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類型 >> 全球高武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185章 南武之戰
作者︰老鷹吃小雞 下載︰全球高武TXT下載
    晚上6點。

    方平眾人並未看到黃景,倒是白若溪趕了過來。

    一到酒店,白若溪就開了個小會。

    “院長已經到了,不過現在人去了總督府,應該會和南江總督一起去現場。

    院長沒說輸贏如何,其實輸贏,在于自己。

    武者,也只能贏!

    現在還給你們機會,和同階交手,日後去了地窟,誰給你公平的機會?

    所以,這種切磋性質的比賽,大家都該珍惜。”

    眾人都點了點頭,方平也點頭,點完了就問道“老師,學校給的丹藥您帶來了嗎?”

    白若溪失笑道“難怪唐老師說……”

    “老師,唐老師這人吧,不是我不尊師長,誹謗導師,實在是有些小心眼。

    老師,唐老師結婚了嗎?”

    “啊?”

    “不會沒結婚吧?”方平驚訝道“要是這樣的話,他脾氣躁,就可以理解了。”

    “瞎說!”

    白若溪失笑,“唐老師的女兒都快上大學了……”

    “他有女兒?”

    方平一臉震驚道“完全不像是有父愛的人啊……”

    “行了,別瞎說話,被唐老師知道了,小心找你算賬。”

    白若溪再次笑了起來,導師當中,白若溪性子算柔和的,開開玩笑,也不會生氣。

    說笑了幾句,白若溪轉回正題道“丹藥給你們帶來了,但是,方平,我其實想提醒你一句,不要仗著體質,過度服用丹藥。

    你這樣,到最後容易形成依賴性,對自身戰技的掌握不夠精妙,無法深入理解。

    對氣血的運用,戰斗的意識培養,都不是好事。

    一旦有一天,你完全沒了丹藥,那你又該如何應對危機?

    提高自身實力,學會如何用最小的代價,獲得最大的戰果,這才是你該學習的。

    你氣血本就高于常人,這樣的情況下,你做不到同階壓制,說明你的實力並沒有你自己想象的強大。

    有些武者,能以一敵十,都是同階武者,他們又如何在沒有快速恢復氣血的情況下做到這些?

    這一切,都是你需要去考慮的。”

    方平認真點頭,很有道理,值得深思。

    不過……不顯得浪費一點,學校也不給便宜給我佔啊。

    叮囑了眾人幾句,知道陳雲曦要上台,白若溪輕笑道“好好打,展示出自己的實力。”

    “嗯,我一定好好表現!”

    陳雲曦鄭重點頭,心里再次委屈,再不表現,我真要成後勤人員了。

    ……

    學校給的丹藥,方平也沒佔其他人便宜。

    分了1顆二品氣血丹,4顆一品氣血丹。

    財富值,也出現了一定增幅,達到了700萬,這幾天他淬骨達到了巔峰,消耗不是太大。

    “足夠補充7000卡氣血了……”

    方平盤算了一陣,700萬的財富值,應對幾場比賽綽綽有余,倒也不必擔心氣血不夠的問題。

    關鍵還是,上場了能不服用丹藥就不服用。

    這種大眾場合的比賽其實很麻煩,尤其是有強者觀戰的情況下,方平必須得服用丹藥,體現出自己靠丹藥恢復氣血才行。

    這些丹藥服用,大部分其實都浪費了。

    再有錢,也不是這麼浪費的。

    ……

    6點30分,眾人從酒店出發,前往不遠處的南江武大。

    南江武大。

    王金洋和幾位學校導師在大門口站著,看到方平眾人,王金洋微微點頭,接著看向白若溪笑道“白老師,沒想到是你過來了。”

    “我們院長也來了,應該和張總督他們一起來。”

    白若溪笑了笑,跟著寒暄了幾句,倒是對一旁的幾位南武導師態度一般。

    而南武的幾位導師,此刻看起來也是以王金洋為首。

    南武的導師,三品起步,四品算中流砥柱,五品的極少,六品的都是校領導。

    王金洋的實力,哪怕在導師當中,也是出類拔萃的那種。

    加上他武道社社長的身份,跟著來的幾位導師,社會地位還不如王金洋。

    方平看的有些眼熱,這才是人生啊!

