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武俠修真 >> 太玄如夢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38章 苦梨林卿卿賞花 秀帷樓周三倒糞
作者︰臨淵末學 下載︰太玄如夢TXT下載
    次日一早,卿卿最早起床,先到門外吩咐丫鬟打來清水,又讓人叫來周三。

    丫鬟很快打來清水,她先自己洗漱了,又端了一盆進屋,伺候錢立元洗漱一番。接著周三也到了門外,躬身低頭說道︰“姑奶奶,小的來啦。”

    “三哥,您受累,快些把這恭桶搬走。”卿卿笑道。

    周三聞言很是受用,整個秀帷樓只有卿卿姑娘叫自己三哥,其他人好的直呼其名,不好的則是叫自己丑種、怪種,因為自己個高瘦長,皮膚松皺,更有人叫自己上吊繩。

    “哎,這就搬,這就搬。”周三低頭走進房里,將恭桶搬出。四人一夜竟拉撒滿滿一恭桶,周三恐將尿液灑出,只能貼身環抱,倒是弄得自己一身尿。

    待周三走後,錢立元才笑問道︰“你秀帷樓中個個光鮮亮麗,哪來這麼位…呃…這麼位…”他想了好一會實在想不出該怎麼形容周三。

    圓圓接口道︰“嘻嘻,爺是想說這麼位丑種嗎?”

    “呃,如此說也不算冤枉他,世上怎會有這般丑陋之人?許五爺好魄力,竟能容得下他。”錢立元笑道。

    “哎,打北邊山里逃難來的,也是個苦命人,一家子死絕啦!”卿卿回道。

    接著三位姑娘又服侍錢立元吃了早點,得了賞賜再各回各處。

    卿卿回屋換了件素淨衣服,出後門往街東行去,出了州城東門再沿大道直行七八里,又往北拐進小路,復行六七里,來到一處小村落。東轉西拐,走進一處干淨的小院。

    剛進門就听有人喊道︰“姐,怎麼今日回來啦?月底尚有七八日呢。”

    說話的是個十四五歲的男孩,濃眉大眼,高鼻梁厚嘴唇,一看就是忠義之相。

    “怎麼?不歡迎?”卿卿嗔道。

    “怎麼會?我剛練成了莽原決,正要讓你看看呢。”

    “哦?全部練通了嗎?快快施展看看。”卿卿急道。

    “當然!看好啦!”男孩說罷,懷中抱拳,運氣而發,嘴里念念有詞。只見四周草木之上皆有一絲氣息流入男孩體內,過得半息,再運雙拳直擊地面。

    “轟!”

    只听一聲巨響,以男孩為中心,方圓一丈的地面下陷了一尺有余。還不算完,男孩又是一掌擊出,整個身體借力向上竄出,直飛了十余丈。空中又朝東西南北各擊一掌,響起四聲音爆。

    待他落下,卿卿才笑道︰“夏生,姐姐不懂修行,卻也懂些道理。你雖十四歲就練成了莽原決,比起村里的孩子是強很多,比起州城的同齡人只怕未必,若是和瀛洲的天才相比,只怕還相去甚遠,因此千萬不要自滿。姐姐今日剛得了不少賞賜,加上之前積攢的,夠去悟真閣買一本高階的功法了。”

    “姐,你東家可真好,月月結賬還常常有賞,不如也將我介紹進去做些活計,也省的姐姐如此辛勞。”

    “夏生,咱們窮苦人家沒有出路,想要出人頭地就要艱苦修行。你不可為生計操心,種完地就苦心修煉,姐姐自然管你修行資源。你哪日修成金丹真人,咱們穆家才算光耀門楣。”卿卿正色說道。

    “姐,你真是!咱家那幾畝地,不用三天就收拾完,剩下的光陰淨是修行。我一膀子力氣,硬是不讓做工,待在家里等著姐姐養,村里好些人笑我。”夏生氣道。

    “誰愛笑誰笑,你只管一心修行,還有,我再听說你跟虎娃幾個上山打獵,就一頭撞死。記住啦,姐姐說到做到。”

