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類型 >> 全球高武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297章 痛不欲生
作者︰老鷹吃小雞 下載︰全球高武TXT下載
    9月14號。

    魔武三大宗師,聯合已畢業的七位宗師,剛好湊夠了十人,御空而行三千里,直奔京都而去!

    次日清晨,京都邊界騰空而起數十人!

    宗師氣息,彌漫京都!

    ……

    魔武。

    方平得知消息,臉都僵硬了!

    ,這幾個老家伙瘋了吧!

    讓你們去爭取,沒讓你們去干架,聚集了十大宗師,騷包到御空降臨京都,就不怕引起混亂?

    李老頭得知消息的時候,扼腕嘆息,遺憾至極!

    “幾個老東西,去找茬居然不喊老頭子我!”

    “他麼的,上次被人欺負了,這次帶著一群宗師去找茬,他麼的,出氣的好機會啊!”

    “……”

    李老頭氣的直跳腳,這麼爽的事,不帶他去?

    還有良心嗎?

    他要是去了,上去就先干了上次壓他的那王八蛋,諒京武膽子再大,這時候也不敢冒著風險干點別的出來。

    “氣死我了!”

    生氣的李老頭,也知道了一些原委,抓住方平就是一頓打!

    美其名曰——培養他和中品武者實戰的經驗。

    方平比他還生氣,氣的臉都發黑了,老子招誰惹誰了?

    李老頭太過分了!

    現在他都快成受氣包了,呂鳳柔不爽,也找他麻煩。

    李老頭不爽,也一樣。

    大獅子有時候不爽了,也恨不得暴揍他一頓。

    加上武道社還有倆刺頭,謝磊和秦鳳青,看他的眼神也不對勁,這讓方平恨不得一日成宗師,通通吊起來打一頓!

    ……

    方平在暗下決心要報復的同時。

    京都。

    當得知魔武宗師們的來意,京都的一些強者差點氣吐血。

    他麼的,你來申請擴建批復而已,弄的跟世界大戰似的,想干嘛?

    當然,氣歸氣,眾人也知道魔武的意思。

    就是帶著破釜沉舟的氣勢來的!

    十大宗師一起到了,批復也得批復,不批復也得批復!

    十位宗師,說明了來意,一言不發。

    氣氛,略顯緊張。

    久不現身的教育部部長,九品大宗師級的強者張濤,也不得不現身。

    听完魔武眾人的話,張濤輕聲道“縱然如此,也不能無視法規,御空赴京!”

    黃景輕笑道“部長,還未至京。”

    此刻,眾人停留的地方,是京都和北河的分界線。

    張濤也不多說,沉吟道“這事需要協商解決。”

    魔武一位畢業的八品金身強者,大聲道“沒必要,時不我待,今日我等齊來,今日就要結果!”

    “你在脅迫?”

    “你可以這麼理解,張部長,武大歸屬教育部,幾大公司不是!”

    那位八品強者氣勢勃發,大喝道“我魔武今年死傷無數,校長戰死,你們想看我魔武齊齊赴死?

    京都有人類第一大城據守,我魔武有什麼!

    地窟大戰開啟,魔武師生齊赴戰場,誰說一聲我不敢戰!

    導師戰損率是超過10,哪家如此!

    如今校長一去,魔武勢微,新生擴招,入不敷出,不顧臉面,向各界伸手,飽受詬病,有誰考慮過我魔武師生?

    其他各校,包括京武,出戰率如何,死傷率如何?

    去年,天南武大,地窟據點覆滅,死傷也不如我魔武,天才就更該死嗎?

    今日沒有答復,我等無顏面對全校師生,地窟走上一遭,覆滅一城再說!”

    “放肆!”

    “戰死地窟,也是放肆,可笑!你張濤九品第二,不為資源發愁,子女皆宗師,不為武大爭取利益,有何臉面擔任教育部長,你若是覺得我放肆,今日擊殺我等,繼續當你的部長!”