    哪像自己,天天被大獅子找茬,等哪天大獅子也跟這些導師一樣,在自己面前俯首低眉,那才是人生一大快事。

    王金洋和白若溪寒暄幾句,接著邊走邊道“這次的5位南武學生,實力在南武也都是拔尖的。

    方平,你們別大意了。

    我想看到的是勢均力敵,而不是摧枯拉朽,我說的是南武對你們摧枯拉朽擊潰你們。”

    “不會的。”

    “希望如此。”

    王金洋也不多說,帶著幾人一路朝武道社走去。

    南武沒有魔武那麼大,武道社也沒有魔武那麼奢侈,直接佔據了數百畝地盤。

    可南武武道社,地方也不小。

    這一次交流賽地點也不在室內,而是在室外。

    武道社大樓前的草坪,此刻臨時搭建了一方擂台,四周也沒安排座椅。

    按照王金洋的說法,武者上台比武,台下的還要坐著看戲,那是恥辱!

    連站著看比武都做不到,干脆別當武者了。

    誰抱怨,誰滾蛋。

    所以方平他們到來的時候,看到的便是數千學生,站在草坪四周,黑壓壓的一片,氣勢倒是十足。

    看到方平他們,南武學生群中顯得有些喧鬧。

    不少人指指點點……

    結果還沒議論完,王金洋忽然喝道“都閉嘴!”

    “弱者沒有權利對強者指手畫腳!”

    “魔武的新生,如今挑戰的是我南武大三大四五位二品巔峰武者,本就是不公平的比賽!”

    “南武此次若敗,所有武者,兌換丹藥績點,上浮5!

    所有非武者,大二結束,還未能進入武者境,開除處理!

    南江武大,是武科大學,不是讓你們來混日子的!

    往年,居然有非武者以南武畢業生的身份畢業,這是南武的恥辱,而不是南武寬容的體現!”

    “……”

    人群忽然有些喧鬧起來,有人不忿道“我們又沒上場,輸了跟我們有什麼關系……”

    他話音剛落,王金洋視線忽然掃向他!

    “你,出列!”

    眾人齊刷刷地看向剛剛發話的學生。

    那人臉色一陣變換,半晌才磨蹭著走了出來,壯著膽子道“王社長,我說的不對嗎?”

    “你,可以離開南武了!”

    “離開……南武?”

    “對,你被開除了!”

    方平幾人都愣住了,啥情況?

    剛剛出列的學生也呆住了,接著就怒道“王金洋,你有什麼權利開除我!”

    王金洋卻是不答,掃了一眼其他人,冷冷道“作為南武的一員,沒有任何集體榮譽感,沒有任何恥辱感,任何時候,都覺得事不關己。

    有好處,不給你,你抱怨學校不公平。

    何曾有人想過,憑什麼?

    憑你們考上了南武?

    憑你們不思進取,想的是有朝一日,成為武者,作威作福?

    武者是什麼!

    武者不是你們通往特權階層的通行證,武者是一群掙扎在死亡邊緣的勇者!

    我在南武,沒看到這一切!”

    他話音落下,外圍人群忽然散開,幾位氣勢磅礡的強者邁步走來。

    其中領頭的是一位頭發花白的老者,老者沒說話,跟在他右側的一位中年壯漢卻是朗聲道“王金洋說的不錯。

    輸了和你們何干?

    那如果有一天,華國在戰爭中敗北,強者盡數隕落,你們被人奴役,是否也會發出這樣的宣言?

    都是強者的錯,憑什麼要我們來承受這一切!

    南武,或者說南江,不需要這樣的武者!

    不服氣,你可以上台,覺得台上幾人無法代表你們,那你們自己上台去打一場!”

    所有人熄聲,因為眾人都認出了對方是誰。

    南江總督——張定南!

    張定南是不是一開始就這名,或者之後改的,眾人都不知道。

    眾人只知道,張定南自從突破到宗師境,就開始插手各方事務,包括武大的事務,而且都是以鐵血為標準。

    他這話一出,顯然意味著,王金洋之前的話都會被當真。

    哪怕南武的校長,那位老者,也沒開口說什麼。

    其他人沒說話,王金洋則是朝幾位宗師微微躬身,接著看向方平幾人道“見笑了。”

    白若溪淡笑道“沒關系,南武的一切,也讓我們深受啟發。”

    “那就不耽誤大家的時間了。”

    說罷,王金洋看向擂台之下站著的一隊人,大聲道“今日,你們代表的是南武,是南江!

