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詭秘之主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二百四十五章 一位古老的血族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下載︰詭秘之主TXT下載
    “好餓”

    近乎夢囈的話語里,小男孩杰克抬高腦袋,望向戴著赤紅手套的約書亞。

    “好餓”

    他嘴巴一下咧開,一直咧到了耳根位置,白森森的牙齒整整齊齊,略顯粘稠的唾液不斷外涌。

    與此同時,他撲了出去,撲向了前方的約書亞,快得原地還留有殘破的影像。

    約書亞雖高度戒備,此時也有點反應不及。

    他甚至還沒看清楚過程,小男孩杰克就撲到了他的面前。

    咚

    淡黃頭發的身影似乎撞中了一堵無形的牆壁,停頓在了距離約書亞只有一步的地方。

    小男孩杰克貼于半空,身上霍地涌現出黑中泛紅的光芒,滋滋腐蝕起阻擋自身的透明障礙。

    約書亞和戴里克的身後,“獵魔者”科林不知什麼時候已單膝跪地,將手中涂抹著銀灰油膏的直劍插入了地面。

    緊接著,整個祭壇所在的區域瞬間變亮,像是灑滿了最純粹的晨曦。

    科林猛然拔劍,身影詭異分裂,化成重重疊疊的殘像分布于祭壇四周。

    那每一道身影同時抬起了手中的劍,與附近的晨曦結合,綻放出明亮的光輝。

    嗖嗖嗖

    一柄柄直劍刺出,晨曦的光芒蜂擁匯聚,從四面八方將小男孩杰克圍在了中間。

    太陽升起般的燦爛中,透著黑與紅的身影迅速蒸發,泯滅在了風暴似的攻擊里。

    祭壇所在的地下大廳內,光彩變得異常明亮,照得戴里克伯格忍不住閉上了眼楮。

    他猛地晃了個神,從沉睡里醒來,看見了面前靜靜燃燒的火堆和盡職守衛著營地的隊員。

    盤腿坐在一根石柱旁的“獵魔者”科林睜開眼楮,沉聲說道

    “50次閃電後出發。”

    听到這句話,戴里克抬頭望向天空,發現閃電的頻率還未明顯提升,黑暗依舊是這片大地的主宰。

    想到即將抵達的城邦,想到那座墮落造物主的神廟,他就難以遏制地有些緊張。

    花費一定的時間平復心情後,戴里克快速進食,找回了戰斗的狀態。

    不知道在那座神廟里會發生什麼事情他握著“颶風之斧”,來到了隊伍的中段。

    營地內,蒙著薄薄獸皮的燈籠相繼被點亮。

    明斯克街15號。

    克萊恩燒好熱水,調和溫度,舒服地泡了個澡。

    帶著沐浴後的懶散,他逆走四步,進入灰霧之上,打算用佔卜的辦法對惡靈之事做一次確認。

    寂靜無聲的古老宮殿內,克萊恩後靠住椅背,認真思考起該選擇什麼佔卜方法,該怎麼設計佔卜語句的問題,這必須符合神秘學原則,不能涉及細分排除,且必須有足夠的信息。

    短暫的靜止後,克萊恩前傾身體,具現出紙筆,寫下了想要確認的內容

    “遺跡內的惡靈對我和莎倫抱有強烈的惡意。”

    解下左腕的靈擺,克萊恩單手持握,開始冥想。

    反復的低念後,他睜開眼楮,看向前方。

    這一次,黃水晶吊墜在瘋狂地做順時針旋轉

    這表明那個惡靈的惡意比克萊恩原本以為的還要強烈

    當時我和莎倫小姐的靈性直覺都沒什麼異常那惡靈也是干擾佔卜和預言的強者啊呵呵,他肯定想不到,我們一個節制欲望,不會被貪婪蒙蔽眼楮,一個經歷過太多的事情,知道什麼叫“與虎謀皮”克萊恩感嘆一聲,返回現實世界,躺入了睡床。

    可惜,“太陽胸針”帶來的炎熱只是心理上的感受,不能溫暖被窩臨睡前,他閉上眼楮,遺憾想道。

    大橋南區,月季花街,豐收教堂。

    埃姆林懷特擦拭好最後一張椅子,直起身體,迫不及待地對烏特拉夫斯基神父道

    “我做完今天的事情了”

    該死的老頭子,不要再臨時起意讓我抄寫聖典埃姆林下意識在心里祈禱了一句。

    而他祈禱的對象已不知不覺從月亮變成了大地母神。

    烏特拉夫斯基神父站在那里,襯得吸血鬼就像一個小孩。

    他微笑說道

    “你最近已經能體會到帶著奉獻精神和感恩之心勞動的快樂與放松了,回去吧,靜靜地感受生命本身的脈動,以及由此而來的純粹喜悅。”

    “我沒有”埃姆林條件反射般否定道。

    烏特拉夫斯基神父笑容慈和地看了他一眼,什麼也沒說,轉過身體,找了個位置坐下,開始每晚固定的祈禱。

    埃姆林懷特嘴唇翕動,欲要反駁,但最終還是沒有開口,默默離開了豐收教堂,並習慣性地順手拉攏了大門。

    回到當前的住所,他發現房屋內一片冷清,父母都不見了蹤影。

    目睹這一幕,他才想起今晚有一個貝克蘭德地區的血族聚會。

    “那些家伙真是有失體面,作為高貴的血族就應該好好地睡在棺材里,或者待在自己的房間內,為什麼要模仿人類,舉行各種各樣的聚會甚至還要跳舞”埃姆林鄙視地低語了兩句。

    說著說著,他摸了下肚子,吞了口唾沫,決定換上衣物去參加聚會。

    “奧德拉一家真是讓人羨慕啊,竟然有純粹的人類合作伙伴,開了好幾家醫院,每天都有新鮮的血液,想什麼時候喝就什麼時候喝,想喝多少就喝多少。”埃姆林戴上高高的黑色禮帽,腳步飛快地走出了家門。