    “哎呀,這不準那不準,我都這般大啦,你要管到幾時?”夏生听罷更氣。

    “夏生,咱們爹娘死得早,我不管你誰管你。你哪日成了金丹真人,姐姐再不管你,這天下之大任你遨游。”卿卿看弟弟氣急,忙溫言說道。

    “你每日念叨金丹,可知金丹之上還有元嬰,何時才是個頭?咱們種田打漁也可快活一生,為何非得辛苦修行?”夏生仍自不解氣,埋怨道。

    “你閉嘴!這年頭強者為尊,沒有本事如何快活?你真以為種田打漁就沒人擾你?你不知州城里杜家三代富貴,只因一句話得罪了強人,全族被滅。你種田打漁就不和他人交流了嗎?你怎知哪句話得罪了人?”卿卿氣急敗壞叫道。

    夏生看姐姐動了真氣,嚇得不敢吭聲,好一會才小心翼翼說道︰“姐,莫生氣,莫生氣。我只是修煉的苦悶,發發牢騷而已。你說的話我都記下了,以後再不上山打獵,只一心修行。”

    卿卿看弟弟小心翼翼的樣子,心里一軟,強板著臉說道︰“你若再不听話,我當真一頭撞死。”

    夏生心道你每次都這句話嚇我,很有意思麼?嘴里卻說道︰“再不敢啦!”

    “走吧,咱們去悟真閣。”卿卿仍自冷臉說道。

    “哎呀,你倒是笑一笑,這樣子太嚇人,我不跟你去!”夏生嚷道。

    卿卿再忍不住,“噗呲”笑了一聲,說道︰“快些走吧,姐姐待會還要回去做活。”

    二人一路來到悟真閣,這悟真閣是漣源州城最大的功法鋪,從練氣到金丹的功法應有盡有。即便想要元嬰的修真功法,悟真閣也能弄來,只是時間長些。

    二人緊著身家買了本地玄術,算是接上夏生之前的莽原決,地玄術集修行與戰技于一體,修行可至化液圓滿,戰技則可匯集土行之力,進可功,退可守。這種術、決不像經、典,很少會用神識刻制,只是紙質板刷。

    卿卿送別夏生,再回到秀帷樓,剛換好衣服就听丫鬟喚她,說是東家有請。

    到了後院,見了許五爺,卿卿媚笑道︰“爺,奴家剛剛還在想著爺,定是上天垂憐,爺才想起了奴家。”

    許五爺笑道︰“在我面前不必如此作態,你很不錯,錢爺相中了你,過兩日就去伺候他吧。”

    “這麼說奴家要搬出去了,奴家可舍不得這里,也舍不得爺。”卿卿皺眉道。

    “那倒不必,你只需住在那處小院,等著錢爺上門即可,只是往後不能再見其他客人。”

    “可是,可是…”

    “不必可是,你的身世我自然清楚,我也很敬佩你。你每日能賺幾個靈石,咱們都有帳,即便到時錢爺不賞,我這里也少不了你的靈石。”許五爺笑道。

    卿卿听罷,納頭便拜,說道︰“奴家多謝五爺抬舉,奴家一定伺候好錢爺,絕不給五爺添亂。”

    “嗯!怪不得閻姑姑一直夸你,你很不錯!記住,在這州城之內得罪誰都沒關系,千萬要伺候好錢爺。去吧,這兩日好好陪陪弟弟。”

    卿卿喜出望外,忙回去又換回素淨衣服,再出門往家趕。到了家中,夏生正在院中看那本地玄術,見姐姐再次返回,奇道︰“姐,你不會是專門來監督我的吧?我可一刻也沒耽誤,回來就開始修煉。”

    “哈哈,沒錯,我就是來監督你的,還要監督兩天。”卿卿笑道。

    “太好啦,我終于可以再吃上姐姐做的飯啦。”夏生開心道。

    “那要看你練得如何,練得好自然好吃好喝,練得不好,哼哼,喝西北風去吧。”

    “啊……這好壞可怎麼區分?地玄術玄奧無比,我到現在還一頭霧水,練上一天,你硬要說不好,我還真去喝西北風啊?”夏生垂頭喪氣說道。

    “少來貧嘴,快快修煉,好壞我分不出來,認不認真我還辨得出來。”卿卿嗔道。

    夏生不敢再說,索性看到中午,午飯只簡單吃些。到了晚上,卿卿卻拾掇了一桌子好菜。

    夏生急不可耐,抓起一直兔腿就往嘴里塞。

    “嗯,姐姐的手藝果真了得,誰若是娶了你真是三生有幸、九世積德。”夏生贊道。

    卿卿听罷,眉頭一皺,心道似自己這般的人,又有誰肯娶,強笑道︰“吃你的罷,好菜還堵不上你的嘴?”

