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重生空間之田園歸處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三三一章 室友
作者︰姣姣如卿 下載︰重生空間之田園歸處TXT下載
    

    另一個女孩二十一二歲的樣子,穿著一件洗得有點發白的灰藍色布面大棉襖,長得白白淨淨,有一雙小鹿一樣的大眼楮。中年婦女尖聲一叫,她就一縮脖子,恨不得把自己縮到大棉襖里去。

    女孩兒好像也剛回來,或者說回來了還沒機會脫大衣手套圍巾,靠在衣櫃邊上站著,怯生生地看著一屋子人。

    周晚晚沒搭理頤指氣使的中年婦女,先走到女孩身邊沖她笑了一下,“我叫周晚晚,是七五美術班的。”

    女孩馬上沖周晚晚笑了一下,眼楮彎起來嘴角有一個明顯的小酒窩,非常甜美,“我叫劉芳,也是七五美術班的。我听說過你,你的名字在校門口的紅榜上,你學習可真好!”

    周晚晚也回了她一個真誠的微笑,“我听學生處的老師說我們班就四個女生,另外兩個來了嗎?”

    劉芳指了指她們倆的上鋪,“都來了,我上鋪的是莫琪琪,你上鋪的是向大姐,他們帶著姜引娣去買洗漱用品了。”

    劉芳又指了一下門背後的下鋪,示意姜引娣就住在那里。

    “你什麼時候來的?”周晚晚看劉芳不緊張了,把她拉到旁邊唯一空著的長凳上坐下,“我上午就來了,打了熱水,你喝一口暖和一下吧?”

    “我們家在乾安,離得遠,一早上坐上車,下午才到。”劉芳笑眯眯地看周晚晚,“我不喝水,不冷,你們家是哪的?”

    “你們這是什麼素質?!跟你們說話沒听見啊?!”中年婦女和她一屋子的親戚被周晚晚和劉芳晾了半天,氣得指著周晚晚和劉芳的手指頭都抖了。“趕緊地!給我們小玲騰出個下鋪來!”

    中年婦女一吵,劉芳就嚇得騰一下從凳子上站了起來,又退到衣櫃邊兒站著去了。

    周晚晚看看她和劉芳的下鋪,都坐了人,回頭問中年婦女,“你哪位?”

    中年婦女被周晚晚冷淡的態度激得更生氣了,幾乎是要撲過來撕了周晚晚的架勢。“我是學生家長!你們這還是大學生呢!什麼素質!跟你說話呢你聾啊?!”

    “哪位的家長?”周晚晚一點都沒跟她動氣。把中年婦女氣得臉色都有點不對勁兒了。

    “你管誰的家長!讓你騰你就騰得了!”

    “這是哪位同學的家長?”周晚晚在屋子里看了一圈,目光這才正式落在她一進門就用余光觀察著的女生身上。

    那個女生大臉盤,膚色微黑。膚質卻挺細膩,如果不穿那件黑紅格子的大號棉衣可能會不像現在這麼讓人覺得暗淡違和。

    從周晚晚進屋,這個女生就一直坐在窗邊的凳子上喝水,對她母親的盛氣凌人和無理取鬧一句話都沒說。

    現在听周晚晚這麼問。她才笑著站了起來,一站起來足有一米七五的身高。更顯得高挑健美,倒是跟她的膚色挺合拍。

    “我叫錢小玲,七五屆中文系的,這是我媽。”錢小玲沒走過來。只是站在桌邊給周晚晚介紹。

    “錢小玲你好,我是周晚晚,七五美術班的。”周晚晚也禮貌地沖她笑著。然後抬手一指自己的床位,“我住這兒。你住哪個床?”

    錢小玲一下就愣住了。她想住的靠窗下鋪都佔上了,這不是讓周晚晚和劉芳給她騰地方呢嗎?

    可是她又不能直接跟周晚晚說我想住你的床,一時間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導員和學生會的同學晚飯前會過來各個宿舍探訪,”周晚晚看了看表,“還有一個小時。”

    “你听不懂人話咋地?!讓你給騰地方都說了老半天了!你磨蹭什麼?!你們這些畫畫的把好床位都佔上了,讓後來的怎麼睡?!你要是再磨蹭我找你們老師去!欺負人也沒這麼欺負的!到時候有你好看!”

