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耽美美文 >> 大山那邊有野人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53、香椿樹下的青石小院,半夜響起狼嗥聲
作者︰孤燈遠山 下載︰大山那邊有野人TXT下載
    這一年春節的那天,農歷的節氣就是立春。

    立春了,也就該著春風萌蘗,萬象更新了。

    送走了教授他們,香椿嬸便開始給那光頭小子涂抹起毛發再生精,每天都在期盼著,那光頭小子的頭發和眉毛能夠重新長出來。說來也奇,就是立春之後的那一天,山野里吹過一陣溫暖濕潤的東南風,光頭小子的眉毛真的又顯山顯水地綻露出茸茸新芽了,只是淡淡的,彎彎的,看著令人嘖嘖稱奇,那光頭小子,居然還平添了幾分少女的嫵媚哩!

    只可惜,光頭小子的頭發一根也沒有長出來。

    所以,香椿嬸最終還是懷疑那毛發再生精的神奇效用。

    不錯,光頭小子的眉毛是重新長出來了,可那不是立春之後的事情嗎?歲月輪回,光陰如梭,大山里的小花小草都會年年發新芽,歲歲開新花,何況是人類的眉毛呢?普天之下,四海之內,人人都要長眉毛,這有什麼不對頭嗎?至于頭發的事情,那就另當別論了。頭發面前,不能人人平等,天下的光頭多的是。歸根結底還是那路邊攤上的大力金剛牌強力脫毛霜太厲害了,說脫光就脫光,干淨徹底地連根拔了,什麼毛發再生精,那也只能是一個美好的願望了。

    這就是一個山里老太婆的理論了。

    考察隊員們走進大山,也一直沒有出山。

    所以,老太婆無論有什麼想法,橫豎也沒人跟她較真。

    教授他們說起過,這一次進山可能要呆很長時間了,要在那闃無人跡的深山里選擇一處相對寬松一些的山場,建設一個永久性的營地,因為有了無人機,可以隨時空投一些生活物資,後勤供應有保障,考察隊員們也就不用定期往返,疲于奔波了。

    說起考察隊員們的深山營地,光頭小子便想起了那棵遮住了星月和夜露的大榕樹,那大榕樹上垂簾一樣紛紛披掛的氣根,榕樹下凝然不動的篝火,當然,還有那夜半闖營的花毛小子,那驀然迸發的槍聲,那是他生平第一次見到了火,那美如夢幻一般的火,讓老爸黑毛男念念不忘的火,改變了世界和人生的火,的的確確,那也就是他生命中的一個轉折點。

    可光頭小子只是笑笑,什麼都不說。

    別人只當那小子木納,也習以為常了。

    日子就這樣,日出日落,月盈月蝕,一天一天的過去了。

    這一天,也是半夜時分,正在熟睡中的香椿嬸忽然激凌凌地打了個寒戰,驚醒了。那是一陣突如奇來的狼嗥聲,冷不丁地闖進了她的夢,生生地把她驚出了一身冷汗。這一片大山里狼很多,大大小小的狼,形形色色的狼,成群結隊的狼,孤身獨處的狼,實實在在也沒有什麼新鮮之處了,老太婆打從孩提時代就已經听熟了各種各樣的狼嗥聲,老狼嗥,小狼嗥,草狼嗥,狐狼嗥,飽狼嗥,餓狼嗥,你嗥我也嗥,嗥過就拉倒,的確也不值得大驚小怪了。問題是,此狼嗥不同于彼狼嗥,似乎少了許多大山的野性,而多了某種家常的味道,似曾相諳,又全然陌生,細細品味,又疑點重重,頂真是十分古怪,與眾不同,尤其少了一份長天野地的距離感,那嗷嗥一聲,拔地而起,好像就發自自家的院落里,不,是房舍中!

    山上的野狼耐不住寂寞,這就要打家劫舍來了?

