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類型 >> 全球高武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257章 去年今日此門中
作者︰老鷹吃小雞 下載︰全球高武TXT下載
    走出能量通道的那一刻。

    隊伍中,不少人無聲凝噎。

    校長戰死了!

    很多很多導師,也戰死在了地窟,他們的同學,伙伴,也有一些人永遠留在了地窟。

    原本,三品高段以上的學生接近20人,一次任務,一次守城,此刻回來的只有15人。

    ……

    合金屋外。

    守門的兩人,變成了一人,刀疤臉不見了。

    當日,說著等平定地窟,和方平一起來拆合金屋的那位,不在了。

    方平好像想到了什麼,看向另一位走神的守門人,輕聲道“刀疤大叔他……”

    “說去抓地窟的娘們了。”

    有些孤獨的守門人,輕笑道“那家伙,成天想著抓個地窟娘們回來調教,這下滿意了。”

    方平不知道刀疤臉只是進了地窟,還是戰死在了地窟,卻是沒再詢問。

    這幾日,死了太多太多的人。

    眾人讓開了通道口,外面,還在不斷有武者進入,不過不再有下品武者,都是中品武者。

    走出地下的那一刻,半空中,不知哪位強者,高聲吟唱著

    “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

    方平不知道那位強者在為誰哀悼。

    親人?

    愛人?

    還是那些戰死的宗師!

    當那些年老體衰,負傷在身的宗師們踏入地窟的那一刻,所有人都知道,此去……不回!

    “宗師……”

    踏出軍營,方平呢喃一聲,這就是宗師嗎?

    ……

    魔武。

    當方平眾人步履闌珊,踏入魔武的那一刻,門口處,數十位導師,數十位特訓班的學員都在等待著。

    無聲的武道禮,給予了方平眾人最高的禮節。

    眾人挺直腰桿,紛紛回禮!

    打頭的是文學院的院長,四大宗師,三人在地窟,一人在南江,此刻魔武無宗師。

    四大院長,三人入地窟,只余文學院的陳振華院長留守。

    “校長他們……”

    隊伍中,學生默默落淚,有人垂淚道“校長已經……戰死。”

    “吳江平導師,藍玉如導師,周鶴然導師……都戰死在了地窟。”

    陳振華臉色仿佛蒼白了許多,人群中,有人低聲哽咽。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陳振華呢喃一聲,轉身道“回去好好休息,好好養傷,好好的,都好好的……”

    邁步離去的那一刻,老人淚如雨下。

    他早就知道的,早就該有心理準備的!

    然而,60年啊!

    精心呵護魔武60年的老校長,就這麼無聲無息的走了,他怎麼舍得啊!

    魔武之殤,人類之殤!

    ……

    這一日,整個魔武都被悲戚籠罩。

    這一日,當消息從地窟傳遞出去,知情人無人不悲慟。

    七大宗師,戰死地窟!

    搏殺了天門城七大強者,皆是尸骨無存,戰于地窟,死于地窟,葬于地窟。

    ……

    方平拒絕了去醫療室,他受的只是皮外傷,從地窟出來的這一刻,他只想好好睡一覺。

    忘了地窟,忘了那里還在奮戰的人類,忘了那些戰死的同胞。

    他沒能等到戰爭結束,去找回那些導師和同學的尸骨。

    他連參與決戰的資格都沒有!

    無他,他太弱了。

    哪怕他已經可以斬殺四品,可還是太弱了。

    在地窟,宗師也會戰死,他一個小小的三品,有什麼資格梗著脖子說自己要留下?

    短短十天不到的工夫,方平覺得度過了人生最漫長的一個時期。

    魔武的學生可以離開,是因為很多人覺得這些武大學生是人類的宗師種子,所以給魔武留下了這些種子。

    可那些軍部的武者呢?

    那些普通人呢?

    ……

    方平沒有修煉,倒頭便睡,顧不得渾身酸臭,渾身血腥。

    忘了地窟的事!

    悲傷是弱者的權利,他也不需要悲傷,他日自己變強,平定地窟之患,才是最好的告祭。

    ……

    等到方平一覺醒來,沒覺得神清氣爽,只覺得渾身酸痛。

    朝陽照射進房間,方平第一次覺得太陽如此美麗。

    從床上坐起,方平邁步走到窗邊。

    窗外,鳥語花香,仿若世外桃源。

    “好像一場夢……”

    方平囈語一聲,樓下,有學生在晨練。

    當方平站在窗邊,有人看到了他,連忙喊道“社長!”

    “社長早上好!”

    “社長回來了!”

