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全球高武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243章 擊殺
作者︰老鷹吃小雞 下載︰全球高武TXT下載
    </div>    幾分鐘後,方平再次現身,橫刀攔住了兩人。

    “那亞古卡里!”

    方平面露挑釁之色,對面兩人卻是極為憤怒,一種被玩弄的憤怒感!

    “卡古!”

    持刀的武者,此刻肩膀上血流如注,那是被方平一刀劈中的,差點劈斷了他的臂膀。

    然而此刻,持刀武者卻是凶性大發,或者說,在地窟,地窟武者和人類武者相遇,本就是不死不休,逃不掉,那就只能搏殺。

    他也不相信,一個三品武者,真的就殺不死。

    方平氣血雖強,恢復力驚人,可不代表就殺不死,只是之前三大四品,真的小看了對方,才出現了現在被動的局面。

    下一刻,持刀武者長刀之上,血色光芒達到了一個極限,黑暗都被照亮!

    方平見狀二話不說,轉頭就跑!

    四品武者開大招,他擋不住。

    而就在方平轉身就跑的這一刻,女弓箭手忽然動了,一支長箭,帶著耀眼的光芒封鎖了方平的前路!

    後方,持刀武者也飛速追上了方平。

    幾次搏命,方平都半途而逃,真以為他們一點準備沒有?

    方平卻是打定了主意不硬接,腳尖點地,彈跳而起,蹬著旁邊的大樹樹干,就繼續逃竄。

    然而,方平真的小瞧了四品武者,尤其是頻臨死亡,絕路搏殺的四品。

    地窟武者,本就和人類武者殺戮無數次,豈能真的那麼弱。

    就在方平蹬著樹干,向前奔躍的剎那,之前女弓箭手射出的長箭,陡然轉向,眨眼間就出現在了方平背後!

    方平背後汗毛豎起,精神力不斷預警——危險!

    “追蹤箭!”

    方平腦海中閃過這三個字,臉色劇變!

    “喝!”

    暴吼一聲,方平背後脊椎傳出一陣鳴響,背後閃現一道血芒,那是方平調動氣血,形成的氣血防御。

    “你殺不死我!”

    方平也許是為了給自己增加自信,怒吼一聲,聲音未落,長箭就已經射中了後背!

    這一次估算失誤,他沒料到女弓箭手的長箭還能轉向追蹤,這在之前一直沒有過。

    “嘎吱!”

    長箭仿佛射中了一塊合金鋼板,箭頭傳出一陣陣咯吱的金屬摩擦聲。

    可這一箭是四品女弓箭手,全力爆發的一箭,哪怕方平調動氣血防御,嘎吱聲持續了片刻,還是很快傳來一聲穿透皮肉的噗嗤聲。

    方平臉色發白,眨眼間又紅潤了起來,而此刻,後方的持刀武者已經追了過來,一言不發,耀眼的刀芒就映射的方平周圍幾米內一片紅色!

    方平一咬牙,雙腿一動,腳踩虛空,硬生生將身體向右側搬移了一截!

    然而畢竟被長箭滯留了片刻,對方的刀芒還是一瞬間掃中了方平的左臂。

    左手,瞬間被血液覆蓋,一滴滴血液滴落在枯葉上,將枯葉染紅。

    方平不管不顧,此刻兩位四品開了大招,氣血虛浮,也是他的機會,對方可沒有他這麼快恢復氣血的方法。

    人還未轉身,右手已經持刀向後橫掃而去!

    “咚!”

