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魔法 >> 詭秘之主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一百章 解讀象征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下載︰詭秘之主TXT下載
    “‘小丑’魔藥的線索。”

    ……

    古老而斑駁的青銅長桌上首,克萊恩反復讀了幾遍“佔卜語句”,往後一靠,進入沉眠。

    他的周圍很快變得安寧而寂靜,“眼”中所見飄渺又朦朧,無數扭曲的、難以辨認的畫面在這里飛快閃過,就像清晨柔嫩花瓣上的一滴滴露水。

    漸漸的,克萊恩把握住了自身靈性,找回了一定的知覺。

    他看見面前有一個壁爐,壁爐前方是一把搖椅,搖椅上坐著位穿黑白相間長裙的老婦人。

    雖然對方低著頭,看不到樣子,但克萊恩發自內心地覺得她就是一個老太太,並且相當篤定。

    老婦人正對的地方,有一張桌子,桌上有報紙,有瓖嵌著白銀的錫罐。

    “這是……”感覺場景異常熟悉的克萊恩很快辨認出了眼前所見

    這是瑞爾比伯和他母親的住處!

    是自己第一次現場看到“巨人觀”的地方!

    “這里有‘小丑’魔藥的線索?”克萊恩的想法剛剛閃過,周圍的場景就發生了變化。

    那是一座灰白色的倉庫,它藏在相同建築的最里側;

    它里面散布著一根又一根白森森的骨頭,有幾團被巨石壓扁般的血肉爛泥;

    倉庫的正中央是一團拳頭大小的灰白事物,它表面布滿溝壑,給人柔軟有質的感覺,仿佛活生生挖出來的大腦。

    克萊恩剛認出這是什麼地方,剛想起那是什麼東西,眼中畫面就如同水上倒影被攪動般扭曲破碎了,衍化出新的朦朧景象

    赤裸的身體躺在鋪著白布的長條桌上,身前漂浮著一個帶有些許藍色的血球。

    克萊恩頓時皺起眉頭,泛了嘀咕

    “剛才是瑞爾比伯藏身的地方和他的殘留物,現在是燕尾服小丑手腕烙印化成的東西?”

    就在他試圖推測這些畫面究竟象征著什麼的時候,場景的變幻陡然加劇

    大理石茶幾,一主二副格局的皮制沙發組合,高懸于天花板上的吊燈;

    黑發褐瞳、有書卷氣質的克萊恩莫雷蒂,身材圓滾滾、皮膚白皙的富態男子,戴著薄紗手套,容顏嬌美的年輕女士;

    褐發濃密剛硬、根根豎立的黑袍中年男士,身材圓滾滾、皮膚白皙的富態男子,眉毛雜亂、棕發稀疏、眼眸灰藍的半百老頭,以及放在他們之間圓桌上的一本深黑色筆記,氣息古老而悠遠的筆記。

    安提哥努斯家族的筆記!

    克萊恩霍然坐直,夢境再無絲毫殘留。

    望著恢弘神殿之外的無垠灰霧和深紅星辰,他又是驚愕又是疑惑地想道

    “我是在佔卜‘小丑’魔藥的線索啊……怎麼會冒出來安提哥努斯家族的筆記?”

    “我想想,我想想,那個身材圓滾滾的家伙是韋爾奇,對,韋爾奇,購買到安提哥努斯家族筆記,引發了後續一系列事件的倒霉鬼……戴著薄紗手套,容貌嬌美的年輕女士是娜婭……”

    “我想起來了,那張大理石茶幾和皮制沙發的組合是韋爾奇住所的標志,我在那里見到了‘通靈者’戴莉。”

    “也就是說,我剛才看見了韋爾奇住所的客廳,看見了原主和兩位同學討論筆記的場景。”

    克萊恩心緒沉澱,恢復冷靜,手指有節律地敲動著青銅長桌邊緣

    “那最後一幅畫面又代表著什麼呢?出現了筆記,出現了韋爾奇,難道是他購買那件‘古物’時的場景?”

    “在場的另外兩人,有一個很眼熟啊,那位穿黑色古典長袍的中年男士好像在哪里見過……刺蝟般的褐發,濃重的黑眼圈……對,我知道他是誰了,海納斯凡森特,佔卜俱樂部的海納斯凡森特,因賽琳娜偷學了秘密咒文,被隊長潛入夢境,‘安詳’死去的海納斯凡森特!”

    “嘶,那本筆記是他賣給韋爾奇的?”

    “繞了一圈,竟然這麼連上了,世界還真是小啊,不,廷根真小!仔細想想,真有這個可能,海納斯凡森特不是普通的佔卜師,明顯深入了神秘領域,得到了某位古老邪神的注視,他有渠道有能力有機會獲得密修會偶然外泄的筆記……”

    “難怪隊長他們一直沒查到韋爾奇是從哪里買到筆記的,因為方向完全錯誤了,他們在試圖排查古物市場……後來有了筆記的具體下落,更是放棄了這方面的嘗試。”

    “可惜啊,海納斯凡森特剛死沒多久,否則肯定能從他那里查到一些筆記有關的東西……作為一名深入了神秘領域的人,他應該研究過那本筆記……他的死,還真是巧了!”

    “不過在場還有一個人,一個五十來歲的老者,他或許也知道不少事情。”

    克萊恩輕敲桌緣的手指停頓下來,將剛才“夢境佔卜”里看見的畫面全部過了一遍

    “瑞爾比伯的家;瑞爾比伯的藏身處;瑞爾比伯的殘留物;燕尾服小丑手腕烙印化成的東西;韋爾奇的家;韋爾奇、娜婭和原主交流的場景;韋爾奇、海納斯凡森特和安提哥努斯家族筆記的‘合影’……嘿,除了燕尾服小丑的烙印,其他全部與安提哥努斯家族筆記直接相關!”

