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耽美美文 >> 一枕山河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洪河坼
作者︰0紫微流年0 下載︰一枕山河TXT下載
    嘩嘩嘩的大雨不絕,順著黑瓦潑水似的淌下來,在檐下懸了一張晶亮的水幕。

    玄妙觀枯竭的池塘再度盈滿池水,槐枝在雨中浸得油亮,那一番群魔亂舞的祈禱仿佛感動了神明,居然真的降雨了。或許是渴得太久,雨一落就不帶歇氣,連月不斷,澆了個里外三層透。長久不見晴,衣物潮濕,稻粟生霉,比起久曝又是另一種難受。

    淫雨霏霏淋壞了不少人家,玄妙觀漏了三間房,修補匠近一陣太過忙碌,久候不至,道觀只得自行修繕,及至過午雨勢稍停,真人就將這份差事扔給了甦璇。

    甦璇從未做過,上了手才知實在繁難,要清理瓦壟,鏟去松動的灰泥,以麻刀勾灰抹破損處,還得用麻刷蘸青漿刷抹,瓦刀軋實才算妥貼。他足足弄了半日,覺得比練劍還難上數倍。好容易修繕完畢,衣物已髒污不堪。他打水洗拭,換完衣衫,再度到屋脊檢視,沖夷真人跟上來看了一圈,頗為滿意,拋過一個皮水袋。

    甦璇飲了一口,味道又沖又辣,嗓子異常難受,忍不住咳嗆出來。

    見他臉都紅了,沖夷真人深覺有趣,哈哈笑起來,“在山上從未飲過酒?”

    甦璇無奈的擱下袋子,“師叔,師祖說飲酒無益于修行。”

    “那是騙你的,師父每到重陽還小酎呢。”沖夷不以為然的在屋脊坐下,從懷中取出兩個杯子,摸出一包油紙,打開是炸過的花生豆。“你已經是江湖人,入了江湖沒有不飲酒的。”

    甦璇想了想,將空杯斟上了酒。

    沖夷舒開眉目,“不錯,到底是我的師佷。”

    酒不算好喝,甦璇慢慢的咽下去,呼吸之間開始有了熱辣的氣息。

    沖夷真人飲得更為輕暢,三兩杯入了喉才又開腔,“初入世就想行俠仗義,很好。然而天下間各種不平事,江湖高手無數,總有惡人是你力不能敵,屆時又當如何。”

    甦璇情知一番訓話少不了,盤膝而答,“實在敵不了,自然只有逃了。”

    沖夷真人一直對前日之事不曾評述,心內也十分矛盾。一方面此事做得漂亮,甚是快心,幾乎想一贊;另一方面擔憂這初生牛犢太過大膽,不敲打一番,下次再有類似的難免遇險,“假如池小染與花間兩人識破計謀,聯手齊攻,你逃得掉?不單救不了人,還要枉送你自己一條性命。”

    甦璇確實行了險,事後也覺僥幸,“師叔的好意,我明白。”

    沖夷真人又道,“你明白卻做不到,我問你,萬一擄人的是長空老祖,你怎生應對?”

    甦璇坦然而應,“長空老祖,我自是不敵。然而我練劍多年,不能衛護胸中信念,只能在弱者面前逞強,于強者面前伏弱,又有什麼意義。”

    這樣的回答听得沖夷真人一窒,飲了一口酒道,“人不能不辨形勢,剛極易折,強極則辱,就算是一只雛鷹,莽撞與狂風對戰也會折了翅膀,如何還能長為鵬鳥。”

    甦璇笑了一笑,眼眸清越而驕傲,“一把劍要是畏折,不過是無用之器;雛鷹要是畏風,怎能扶搖九天。如果強者才能為所當為,我就去做最強之人。”

    沖夷乍然失神,仿佛看見一只天生勇猛無畏的幼虎,在山林之上傲然嘯立,他既是激賞又有隱憂,不能不責備,“既入江湖,如何敢稱最強。一個人天份再高,才智凌雲,依然要謹慎收藏,善攝生者陸行不遇凶虎,入軍不被甲兵,你可明白?”