    一聲金屬踫撞的巨響傳出,持刀武者橫刀格擋,接著飛速後退,和女弓手匯合。

    兩人爆發大量氣血,準備一擊格殺方平,誰知道還是功虧一簣。

    而這一切,都因為方平氣血恢復的太快。

    防御女弓手的追蹤箭,他的氣血不斷在補充,彌補氣血防御的漏洞,雖然最後還是被突破,可也只是受創,而不是被直接擊殺。

    在那個關頭,換一個人,哪怕四品,遭遇箭擊,氣血用于防御,氣血虛浮,也難以格擋持刀武者的一招。

    而方平卻是再次動用大量氣血,硬生生將自己挪移到了一邊,再次躲過了必殺一擊。

    兩位地窟武者對視一眼,臉色都有些發白,也有些苦澀。

    他們不弱,換一個四品人類武者過來,也許早就被他們格殺了。

    可面前這人,遠出乎他們的預料。

    對方未必有多強,可那仿佛無盡的氣血,讓對方可以一直保持最巔峰狀態。

    武者,爆發戰斗,很多時候都是幾分鐘甚至幾秒種就結束了戰斗。

    如同現在這般,被糾纏了數個小時,精神緊繃,氣血消耗殆盡,極少會發生這種事。

    方平一刀橫掃,斬退了敵人,卻是沒追殺過去。

    咬著牙關,方平背後肌肉蠕動,將差點從背後射穿心髒的弓箭擠了出來,背後傷口血液噴射,方平肌肉再次蠕動,將傷口堵住。

    背後的傷口,只是簡易的處理,左手被刀芒侵入,此刻經脈破損,氣血混亂,哪怕方平恢復氣血,短時間內也無法用左手御敵了。

    “小看你們了!”

    方平咬著牙關,額頭上汗液不斷滑落。

    “你們氣血快沒了,我也不想讓你們跑了,繼續帶人來圍殺我!”

    話音落下,方平長刀呼嘯而至,直掃兩人。

    兩位地窟武者對視一眼,持刀武者忽然說了一句什麼,女弓手臉色一變,卻是沒有回話。

    持刀武者也不再說,就在方平長刀掃來一瞬間,對方爆發了最後的氣血,手中血芒閃爍,一把擒拿住方平的長刀,怒吼一聲,往後拖拽!

    三品實力的方平,力量還不如對方,一下子被拽了個趔趄。

    當然,對方也不好受,手上早已血肉模糊。

    拽了一把長刀,對方卻是沒有繼續,拉近了和方平的距離,持刀武者腳步一動,直接撲向方平,眨眼間就死死抱住了方平的雙臂!

    “卡古!”

    持刀武者已經是強弩之末,忽然暴吼一聲,一頭撞向方平!

    而之前未動的女弓手,手中弓箭早已滿弦,一支長箭再度泛現出耀眼血芒,而長箭瞄準的方向,正是兩人的頭顱!

    方平視線被遮擋,看不見情況,可精神力卻是感知到了能量的波動!

    方平臉色劇變,掙扎了一下,卻是未能掙扎開對方的束縛,持刀武者要和他同歸于盡!

    眼看著對方腦袋撞了過來,方平低吼一聲,口中一道血箭噴射而出!

    如此近的距離,對方也毫不遮擋,血箭瞬間穿透對方的眼眶,擊穿了對方的頭顱!

    可持刀武者還沒有死,依舊死死抓著方平。

    方平已經感受到了強烈的危險,也顧不上脖子會不會扭斷,腦袋死死往後仰去!

    腦袋剛向後仰下,長箭直接穿透持刀武者的腦袋,速度依舊飛快,從方平鼻尖穿射而過。

    鼻子上傳來劇痛,濕噠噠的,方平知道,鼻子恐怕破相了,不過好歹不是腦袋被穿透。

    “耤I”

    心中怒罵一聲,方平真的沒想到這些地窟武者會這麼凶殘,眼看著局勢陷入了惡化,持刀武者居然選擇同歸于盡的打法。

    之前他們商量的話語,現在想來,應該是持刀武者讓女弓手一箭射殺他們兩人。

    此刻,持刀武者是真的死透了。

    方平右手肘擊了一下,直接將對方打出了幾米外。

    而不遠處的女弓手,此刻滿臉蒼白,氣血殆盡的情況下,接連爆發兩次,此刻的她,也到了極限,跑都跑不了。

    看到方平沒死,只是臉上血紅一片,女弓手眼中露出一抹絕望。

    下一刻,女弓手好像想到了什麼,忽然伸手入腰,從腰部的布袋掏出了什麼東西,猛地吐了幾口鮮血在上面,鮮血蠕動眨眼間,方平精神力感知中的精純能量粒子就變成了混雜一片。

    方平也意識到了什麼,咬牙道︰“我殺了你!”

