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全球高武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301章 再入地窟
作者︰老鷹吃小雞 下載︰全球高武TXT下載
    </div>    地窟進入口。

    守門人沒有補充,還是一人,刀疤臉,再也沒回來。

    方平走到這,摸了摸合金牆壁,沒有說什麼。

    一面之緣而已,可當日,刀疤臉笑著和方平說,翌日踏平地窟,和方平合伙拆了合金屋,方平依舊銘記于心。

    “可惜,你沒機會跟我一起合伙拆屋子了,到時候我都獨吞了。”

    有時候,有些人,哪怕只是一面之緣,也會讓你終生難忘。

    唯一的守門人,看到方平的動作,仿佛也記起了什麼,眼中露出一抹緬懷之色。

    沒有說什麼,守門的大叔笑呵呵道︰“方平,什麼時候有時間再去接點廣告,拍點電影也行,你之前的廣告我們都看膩歪了,換點新花樣”

    方平一臉無語,哭笑不得道︰“剛剛路過大廳,看到了,大叔,是不是該給我點廣告費?”

    “沒錢。”

    守門人推的一干二淨,又笑道︰“去吧,你倆都小心點。”

    秦鳳青一臉輕松,毫不在意,邊走邊道︰“發家致富全靠地窟了,有啥好擔心的。”

    守門人失笑,微微點頭道︰“也是,你秦鳳青都快把地窟當你的提款機了。”

    “那是,本來就是提款機。”

    秦鳳青嘿嘿直笑,和方平一起進入合金屋.

    幾分鐘後,兩人進入了希望城通道廣場。

    這一次,許莫負沒有出現,兩位四品,還沒資格讓許莫負親自來接。

    合金屋外,有守衛的軍中強者。

    看到兩人,守衛的武者笑著點了點頭,這兩人在希望城名氣都不小。

    一個第一次進入地窟,逃脫六品武者的追殺。

    一個經常進入,經常被追殺。

    而今,很多人死了,這兩人卻從下品進入了中品,不得不說運氣逆天。

    秦鳳青一副自來熟的態度,開口便道︰“老張,現在情況怎麼樣了,跟我們說說。”

    守衛武者看了他一會,幽幽道︰“我姓劉。”

    “哦,那老劉,現在情況怎麼樣了?”

    秦鳳青絲毫不在意這個,人這麼多,誰有閑工夫一個個去記,名字一個代號而已。

    方平也不說話,抬頭盯著那個丑陋的大太陽看。

    裝作和秦鳳青不認識好了,他丟不丟人,也是他的事。

    守衛武者也不是太在意這個,笑了笑,介紹道︰“天門城退兵了,近期沒有再犯,不過偵察營那邊匯報,天門城如今和東葵城來往密切。

    據許將軍他們判斷,兩城可能會繼續加深合作,甚至是融合。

    天門城這次損失慘重,高品被擊殺一半,中低品武者也死傷無數,已經無力主動進攻希望城。

    兩城距離也近”

    秦鳳青听了一陣,又道︰“西北方的西鳳城有動靜嗎?”

    “西鳳城?”

    守衛武者想了想搖頭道︰“暫時沒什麼動靜,還是老樣子,我們的人也很少去西北方,不過這次軍部已經在關注各城,一旦聯手,我們肯定會察覺到的。”

    “哦。”

    秦鳳青也不再問,邁步就往城內走,方平也急忙跟上。

    “去哪?”