    “田牧!”

    張濤還未說話,一位八品金身境強者就喝道“說話過過腦子,張部長子女情況如何,你不清楚?”

    “死了個兒子而已,算什麼,老子兄弟姐妹死完了,兒女死完了,哭喪了嗎?”

    田牧絲毫不覺得自己說的有何不妥,大聲道“魔武師生,舍生忘死,獲得的資源自給自足,有何不可!”

    之前未出聲的張濤,也沒糾結他之前的話,和這混人計較這些沒意義。

    “田牧,一切皆有法規!”

    張濤沉聲道“走程序,等待結果,而不是逼迫政府來給你們答復!

    你如此,他如此,今日魔武宗師齊赴京,逼迫政府改弦易轍,他日其他人有樣學樣,地窟還未解決,華國就已經大亂了!

    吳校長,有訴求可以說,可以談,方式有待商榷!

    申請我會遞交其他各部,共同商議,現在,你們回歸各自崗位!”

    吳奎山輕笑道“張部長,非是我等逼迫,形勢所迫,無奈之下才心急了一些,沒考慮周全。

    魔武的事,其實是特例,和其他地方不同。

    魔都地窟的局勢,大家都知道,最近地窟再次開啟,可魔武已經入不敷出,師生赤手空拳上陣殺敵。

    再這麼下去,干脆關門算了,沒必要誤人子弟,送一些赤手空拳的年輕人上戰場。”

    眾人紛紛看向吳奎山,這老陰畢之前可不是這個說法,當初是誰建議魔武招收個萬兒八千人,一次性送進地窟的?

    吳奎山剛說完,張濤身後一位斯文中年開口道“吳校長,魔武的情況還不至于如此,具體如何,我們還是清楚的。

    丹藥公司每年為魔武百億以上的丹藥……”

    吳奎山笑呵呵道“丹藥公司的供應,我們魔武師生都會感恩,銘記在心,不過……太少了,少到師生們已經極為不滿,再這麼下去,魔武人心真要散了。

    這次來京都,擴充魔武生產線是一點。

    第二,我們還要丹藥、兵器的對外經營權。

    沒辦法,魔武現在飯都吃不起了,希望可以有些收獲,也可以刺激師生們繼續進入地窟廝殺奮斗。”

    這話一出,眾人紛紛變色。

    就連魔武這邊,幾位宗師臉色也變化不定,吳奎山這獅子大張口的本事真不一般。

    給魔武丹藥、兵器的經營權,這已經不是簡單的魔武師生資源歸屬魔武的事了。

    吳奎山卻是還沒說完,繼續道“第三,魔武師資力量欠缺,希望教育部可以為魔武配備百名中品境導師,彌補之前的戰損缺失。

    第四,魔武如今師生人數比京武更多,教學成果也有目共睹,無論是之前的新生交流賽,還是之後的三品之戰,魔武都力壓京武,可財政撥款,卻是比京武更少。

    京武去年撥款350億,魔武260億,希望教育部補足這90億的缺額。

    第五,吳某自認資歷不足,能力不足,無法承載老校長的期冀,太過厚重。

    所以,懇求教育部為魔武新選一位九品強者,擔任校長一職。”

    一連說完五點,吳奎山依舊滿臉笑容。

    眾人臉色卻是一變再變!

    宗師強者,早已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

    可吳奎山提出的五點要求,沒有一點是簡單的。

    擴充校內生產線,魔武師生資源供給給學校本身,拿到經營權,對外出售丹藥兵器,增加百位中品導師……

    包括吳奎山最後說的話,在眾人看來就是笑話。

    九品強者,一部分深居淺出,一部分如張濤這般,身居要職,去魔武當校長,對一把的七八品強者有誘惑力。

    可對九品強者,還真沒什麼誘惑力。

    九品,已經走到了武道盡頭,此刻的他們,沒幾個人有心思管理這些雜事的。

    眾人紛紛安靜了下來。

    張濤看了吳奎山一眼,半晌才道“吳校長,沒必要如此,大家都是為了共同的目的而奮斗,其中,有些人要多付出一些,有些人少付出一些……”

    “魔武付出的夠多了。”

    吳奎山輕笑道“如果一位八品戰死不夠,那就再多幾位,應該夠了。

    這些年來,除了軍部,就屬武大戰死的強者最多,不,軍部戰死的那些強者,大部分來自于武大。

    部長,流血可以,再流淚,就真的不合適了。

    我們訴求很過分嗎?