    這女的,動用氣血之力,將修煉用的能源石污染了,轉變成了低純度的能源石!

    對方明知必死,第一想法居然是毀了能源石,而不讓方平有所斬獲。

    方平憤怒中,持刀迅猛劈砍而去!

    女弓手咧嘴一笑,卻是不再反擊,而是猛地拍擊自己的心髒,一聲玻璃般的碎裂聲傳來,女弓手緩緩倒地。

    方平手持長刀,渾身都是血跡,此刻卻是停下了所有動作

    對方,自己擊碎了自己的能量心髒!

    女弓手的近戰能力一般,此刻氣血耗盡,逃無可逃,在這時候,對方毀了能源石,擊碎了自己的心髒,何等的決絕!

    方平看著對方臨死之際,臉上依舊露出嘲諷和不屑,忽然有些茫然。

    “這就是戰爭嗎?”

    方平喃喃一聲,哪怕死,你也別想從我身上撈好處。

    一如戰爭期間,士兵絕望之際,砸了自己的槍械,哪怕死,也不會給敵人增加繳獲。

    方平沒再說話,癱倒在地,喘息了起來。

    三位四品武者死了,可他也不好過,身上全是傷痕關鍵可能破相了。

    鼻子上傳來陣陣痛感,“也許要變成朝天鼻”

    方平呢喃一聲,將身上的小行軍包取下,取出其中的回命丹,一口吞了下去,內腑受創也很嚴重,之前一直在強撐著,現在不吃都不行了。

    服下了回命丹,方平又喝下了治療水,外傷也用膏藥涂抹了一下。

    行軍包中,丹藥只剩下幾顆治療用的丹藥。

    這一次,他沒帶太多的丹藥,氣血丹之類的,一顆沒帶,一顆回命丹也是保命用的,沒想到現在就用掉了。

    休息了片刻,方平起身,走到持刀武者身前,在對方身上摸索了片刻,取下了他的布袋和胸章,又將長刀拿到手中,接著又去了女弓手那邊,取下了布袋和胸章以及弓箭。

    幾分鐘後。

    方平整理了一下所有的收獲,這一次,他擊殺了三位四品,一位三品武者。

    此刻,手中的兵器繳獲兩把,一柄20多斤重的長刀,也只是d級合金強度。

    一把打造的還算精致的弓,可惜弓柄采用的是木質,不過很堅固,不知道是什麼木頭打造的。

    12支箭,箭頭采用的是金屬打造,箭桿采用的是木質打造,方平對這個不懂,也分辨不出是什麼木質。

    “總共有基礎能源石5塊,大概重60克。

    修煉能源石,也就是純度在90%以上的,只有3塊,差不多有10克。

    外加干糧幾份”

    方平欲哭無淚,地窟武者好窮!

    基礎能源石和修煉能源石,加在一起,價格大概1000萬,也許稍微出點頭。

    兵器方面,長刀賣出去,能賣500萬撐死了。

    至于弓箭,目前不好判斷價格。

    “對,我還藏了一把劍和長槍,長槍才值錢”

    方平想到這,忽然想到了什麼,看了一眼持刀武者。

    中品境武者,心髒能量化,也是值錢的。

    方平眼神變幻不定,女弓手自己摧毀了自己的心髒,之前的持槍武者,方平怕耽誤時間,當時也沒考慮這個

    可現在,持刀武者就在眼前

    “這是戰爭!盡一切努力,提升自己,才是正確的!”

    方平咬著牙關,我該去適應這一切!