    鄭小玲的母親看女兒被一個小丫頭一句話就給逼住了,趕緊過來幫腔。

    “鄭小玲,你想住我的床嗎?要讓我給你騰地方?”周晚晚根本不搭理鄭小玲的母親,直接問鄭小玲。

    鄭小玲的臉一下就紅了,她再想要那個位置,也不好意思當著同學的面直接搶,條件反射地搖頭,“沒有,不用!”

    “鄭小玲說不用。”周晚晚回頭看鄭小玲的母親。

    “你個死丫頭片子!你等著!看你們老師來了你騰不騰!”鄭小玲的母親狠狠地指了一下周晚晚,怒氣騰騰地去找宿管老師了。

    周晚晚慢條斯理地把圍巾和手套摘下來放到自己的櫃子里,從臉盆架上拿起臉盆和香皂,看著縮在衣櫃邊上的劉芳有點無奈,最後還是叫上了她,“劉芳,我要去水房洗手,你去不去?”

    “去去去!”劉芳如蒙大赦,帶著手套就跟在周晚晚身後跑了出去。

    “周晚晚,你,你不怕鄭小玲她媽嗎?我一听她喊腦子里嗡嗡直響,你剛才要是再晚回來一會兒,我肯定搬了。”劉芳站在長長一排水龍頭邊,看著周晚晚慢條斯理地洗手。

    “你想讓出來嗎?”周晚晚低頭洗手,沒看劉芳。

    “不想,誰想啊!他們也太欺負人了!”劉芳踢了一腳水泥水池底下,“可是你看他們那一家人,一下來了一屋子人!都人高馬大的,看著可真的慌!”

    “不想讓就不讓唄。”周晚晚洗完了手,用毛巾仔細擦拭,然後沖劉芳笑了一下,“把老師找來我們不就省事兒了。”

    劉芳張著嘴沒明白周晚晚的話。她是初中畢業回家參加了四年勞動鍛煉才有了這麼個推薦上學的機會,一直停留在初中和小學時怕老師的狀態里。

    好像什麼事只要有人說一句“我給你告老師去”,她就完全沒理了,是給老師添了麻煩的壞孩子一樣。

    劉芳現在沒明白周晚晚的話,回到宿舍馬上就明白了,宿管的女老師正站在門口大聲訓斥著鄭小玲和她的家人。

    “……學校是你們挑三揀四的地方嗎?!哪家的資產階級大小姐。還上不了上鋪?上不了睡床底下!真是沒見過你們這麼不懂事兒的家長!這是縱容學生的驕嬌二氣!我們社會主義的大學里決不允許有這種事情發生!”

    周晚晚和劉芳悄悄地相視而笑,鄭小玲和她的家人們都老老實實地听訓,一句話都不敢說了。

    宿管老師身後站著三個拎著網兜的女生,一個看著三十歲左右的樣子,梳著齊耳短發,非常瘦。一個十*歲,非常高壯。看著比錢小玲的個頭還大。看著宿管老師訓孫子一樣訓人,她肆無忌憚地咧著嘴笑,在昏暗的走廊里露出一嘴白牙。

    另外一個躲在高大女生的身後。只能看到一個灰色的影子。

    “向大姐,你們回來了!”劉芳拉著周晚晚走過去,給他們做介紹。

    三十歲左右的女同學是他們同寢室的向秀清,四六年生人。今年虛歲已經三十了。

    她六三年讀高中,高中畢業那年趕上了這場紅色革命。在學校鬧了三年革命,六八年趕上了歷史上絕無僅有的六屆中學生同時畢業的世界奇觀,然後就被送到農村插隊,成了老三屆中年齡最大的“老高三”。

    “向大姐是我們班的第二名!我們班學習最好的都在咱們寢室!”劉芳對這一點與有榮焉。

    向秀清他們這屆“老高三”是貨真價實讀了三年高中的。文化水平肯定比後來基本不上課只鬧革命的學生高,這一點在過兩年的高考中體現得更明顯。

    “我是莫琪琪,周晚晚你怎麼這麼小?我還以為你跟向大姐同屆呢!”莫琪琪笑著過來低頭看了看周晚晚。“湊近了更好看!”說著伸出手掐了周晚晚的臉一下。

    “琪琪別嚇著小同學,”向秀清拍了一下莫琪琪的手。對比她小了整整十五歲的周晚晚愛護有加,“不過這小孩兒長得可真是招人稀罕!”

