗前那把搖椅。

    她是討厭他,可她被自己的修養束縛著,她做不到像潑婦那樣對他大吼大叫趕他出去。

    閻王坐了下來,標準的軍人坐姿。

    “打擾到你了?”聲音清冽,似乎還有些怨氣。

    “我喜歡一個人待著。”修夢凡微曲著腿,把臉貼在膝蓋上,繼續看著外面已經變了味道的夜景。

    閻王放在膝上的大手,微微動了下,他想摸摸她的頭,可他又忍住了。

    小時候,她特愛哭,她哭的時候只要他輕輕的摸一下她的頭,她就會破涕而笑。可現在呢,他要是把手伸過去,她沒準會哭。

    “我這次回來,要是沒任務的話,會一直待在帝都。”她不理他,他就自己說,“離開的太久了,這里的變化真的很大,很多我們小時候玩過的地方都找不到了,如果你有空,帶我出去轉轉……”

    “沒空。”沒等他說完,修夢凡就攔住了他的話。

    閻王出神的看著她片刻,才沉聲說道︰“夢凡,你躲了我九年,現在我回來了,你還要躲我到什麼時候?”

    修夢凡沒回他的話,拿起酒杯給自己倒了點紅酒,她晃了晃,紅色的液體在杯子里蕩起了漩渦。

    “為了躲我,連家都不回,在這里自斟自飲,你還真行!”閻王越說越生氣,伸手奪過酒杯,一飲而盡。

    修夢凡愣了下,她的記憶中,他是個不愛發脾氣的人,但也絕對不是個好相處的人,而且,他有潔癖,別人的水杯,哪怕他渴的喉嚨冒煙他也不會用。

    可他今天怎麼回事?先是數落自己一頓,然後再搶自己的酒杯。

    有病!要不就是當兵把他當傻了!

    “再給我來一杯。”閻王把酒杯遞到她跟前。

    修夢凡機械的接了過來,倒了滿滿的一杯,倒的這麼滿,絕對不是她故意的,而是她走神了,她有點生自己的氣,自己干嘛要听他的話。

    閻王見酒都要溢出來了,就著她的手,俯身喝了一口,爾後便很自然的挨著她坐下,從她手中拿過酒杯。

    修夢凡的手還保持著拿杯的狀態,他們有多久沒這麼近距離的並肩而坐了,這個距離完全超出她的心里承受能力。

    “你還喝嗎?”閻王偏頭看向她,“杯子在哪?我去給你拿只杯子,陪我喝點。”

    修夢凡的手緊緊的握著,她憑什麼陪他喝酒,就不喝!偏不喝!

    “我今天看見你和母狼去小樹林了。”閻王單刀直入的進入主題,爾後便不動聲色的觀察著她臉上的變化。

    修夢凡扶額,越怕被人看見就越被人看見。

    閻王的心情有些低落,“你們認識很久了?”

    “嗯。”

    “他是個很不錯的男人。”

    “嗯。”

    “你也老大不小了,應該考慮下個人問題了。母狼除了年紀大一點,其他的都還挺好。”

    “嗯。”

    這聲嗯過後,修夢凡一愣,他讓自己考慮個人問題,她怎麼還嗯了!還有,他要是真想撮合她和母狼,為什麼要把母狼年紀大一點著幾個字咬的這麼重!

    “要不要考慮一下母狼?我跟他很熟。”閻王自嘲的笑笑,“也許你們根本就不用我搭橋。”

    修夢凡終于是正眼看了閻王一眼,那眼神就跟要吃了他似得。

    “我說錯什麼話了嗎?”閻王表示自己很無辜。

    “趕緊走!別逼著我對你動粗!”修養啥的通通滾蛋吧!修夢凡被氣的再也不想要修養這東西了。

    “你還會動粗?”閻王好笑的看著她。

    修夢凡抬起腳,用她尖尖的鞋跟踢了下他的腿。

    閻王被踢了,反而笑了,“終于讓我見識到了你的另一面。”

    修夢凡猛的站了起來“辛子騫,我忍了你這麼多年,真是夠夠的!今天你要是不走……”

    修夢凡四下看了看,快步走到沙發那,拿起個抱枕就砸了過去。

    閻王穩穩的接住抱枕放在身後,他還靠了上去。

    修夢凡擰著秀眉,把剩下的三個抱枕一起砸了過去。

    閻王這次沒接,他只是護住了酒杯,任她砸。

    沒看過這麼不要臉的人,修夢凡差點沒氣哭了,“辛子騫,你險些毀了我的一生,你還有什麼臉出現在我面前!滾!再不滾,我就喊保安。”

    閻王看著她,輕抿了口酒,“我雖然打不過你表哥,可揍幾個小保安還是可以的。”

    他也太能欺負人了!不帶這樣的!修夢凡跌坐在沙發里,嗚嗚的哭出了聲。

    閻王立時傻了眼,放下酒杯跑了過來,“夢凡,我跟你開玩笑的,你別哭……”

    “你走開!”