    甦璇一本正經的回道,“謝謝師叔提點,我定當好生磨練武藝,以求見虎誅虎,遇兵卻兵。”

    沖夷簡直啼笑皆非,斥道,“點不透的蠢貨,早晚要吃大虧。”

    甦璇任他說也不置辯,透著一點微笑,年少已有了神越英揚的氣勢,又肯謙從長輩而低了眉首,讓人哪還忍心再責。

    沖夷嘆了一口氣,“師父該將你在山上多留幾年,你的功力較同輩有余,踫上真正的凶徒卻是不足,偏又倔強胡為,妄逞愚勇。”

    甦璇見他換了語氣,一躬身道,“寧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道之所在,愚又何妨。”

    這孩子有自己的信念,卻哪知世事何等復雜,沖夷真人慨嘆,“舍身衛道固然慷慨,弱小者卻未必等于善,當年我在一地踫見豪強虛錢實契強奪民地,不但打折了苦主的腿,還焚其屋舍,一家老小哭得極為淒慘。我一怒前去理論,不料豪強勢大,雇有高手相助,我力不能敵,身受重傷,被鐵鏈鎖于街市。來往路人皆指點嘲笑,那苦主還拄著拐前來唾罵,說是因我之故,其子又被豪強毆傷,可笑他不恨凶徒,倒恨上了一心想助人的我。”

    甦璇听得肅然,氣息也鋒銳起來。

    “所幸師父路過救了我,我得蒙機緣入了門派,也因那一次經脈受傷,武功難有大進,盡管師父從不苛責,我自己覺得沒趣,索性來守玄妙觀。”沖夷真人卷起大袖,現出臂上一道深凹的刀痕,“不是每個人都值得舍命相護。百姓如羊,有羊的羸弱,也有羊的愚蠢。他們恭服強者,哪怕對方是頭惡狼,給予你的感激和贊譽不是為你匡扶了正義,而是你打敗強者,證明自己更強;一旦失敗,縱然你是在為他們奔走,也只會得到無情的嘲笑。”

    甦璇沉默了。

    “比如你從賊人手救了女孩,卻因事情泄露出去而致使她名節有損,家族受人非議,誰知她的家人會不會就此怨怪,誰說好心就一定有好報?”沖夷真人怕自己說得太多,涼了少年心意,緩下語氣道,“師叔不是讓你憤世,而是望你懂得變通。少年人血氣方剛,無論什麼都不值得你輕率的搭上性命,遇事應量力而為。”

    “師佷受教了。”甦璇過了許久,極慢的問,“假如明日師叔見惡人欺凌無辜,還會不會拔劍?”

    沖夷真人一頓,明知一言出前面就白說了,依然忍不住。“會。”

    明知是愚,明知是錯,縱然一度心灰意冷,有些事仍是改不了。

    甦璇沒有笑,改坐為跪,鄭重斟了一杯酒,神態少有的端謹。“我敬師叔。”

    大半袋酒都入了沖夷真人之口,他是來勸人的,此刻卻像是在澆自己心中的塊壘。

    待他飲完,甦璇才道,“師叔一席話,我受益良多。為善者不得善,是世人錯;見惡行而袖手,是已身錯;我寧願世人錯,不願已身錯。”

    沖夷真人看著少年,驀的大笑起來,“好一個寧願世人錯,不願已身錯。又是一個傻子!”

    甦璇靜靜的待他笑完,“師叔的事,師祖也曾與我提過一二。”

    沖夷真人不說話了。

    “師祖道紅塵如濁浪,誰能不逐流,逆行者必受百般之挫,萬般之難。”甦璇一字字復述,語氣平靜又清傲,“然而我鏡玄門下,只收溯流者。”

    沖夷真人酒意上涌,胸口一片熱辣辣,酸楚又澎湃,說不出是什麼滋味,眸中竟有了淚意。

    勸人反被勸,沖夷真人大醉一場,事後想想也覺好笑,心底卻是暖熱,似乎連陰雨也不討厭了。然而城外的情勢一天比一天糟,大雨讓江水連日高漲,不斷有山坡滑塌、房屋沖毀的消息傳來,人們開始紛紛往佛寺道觀乞求止雨。

    沖夷真人偶然想起,對甦璇道,“我打听了一下,你所救的女子似柯家的女眷,柯家有人在朝中官至一品,又是地方大族,只要她深居內宅,花間也不可能潛進去擄人。而今大旱已解,荊州就要開始疏清外來人丁,不致于再出這等亂子。”

    甦璇正在絞擰衣物,幾件衣服在屋內懸了三天,似乎比掛上去時更潮了幾分,忍不住喃喃道,“這場雨要是早幾個月落,何至于此。”

    沖夷真人同樣感慨,“老天弄人,又生出新的禍患,還不知堤上是何等情形。”

    甦璇見他說得沉重,也留上了心,“師叔擔心沿江堤壩?”