    “……”

    這些平圓社的人,實力都不強,他們還不知道地窟的事,只知道學校很多人都出去執行任務了。

    他們不知道在他們不知道的地方,一日間戰死了七位宗師強者。

    政府沒有對外通報消息,起碼這時候不行。

    當普通人得知,華國一日戰死七位宗師,會如何惶恐?

    宗師,在很多人眼中,就是天,就是無敵的象征。

    只有等到翌日,全民皆知地窟,這些戰死在地窟的人類,才會被人知曉,然而那時,留下的除了一個不熟悉的人名,還有什麼?

    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里人。

    守衛地窟的人類,是最高尚的,也是最卑微的。

    方平微微有些恍惚,輕輕朝樓下點頭。

    ……

    洗漱了一番,換了一套新衣服。

    收拾的干淨利落,從宿舍出來,方平微微有些茫然,現在該做什麼?

    想了想,方平邁步去了後勤部。

    偌大的魔武,此刻熟悉的導師,好像只有李老頭了。

    後勤部,愈發的冷清了。

    大四學生畢業,新生未至,導師們大多都去了地窟,三品的學員都在養傷或者修煉,一二品的武者,此刻也到了暑假,已經有一些人離開。

    偌大的魔武,此時並無多少人在校。

    李老頭還在。

    老頭子沒有抽自己的旱煙,不知從哪弄了一盆花生米,正在小酌。

    看到方平,李老頭抬頭看了他一眼,輕笑道“喝一杯?”

    “老師……”

    李老頭不等他說完,自嘲道“都下地窟了,偏偏老頭子沒去,嘖嘖,校長真夠看得起我,讓老頭子我突破了宗師再說。

    哈哈哈,我要是能突破,早就突破了!

    校長是怕我死在了地窟?

    老家伙,自己都死了,還關心別人死不死,操心的真夠多的。”

    李老頭晃著腦袋,笑道“坐下,站著干嘛?難道你也看不起老頭子我?”

    “沒有。”

    方平坐了下來,李老頭忽然將手中酒一飲而盡,嘆息道“你知道嗎?在魔武,10個導師,8個是校長的學生。”

    方平有些驚訝。

    “魔武的導師,比得上地方大員嗎?比得上各地總督嗎?比得上軍部將軍嗎?”

    李老頭笑著搖頭道“比不上的!”

    “魔武的導師,說句不客氣的,實力、能力比一些地方大員要強的多!留在魔武,得到的一切,也不如他們許多。

    可大家為什麼留下來?

    因為校長!”

    “60年前,魔武建校,那時候魔武什麼都沒有,別說和京武比,和其他幾家武大比,也完全沒有可比性。

    校長當時也只是魔武第一批招納的學生,不過那時候,可沒現在什麼四年制。

    他上了一年,當了魔武的助教,第二年,就開始在魔武當導師。

    校長的老師,是魔武的第一任校長,不過第一任校長死的很早,實力也不是太強,那時候才是五品實力。

    魔武建校沒幾年,第一任校長就戰死了。

    當時,強者還很少,當武大的校長,尤其是這種剛建校沒幾年的武大校長,還真沒幾個強者願意的。

    然後……稀里糊涂的,剛進入四品境的校長,就被臨危受命,擔任了魔武代理校長。

    那時候他才25歲,25歲的武大校長……真的,其他武大都沒把魔武當武大對待。

    校長的天賦很強……當時魔都地窟已經出現,他最大的夢想,就是將魔武培養成一個足以抗衡地窟的強大武校。

    你進了地窟,知道地窟有多強,也就知道校長的夢想有多可笑!

    可他當真了,此後幾十年時間都在為這個夢想而奮斗,他教出了很多學生,凡是他的學生,你不知道,校長很奸詐的,每天都給你灌輸當導師的崇高性……”

    李老頭臉上露出笑容,輕笑道“記得那時候,他天天給我們洗腦,當導師比當官強,導師導師,指導人生的師父,為人師表,比那些官老爺要受人崇拜的多……

    你想啊,我們都是一群二十左右的小年輕,熱血上頭,哪能經得住他天天洗腦。

    我們鄙視官員,唾棄商人,唯一的想法就是畢業了要留校,成為一名魔武的導師。

    我畢業的時候,其實沒想當導師的,結果那個老不修,去找我父母,說武大的導師多麼多麼崇高,待遇多好多好……然後把我揍了一頓,說我要是敢走,他就打斷我的腿……

    結果被他半強迫,半忽悠的,我就稀里糊涂地留在了魔武當導師。”

    方平這還是第一次知道,李老頭居然是校長的學生!