    香椿嬸悄悄地穿衣,起床,操起一根木棍摸出房門,這就是要打狼去了。山里的百姓不怕狼,平常的日子你攆你的兔子,我種我的莊稼,各人自掃門前雪,不管山貓野猴子,可你要是隨便進村來溜,故意侵犯人類的領土,對不起,那就只得兵戎相見了。

    香椿樹下的院落靜悄悄,好像也沒有什麼動靜。

    那棵偌大的香椿樹,大雪之後就落光了葉子,這會兒新芽還沒有萌動,枝杈間篩落一層清清涼涼的月光,倒也把一個農家小院給照亮了,透明了,沒有什麼能遮掩得住隱秘的地方了。香椿嬸細細地打量著自家的院落,青條石的院牆砌的很高,外面的野物是進不來的,柏木板的院門閂的很緊,嚴絲合縫,更沒有什麼東西能溜得進來,哪里有什麼野狼呢?圈里的豬,舍里的雞,籠里的鵝,大家都老老實實地呆在自己該呆的地方,安分守己,一聲不吭,好像都睡著了。霜寒露冷,殘月西沉,正是睡覺的好時候。香椿嬸掂了掂手中的木棍,搖搖頭,咂咂嘴,這就是有點個把握不定了,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半夜三更的發 癥,逮個機會夢游來了?

    就在那香椿嬸兀自犯嘀咕的時候,真真切切的,她又听到了狼嗥聲。

    她長長地松了一口氣,且微微地側過腦袋,認真地支起耳朵,這一次可要拿捏準分寸,絕不能再給自己留下一筆糊涂賬了。

    一個老獵戶家的女人,大體上听得懂野獸們的聲息。

    听聲音,這不是一只狼在嗥叫,不,至少有三只狼,一個不大不小的狼群。發出聲音的位置,應該距離村莊也不太遠,就在村莊外圍,或者月亮河的對岸。只是,這狼群的叫聲有些奇怪,和往常听到的迥然不同,可以肯定不是尋釁叫陣,不是應時叫春,不是集團狩獵,不是炫歌賣萌,不,它們走走停停,東張西望,不急不緩地叫幾聲,又若有所期地停頓一會,好像在等待著什麼回應,它們到底要干什麼呀?

    老太婆使勁地搖晃腦袋,仿佛要甩開那一頭霧水。

    可那夜游的狼群卻不肯理會,只是越走越近了。

    老太婆又嘆了口氣,決計不再多管閑事了,準備回屋睡覺去了。雖然說這節氣是已經立過春了,可滿山遍野還是白雪皚皚,更深夜半更是凜冽十分,自己犯得著在這兒伸長脖子等待天明,為一群野狼費心勞神?再說了,山里人家過的也就是這種日子,家家高築牆,夜夜防豺狼,野狼們趁著夜色進村轉轉,那也就是散散步,溜溜彎,基本上是什麼好處都撈不到的,各家各戶的狗狗們都知道這個道理,一個個趴在窩里睡大覺,連招呼都懶得出門打一個,自己一個五十多歲的人了,差不多也算得上飽經風霜的老人家了,干嗎還一定要冒傻氣呢?

    老太婆放下手中的木棍,這就要轉身回房了,卻不料就在她一腳門里一腳門外的當口,又是一聲狼嗥驀地響起,真真切切地就在她身邊不遠的地方,絕對不出院落之外,不,好像就在房舍之中,老太婆又結結實實地被嚇一大跳,果真這不是夢魘,是野狼進屋了!這一次,好像也就是為了讓那老太婆听個仔細,听個明白,那狼嗥一聲高亢之後,卻沒有戛然而止,只是降下音調,轉緩行板,徐徐而來,娓娓不盡,倒變得有些個如夢似幻,飄緲迷人了。那野狼跑進山民的家里,唱起了抒情小夜曲?抑或,那野狼也在房間里睡著了,恣意舒展,夢話連篇?老太婆驚出一身冷汗,這下子總算是听明白了,那野狼跑到光頭小子的房里去了!那可是老王家二畝山田僅僅剩下的一棵獨苗了,這要是被狼禍害了,那不就是天塌了,地陷了,王大頭的風流故事一筆勾消了,那香椿嬸也無顏再自稱女漢子,從此要愧對列祖列宗了!

    香椿嬸自詡是個女漢子,那行事為人也果真不同一般,轉身又重新操起木棍,幾乎片刻也沒有猶豫,飛起一腳踢開了那光頭小子的房門,晃著木棍就沖了進去,這就要教訓那只不知好歹的野狼了,進門之前你也不打听打听,這老王家可是多少代的老獵戶了,滿山遍野去打狼,還怕你自己送上門?