    魔武的學生說了一句話,用鮮血和生命,都換不來自己修煉的資源,那到底為何而戰?

    家國天下……太空泛了!

    自身難保,談何保家衛國!

    有些人,自己坐鎮後方,豈能知道,在前線,一柄地窟武者的兵器,一株煉丹的草藥,來之何等不易!

    那是用鮮血和生命換來的,你們真的下得了口?

    魔武並非不想貢獻,我們強大了,貢獻的會更多,我們有說過避戰嗎?

    有抱怨過戰死者太多,以後不下地窟了嗎?

    都沒有吧!”

    人群中,有人輕哼一聲。

    結果剛哼出來,田牧忽然勃然大怒道“鄭明宏,吳校長說的就是你這王八蛋,哼你大爺,別以為老子不知道你,老子懷疑你就是邪教最大的頭目!

    要不然,邪教的丹藥哪來的?

    你掌控丹藥公司,地窟對邪教防守森嚴,政府也嚴厲打擊,錢怎麼來的,丹藥從哪買的……”

    “田牧,你敢血口噴人!”

    “噴你大爺,鄭明宏,老子就一句話,丹藥公司這次搞鬼,老子就先殺了你,再下地窟帶走一個!

    你以為八品就敢跟老子橫了,老子殺的人比你見過的還多,你一個嗑藥嗑出來的八品,老子一拳打死你!”

    “我嗑藥嗑出來的?”對面的鄭明宏勃然大怒,怒發沖冠,喝道“你嗑藥嗑一個八品給我看看,當日我在京都地窟殺敵無數,今日就成了你田牧口中的邪教頭目,嗑藥的廢物?”

    “那是當年,成七品後,你下過幾次地窟?”

    田牧鄙夷一聲,哼道“當年老子敬你是漢子,現在你算個什麼玩意,不服氣,咱倆試試!”

    “夠了!”

    張濤輕喝一聲,九品強者一怒,眾人紛紛熄聲,包括田牧都沒再叫罵。

    語氣粗魯,不代表傻,傻也不能成八品。

    將一些事故意挑開,有利于接下來的行動。

    張濤雖然是宗師榜排名第二的超級強者,可此刻也的確頭疼不已。

    魔武……不單單是魔武的事!

    這事,正常申請,肯定沒戲,這也是魔武宗師為何不走正常渠道,上來就是十大宗師齊至的原因。

    可這事,不好答應。

    今日答應了魔武,明日京武就要照例,後日其他武大也要如此,那丹藥和兵器公司就廢了一半,那些不下地窟,不入武大的武者怎麼辦?

    沉吟片刻,張濤開口道“其他幾點不談,魔武生產線擴張的事,隨你們,但是,每年必須要向丹藥和兵器公司,上繳百億的原材料,吳校長,諸位,這是我能做到的極限。

    否則,國之不國,那些新生代武者,根本無法成為武者,這點大家應該理解。”

    吳奎山沉吟片刻道“可以,但是上繳的也要按原價收購。”

    張濤看了一眼身後幾人,停頓片刻,微微點頭道“我替他們答應了。”

    話音一落,鄭明宏微微有些皺眉道“百億太少……”

    魔武以前起碼為幾大公司200億以上的材料來源,雖然也要付款,可原材料是原材料,制造成品出來,那就不一樣了。

    現在,一下子就少了一半,丹藥和兵器幾家公司肯定會受到影響的。

    張濤瞥了他一眼,這時候再爭,真想惹怒魔武的這些宗師強者?

