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詭秘之主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 阿茲克的解釋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下載︰詭秘之主TXT下載
    貝克蘭德,皇後區。

    奧黛麗霍爾坐在陰涼角落里的吊椅上,望著陽光底下怒放的一叢叢鮮花,思考起佛爾思沃爾請求幫忙的那件事情。

    據格萊林特子爵核實,真有那麼一位叫做休迪爾查的少女被關押在貝克蘭德北區的臨時監牢里。

    她的罪名是因財產糾紛嚴重傷害了一位體面的紳士,讓對方至今仍躺在醫院的床上,也許再也站不起來了。

    對此,佛爾思的解釋是,那位紳士並非好人,他是貝克蘭德東區的黑幫頭目,以高利貸為生。

    事情的起因是,某位借貸者發現利息比自己預想得高幾倍,就算破產都無法償還後,在與那位紳士協商無果的情況下,找到了附近小有名氣的“仲裁者”休迪爾查,希望她能說服對方免除不合理的部分。

    那位紳士並沒有服從休迪爾查的“裁決”,甚至威脅當晚就要抓走借貸者的妻子和兒女,于是休迪爾查改變了說服的技巧,采用了物理的手段,一個不小心就造成了嚴重傷害。

    格萊林特子爵調查了事情的經過,確認佛爾思沃爾的描述屬實,也確認那位黑幫頭目失去了對手下的控制,並且在某人半夜的“拜訪”後,免除了借貸者的債務,向檢察官出具了原諒休迪爾查的聲明,但嚴重傷害的案件並非受害者不想追究就不會被起訴。

    “格萊林特希望用正常的辦法解決,派人咨詢了熟悉的大律師,對方說有把握只是輕判,但無罪辯護的難度很高,除非當事人能拿到精神有問題或者心智發育不健全的醫療證明……”奧黛麗無聲自語,傾向于好友的意見。

    對她來說,最為重要的是不要和佛爾思沃爾和休迪爾查有明面上的關系——經過“塔羅會”這件事情後,奧黛麗覺得自己不再是天真無知的少女了。

    “明天晚上在沃爾夫伯爵家有一場舞會,到時候告訴格萊林特,按照大律師的意見去做。”奧黛麗微微點頭,做出了決定。

    在魯恩王國,律師分為大律師和事務律師,後者負責不用上庭的事務,比如,搜集證據,與當事人談話,幫人擬定遺囑,監督財產分配和法律咨詢服務等種種事情,當然,他們也可以代表當事人出席最初級的治安法庭,為簡單的案件辯護。

    而大律師就是研究證據,上庭為當事人辯護的律師,根據魯恩王國的法律,他們必須保持客觀的態度,所以不能直接與當事人接觸,只能通過助手,也就是事務律師,來完成情況的搜集,他們每個人都是真正的法律專家,擁有出眾的口才和極高的辯論水平。

    恢復了輕松的奧黛麗用藏身黑暗,窺視光明的姿態看著外面奼紫嫣紅的花朵,油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精神有問題或者心智發育不健全的醫療證明……心理醫生……”

    “如果心理煉金會掌握了‘扮演法’,那是否意味著可以在心理醫生群體里尋找他們?”

    想到這里,奧黛麗覺得自己的思路對極了,眼楮明亮得像是璀璨的寶石。

    就在這時,她看見金毛大狗甦茜用一種偷偷摸摸的姿態溜到了那叢叢鮮花後面,溜到了只有園丁才會抵達的地方。

    “甦茜……它要做什麼?”奧黛麗藏在陰影里,看得一愣一愣。

    金毛大狗似乎被花朵的香味迷亂了嗅覺,並未注意到身後的主人,它張開嘴巴,發出吊嗓子般的“啊啊啊”“呀呀呀”聲音。

    緊接著,它讓周圍的空氣振動,響起生澀不夠圓潤的單詞

    “你好。”

    “你好嗎?”

    ……

    奧黛麗的嘴巴一點點張開,完全忘記了優雅淑女該具備的禮儀,她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這一幕場景和听到的僵硬聲音。

    她猛地站起,脫口而出道

    “甦茜,你會說話?你什麼時候會說話了?”

    金毛大狗嚇得跳了起來,轉身面對了主人。

    它慌亂而快速地搖起尾巴,嘴部張合幾次後才震蕩了周圍的空氣道

    “我……”

    “我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畢竟我只是一條狗。”

    听到這句話,奧黛麗一時竟無言以對。

    …………

    周一上午,休假的克萊恩按照預定的計劃復習和鞏固了神秘學的知識,然後乘坐公共馬車前往了霍伊大學。

    他要多接觸阿茲克先生,看對方究竟知道些什麼。

    屬于歷史系的三層灰石小樓里,克萊恩與導師科恩昆汀閑聊了一陣,交流著與霍納奇斯主峰古代遺跡相關的事情。

    沒有額外收獲的他趁導師去辦事的機會,進入斜對面的辦公室,走到了留守的阿茲克教員桌子旁。

    “阿茲克先生,能和您聊一聊嗎?”他望著那位膚色古銅、五官柔和、右耳下方有顆小痣的教員,脫帽行了一禮。

    褐眸藏著難以言喻滄桑感的阿茲克整理了下書籍道

    “沒問題,我們去霍伊河邊走走吧。”