    向秀清也過來摸了摸周晚晚的臉,跟莫琪琪一起笑了起來。

    周晚晚也笑了,這兩個人沒有惡意,她並不介意被掐一下。她有時候也喜歡捏捏趙小四兒,跟這個心情應該是一樣的。

    “這是姜引娣。”向秀清對笑得開朗漂亮的周晚晚非常有好感,給她介紹一直站在莫琪琪身後穿灰色棉襖的女生。

    姜引娣的棉襖袖口補了兩塊藍色的補丁,腳上的棉鞋也有一塊補丁,臉色好像不太好,走廊光線不好,周晚晚有點看不清楚。

    兩個人簡單問好,那邊劉芳已經小聲給莫琪琪講起屋里發生的事了。

    “有病吧!那麼嬌氣住什麼宿舍呀!打板兒擱家里供著多好啊!來這兒可沒人把她當祖宗!”莫琪琪人高馬大聲音也大,一听就生氣了,站在宿管老師身後沖著屋里就嚷嚷,比宿管老師的聲音還大。

    錢小玲一家人正被宿管老師訓斥著打掃衛生,“我下午還來看過,整棟樓就121最干淨!人家家長來了都給收拾得利利索索地!你們這一來可倒好,都給霍霍成什麼樣兒了!趕緊給我收拾干淨了!收拾不干淨錢小玲你的個人衛生分兒全都扣干淨了!下個月別領伙食補助了!”

    個人衛生分兒是個人表現分的一部分,扣多了就會影響學校那十六塊錢的伙食補助。而且一個女生的個人衛生被扣分,真是太沒臉的一件事了,那就得全班全系甚至全校出名。

    宿管老師對121最先入住的這對兄妹印象非常好,兩兄妹長得好看,當哥哥的又特別會說話,還勤快,還跟她借的拖布的時候,把門廳化了雪的泥都幫她拖干淨了。

    周晚晚和周陽走以後,她還特意開門去看了一眼,屋里給這對兄妹收拾得一塵不染,木頭地板擦得干干淨淨,連窗台縫的積灰都收拾出去了,簡直可以評先進衛生宿舍了。

    可現在再看看,讓這一家子給弄得跟豬窩一樣!宿管老師義憤填膺,“這個情況我肯定得跟你們導員和系里反應!”

    錢小玲的母親馬上害怕了,她送女兒來上學,想跟住在陵安的娘家人顯擺一下女兒上大學了。才叫上一家子都來宿舍,本來想著能讓自己在娘家人面前露露臉,又可以給女兒壯壯聲勢,哪想到會有這種結果呀!

    莫琪琪還火上澆油,跑屋里把正對著門那張上鋪的東西指給宿管老師看,“老師,這張床是給我們美術專業放畫具的地方吧?別的系是不是沒權利用?您看看。現在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這都不知道是誰的!”

    美術專業東西多。只畫具一個櫃子就放不下,所以學生處規定八人的宿舍,美術專業住六個人。剩下那兩張空床給他們放東西。

    121是混合寢室,住了四個美術專業三個中文專業的學生,所以留了一張空床給美術專業放東西。

    “趕緊地!不是學美術的把東西拿下去!”宿管老師正找茬呢,當然得幫著莫琪琪。

    錢小玲和她母親猶豫了一下沒動。

    宿管老師急了。指著莫琪琪,“你把你們專業的東西挑出來。剩下的沒人要就扔了!”

    錢小玲和她母親趕緊上前把自己的兩個鼓鼓的大提包拿了下來,放到了門邊的下鋪。

    經過一番忙亂,宿舍終于被收拾出來了,錢小玲和她的一群親戚也都走了。趁著宿管老師沒看見,一個五十多歲的老太太還瞪了幾眼屋里的幾個女孩子,嘴里罵罵咧咧地低聲叨咕著髒話。

    “老-逼-養-地你他媽的罵誰!”莫琪琪擼胳膊就要沖上去。嚇得那老太太刺溜一聲就跑了,逗得向秀清幾個直笑。

    五個女孩子圍在長桌邊說話。這才算正式認識。

    向秀清原來家里是陵安的,這些年一直在農村插隊,為了回城,一直都沒敢考慮個人問題,“現在家里沒人了,啥都沒了,就我一個人,走到哪哪是家。”

    這又是一個悲傷得誰都不敢去問的故事,大家都沉默了起來。

    “我家也是陵安城的,家里地方小,我哥要結婚,沒我的地方,我就住宿舍來了!”莫琪琪笑嘻嘻地並不覺得這是什麼需要隱瞞的事,“我個頭大,想擠吧擠吧一般地方也擠不下我呀!”

