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魔法 >> 詭秘之主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訃告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下載︰詭秘之主TXT下載
    這不是克萊恩第一次看見熟悉的人死在面前,但卻是最為突然最沒有前兆的一次,他的腦海內似乎還殘留著塔利姆.杜蒙特剛才詢問真正喜歡一個人的滋味時的表情,那是一種潛藏著興奮和炫耀,卻又礙于某些因素不能直接分享,必須小心翼翼的生動表情。

    太快了……正常的疾病不會這麼快導致死亡!克萊恩表情沉凝如水地輕叩牙齒,開啟了靈視。

    他單膝著地,蹲了下去,看見塔利姆.杜蒙特的氣場和情緒顏色在飛快消失。

    而被緊緊捂住的心髒位置則有絲絲縷縷的黑氣纏繞如蛇,並漸漸暗淡。

    類似詛咒的非凡手段?克萊恩瞬間做出了初步的判斷。

    這個時候,穿紅馬甲的侍者和附近的黑白裙女僕奔跑而至。123。驚恐地看著地上眼楮圓圓睜大,嘴角殘余白沫的死者。

    克萊恩閉了下眼楮,沉聲吩咐道︰

    “去附近的警局,告訴他們這里有人死了。”

    “是,莫里亞蒂先生。”紅馬甲侍者當即轉身,往門外跑去,慌張得連外套都忘了穿。

    一道道目光的注視下,克萊恩沒去檢查塔利姆的隨身物品,也沒試圖拔下幾根頭發,以便無人時嘗試佔卜。

    他的身份已經算半官方半地下,完全可以借助“機械之心”的力量來進行後續調查。 。沒必要做孤膽英雄。

    想到和塔利姆.杜蒙特多次玩牌的場景,想到對方介紹的委托者和投資人,想到那個讓自己記掛了許久才有答案的言情故事,克萊恩忍不住長長地,緩緩地嘆了口氣。

    “誰是謀殺塔利姆的凶手?

    “塔利姆究竟得罪了哪位擅長詛咒的非凡者?

    “看今天的表現,他應該處于一種很幸福很安定的狀態,完全沒有招惹到可怕人物的自覺……”

    一個個疑問在克萊恩腦海內閃過,卻又因為他不夠了解塔利姆.杜蒙特而缺乏產生靈感的土壤。

    等到警察來臨,他作為目擊證人,接受了詢問。。耽擱了不少時間。

    直至這一切完成,克萊恩才有機會離開希爾斯頓區,再次前往貝克蘭德橋區域的“幸運兒”酒吧。

    卡爾森依舊在那里喝酒,只是將純麥芽釀造的烈性蒸餾酒換成了色澤金黃泛著泡沫的啤酒。

    克萊恩抬起右手,半捂半捏了下嘴巴,靠攏過去,輕敲桌面道︰

    “你的工作就是每天在這里喝酒?”

    卡爾森嚇了一跳,側頭看見是夏洛克.莫里亞蒂才放松下來︰

    “你……又有什麼事情?”

    這樣的反應很熟悉啊……克萊恩無聲嘆息,凝重說道︰

    “有個涉及非凡者的案子。”

    卡爾森當即四下張望,發現此時的“幸運兒”酒吧已有不少客人,他們或端著酒杯大聲嚷嚷,或躍躍欲試地想去拳台較量一番。

    “走,玩一局桌球。”卡爾森推了下厚重的眼鏡,拿著啤酒走向了一間空著的桌球室。

    克萊恩緊隨其後,並熟練地關上了房門。

    “你的酒量似乎很不錯。”他先隨口說了一句。

    “不,我只是喝得慢。”卡爾森放下酒杯,拿起了球桿。

    接著,他莫名補了一句︰

    “而且我最近想一個人待著。”

    我不關心這個問題……克萊恩抿了抿嘴唇道︰

    “我在希爾斯頓區的克拉格俱樂部遇到了一起死亡事件,那是我的朋友,一個貴族後裔,馬術教師,他平時身體很健康,最近精神狀態也非常不錯,但剛才卻猝死在了我面前,看起來像是突發心髒疾病,但我的靈視告訴我,他也許是受到了詛咒。”

    “你擅長靈視?”卡爾森下意識反問了一句。

    斯坦頓先生究竟給我編造了什麼具體情況?成為“機械之心”的線人後。123。他們都沒有詢問過我是哪條途徑哪個序列的非凡者,也沒有打听我的來歷和出身……當然,讓線人保留一定的屬于自身的秘密,也是官方組織常常采用的策略……克萊恩坦然回應︰

    “是的,那位死者的胸口有一些飛快黯淡的虛幻黑氣。”

    “確實可能涉及詛咒,涉及非凡者。”卡爾森未再多問,緩緩點頭道,“希爾斯頓區……這在我們‘機械之心’的管轄範圍內。”

    在貝克蘭德的西北區域,也就是這個大都市的核心區域,皇後區、喬伍德區歸屬“代罰者”,西區、北區屬于“值夜者”。 。希爾斯頓區和貝克蘭德橋區域則被“機械之心”管理著。

    說到這里,卡爾森望向克萊恩,求證道︰

    “你那位朋友信仰哪位神靈?”