    “好的。”克萊恩提著手杖,跟隨對方離開了三層灰石小樓。

    沿途之上,兩人都保持著沉默,誰也沒有開口說話。

    當流淌的河水映入眼簾,當周圍不再有來往的老師和學生時,阿茲克頓住腳步,半轉身體,面向克萊恩道

    “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克萊恩沉吟許久,想了許多委婉的方式,但又都一一放棄。

    于是,他坦然而直接地問道

    “阿茲克先生,您是一位值得信賴,讓人尊敬的紳士,我想知道您究竟從我身上看到了什麼,或者說您知道些什麼?我是指上次那件事情,你說我的命運存在不協調地方的事情。”

    阿茲克點了下手杖,嘆息笑道

    “我沒想到你會這麼直接,讓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坦白地講,你的命運存在不協調的地方是我能夠看出來的唯一事情,除此之外,我並不比你知道更多。”

    克萊恩猶豫了下問道

    “可為什麼您能看出來?我不相信這源于佔卜。”

    阿茲克側頭望著霍伊河,語調染上了幾分蕭瑟

    “不,克萊恩,你不明白,佔卜可以做到這種程度,只是需要看由誰來佔卜,當然,我的佔卜只是掩飾的借口。”

    “……有些人總是特殊的,天生具備一些奇怪的能力,而我應該就是這樣的人。”

    “應該?”克萊恩敏銳把握到了對方用詞的問題。

    “是的,我也不知道我是否是天生具備,或許那樣能力的代價就是遺忘自己,遺忘過去,遺忘父母。”阿茲克的眸光略顯憂傷地注視著河面。

    克萊恩越听越是迷糊

    “遺忘過去?”

    阿茲克沒有笑意地笑了笑道

    “在進入貝克蘭德大學歷史系之前,我失去了絕大部分記憶,僅僅記得自己的名字和基本的知識,還好,還好我有身份證明,否則只能成為流浪漢,這麼多年里,我根據身份證明尋找過我的父母,但都沒有收獲,哪怕我能看到命運的一角。”

    “而在大學那幾年里,我逐漸發現我具備一些奇特的能力,超乎常識範疇的能力。”

    克萊恩听得很是專注,脫口問道

    “阿茲克先生,您為什麼會失憶?不,我的意思是,您有在現場發現失憶的原因嗎?”

    他懷疑阿茲克先生是失憶的生命學派成員,甚至是地位不低的中序列成員——這是“怪物”對應的,出過“先知”的,以師徒相傳為主的隱秘組織。

    阿茲克沉重地搖了搖頭

    “沒有,仿佛睡了一覺,我就遺忘了過去。”

    他拿著手杖,又往前走了幾步,邊走邊說道

    “離開貝克蘭德後,我開始做夢,夢見了許多奇怪的事情……”

    夢?我擅長解夢!進入專業領域的克萊恩當即問道

    “是什麼樣的夢?”

    阿茲克含糊著低笑了一聲

    “很多很多不同的夢,有時候,我會夢見黑暗的陵寢內部,夢見一具具古老的棺材,里面的尸體趴著,背後長出了一根根白色的羽毛,有時候,我夢見我是一名穿全身盔甲的騎士,端著三米的長槍,沖向了敵人。”

    “有時候,我夢見我是一個領主,有著豐饒的莊園,有著漂亮的妻子和三個孩子,有時候,我夢見我是流浪漢,淋著雨,走在泥濘的路上,又冷又餓。”

    “有時候,我夢見我有個女兒,和之前那幾個孩子不一樣的女兒,她長著柔順的黑發,喜歡坐我親手做的秋千,總是向我討要糖果,有時候,我夢見我站在絞刑架旁,冷冷地仰望著上面飄蕩的尸體……”

    听著阿茲克的囈語,克萊恩發現自己竟然無法解讀對方的夢境,因為不同夢境的象征是相反的,矛盾的!

    阿茲克收回視線,嗓音不再飄忽道

    “南方的費內波特王國信仰大地母神,而大地母神的教會宣揚著一個理念,他們認為每個生命都是‘植物’,汲取著大地的養分,緩慢地成長、繁盛和衰敗。”

    “等到凋零,這些生命就會墜入大地,回到母親的懷抱,而來年,又會重新生長出來,花開花落,一年又一年,生命也是這樣,一世又一世。”

    “有的時候,我很願意相信這個說法,相信我因為本身的特殊,能夢見上一世,再上一世的片段。”

    說到這里,他望向克萊恩,嘆息道

    “這些事情,我連科恩都沒有講過,之所以告訴你,是因為我……”

    阿茲克頓了下笑道

    “很抱歉,我剛才的描述不夠準確,你的命運存在不協調的地方並不是我能夠看出來的唯一事情,我還看出了另外一件事情。”

    “克萊恩,你已經不是正常人了,你擁有超凡的、奇怪的能力,和我很像。”



伊莉小說網 | 詭秘之主 | 詭秘之主最新章節

 **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所寫的《詭秘之主》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詭秘之主》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詭秘之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