    閻王的手剛踫到修夢凡的頭,就被她一把推開。閻王沒想到她會用這麼大勁兒推自己,一個踉蹌險些摔倒。

    閻王堪堪站穩後,在離她一米遠的地方開了口,“夢凡,我知道那件事對你傷害很大,其實你出事後,我和可馨比你還難受,我們倆不敢見你,因為我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你。

    你住院的時候,我偷偷去看過你好幾次,我心疼,可我卻不知道該怎麼表達,只能陪著你默默的掉眼淚。你休學後,我就開始逃課,我想為你做點什麼,終于讓我找到了那個把信交給老師的人,我把他堵在小胡同里狠狠的揍了一頓……”

    修夢凡的哭聲戛然而止,她淚眼朦朧的看著閻王,“你說什麼?那封信不是你交給老師的?”

    “你以為是我?我瘋了麼!那種東西我接的多了,哪次上交過。我都是放進書包,然後等放學了丟在到校門外的垃圾桶。”

    “那是誰交的?”

    閻王咬牙切齒的說道︰“咱班的體委。”

    “他!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我打他的時候他說了,他以為那封信是你寫給我的,他喜歡你,想要通過老師拆散我們。”

    修夢凡一拳砸在扶手上,“我說這些年他怎麼看見我就躲,原來他是心虛!”

    “真正害你的是那個混蛋老師,要不是他不分青紅皂白讓你當著大家的面讀那封情書,你也不會病倒。你出事後,我聯系不到可馨,就去了老師家好幾次,我跟他說,那封信不是你寫的,他說我包庇你,還把我趕出他家。我不死心,接著去,後來我發現了一個秘密,他竟然是個禽獸……”

    “是你把他送進監獄的?”

    “嗯。他已經害了你,我不能讓他再害人了,我去找了我爸在警局工作的同學,把我拍到的證據給了那個叔叔。”

    修夢凡看了他片刻,突然脫下鞋子沖著他砸了過去,“你為什麼不早說,讓我恨了這麼多年!”

    閻王一愣神,尖尖的鞋跟不偏不倚的砸在他兩腿之間,這把他疼的汗當時就下來了。

    他彎著腰,夾著腿,抬手指了指她,“我要是廢了,你得對我負責!”

    “我、我……”修夢凡也慌了,她哪成想會砸的這麼準!

    “你什麼你!快過來扶我一下。”

    修夢凡連忙站了起來,一腳有鞋一腳沒鞋,走起路來一瘸一拐的,她干脆把那只也甩掉,一把扶住他。

    “你干嘛不躲!”

    閻王抓著她的手臂,一點點的蹭到沙發跟前,試探著坐了下去。

    “不讓你打幾下,你能消氣麼!”

    “那我也沒想打你那……我還是送你去醫院吧?”

    “不去!”

    “那萬一……你那出了毛病,你以後找不到女朋友,我怎麼跟辛奶奶和辛嬸交代。”夢凡一想到辛奶奶那疼孫子的勁兒,她就後怕。

    “不用你交代,你把你賠給我就行……”閻王見她伸手又要打自己,異常痛苦的捂住痛處,“我去!疼死我了!”

    修夢凡見他不像裝的,嚇的眼淚都下來了,“辛子騫,你再忍忍,我給我嫂子打電話,讓她過來給你看看。”

    閻王見她真拿出電話了,氣的一把搶了過去,“你傻啊!我那塊是什麼人都能看的麼!”

    “那你能給誰看?我把他找來,你出我這個門前,必須好起來,我可怕你奶奶去我家找我談話。”

    “只有我老婆一個人能看!”

    修夢凡微微一頓,“她是醫生嗎?”

    閻王見她除了微微一頓外再無其他表情,氣的癱坐在沙發里。

    修夢凡微蹙了下眉頭,“她究竟是不是醫生啊!要不是找她來也沒用……你還是自己看看吧,我出去等,什麼癥狀你記下來,一會兒跟我嫂子說……”

    “夠了!”閻王的心亂成了一團,他吼完,才想起她膽子小,微微收了下聲音,“修夢凡,你是傻子嗎?這麼多年我對你是什麼心思,你不知道嗎?”

    修夢凡驚愕的看著他,他說什麼胡話呢!

