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詭秘之主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驗證之法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下載︰詭秘之主TXT下載
    剽竊手稿,不,創意手稿,應該算是很有價值的書籍了……這張會是“褻瀆之牌”嗎?克萊恩心頭一動,輕叩牙齒,悄然開啟了靈視。

    然而,他並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他隨即掃過別的書簽,獲得的依然是同樣的答案。

    也是,如果那麼容易就能察覺,也輪不到我來這里肖想……克萊恩關閉靈視,重新用從羅塞爾日記上知道的細節和那位大帝呈現出來的性格進行排除。

    根據他的認識,既然羅塞爾說了夾著“褻瀆之牌”的書很有價值,那它就不會太普通,否則無法滿足那種強烈的惡趣味——用許許多多價值很高的知識來襯托不起眼的書簽,讓獲得者無形中遭遇戲弄。

    所以,有價值但不高的書籍可以不做考慮,這麼一來……克萊恩環顧四周,仔細辨別,完全沒听講解員在說什麼。

    “綜合判斷,整間‘書房’內,符合條件的好像只有那份創意手稿,其他的價值也就只能說一般,以羅塞爾的性格,肯定不會挑選它們,嗯,羅塞爾是那種‘我就要把秘密藏在最顯眼的地方,可你們怎麼都發現不了’的人……”克萊恩邊想邊給大帝配了個“略略略”的表情。

    當然,他不可能就此肯定那張書簽是“褻瀆之牌”偽裝的,因為羅塞爾擁有的具備很高價值的書籍顯然還包括神秘學領域的著作,而這部分圖書,蒸汽與機械之神教會是肯定不可能拿出來展覽的!

    嗯,必須先確認是不是‘褻瀆之牌’,再考慮要不要行動的問題……可惜啊,1月20號這個日期無法用來排除,沒誰知道每張書簽分別是哪一天被夾入圖書的……克萊恩無聲自語了一句,轉而望向停下來的講解員,微笑問道

    “放在書架里的那些有像這樣夾著事物嗎?”

    “比如,某位貴族夫人寫給羅塞爾的紙條。”

    這個問題讓不少男士發出了會心的笑聲,那位女性講解員則搖頭道

    “不,沒有,夾著額外事物的書籍,都被挑出來放在了這里,便于所有人觀看。”

    “這只是復原羅塞爾大帝的書房,而不是復原書房的某個時間點,不需要維持一定的狀態不改變。”

    克萊恩頓時笑了笑道

    “明白了,這真是讓人失望啊……”

    這簡直太好了!整個展廳需要驗證的書簽只有一張,難度直線下降……他欣喜地在心里補了一句。

    講解員介紹“羅塞爾最愛閱讀的圖書”時,克萊恩又一次環顧四周,觀察起這個展廳的整體布局。

    為了還原一百多年前的那個房間,這展廳的四周沒有煤氣燈。

    照明主要依靠的是幾米外有鐵柵欄的凸肚窗和天花板上垂落的巨大水晶吊燈。

    至于書桌上的黃銅燈架,並未安放蠟燭,純粹只是做個擺設。

    克萊恩眺望凸肚窗,看見了外面枯黃且凋零的草坪和一根筆直的鐵黑色燈桿。

    他記了下位置,重新將視線投向女性講解員介紹的圖書,腦海內則開始分析起竊取計劃的可行性。

    “一個前提是,根據羅塞爾的意思,各大教會和身為王室的各個古老家族,都不願意看到他散播‘褻瀆之牌’,破壞一千多年來的穩固秩序。”

    “所以,如果我是負責處理這件事情的大主教,那我會直接放火去燒羅塞爾遺留的所有物品,如果‘褻瀆之牌’能就這樣被徹底毀去,那結果完美符合了神靈的想法,要是‘褻瀆之牌’難以被破壞,燒完之後,它必然將暴露出自身的異常。”

    “既然羅塞爾遺留的物品都還在,那就說明,他必然用某種方式讓所有人,包括神靈,都相信他把所有的‘褻瀆之牌’送出去了,沒留下任何一張。”

    “當然,不排除某些教會或某個古老家族試圖依靠‘褻瀆之牌’來補完本身需要的某條非凡途徑,但這個可能非常小,因為這就給了羅塞爾合縱連橫統一戰線的機會,根本沒必要走到散播‘褻瀆之牌’破壞秩序這一步。”

    “那樣的話,他的日記會呈現出一定的信心和相應的擔憂,絕對不可能只剩悲觀,只想著依靠那個古老的隱秘組織。”

    “再加上一百多年過去了,保管這些遺留物品的蒸汽與機械之神教會已不知道做了多少次的補遺性搜索,所以,幾乎不會有誰還相信‘褻瀆之牌’藏在這里。”

    “也就是說,這個展覽的安保級別不會太高。”

    “而且,很重要的一點是,整個貝克蘭德都被那個連環殺人的‘惡魔’弄得浮躁惶恐,三大教會的非凡者們正在做全城性的排查和搜索,‘機械之心’隊伍能分配到這個不重要展覽的人員肯定非常有限。”

    “嗯,這里最值得保護的是羅塞爾的日記,許多野生的非凡者很崇拜大帝,認為那些‘獨創的符號’書寫著深層次的神秘,有竊取的動機和能力,所以,看守者的重心肯定是在那個展廳。”