    此刻,方平沒有插話。

    李老頭說的也有些語無倫次,陷入回憶,笑道“這些年來,他用各種手段,留下了大量的學生擔任魔武導師,所以才有了如今魔武的興盛,有了兩大名校的地位。

    可惜,距離他想象中,一校抗衡一窟的夢想還很遙遠。

    他自己,也因為多次出戰,受傷嚴重,不滅體都差點被磨滅了。

    不止是身體上的受傷,還有心理上的。

    風風雨雨60年,他教出來的學生,大半都戰死在了地窟,別看他不說,心里難受著呢。

    之前他就準備等南江地窟開闢,他和一些前輩去南江死戰,我以為……以為還能再等一段時間的。

    可魔都地窟局勢惡化,老家伙等不及了,匆匆忙忙地就進去送死了……”

    李老頭又喝了一杯酒,晃著腦袋似喜似悲道“總算是死了,我其實知道這一天會來,就是沒想到來的這麼快,他這一死……倒是暢快了,可也不想想,他死了,他的夢想怎麼辦?

    一校滅一窟……哈哈哈,一城都滅不了!

    老家伙吹牛皮倒是不弱,從60年前吹到了現在,結果只拼掉了一個八品,丟人啊!

    我們也丟人,沒能幫他完成願望……”

    李老頭笑著笑著,淚流滿面,40年,他在魔武待了40年,和那個老不修相處了40年,真的舍不得啊!

    我想著我先死的,反正你死的學生夠多,早就該習慣了。

    可你居然比我死的早,師父可就一個,是師父,不是導師!

    方平沒開口,給李老頭斟了一杯酒。

    李老頭一飲而盡,臉色漸漸恢復了正常,輕笑道“死了就死了吧,都這麼大年紀了,也該看開了。

    和你小子說這麼多,也丟人,居然還落了馬尿,不許傳出去,不然老頭子一巴掌拍死你!”

    “嗯。”

    “說說,地窟局勢到底如何了?”

    “我們出來的時候,已經擊退了兩城的合圍,殺傷了大量的地窟武者和普通軍隊……”

    方平簡單將情況說了說,李老頭微微點頭道“局勢還不算太過惡化,應該可以擋住,才兩城而已,華國有實力平定,不像天南,華國本就沒能打造類似于希望城的軍鎮據點,通道距離對方的城池也太近,這才被攻破。

    魔都這邊,想攻破希望城,除非5城以上聯手才有戲,不過……死傷也不會少。

    這次擊殺了天門城的兩大統帥,五位高品大將,天門城已經不足為慮。

    東葵城方面,目前出動的高品只有4人,除非傾巢而出,要不然,接下來的戰斗主要集中于中低品之戰。”

    說著,李老頭忽然道“小子,你們這一代,更麻煩了!”

    方平面露疑色,李老頭輕輕搖頭道“我們這一代人,主要抗擊天門城,如今天門城高品損失過半,接下來,兩城很有可能合並,或者組成統一戰線。

    也就是說,下一次入地窟,你們面對的不再是熟悉的天門城武者,而是東葵城。

    戰場,也不再是希望城百里方圓內,而是蔓延到了500里方圓。

    這意味著,危險更高。

    而你們這群人,也許就是未來抗擊他們的主力,所以壓力會比我們更大。”

    方平沉聲道“遲早滅了地窟,早晚都一樣,我也希望地窟之患,在我們這一代被解決,我不想未來幾十年,我們的子孫後代還要繼續舍生忘死,繼續抗擊地窟!”

    “是啊……我們當年也這麼想……”

    李老頭自嘲一笑,都是這麼想的,結果……卻是不如人意。

    幾十年的戰爭下來,不但沒有剿滅敵人,反而越來越多,越來越危險。

    人類,真的可以戰勝對方嗎?

    此刻,恐怕有很多人都迷茫了。

    李老頭沒再出聲,悶悶喝著酒,老一輩的武者們,都快死完了,七品、八品、九品……這些人就沒有一個壽終正寢的!

    有些可笑的是,直到如今,李老頭他們都不知道,這些強者到底能活多大。

    長生不死,原本是古武者們追求的極致,可在現代,還真沒這個情況發生。

    九品強者們,也因為年年交戰,大部分人都有傷在身,一旦感受到狀態不在,便會深入地窟,一去不還。

    地窟深處,又是何等的光景?

    如他這種六品巔峰,宗師無望,也不會一直坐著等死,六品巔峰武者不是突破就是戰死,也沒出現老死病榻的。

    李老頭沉默,方平也安安靜靜地坐著,心思有些飄遠。



伊莉小說網 |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最新章節

 ** 作者︰老鷹吃小雞所寫的《全球高武》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全球高武》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全球高武》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