    吳奎山卻是根本不理會他,得到了張濤的允諾,輕咳一聲便道“部長,諸位,我們還有事,先告辭了!”

    丟下這話,十大宗師跑的比來的更快,眨眼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留在原地的人群中,一些武大的強者,紛紛對視一眼,蠢蠢欲動。

    魔武吃了螃蟹,大家也可以試試的。

    張濤早就感受到了這種氛圍,淡淡道“付出多少,回報多少,各校的戰損率,包括殺敵數,繳獲多少,我都有數,魔武居高不下,所以我才同意了魔武的申請。

    其他武大,自己想想,包括京武,這幾年,殺敵和繳獲,與魔武相比,如何?

    這次是第一次,沒有下次,一切拿成績說話!

    有耀眼的成績和戰績,自然少不了你們的!”

    這話一出,配合上這位九品第二的強者的強大氣勢,人群中的一些宗師強者,紛紛熄了心思。

    不說能不能湊出魔武這麼強大的陣容來壯聲勢,就算能,第一次還好,第二次,那就是故意打臉了,真以為這些九品強者那麼好說話?

    至于比魔武只強不弱的京武……情況有些復雜,加上最近聲勢被魔武壓了一頭,未必會冒這個頭。

    扎根京都的京武,一些領導層的情況也比較復雜,不少畢業生都在中央政府任職的。

    一時間,火勢未起就有了熄滅的兆頭。

    不過這事,也在大家心中扎了根,時機合適了,再拿出來議議未必不行。

    ……

    9月16號,兩位校長返校。

    當日,魔武就宣布了新政策。

    政策很多,總結起來就一句話,學分獲取的難度降低了!

    無論新生老生,以前做一個任務,也許可以拿5個學分,現在就可以拿10個學分,而購買力還是相同。

    這意味著,完成同樣的任務,大家可以獲得更多的資源。

    一時間,魔武舉校歡呼,氣氛熱烈至極!

    而平圓社也再次發揮了作用,這一切都是在幾位校長的帶領下,以及武道社社長方平的帶領下,才給大家爭取到的!

    這次方平沒敢單獨宣傳自己,這次得罪的人多了,自己低調點為妙。

    宣傳校長的同時,附帶著提升一下自己的威望,顯得不是太起眼,前面還有幾位宗師頂著。

    武道社中。

    方平微有遺憾,看向陳雲曦道“其實這都是我一個人的功勞,我成武道社社長,是魔武之幸,可惜了,我這個人低調,也不攬功……”

    方平嘆息連連,我要是宗師,那這次肯定要大肆宣傳一下。

    現在就算了,讓老吳他們沾點光好了,畢竟幾個老頭子跑了一趟,幾千里的路程,也不容易,年紀都那麼大了。

    不過……方平也不是一點好處都沒。

    起碼,以後再做任務,學分起碼多了一倍。

    “不對……我虧大了才對!”

    方平忽然想到了什麼,捂著心髒喘息道“不行了,我以前獲得過上萬學分,豈不是說……豈不是說,我虧了上萬的學分?”

    “哪怕1萬學分,那也是3個億……他麼的,這賬算誰的?”

    方平心痛的直抽抽,真的虧大了,好幾個億啊,從沒這麼虧過,欠他最多的王金洋也就5000萬不到,這一下子幾個億,算誰的?

    張語?

    李老頭?

    還是誰?

    看著方平痛不欲生,陳雲曦一臉呆滯。

    明明是好事,到了方平這,為什麼好像比割了他的肉還痛苦?

    這都不是痛苦能形容的了,被宗師追殺,方平應該都不至于如此吧?



伊莉小說網 |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最新章節

 ** 作者︰老鷹吃小雞所寫的《全球高武》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全球高武》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全球高武》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