    雄赳赳氣昂昂,香椿嬸這就要和野狼一決高低了。

    可是,出乎意外,那房間里根本就沒有狼的影子。

    透過窗柵的月光,正分外詩意地投在那張祖傳大木床前的地面上,只是泛起了一種酸酸甜甜的桔黃色,絲毫也沒有寒霜的意味。到是光頭小子的那顆腦袋,在幽暗的環境中愈發的顯亮,好像也是一個小小的發光源,一輪小月亮。

    香椿嬸雙手拄著木棍,就那樣呆呆地站在那兒。

    是不是自己真的老了,開始出現幻听了?

    茫然四顧,一切都是老樣子,這房間里原來住的是香椿兒,自從那個太過任性的初中生義無反顧地走出大山,香椿嬸每天都會情不自禁地進去看一看,房間里的陳設原本就極其簡單,根本就沒有什麼可供藏匿的犄角旮旯,哪里能躲得下一頭狼呢?那光頭小子認祖歸宗,成了第二個香椿兒,就一直住在這個房間里,這會兒正完好無損地躺在床上,墊著高高的枕頭,裹著厚厚的棉被,發出了細微且勻稱的鼾聲,顯然睡意正濃,絲毫也沒有被打擾。

    香椿嬸搖搖頭,開始悄悄地往後退了。

    這時候,又听到了一陣狼嗥聲。

    還是村外的狼嗥聲,似乎也越來越近了。

    老太婆這會兒已經興味索然了,決計也不再多管閑事了,野狼們愛哪是哪,乍嗥都行,她真的是沒有義務陪著瞎折騰,這就要回房睡覺去了。真佩服那個光頭小子,白天一天玩的開心,晚上一夜睡的死沉,也不管你外面天翻地覆,電閃雷鳴,一樣可以睡的安穩。老太婆長長地打了一個哈欠,也真的感覺到自己困得不行了,可就在這時候,偏偏身後又有了動靜,真真切切的,那又是一道嗚嗚嗷嗷的狼嗥聲!

    激凌凌,她驚恐萬狀地瞪大眼楮。

    兩腿打軟,她是一步也挪不動了。

    慢慢地轉過身去,那情形卻是令人好氣又好笑,是光頭小子,猶自地閉著眼楮,舒緩地揚著鼾聲,分明正在享受一個十分溫暖的美夢,卻不知道是哪根神經搭錯了線頭,偏偏還要去俯仰天地,神游八極,念念不忘大山里的歲月,狼嗥聲聲,如痴如狂!

    當然,大山里的孩子學狼嗥,如果只是偶爾為之,實在也算不得什麼大事。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環境使然,情不自禁。就像光頭小子這樣,睡夢中還在大山里追逐狼群,只顧自己玩的開心,激情難捺還要嗷嗥幾聲,這也實在是頑皮過分了。

    很快地,老太婆又釋然了。

    只是一驚一乍的,這一晚上她是無論如何也睡不著了。

    躡手躡腳的,她退出了光頭小子的房間,還輕輕地帶上了房門。然後,就是合衣躺在床上,大睜兩眼,用心諦听。

    斷斷續續,那幾只野狼還在嗷嗥,走走停停,若即若離。

    隱隱約約,那光頭小子也在嗥叫,若有若無,如夢似囈。

    懵懵懂懂,老太婆居然也漸漸地听出端倪了。

    野狼們不辭辛苦,奔走呼號,如此執著,是尋尋覓覓?光頭小子魂牽夢縈,有呼必應,因果互動,是有緣來去?光頭小子是一個小野人,來自那雲深霧重的大山里,該不會原本就認識那群野狼,彼此友好往來,比鄰而居?或者,光頭小子的媽媽是一個紅毛女野人,原本就和那些大山里的野狼群落有著千絲萬縷的親緣關系?再或者,大山里的野人和野狼同歸于野性的生靈,和老虎、豹子們都彼此彼此,沒有涇渭分明,一切隨遇而安,所以互通聲息很平常,隔山喊話更隨意?

    這里有蹊蹺,有懸念,對,一定有故事!

    可是,老太婆想的腦瓜疼,累的脖子酸,還是沒有搞明白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故事。

    不知不覺的,村外的野狼不嗥了,光頭小子的夢囈也停息了。

    香椿嬸卻渾然不覺,只是顧自地揚起了鼾聲。

    老太婆一夜辛苦,的確應該歇一會了。

    這時候,天也漸漸放亮了。



伊莉小說網 | 大山那邊有野人 | 大山那邊有野人最新章節

 ** 作者︰孤燈遠山所寫的《大山那邊有野人》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大山那邊有野人》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大山那邊有野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