    劉芳被她逗得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那你可輕點在我上鋪折騰!你這個大體格子,掉下來我就得給砸死!”

    莫琪琪跟向秀清商量,“向大姐,咱倆換吧!我看著周晚晚這小孩兒挺好,肯定不嫌棄我!”

    “只要你不睡我上鋪,我肯定不嫌棄你。”周晚晚笑眯眯地點頭。

    幾個女孩子笑鬧了一會兒,才接著自我介紹。

    “我家在乾安縣興旺公社四缸屯,我等了四年才撈著推薦上學的機會。沒別的學校了,听說要來招美術生,我把我娘以前教我畫的花樣子給招生老師畫了兩幅,他就給了我一張報名表!”

    對自己生平難得的一次勇氣爆發,劉芳津津樂道,非常驕傲,“就是學習沒你們好,我肯定得好好用功才能跟上你們。”

    “我家是陵安郊區農村的,高中畢業三年被推薦來的。”幾乎沒說過話的姜引娣低聲簡單地介紹自己。

    坐在屋里,周晚晚才看清姜引娣,脫下那件破舊的棉襖,她里面穿的是一件同樣破舊的單布衫,目測里面肯定沒有棉襖或者毛衣,春寒料峭的北方,這麼待在屋里是會冷的。

    可是大家都裝作沒看見她的窘迫,特別是她看著有二十六七歲,一自我介紹,實際上才二十二歲。最好的尊重就是平常心,幾個女孩誰都沒再問姜引娣的*問題,開始說起周晚晚。

    “看著你柔柔弱弱的像個小兔子,咬人還挺厲害!”莫琪琪對周晚晚兩句話就把錢小玲問得啞口無言的做法非常贊成,“我就喜歡你這種表里不一的!痛快!”

    “謝謝夸獎。”周晚晚沖她呲了一下一嘴小白牙“以後讓你親身體會一下!”

    “你家真是農村的?一點兒都不像啊!農村人哪有你這樣兒的呀!”莫琪琪一高興就得意忘形了,一句話把劉芳和姜引娣都說得臉色沉了下來。

    一說到城鄉差別,很多自尊心太強的農村出身的人都會比平時敏感。

    “嗯,很多人都說我不像,大概跟我不愛勞動有關。”周晚晚對莫琪琪沒有惡意的調侃不以為意,站在她的角度,她並不覺得莫琪琪冒犯了自己。

    “周晚晚,”莫琪琪使勁兒捏了一下周晚晚的臉,笑得沒心沒肺,“我覺得我越來越稀罕你了!”

    向秀清看著打打鬧鬧的周晚晚和莫琪琪松了一口氣,這兩個人可都不是息事寧人的,要是為了這事兒鬧了矛盾,以後寢室里就得不得消停了。

    等到美術專業的導員趙老師帶著學生會的幾個干部來到121時,五個女孩子已經熱熱鬧鬧地坐在一起喝開水分零食了。

    送走了導員,也到了吃晚飯的時間,大家剛收拾好飯盒準備去食堂,門口傳來宿管老師的喊聲,“121,周晚晚,你哥來看你!”

    周晚晚跑出門,看見郭克儉拎著兩個飯盒站在六舍大門口的樹下微笑著等她。(未完待續)

    ps︰推書~

    這本書姣姣還沒看,但是實體書出版的合同已經簽了,品質上有編輯的眼光做保證~

    書名︰商後

    書號︰3573911

    作者︰張家小帆

    簡介︰父親寵妾滅妻至她生母難產而死

    至此她便立誓,此生不為妾室,也絕不允許夫君納妾

    可是遇上了心計深沉的太子殿下,這要腫麼破?

    傳言監國太子殺伐果斷喜怒不定

    她摸了摸脖子掙扎著,從,還是不從……




伊莉小說網 | 重生空間之田園歸處 | 重生空間之田園歸處最新章節

 ** 作者︰姣姣如卿所寫的《重生空間之田園歸處》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重生空間之田園歸處》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重生空間之田園歸處》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