    “去任務大廳。”

    秦鳳青說著鄙夷道︰“小子,你在這是嫩雛,多跟我學學。

    來了希望城,任務大廳要去一趟看看,也許能撈點外快。

    有時候,軍部或者一些外界的大企業,包括丹藥公司和兵器公司,可能會發布一些任務。

    都是一些白送錢的任務,比如收集一些武道勛章之類的,或者是收集地窟的服裝,也不知道是為了打入地窟還是一些煞筆有這方面的愛好,反正都是白送錢的事。”

    秦鳳青好不容易逮到了機會,逮著方平一頓打擊。

    方平笑而不語,听听沒壞處。

    不過秦鳳青等著瞧。

    這些賬,遲早要收回來的。

    任務大廳。

    在這沒有顯示屏,也沒有電子設備,只能通過任務黑板來查看。

    此刻,任務大廳中人不少。

    方平還看到了熟人,學校的幾位導師。

    看到方平和秦鳳青兩人,幾位導師都笑著招呼了一聲,打听了一下魔武的事。

    听到魔武拿到了擴張校內丹藥兵器生產線的權力,幾位導師心情都極好。

    這事,其實坐鎮地窟的那位六品巔峰強者已經知道,不過這幾位也剛從希望城外回來,暫時還不清楚。

    眾人交流了一番,方平和秦鳳青也查看了一下任務黑板。

    “大量收購各種藥材,價格從優。”

    “收購能源石,各種純度都可。”

    “收購能量心髒”

    “收購各品妖獸尸體”

    “收購鮮活海獸”

    方平居然看到了飯店的收購任務,看了一眼,無語道︰“這些玩意真有人吃嗎?收購價都不便宜。“

    他還沒忘記,上次去希望城飯店的事,價格貴的讓人恐懼。

    “你吃不起,不代表別人吃不起。”

    秦鳳青繼續鄙視,又有些回味道︰“味道還是不錯的,海獸的味道特別鮮,不過海獸不太好捕捉,海上也危險,我吃過的不多。

    說起來,地窟這邊,最好吃的你知道是什麼嗎?”

    “什麼?”

    方平在地窟,還真沒吃過地窟的動植物。

    之前進了狡王林,他也沒吃東西,都靠氣血維持。

    “礦鼠。”

    秦鳳青舔了舔嘴巴,一臉享受道︰“礦鼠是真嫩,那滋味比女人強”

    “你和礦鼠有不得不說的故事?”

    “滾!”

    秦鳳青罵了一句,剛想說話,旁邊有人插話道︰“秦鳳青,你吃過礦鼠?”

    秦鳳青一臉傲然道︰“當然!”

    問話的那人,是位中年大叔,聞言眉毛挑起,“礦鼠只在能源礦附近出現,你在哪抓到的礦鼠?”

    秦鳳青一臉鄙夷地看著他,嗤之以鼻道︰“我傻啊,告訴你。軍部的人想讓我上交,我都沒告訴,魔武都沒說,還能跟你說?

    等我到了七品,直接去挖礦,反正現在只有我知道,誰也不告訴!”

    這家伙也不在乎被人知道這事,能源礦發現了是你的本事,關鍵你有本事就挖回來。

    沒挖回來,那就沒太大效果。

    而能源礦必有高品生物,這也是大家都知道的常例。

    中年大叔其實不是好奇這個,笑眯眯道︰“秦鳳青,你吹吧,你到了能源礦還能活著回來?”

    “沒辦法,運氣太好。”

    秦鳳青一臉自得,接著干咳一聲道︰“好了,別拐彎抹角跟我套近乎,高品生物肯定有,我沒敢深入,在外圍轉了一圈就回來了。

    反正礦鼠我是吃過的,那滋味,爽!”

    大廳眾人不少人都听到了,有人失笑不已,有人卻是故意刺激道︰“秦鳳青吹牛的話你們也信,不知道從哪听來的,裝的還挺像。”

    “愛信不信!”

    秦鳳青也不理會他們,又看了一會任務面板,邁步便往外走。

    這里接任務也不用登記什麼,查看一些最近什麼東西需求量大,回頭順道帶回來就行。

    出了任務大廳,方平問道︰“你真遇到了能源礦?”

    “你猜?”

    “猜你妹,我又不是不知道能源礦的地點,我知道三個,關鍵沒本事去拿到而已。”

    方平其實也不是太在意這個,在魔武,其實有地圖。

    魔武的強者,發現了三個能源礦,不過極其危險。

    其中兩個,都是有八品生物坐鎮,最後一個甚至疑似九品。

    而且都深入地窟,臨近深處的中央山脈。

    方平知道歸知道,也沒想過去找死。

    不過秦鳳青這家伙到底跑過多少地方,能源礦也能遇到,他既然活著回來了,是不是代表那里並無太強的生物霸佔?