    都是二品巔峰武者,而你們的對手,都剛進入二品不久!

    贏了,不值得欣喜。

    輸了,意味著南武的教學方式是錯誤的,學校不是溫柔鄉!

    今日若敗,我會建議學校,淘汰九成學生,集中資源,培養一批敢戰、能戰的精英!”

    這話,再次引起了一陣低聲熱議。

    王金洋也不管他們,看向方平幾人道“不是大眾賽,出戰順序隨意,勝者留下,敗者退場!

    最後還留在台上者為勝!”

    方平微微挑眉,這倒是野性隨意的多。

    而另一側,幾位宗師強者也都不說話,走到了擂台旁,眾人皆是站著圍觀,沒有給他們準備主席台、瓜子座椅什麼的。

    這樣的比賽場,很簡陋,比地下拳市都不如。

    可這個簡陋的賽場,卻是迎來了三位宗師強者的觀戰。

    王金洋直接充當起了裁判,再度開口道“南武為主場,南武先上一人!”

    擂台下,幾位年輕人對視一眼,很快,一位手持長槍的武者走上擂台。

    “南江武大,兵器學院,大三學生陳鵬飛,二品巔峰境,任務積分,南武二品境第三!”

    方平微露疑惑,白若溪小聲解釋道“南武任務不多,做任務的多少,也意味著出手的次數多少,實戰能力的強弱。

    南武完成一次任務,有任務積分,二品境第三,意味著他在二品境武者當中,出任務的次數很多,和武者交手的經驗也很充足……”

    方平點頭,表示听懂了。

    南武的武者們,對這個顯然比較了解,看到陳鵬飛第一個上台,也覺得陳鵬飛足以代表南武二品巔峰的水準了。

    看了傅昌鼎幾人一眼,傅昌鼎躍躍欲試道“我來吧,我也用槍……”

    方平卻是沒看他,看向趙磊道“你上!”

    “我?”

    “第一戰要打的漂亮,之前交流賽你怪我不給你機會。

    這次給你機會,趙磊,你要是輸了,丟了魔武的人,丟了我的人,以後,我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趙磊臉色發黑,也不廢話。

    徑直往擂台走去,一上台,便大聲道“魔都武大,兵器學院大一學生趙磊,二品初段!”

    未能淬煉完三肢骨骼,都是二品初段。

    魔武的幾人,除了方平,都是二品初段武者。

    ……

    “能贏嗎?”

    傅昌鼎小聲說了一句,方平淡淡道“無所謂,輸了,還有我。

    你們自己看著辦。”

    “你……”

    幾人一臉的不樂意,卻是不再問話,台上,已經開始交手了。

    ……

    擂台之上。

    比賽一開始,陳鵬飛就展現出了武大精英二品的實力!

    長槍出擊,隱隱傳出虎嘯之聲!

    而趙磊也動若脫兔,腳尖踏地,迅猛若虎,瞬間以曲線角度,近身陳鵬飛。

    陳鵬飛反應速度極快,試探的一槍,還未扎出,馬上被收回,槍身抖動一下,長槍中間開始彎曲,下一刻,長槍好像化身長鞭,以驚人的彎曲度朝趙磊脖頸卷繞而去。

    方平盯著看了一下,挑眉道“長槍能練到這地步,不簡單。”

    槍,在很多人看來,都不是近身戰適用的武器,槍身太長,被人拉近了距離,武器的威力就呈現不出來了。

    可陳鵬飛卻是完全沒在意這些,趙磊近身的同時,他長槍心隨意動,隨意彎曲曲折,這樣一來,絲毫不比刀劍麻煩。

    傅昌鼎臉色有些凝重道“都說長槍如龍,龍可大可小,可伸可曲,很厲害……”

    兩人正說著,王金洋不知何時走了過來,皺眉道“華而不實!”