    “回去到灰霧之上佔卜一下,和我的分析做印證。”

    “不過,得預先驗證是不是‘褻瀆之牌’,要不然冒著一定的危險,費了極大的力氣,結果卻偷回去一張普通的書簽,那我還不如躺回墓地里!嗯,該怎麼驗證呢?這不可能等我再次潛入的時候做,而現在也沒機會……得找別的人幫忙啊……務必謹慎!”克萊恩神情專注地跟在講解員後面,似乎听得非常認真。

    “魔術師”小姐,她是“學徒”,能夠穿牆越門,和持有“萬能鑰匙”差不多,是一個不錯的人選……但她才序列9,潛入驗證這個任務對她而言太危險了……

    休小姐?不行,她根本就不是這塊料……讓她找竊賊幫忙?不,不行,這里有非凡者看守,竊賊大概率被當場捉到,從而暴露出有人在打羅塞爾書簽主意的事情……

    莎倫小姐?她實力足夠,狀態也適合這種任務,可問題在于,“褻瀆之牌”是足以讓絕大部分非凡者彼此廝殺的神物,我現在還信不過她……

    ……

    克萊恩思緒轉動,分析著自己能找的幫手。

    漸漸的,他鎖定了一個對象

    “正義”小姐!

    她家世不凡,屬于貴族,有沒有可能利用錢財和權勢,以感興趣為借口,觸踫到那張書簽?嗯,機會不小,而且這辦法不會驚動到誰,有利于我之後潛入竊取……克萊恩越想越覺得可行性很高。

    至于怎麼驗證的問題,因為“褻瀆之牌”反佔卜反預言,他暫時只能想到一個辦法

    那就是嘗試著破壞一下那張書簽!

    ——反佔卜反預言不是說對藏著“褻瀆之牌”的某件物品采用類似的手段,會得到失敗或被干擾的結果,那樣一來,不是等于不打自招嗎?

    這真正的意思是,即使拿到了“褻瀆之牌”,對它佔卜也等于對一件普通的事物佔卜,等于對它偽裝成的那件普通事物佔卜。

    反正我是猜不出來大帝設置了什麼“開啟密碼”,只能用這麼簡單粗暴的方法確認,如果“褻瀆之牌”確實可以被破壞,那就只能說,我和它暫時還沒有緣分……嗯,以大帝的喜好,或許我可以試一個開啟咒文……

    他曾經在日記里開玩笑,說“想要我的財寶嗎?那就到迷霧海的盡頭來尋找吧”,而“褻瀆之牌”正是寶藏的一種!

    開啟咒文設定為“one iece”對應的古赫密斯語單詞?不對,這樣一來,將不存在有誰能獲得的事情,除非出現第二個穿越者,這不符合大帝制造混亂破壞秩序的想法,所以,“海盜王”對應的赫密斯或古赫密斯語單詞?

    克萊恩慢慢確定了想法,愈發關注起展廳的布局。

    在那位女性講解員的引領下,他們離開復原的書房,進入了另外的展廳。

    等到一切結束,可以自由活動後,克萊恩略顯不好意思地問了一句

    “抱歉,我想知道盥洗室在哪里?樓上嗎?”

    “不,樓上是辦公區域,你沿著這條路直走,然後左拐,就能看見了。”女性講解員禮貌地指了個方向。

    趁這個機會,克萊恩摸清楚了盥洗室與幾大展廳的位置關系,並于腦海內初步勾勒出了一張大致的布局圖。

    中午時分,他什麼都沒做地離開了王國博物館,返回了明斯克街15號。

    克萊恩原本想直接以“愚者”的口吻吩咐“正義”小姐,告訴她,自己的“眷者”需要幫忙,但仔細想了想後,覺得這有些破壞“愚者”先生的形象。

    作為一位高深莫測的大人物,必須表現得淡然一點,不能老是替“眷者”請求幫助,至少不能一次又一次地親口提這種事情……克萊恩思考了一陣,迅速有了辦法。

    他決定把“眷者”祈求幫助的畫面和聲音,直接傳遞給“正義”小姐。

    這個過程中,“愚者”先生什麼都不說!

    呼,克萊恩吐了口氣,拉上窗簾,揉了下臉頰,開始向自己祈求

    “不屬于這個時代的愚者;”

    “灰霧之上的神秘主宰;”

    “執掌好運的黃黑之王。”

    “我祈求一定的幫助;”

    “祈求有人幫助我接觸羅塞爾創意手稿里夾著的那張書簽;”

    “幫助我對它做很小的很難被發現的破壞,並告訴我有什麼反應,其間可以默念‘海盜王’對應的赫密斯語或古赫密斯語單詞。”

    “不管是誰幫忙,即使什麼反應都未出現,我也願意給予500鎊做報酬,這從還未支付的5000鎊里扣除。”

    “如果有反應,我願意給予更多。”

    ……

    做完這一切,克萊恩等了片刻才進入灰霧之上,看見了呈現自身祈求畫面的光幕。

    佔卜出“夜入王國博物館竊取書簽之事”有一定危險但不算很高以後,他提取那些祈求信息,將“馬賽克”加厚加多,把嗓音調整得略微失真,接著丟入了象征“正義”小姐的虛幻星辰內。



伊莉小說網 | 詭秘之主 | 詭秘之主最新章節

 **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所寫的《詭秘之主》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詭秘之主》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詭秘之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