    秦鳳青笑呵呵道︰“說了別打我主意,我猜,我遇到的那個,應該不是魔武發現的,也不是別人發現的,反正不是太大,能源溢散的程度也不高,可能只有七品生物佔據。

    等我到了七品,我就去挖礦。

    實在不行,我就拍賣,賣給別人,價高者得,反正要賺一筆才行。”

    方平也沒再問,又道︰“現在呢?”

    “現在?”

    秦鳳青無語道︰“現在當然是出城趕路了,幾百里地,也要不少時間的,進了地窟,別耽誤時間,難不成你還準備在希望城找個女人聊聊感情?

    我告訴你,希望城的一些女武者慘不忍睹,你要是口味特殊,可以跟她們談談感情。”

    “閉嘴吧你!”

    方平打斷了他,兩人也不廢話,往北門走去。

    北門外。

    回頭看去,希望城城牆上多了一些坑洞,城外土地上,也多了一抹紅色。

    大戰的時候,方平他們已經撤離。

    到底死了多少人,方平也不清楚。

    秦鳳青悶不吭聲的開始趕路,希望城周邊幾十里,危險度不高。

    兩人沒浪費氣血瘋狂趕路,保持勻速,走了一個多小時,秦鳳青忽然停下了腳步。

    前方,是一片大大小小的湖泊地。

    秦鳳青站在原地看了片刻,忽然道︰“哪個是校長的?”

    方平其實也意識到,這些湖泊是怎麼產生的。

    當日,那些強者大戰,同歸于盡,能量波動甚至傳到了幾十里外,可想而知,戰斗現場有多激烈。

    方平對這不熟,秦鳳青卻是熟悉。

    以前,這里沒有湖泊的。

    方平沉默不語,秦鳳青也不在意,看了湖泊一眼,繞過湖泊,邊走邊道︰“你說到底要多強,才能平定地窟?”

    “不知道。”

    “九品都不行。”秦鳳青自嘲地笑了笑,“武道路有多遠?沒人知道。李司令那群人,都是九品中的強者,可還是不行,九品以上有十品嗎?”

    “不知道。”

    “就知道你不知道,問了也白問。”

    “那你還問?”

    “廢話,這里又沒別人,就咱倆,我不說話,你想憋死我?”

    “你話少點!”

    “干嘛要話少點,鬼知道我能活多大,趁著我還能說話,就多說說,把以後的都給說回來。”

    “”

    秦鳳青是個話嘮,方平其實也不是才知道。

    上次,一起做任務,這家伙從頭說到尾。

    之前,還有別人在,現在沒有別人,方平只能獨自承受這個話嘮的廢話。

    一路走著,漸漸地,大地不再荒涼。

    希望城周邊,上次一戰之後,草木無存,如今都是光溜溜的土地,連棵大樹都沒。

    不過繼續向西北走下去,樹木草叢,再次出現,大地也不再平坦,一些丘陵隨處可見。

    “西北方和希望城大概500里左右,是西鳳城,我們這次不是去西鳳城,而是向東北偏一點的地方”

    “你們怎麼逃到那了,不是去天門城搶劫的嗎?”

    “什麼叫搶劫?”秦鳳青反駁道︰“是提款,懂不懂?”