    一桌子菜九CD進了夏生肚里,菜足飯飽之後,夏生才摸著肚皮說道︰“姐,你不知道,東山里的苦梨花都開了,可漂亮啦,好些公子小姐都去那里賞花,咱們也去看看吧?”

    “哦?你不在家好好修行,幾時又去了東山?”

    “啊,還是…還是上次打獵之時去的,只遠遠瞧了一眼。”夏生急中生智,心想反正打獵被知道啦,索性都往打獵上推。

    “我看你是相中誰家姑娘了吧?”卿卿笑道。

    “姐,你這說的什麼話,我還小,還小。”夏生干笑道。

    “哼,我看你心可不小。好好在家修行,哪也別想去!”卿卿瞬間翻臉。

    “姐,你有所不知,修行不能一味打坐,也要感悟天地。我看了一天的地玄術,至今仍是懵懵懂懂,再看下去也難有進展,倒不如去放松心情,開闊視野,說不定會有所悟。”夏生解釋道。

    “果真如此?為何你之前修行莽原決時並無這種說法?”卿卿半信半疑道。

    “莽原決只是基礎功法,入門簡單,再加上爺爺與爹爹都有習練,上面寫有注釋,修煉起來當然不需自己感悟。這地玄術可不一般,本就比莽原決高深,又無人注解,才需自己感悟。”

    卿卿心說也有道理,于是說道︰“好吧,明日一早我與你同去東山。若是發現你騙我,我就…”

    卿卿話還未說完,夏生已接口道︰“一頭撞死嘛!我哪敢騙你,真是如此,姐姐你平日勞累,也需要放松放松!”

    “哼,知道就好!快去修煉,我來收拾。”說罷,手腳麻利的將飯桌上碗筷收拾起來。

    第二日早起,兩姐弟便前往東山,卿卿怕有人認出,特意帶了帷帽。

    步行一個多時辰,遠遠看到自山腳往上百余丈白茫茫一片,再往上郁郁蔥蔥,綠色再上又是一片白茫茫,再往上已入雲中,肉眼難見。走近了才知道山下那一片白茫茫正是萬樹開花,山上那白茫茫一片卻是積雪未化。

    山間溪水淙淙,林中花香濃濃。蕊間彩蝶亂飛,群蜂喧鬧;樹下公子眉歡,佳人眼笑。

    卿卿進了苦梨林深吸口氣,只覺胸中壓抑盡除,再看那一對對公子佳人,不禁心生向往,一時竟看得痴了。

    夏生不解姐姐心中苦楚,只道她是被美景驚住,笑道︰“沒騙你吧,這苦梨林姐姐小時候常來吧,我還記得三歲那年姐姐因為偷偷跑來此地,被父親痛打一頓。那時可沒今日這般景象,听說是有人打理。”

    “這野林子誰會打理?”卿卿奇道。

    “我也不知,听虎娃說得,他只遠遠見過那人,也沒上心看。”

    “哦,定是位閑情雅致之人,這里苦梨不下萬株,個個都修剪的如此精美,當真要花不少功夫。”卿卿笑道。

    “是呀!咱們往里走走,自上往下看定然別有風韻。”

    二人說說笑笑又往山上行去,越往上苦梨樹越多,人也越多。幸好卿卿帶著帷帽,一路也沒遇見熟人,倒也玩的開心。

    到了中午,游人陸續離開。卿卿難得出來一次,夏生是修煉苦悶,二人準備晚些再走。

    站在山坡往下看,果真感受不同。由下往上看時由于那些苦梨樹較為高大,難以望清全貌,只覺得個個精美;由上往下看竟覺棵棵蓬勃向上、姿態飄逸,連在一起又如龍虎遇雲風,氣勢萬千。

    正自感慨間,卿卿眼中看見一位熟人,山腳下推車走來的不正是秀帷樓周三嗎?



伊莉小說網 | 太玄如夢 | 太玄如夢最新章節

 ** 作者︰臨淵末學所寫的《太玄如夢》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太玄如夢》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太玄如夢》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