    沖夷真人命道童燃了炭火,置入燻籠提過來,“荊州一地最怕的就是水患,這一帶水土極好,地力豐饒,可謂魚米之鄉,城防修得堅實高大,易守難攻,唯獨河道彎曲如腸,帶來的泥沙沉落,將河床越堆越高,成了一座地上懸河,一旦潰堤洪水便傾蕩而下,橫掃千里。有道是荊州不怕干戈動,只怕南柯一夢中,听說幾十年前夜里就發過一次大水,所過之處遍地浮尸。”

    甦璇將衣物攤上燻籠,听得不由心驚,“官府可有防備?”

    嘩嘩的雨聲不斷,沖夷真人難以樂觀,“怎麼可能不防,早已譴人日夜巡視,還備了不少沙石木料固堤。可雨勢不停,連庭中的水池都要漫了,江上只怕更糟。”

    絲絲縷縷的白氣從燻籠散出,飄入深晦的天空,散不開的濃雲壓在頭頂,連甦璇也感覺到了沉重,“難道城牆也擋不了洪水?”

    “擋不擋得了全看運氣,這座城不知被淹過多少次,你也留些神,若是听聞鳴鑼示警,立刻向高處攀爬。”沖夷真人叮囑完,忍不住哎了一聲,“前有旱蝗饑荒,後有水患,今年真是多災多難。”

    又過了幾日,雨終于停了,烏雲逐漸轉淡,第二日開始現出晴意,人們放松下來,一切恢復如常,街市上的人漸漸多了。

    時至午後,驀然一聲沉悶的地動,震得人心慌跳,仿佛一只無形的巨獸低哮。

    街上往來的馭馬驚嚇得趵蹄長嘶,連帶車轎傾歪,馬夫猝不及防被掀得滾落在地,抱著腿半晌爬不起來,人人驚惶的環視,不久城上傳來尖響的敲鑼,一下急似一聲,有人扯著嗓子在城牆上高呼,聲音尖嘶。

    “堤潰了——水津門垮了——逃啊!”

    玄妙觀內的甦璇听見動靜掠至屋脊,只見城西一帶的長街現出一道紅褐色的水浪,撲天蓋地的卷來,所過之處屋瓦傾頹,聲震連天,一切都沒入了滔滔水浪。

    沖夷真人外出未歸,甦璇立刻返身將院內的幾個道童拎上屋頂,催促有武功的道士走避。等會武不會武的都上了高處,確定觀內的人無恙,他又轉去望街市,所見讓他心頭一沉,觀外已成了一片洪澤,不知多少人在水中載沉載浮。

    甦璇住了一段時日,也知曉城內的地勢,玄妙觀在城中間,位置不高不低,最矮的是城西南的水津門一帶,此處所居的多是貧苦百姓,大水由此而入,矮屋密集破敗,又無院牆遮攔,一沖立時垮塌,最為淒慘不過。

    玄妙觀對街有一幢三層酒樓,此刻一半都浸在水下。甦璇縱過去,劈斷一根木柱挑出樓外,掛在半空救人。不多時已在洪水中拉起了十余個,然而放眼望去,仍有數不盡的人在水中掙扎,哪里救得過來。

    有壯漢抓住了浮板,卻被水中裹挾的梁木撞得骨斷身亡;有老嫗抱住了樹椏,眼睜睜的見家人被水沖走,轉瞬間生死相隔;有母親拼力將孩子托上牆頭,自己卻被大水吞沒。甦璇耳邊盡是慘泣呼號之聲,天地茫茫,人如螻蟻,一切都是那樣無力。

    甦璇一伸臂,從水中抓住一個淹得半死的男人,各處緩過氣的百姓都在努力施救,直至入夜視野全黑,人們才歇下來。

    沖夷真人同樣被大水所沖,好在安然無恙,費了一番周折回到觀中,見眾人平安松了一口氣,各自道了所見之景。城東的情形還好,畢竟是世家與富戶所居,只淹了半人高,城西卻是一片汪洋,死難無數。

    沖夷真人將道觀開放供災民棲息,令弟子們翻出了一些儲藏的米面,煮了粥供眾人分食。

    四面都有哭聲傳來,黑沉沉的夜,不知多少人妻離子散,黃泉相隔。



伊莉小說網 | 一枕山河 | 一枕山河最新章節

 ** 作者︰0紫微流年0所寫的《一枕山河》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一枕山河》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一枕山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