    今日我若戰死在此,下場也好不到哪去!

    幾分鐘後,方平將那顆能量化的心髒塞進了繳獲來的布袋中。

    猶豫了一下,方平長刀揮舞,在地面上弄個個大坑,將兩具尸體填埋了進去。

    不管為了毀尸滅跡,還是出于別的,都是武者,死了,也該有個葬身之所。

    直到此刻,方平才查看了一下財富值的變化。

    財富︰8030萬

    氣血︰999卡(999卡)

    精神︰539赫(539赫)

    淬骨︰177塊(90%),29塊(30%)

    “漲了1600萬的財富值”

    方平掃了一眼,也微微松了口氣,現在看來是安全了,這些繳獲,也真正成了自己的戰利品。

    不過為了擊殺三人,他前後也消耗了差不多1500萬的財富值。

    繳獲的這些,只能堪堪填補這些消耗。

    關鍵還是在于,這幾位太窮了,四品武者啊!

    三位四品,居然只給他增加了這麼點收獲,不,還得加上一位三品。

    “1600萬,太少了,系統又給我打折了。”

    方平無奈,能源石、武器外加心髒真按照價格,怎麼也不止這麼多吧?

    系統就這尿性,只會少給,不會多給,勢利眼一個!

    “去找我埋下的長槍和長劍應該還能增加一些,不知道能不能上億!”

    想到這,方平急忙開始尋找自己的埋寶地,那柄長槍可不便宜。

    在林子里到處亂轉,方平此刻暈頭轉向,只能通過戰斗痕跡去尋找方向,具體方向他無法分辨,可一晚上的戰斗痕跡都能看出來,方平沿著這個方向尋找

    一個多小時後,方平終于發現了自己做標記的地方!

    而此刻天色,陡然大亮!

    方平差點喜極而泣,找到了,沒丟就好!

    當把長槍和長劍拿到手中,方平差點喜極而泣。

    真正的好東西啊!

    長槍和長劍,居然瞬間給他增加了1500萬的財富值!

    “絕對堪比c級合金!”

    方平大喜過望,而財富值,也達到了新的巔峰,9530萬!

    “總共漲了3100萬財富值,賣出去的價格要是超過3100萬,我還能再漲點財富值。”

    不過很快,方平有些頭疼了,四把武器在手,加上自己的就是五把,這可不好攜帶。

    而且舉目四望除了大樹還是大樹,我這是在哪?

    這一刻,方平有些茫然了。

    此刻天色已經大亮,可天空中,巨大的太陽,直掛頭頂,方平無法靠這個來分辨方向。

    樹木也是長的筆直,樹冠也沒有方向的傾斜。

    “那幾個武者逃跑的方向到底是通往外面,還是通往他們的老巢?”

    方平也不知道該不該沿著他們逃跑的方向往外走,要是這幾位想的是回老巢天門城呢?

    一旦出口在天門城城外那方平就得哭了。

    “地窟方向的分辨只能通過地勢和標志物地勢”

    方平想到這,急忙在地上扒拉了一陣,盯著發黑的泥土,方平喃喃道︰“這有高低之分嗎?”

    上課的時候,說的是地勢高的方向,是北方。

    那沿著地勢低的地方走,自然就是希望城所在的南方。

    可現在真的沒感覺到差距好不好!

    想了想,方平又急忙在各個方向挖了一陣,自己站在中間開始判斷起來。

    “這邊高一點?”

    “不對,這邊好像高一點!”

    “也不對”

    方平頭疼了,這他麼一樣高吧!

    “不能在林子里久留,不管了,先出去再說,真要到了天門城,地圖上沒說天門城外有叢林,頂多距離近一點,還是能回到希望城的。”

    想到這,方平也不再猶豫,總不能在林子里等死吧。

    等出了林子,有了標志物,自己才能更快地回到希望城。



伊莉小說網 |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最新章節

 ** 作者︰老鷹吃小雞所寫的《全球高武》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全球高武》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全球高武》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