    仔細想了幾秒,克萊恩有點猶豫地回答︰

    “風暴之主。”

    “‘風暴之主’的信徒……只有他一個死者?”卡爾森皺眉問道。

    “對。”克萊恩給出肯定的答復。

    卡爾森摩挲著球桿的頂端,吐了口氣道︰

    “我們無權接手,這是‘代罰者’的領域。

    “不過我會把你提交的情報轉達給他們的。”

    在魯恩王國,超凡事件的管轄權原則是,先按信仰劃分。。如果涉及多個教會多位神靈的信徒,則以管轄範圍來定。

    克萊恩對此並不陌生,無意為難卡爾森,誠懇說道︰

    “謝謝,希望他們能盡快找到真正的凶手”

    卡爾森端起放在旁邊的酒杯喝了口道︰

    “那是一位貴族後裔,代罰者肯定會重視的。”

    停頓一秒,他打量著克萊恩,低沉說道︰

    “我很難相信你才來到貝克蘭德三個多月。

    “你似乎已經在這里建立了廣泛的人脈,擁有眾多的資源。”

    “有的人天生擅長這個。”克萊恩搖頭自嘲,告辭離開。

    他返回到明斯克街時,天色已經徹底黑了下來,煤氣路燈被工作人員相繼點亮。

    雖然和塔利姆.杜蒙特的交情算不上深厚,但他也是克萊恩差不多每周都會遇到一次的熟人,是隔三岔五就會聚在一起打牌的朋友,而且塔利姆相當熱情,一直在吹捧莫里亞蒂大偵探,並身體力行地介紹了委托和投資。

    他的逝去同樣讓克萊恩感覺悲傷,充滿對命運的無奈。

    除此之外,他還有著不少的憤怒,對詛咒殺人者的憤怒。

    “希望能弄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希望‘代罰者’不要因為尼根公爵被刺殺案人手不夠……”克萊恩嘆息一聲,走下馬車,向自家大門行去。

    這個過程里,他發現隔壁薩默爾家沒有燈光。

    “看來他們在前往迪西海灣的路上了……這就是貝克蘭德的新年氣氛?而我完全沒有感覺……”克萊恩一時有些唏噓。

    帶著這樣的情緒,他早早睡去,在七點的鐘聲里醒了過來。

    為了轉換心情,克萊恩決定今天嘗試下自制蛋糕。

    “用過早餐就去買材料。”他低語一句,喝起牛奶,隨手翻看報紙。

    很快。123。他在《塔索克報》上看見了一則“訃告”︰

    “愛子塔利姆.杜蒙特因突發心髒疾病于12月18日死亡,他的葬禮將于12月21日上午9點整在皇冠墓園舉行,特此訃告。”

    ——在北大陸,因尸變等緣由,已形成了一個古老的傳統,那就是死後盡快下葬,當然,前提是不缺這方面的錢。

    突發心髒疾病?這就是最終的調查結果?還是說“代罰者”故意麻痹真凶?克萊恩皺起眉頭,無從判斷。

    也許可以去灰霧之上佔卜一下是否為“代罰者”的陷阱,但大概率出現失敗的結果,畢竟既沒有隨身物品。 。也不是針對我自己……他吸了口氣,沉靜下來,有條不紊地填飽了肚子。

    之後的嘗試沒有出乎克萊恩的預料,他只好離開明斯克街,乘車前往希爾斯頓區,拜訪艾辛格.斯坦頓。

    這位大偵探走在溫暖的室內,指著前方道︰

    “夏洛克,要來一份早餐嗎?我廚師的手藝並不比我差。”

    “不,我已經用過早餐了。”克萊恩搖頭謝絕了好意。

    艾辛格停下腳步,隨意問了一句︰

    “你打算去哪里過新年?我準備回,不,去倫堡。”

    “還沒有最後確定,也許是間海。”克萊恩敷衍道。

    “那里的風景原本很不錯,可惜煤鐵資源豐富,航運也相當發達。”艾辛格理了下領口。。摸了摸口袋里的煙斗,“你似乎有些焦急?”

    “斯坦頓先生,我有件事情想咨詢你。”克萊恩順勢把塔利姆.杜蒙特的死亡、自己的靈視結果、向“機械之心”提供意見的經過和今早的訃告完完整整描述了一遍。

    當然,他隱瞞下了自己已成為“機械之心”線人的事情,只說為了朋友,找到了“欲望使徒”案件里認識的官方非凡者。

    “你認為這是‘代罰者’的陷阱嗎?”他最後問道。

    艾辛格拿著煙斗,沉吟著說道︰

    “我一直都努力地避開代罰者,對相應的情況不夠了解。

    “我會托人打听一下,如果有消息,就寫信告訴你。”

    “好的,謝謝你。”克萊恩誠懇行禮。

    到了晚間,他收到了艾辛格專程派人送來的信,信上只有一句話︰

    “這個案子不是‘代罰者’處理的,王室以塔利姆.杜蒙特是貴族後裔的名義,將案子要了過去。”

    。



伊莉小說網 | 詭秘之主 | 詭秘之主最新章節

 **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所寫的《詭秘之主》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詭秘之主》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詭秘之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