    “可我佔卜的是‘小丑’魔藥的線索啊……這不科學,不,這不神秘學!”

    在成為“佔卜家”後,克萊恩曾經試過佔卜韋爾奇從哪里買到的安提哥努斯家族筆記,但當時沒考慮到灰霧之上的特殊,未能獲得啟示,而現在,他佔卜另外一件事情的時候,竟狀似偶然地帶出了真相。

    冷靜了十幾秒,克萊恩結合羅塞爾日記的內容,開始嘗試著解讀剛才的夢境

    “第一種可能,查拉圖,或者說密修會,在尋找和追逐安提哥努斯家族的遺物,所以這個夢境的象征意義是,借助安提哥努斯家族有關的事情,引誘密修會出現,從而獲得‘小丑’魔藥的配方。”

    “第二種可能,安提哥努斯家族的筆記里直接就記載了‘小丑’魔藥的配方……查拉圖家族在尋找安提哥努斯家族的殘留痕跡,說明他們之間有很深的淵源,或許是朋友,或許是敵人,所以,安提哥努斯家族掌握了對方部分序列就很正常了,朋友不必說,敵人更是最了解彼此的存在……”

    “但第二種象征解釋沒辦法和燕尾服小丑的烙印之物聯系起來,哎,我倒希望是第二種,等聖堂找專家解讀完筆記,我就可以沒有風險地獲得‘小丑’魔藥了。”

    “目前看來,第一種解釋的可能最大,但作為佔卜家的直覺告訴我,應該還有更深層次的象征意義。”

    想到這里,克萊恩揉了揉額頭,對佔卜家的局限突然深有感觸。

    除非是面對很簡單,很直觀的象征,否則佔卜家的解讀都必須小心翼翼,如同走在深淵邊緣,走在薄冰湖面,一旦解讀失誤,或是沒能解讀出最關鍵的意思,燕尾服小丑就是活生生的、血淋淋的例子!

    這個瞬間,克萊恩有種自身把握到了佔卜家真諦的幻覺,似乎只差那臨門一腳,他就能徹底消化掉魔藥了。

    “感謝你用生命提點我……贊美女神!”他低語一句,在胸前畫了個緋紅之月。

    緊接著,他又佔卜了阿茲克是否善意和是否為厲害非凡者的事情,都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這時,連續的佔卜和處于灰霧之上的消耗,讓克萊恩開始感覺疲憊,他不得不停止思緒的發散,敲定之後要做的關鍵事情

    “盡快找到和韋爾奇、海納斯凡森特、安提哥努斯家族筆記出現于同一副畫面的老者!”

    “這可以先從佔卜俱樂部著手。”

    “有事沒事多往阿茲克先生那里跑,嗯,他或許是中序列的生命學派成員,但這缺乏某些信息,沒法佔卜……”

    呼,克萊恩吐了口氣,讓面前陡然具現的羊皮紙上凸顯出那位眉毛雜亂、棕發稀疏、眼眸灰藍的半百老者畫像。

    這就是韋爾奇和海納斯凡森特交易安提哥努斯家族筆記時在場的第三個人!

    看著畫像,克萊恩突然陷入了為難

    “……我不會畫畫啊,小學的美術課上,我一直是老師批判的對象。”

    “用儀式魔法,像老尼爾那樣?可這是向女神祈求啊……事情則借助了灰霧之上的特殊……要是被神靈發現端倪,我就沒法做人了!”

    “等一下,或許我可以向自己祈求!傳遞畫面和傳遞聲音差不多嘛……雖然我暫時沒法撬動灰霧之上的神秘力量,但這種小事應該還是不成問題的!”

    有了思路的克萊恩立刻蔓延靈性,包裹自身,模擬出下墜的感覺。

    回到臥室,他隨手點亮煤氣燈就低聲“祈求”了起來

    “不屬于這個時代的愚者啊;”

    “你是灰霧之上的神秘主宰;”

    “你是執掌好運的黃黑之王。”

    “我祈求你給予啟示,祈求你讓我描繪出所見的畫面。”

    念完這幾句咒文,克萊恩沒灑精油,沒燒草藥,沒有借助它們的力量。

    向自己祈求就是這麼隨便!

    耳畔忽有呢喃,他看見手背上浮現出了那四個構成正方形的黑點。

    逆時針走了四步,邊走邊念咒文,克萊恩重又穿透瘋狂,穿透狂亂,回到了灰霧之上。

    這一次,他沒有發現哪顆深紅星辰在收縮和膨脹,但注意到青銅長桌最上首那張高背椅的後面,由部分“無瞳之眼”和部分“扭曲之線”構成的古怪符號在閃爍微弱光芒,蕩起虛幻祈求。

    克萊恩側耳听了一下,確認無誤後重新具現出“第三個人”的畫像,按照回應祈求的方式,將它投向了那流淌的微光。

    做完這一切,他立刻脫離灰霧之上的神秘世界,返回了自己的臥室。

    剛有站穩,克萊恩眼前立刻就浮現出那張畫像,並感覺有虛幻而微弱的力量加身。

    他拿起鋼筆,找了張白紙,給予出表達的意願。

    讓克萊恩驚奇的是,自己的右手不受控制地動了起來,飛快描繪著線條。

    沒過多久,他就看見了栩栩如生的“第三人”畫像。

    寫下發色、瞳色等特點,右手輕微抽搐的克萊恩長舒了口氣。

    他眼前所見的“幻景”正在飛快消退。



伊莉小說網 | 詭秘之主 | 詭秘之主最新章節

 **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所寫的《詭秘之主》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詭秘之主》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詭秘之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