    西區,一棟燈火通明的別墅型房屋內。

    埃姆林端起裝著猩紅液體的玻璃杯,饑渴地喝了一口。

    果然是挑選過的他半閉眼楮,由衷贊嘆。

    此時,舞池內,一位位俊男美女在浪漫的音樂聲里相擁著起舞,時而轉圈,時而漫步。

    “這有什麼意思”埃姆林站至二樓欄桿邊緣,俯視著下方的同族。

    作為全世界最大的都市,貝克蘭德生活著不少吸血鬼,他們隱藏于各行各業,徹徹底底地融入了人類社會。

    至于那些克制不住本身破壞和嗜血欲望的家伙,不是被送去了深山里的古堡,就是在內部遭提前解決,以免值夜者、代罰者等官方非凡組織找到線索。

    埃姆林看著那些越夜越精神的同族,愈發覺得和他們沒有共同的語言。

    就在這時,今晚宴會的主人,卡西米奧德拉端著酒杯走了過來,微笑問道

    “喜歡今晚的酒嗎”

    “當然,它的主人足夠年輕,擁有不錯的活力。”埃姆林挺直腰背,擺出高貴的姿態。

    僅從外表看,卡西米奧德拉是個很有氣質的中年紳士,但埃姆林知道,他已經超過了兩百歲,曾經在因蒂斯見證過羅塞爾大帝統治下的因蒂斯,後來因“活”得太久,怕被鄰居們發現不對,才搬到了魯恩。

    听到埃姆林的贊語,他笑笑道

    “是的,它的主人是位年輕的女郎,被竊賊刺傷,險些失去生命,幸運的是,她遇上了我,而這是她為康復所付出的必要代價。

    “你可以品嘗下那邊,還有那邊的酒,它們的主人分別來自拜朗和費內波特,有不一樣的風味。”

    “費內波特母神啊,那里的人類是如此喜歡辣椒,以至于血液都帶著點讓我無法忍受的辛辣,母神啊”埃姆林說著說著,忽然停頓,表情瞬間呆滯。

    卡西米嘴角抽動了一下,裝作什麼也沒听到。

    尷尬的安靜里,他清了清喉嚨道

    “埃姆林,那只是你的錯覺,對了,我的祖父想見你。”

    “你的祖父”埃姆林先是一愣,旋即睜大眼楮道,“尼拜斯大人”

    尼拜斯奧德拉是位活躍于第四紀的強大血族,但漫長的歲月已經讓他的生命變得腐朽,不得不長期躺在陰冷的棺材里沉睡。

    卡西米鄭重點頭

    “是的。”

    說完,他轉身走向了二樓另一處階梯,沒有考慮過埃姆林不同意的可能。

    埃姆林有些局促和不安地跟在後面,瞎想著尼拜斯大人召見自己的目的。

    難道他終于想明白了血族的榮譽更加重要,決定幫我去除烏特拉夫斯基神父的心理暗示走著走著,埃姆林懷特產生了強烈的希望。

    沿著樓梯,來到地下區域後,埃姆林懷特經過幾道秘門,進入了一個寬敞的灰色大廳。

    大廳的中央擺著一具黑鐵打造般的沉重棺柩,上面繪刻有諸多象征符號和魔法標識。

    卡西米奧德拉匯報了一聲後,那棺柩內緩緩傳出一道沉厚蒼老的聲音

    “埃姆林懷特,你知道我為什麼要召見你嗎”

    “尊敬的尼拜斯大人,我想您是打算幫我去除心理暗示。”埃姆林毫不猶豫就回應道。

    地下大廳內短暫變得靜默,過了好幾秒,躺在棺材內的尼拜斯奧德拉才呵呵笑道

    “這是目的之一,但不是由我來幫助你。

    “我剛從一場漫長的夢境里醒來,因為得到了始祖的啟示。”

    “始祖,復甦了”驚喜出聲的不是埃姆林,而是卡西米奧德拉。

    大災變之後,始祖不是只在某些大事上才給予回應嗎埃姆林听得迷惑不解。

    “不,還沒有。”尼拜斯低沉說道,“始祖告訴我,末日已經很近,我們必須為此做好準備,而你,埃姆林懷特,在始祖的啟示里,是幾個關鍵之一。”

    “末日”卡西米愕然反問。

    而埃姆林卻只有一個想法

    我,埃姆林懷特,竟然,竟然被始祖提到了我是血族渡過末日的關鍵

    尼拜斯沒去理睬孫子的疑問,繼續說道

    “埃姆林懷特,我現在交給你一件事情。”

    “您講。”埃姆林覺得自己真是太謙虛了,听到剛才的話語後,面對尼拜斯大人,依然沒有產生傲慢的情緒。

    尼拜斯奧德拉語氣嚴肅地說道

    “找機會向愚者祈禱。”

    “啊”埃姆林懷疑自己听錯了。

    尼拜斯低沉補充道

    “就是最近才有尊名流傳開來的愚者。”



伊莉小說網 | 詭秘之主 | 詭秘之主最新章節

 **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所寫的《詭秘之主》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詭秘之主》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詭秘之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