    說著,還是解釋了一句道︰“我們去的不是天門城,是一個大型村落,在地窟,除了十三城,還有一些村落,集鎮,上次去的就是一個村子。

    反正不知道是歸天門城管還是西鳳城管,不過無所謂,都一個樣。

    那個村子挺強的,有五品武者,還有不少四品武者,我和王金洋殺了幾個人,然後沒敢往天門城那邊跑,所以就跑到了這邊,然後就遇到了我說的那個地方”

    “在地窟,城池必有高品,這是定律。人數超過萬人的集鎮,也有可能有高品坐鎮。至于村子,一般少見高品,有中品坐鎮算是強的了,有些村子,其實也就一群普通人。”

    “搶提款,一定要挑好地方,普通人的村子去了沒意義,除了殺幾個人還能干嗎?咱們和地窟雖然是種族之戰,可我對屠戮那些婦孺沒想法。

    集鎮,最好也別去。

    要去,就去一些大一點的村子,這些村子,有武者,那肯定要修煉,有能源石是肯定的,就算沒有能源石,也能經常發現一些能量濃度極高的藥材,也挺值錢。”

    秦鳳青開始向方平傳授他的搶劫之道。

    等走出距離希望城快有200里了,秦鳳青忽然停下腳步,看向方平道︰“脫衣服!”

    “嗯?”

    方平眼神危險,四周無人,荒山野嶺,這家伙讓自己脫衣服?

    方平還沒質問,這家伙就自己開始脫了起來,脫的就剩一個褲衩的時候,從隨身帶著的布包中,取出一套地窟人類的服飾穿戴起來。

    “在希望城附近別這麼穿,咱們的一些武者,腦袋不好使,見面就要殺人,一招打不死你還好,一招把你干掉了,你沒處說理去?”

    秦鳳青說起來自己的血淚經歷,眼神復雜道︰“當初我沒想這麼多,在希望城附近就這麼換了衣服,遇到一個剛從城外回來的四品武者,二話不說,追著我就殺。

    馬德,我都說了我是人類,他還要殺我,說我是學會了人類語言的地窟人類。

    他麼的,差點就被打死了,地窟武者能把漢語說的這麼順溜?

    這個仇,我是記下了,回頭有機會去砍他。”

    方平憋笑不已,就听秦鳳青又道︰“換套衣服其實也混不過去,可不是太顯眼,隔著老遠看到了咱們,地窟武者也不會追殺過來,這時候咱們更該防備人類武者。

    不過出城這麼遠,這邊也不是我們的主攻方向,遇到人類的概率不大。”

    說話的工夫,秦鳳青換好了衣服,還給自己頭上包了一塊布,看的方平有些無語。

    秦鳳青翻著白眼,沒好氣道︰“速度點,磨蹭什麼呢!”

    方平聞言也不再耽擱,跟著秦鳳青這個老江湖混,他既然這麼干,說明效果還是有的。

    脫下外套,方平剛要換衣服,秦鳳青忽然眼神變了。

    這家伙伸手就往方平身上摸,方平面露警惕,低喝道︰“滾,不然打死你!”

    這家伙,一副欲求不滿的表情,這是要找虐?

    “五品白耳獸的皮打造的皮甲”

    秦鳳青根本不理他,咽了咽口水,不顧方平殺人的眼神,繼續摸著他的皮甲,眼紅道︰“他麼的,做什麼任務啊,四處無人,我好想干一筆大的”

    方平這王八蛋好有錢,比王金洋那窮鬼有錢多了!

    b級的合金大刀,五品妖獸的皮甲。

    光這兩樣,就是一筆巨富了。

    “方平,我從沒穿過這個,要不借我穿幾天?”

    秦鳳青一臉的渴求,方平拍開他的爪子,臉黑道︰“做夢去!”

    “別這麼絕情啊,我就借來穿穿,肯定還你。”

    “你滾不滾?”

    方平都有些後悔了,怎麼和這二貨一起出任務了。

    這家伙,不會真存了打劫自己的念頭吧?

    秦鳳青一臉的遺憾,輕嘆道︰“沒事,不借就不借吧。”

    心里卻是尋思著,方平回頭被人追殺了,自己開口討要這把刀和皮甲,救他一條狗命,他應該願意吧?

    殊不知,方平也在尋思著,秦鳳青身上那把刀,也是b級的。

    這窮鬼,除了這把刀,也沒別的了,自己要的話,他能給嗎?



伊莉小說網 |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最新章節

 ** 作者︰老鷹吃小雞所寫的《全球高武》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全球高武》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全球高武》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