    閻王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這些年他默默地守著她,都只是他的一廂情願,不過即便是這樣,他也心甘情願,但是,他要讓她知道自己的心,要不然,他可能就要失去她。

    今天,看著她和母狼從小樹林里有說有笑的走出來,他的心就好像被鈍器猛擊了一下似得,他想沖出院門把她拖回來,可他不敢那麼做,因為他知道夢凡恨他,有外人在場,只會把事情搞的更砸。

    這會兒就他們倆,他可以放開了說,他給她選擇的機會,但不管她最終選擇誰,他會讓她成為自己的妻子,他就這麼霸道!

    “你這個愛哭鬼,全大院的孩子都不愛跟你玩,只有我不嫌棄你,你不僅愛哭,你還膽小,我從幼兒園就開始護著你,我明明可以跳級早畢業的,可我為了你,從小學到中學整整讀了九年!

    可我還是沒有保護好你,因為這件事,我和可馨整整一年沒說過一句話,要不是她幫著別人送信,你就不會出事。從那以後,可馨再也不敢幫別人給我送信,她心理也有了陰影。

    夢凡,說實在的,我還真希望那封信是你寫的,因為那樣就不用我開口對你表白。我其實挺恨我自己的,要不是因為我太驕傲,我早點說喜歡你,你就不可能再替別人傳情書給我。

    我一直懊悔著,不敢面對你,我用了一年時間讀完了高中三年的課程,我想逃離那個讓我既有美好回憶又讓我萬分痛苦的大院。我走了,越是看不見你,就越想你,我每天都要給你寫信,可我不敢發出去,我怕你一句話就毀滅了我所有的夢想。

    我每次打電話回家,都要問問你的情況,他們跟我說,你沒談戀愛,我竊喜,可他們又告訴我,你還沒全完從那件事里走出來,我煩躁不安。

    九年了,我們還有幾個九年,我為了爭取到這個回帝都的機會,拼命的訓練,我要回來,我不想再逃避,我讓你打,讓你罵,只求你不要再躲我。

    我喜歡你扯著我的衣襟,軟綿綿的對我說,辛子騫,我們一起玩好嗎?我更喜歡你遇到不會做的題,跑到我家問我時那虛心好學的小模樣……”

    閻王說的口干舌燥,可被傾訴者卻無動于衷。

    閻王氣的差點咬舌自盡,“給我倒杯水去!”

    修夢凡被吼的終于眨了一下眼楮,她不是無動于衷,而是徹底傻了,他說他喜歡自己!而且還喜歡了好多年!

    “修夢凡,我渴了!”閻王又大聲的提醒了她一句。

    修夢凡“哦”了一聲,赤著腳就要玩外跑。

    “穿鞋!”閻王恨得牙根癢癢,“算了,你這樣出去還不得被熱水燙到,你把那杯紅酒給我。”

    “哦。”

    修夢凡  的跑到窗前。

    閻王嘴角上掛著一抹難以察覺的笑意,“你自己也倒一杯,陪我一起喝。”

    “哦。”修夢凡拿起酒杯才意識到自己被當成了小丫鬟,“砰”的一聲放在酒杯,“辛子騫,你指使的我腳不沾地,打算給我多少工資?”

    閻王扭頭看向她,笑著說道︰“以後我的工資都是你的,不夠的話,我媽的公司也給你。”

    “誰稀罕!”修夢凡拿起酒杯,走了回來,“想喝酒是吧?”

    “嗯。”

    “想喝就告訴我,你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我的?”

    閻王唇角微揚著,“幼兒園。”

    “說正經的!”

    “我說的就是正經的,不過那會只是單純的喜歡,真正的喜歡是小學六年級。”

    修夢凡輕咬了下粉唇,“你學習好,人長的又帥,追你的女生那麼多,干嘛喜歡我這個愛哭鬼?”

    “因為你與眾不同!”

    修夢凡微眯了下眸子,“說具體點!”

    閻王低笑道︰“因為你是愛哭鬼!”

    “辛子騫,你把這杯酒喝完趕緊給我滾蛋!”

    修夢凡把酒杯頓在茶幾上,轉身穿上高跟鞋,邁著優雅的步子走到辦公桌前,拿起自己的lv手包,“出門前記得把燈關了。”

    閻王定定的看著她,“要走?”

    “不走難道等著你在這氣我?回去跟可馨說,我沒怨過她,我只恨你一個人,不過,既然知道那封信不是你交給老師的,我也沒啥好恨的了。”

    修夢凡說著便往門口走去。

    閻王額頭上的青筋突突直跳,“修夢凡,你是不是忘記了點事?”

    修夢凡停下腳步,轉身看向他,“我忘記什麼了?”

    閻王指了指被她暴擊過的地方,“我還是個傷員,你就這樣把我丟下,你還有沒有點同情心!”

    題外話

    今天有事要出去,二更可能要晚一點,大家別急哈。

    還有幾百字,估計晚不了多久。



伊莉小說網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最新章節

 ** 作者︰海鷗所寫的《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