    “兵器只為殺敵,練的能彎曲又能如何?威力增加了嗎?長槍既然怕近身,那就不給對方近身機會,有這功夫練彎曲的本事,還不如增加槍速!

    何況,槍者本就直中取!

    既然做不到,那干脆練短兵器好了!”

    這話說的,方平幾人無言以對,好像也不算錯。

    王金洋一邊看著台上交手情況,一邊皺眉道“差距還是有點的,趙磊未必能獲勝。

    方平,待會你上!

    要快、狠,速度擊潰剩下四人,這樣我才能以我的心意改革南武!”

    方平一臉懵逼,你這是啥情況,都開始指揮起魔武的隊伍了,搞黑幕啊!

    傅昌鼎幾人也一臉無語,那咱們呢?

    王金洋輕咳一聲道“歷練的機會有的是,這次不是為了讓你們歷練,是希望你們能幫我推動一些變革的速度,放心,我答應的丹藥會盡數到位。”

    方平想了想道“南武的領導沒意見?”

    “有意見的都送去其他地窟做任務了!”

    王金洋隨意說了一句,方平咋舌,他麼的,老王這是當起南武的家了,南武至于這樣嗎?

    腹誹幾句,更多的還是羨慕。

    我啥時候能在魔武當家做主?

    “好,不過說實話,我把握不大……”

    “盡力就好。”

    兩人談話的功夫,台上的局勢出現了變化。

    陳鵬飛一槍扎出,趙磊腳尖踏地,凌空躍起,躲過了這一槍。

    下一刻,陳鵬飛仿佛覺得這是機會,長槍沒有刺向趙磊,而是刺向旁邊的虛空。

    方平倒是看出了一點東西,陳鵬飛實戰經驗的確很多,這一槍是預判。

    預判趙磊跌落的時機和位置,那時候的趙磊缺乏必要的反擊手段。

    這樣的預判和出手時機,一般武者都難以做到精準掌握。

    陳鵬飛顯然不在其列,對方一槍扎出,連王金洋都微微點頭。

    可下一刻,就在趙磊即將跌落的時候,一旦按照慣性跌落,很可能被一槍扎透,其他人都有些為他捏把汗的時候,趙磊忽然動了!

    只見趙磊左腳踏空,身體陡然往上抬了一截,接著右腳向前邁了一步,一腳踏中陳鵬飛的槍尖!

    陳鵬飛全力出槍,槍尖一下子被踩的有些彎曲。

    而趙磊借力往前飛撲,眨眼間的功夫,再次近身陳鵬飛。

    此刻的陳鵬飛,前力用盡後力不濟,恰好處于一個真空期,趙磊對時機的把握也相當精準。

    在陳鵬飛收力的瞬間,一拳擊中陳鵬飛的胸口!

    不等陳鵬飛回擊,趙磊冷笑一聲,變拳為掌,飛速探手,一把捏住對方持槍的手腕!

    在眾人還沒回神之際,趙磊雙腿交替踢出……

    幾秒後,兩人分開,趙磊臉色微微發白,雙腿戰栗。

    而陳鵬飛則是面色潮紅,忽然一口血液從口中噴出,略顯失落道“我敗了。”

    這不是生死戰,擂台賽雖然以生死戰的決心來打,可他此刻胸骨斷裂,內腑震蕩,力道用盡,再堅持,也只是拖延時間,加重傷勢的份,沒必要一直打到快死的地步。

    台下的方平嘖嘖嘴道“站空境了,沒看出來,這家伙還藏著一招,不會是想陰我吧?”

    他極度懷疑,趙磊是為了陰他才藏著沒告訴大家自己達到站空境了。

    陳鵬飛判斷失誤,也沒想到趙磊樁功站空,在空中滯留了片刻,避開了他的預判一槍。

    結果原本勢均力敵的局面,一下子出現了變化。

    王金洋倒是沒太在意,看向方平道“我先過去,下一局你上。”

    趙磊氣血消耗的厲害,這一輪繼續上場沒意義。

    “行,雇主的建議,樂意滿足。”

    方平笑了一聲,也不介意自己提前上台。



伊莉小說網 |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最新章節

 ** 作者︰老鷹吃小雞所寫的《全球高武》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全球高武》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全球高武》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