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類型 >> 全球高武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318章 太看重我了!
作者︰老鷹吃小雞 下載︰全球高武TXT下載
    晚上7點。

    方平擦拭好長刀,略顯猶豫,最終還是將長刀放了下來。

    這次,未必能用上,攜帶長刀反而增加負重。

    “四大高品護送,這都栽了,那我運氣也倒霉到家了。”

    方平低聲咕噥一句,這任務,危險度還是不高的。

    簡單收拾了一下,檢查了一下兜里的丹藥,回命丹方平總共有11顆,只要不是必死,救命還是沒問題的。……

    魔武校門外。

    張雨強微笑點頭,打開車門道“方社長請!”

    “張部長客氣了。”

    方平上了車,這是張雨強的專車,前方開車的是他的司機。

    方平上車,看了司機一眼,嘆息一聲沒有說話。

    張雨強知道他在想什麼,卻是沒解釋。

    為了更逼真,更讓人相信,南江這邊必須有所表示。

    張雨強親自陪同方平前往南江,這就是南江和魔武合作的前兆。

    要不然,方平這樣關聯魔武和南江的重要人物,前往南江洽談魔武援助之事,南江連面都不露,顯得南江太過淡漠,和張定南的急切重視不符。

    車上,方平一上車就開始閉目養神,顯然是沒心情說話。

    張雨強也沒說話,看著窗外,不知心里想些什麼。

    ……

    魔武。

    食堂二樓。

    李老頭端著酒杯,愜意地一口一口地小酌,笑眯眯道“這是我十年前存下來的,居然還在,味道真不錯。”

    對面的呂鳳柔則是大口大口地一飲而盡,淡淡道“我以為你會把長生劍傳給他的,為何沒有?”

    “算了,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李老頭輕笑道“長生劍我蘊養了十年,也舍不得。”

    “十年來,你沒出過劍吧?”

    “好像是吧。”

    “十年磨一劍,你這一劍,磨的如何了?”

    “不知道。”

    李老頭笑呵呵道“恨過,怨過,怒過,不甘過。這一劍,我藏了十年,也許過不了多久,江湖就會再有我李長生的傳說,一劍屠神,你覺得夠不夠霸氣?”

    呂鳳柔不答,李老頭端起酒杯,將杯中酒飲盡,笑著起身道“我去看看。”

    “你去有何用?四個人跟著,輪得到你出手?”

    “看看熱鬧,順便偵查一下情況,殺七品,我覺得不甘心啊!”

    “哈哈哈……”

    李老頭大笑,身影一動,從旁邊的窗戶一躍而出。

    呂鳳柔沒有跟過去,繼續自飲自斟。

    ……

    南江。

    總督府。

    小會議室。

    此刻,坐著七八個人,都是南江高層。

    眾人都很安靜,直到張定南邁步走入,才響起一陣問候聲。

    張定南微微點頭,走到首位坐下,沉聲道“諸位,南江地窟開啟在即,中央和軍部,包括南江本身,都做好了萬全準備。

    不過為了以防萬一,來自各方的支援,是多多益善。

    其中,魔武是重中之中!

    魔武有三大高品強者,包括八品境的蛇王,六品境數十人,中品境數百。

    這是一股堪比南江武道界的強大力量,所以獲得魔武的支持,也是接下來我們的主攻目標。

    好在,我南江人才輩出,陽城方平,出任南江武道社社長一職,心系家鄉,有心支援南江。

    可獨木難支,方平也無法一言而決。

    此前,我讓雨強部長前往魔都,和方平洽談,如今已經大有收獲,方平今晚會回南江和我們細談此事。

    在座的諸位都是我南江頂梁柱,今晚大家一起議一議,務必要說服方平。”

    張定南話音落下,前方,一位軍裝中年沉聲道“總督,方平能說服魔武嗎?”

    “希望很大,方平的導師是呂鳳柔,吳奎山是呂鳳柔的丈夫,雖然外界傳聞彼此失和,不過傳聞終歸只是傳聞。

    而且方平本人,如今在魔武也具備一定的話語權,獲得了一批導師的支持。

    他進步極快,魔武張校長犧牲,吳奎山雖然也是八品,可因為理念問題,並未獲得魔武大部分人贊成。

    方平雖然是後起之秀,可不少導師都覺得,方平也許很快可以踏入七品境,到時候……吳奎山也許會被當做過度校長。”

    “總督高估方平了吧?魔武天才不在少數,包括去年畢業的幾位老學員,以五品境畢業,方平畢竟剛進入四品……”

    “話不能這麼說,大家起步不同,那些五品學員,大家心里清楚,都有家庭支持。

    反而是方平,沒有家庭背景,而且進步也比那些人更快。

    方平這種沒有背景的人,更適合接掌魔武,如今的魔武,有這個資格的不多,包括黃景這些人,其實都有各自的家族,這是好事,也是壞事。

    起碼接管魔武,大家擔心魔武會成為私人家族的武裝力量……”

    說著,張定南笑道“當然,這是魔武的事,我們的目的不在于誰以後接管魔武,而是現在。

    現在的方平,在魔武還是具備一定的話語權的,他要是鼎力支持,魔武就不會是一邊倒。”

    會議室中,又有人輕聲道“方平這些回南江,會不會出問題?之前他在武道大賽開始之際,態度鮮明,必誅邪教,一旦他有心援助南江的事被邪教看透……”

    張定南笑道“這個我們也考慮到了,我讓雨強部長親自護送方平回南江……而且……邪教真要敢做什麼,這次讓他們吃不了兜著走!”

    “總督的意思是……”

    “劉老回去了。”

    眾人紛紛松氣,軍裝中年也笑道“那就沒問題了,我說這兩天沒看到劉老,有宗師強者護送,必定萬無一失。”

    張定南點頭道“我也是顧慮到這些,所以才會勞煩劉老跑一趟。另外……”

    張定南看了看眾人,開口道“為了中途更順利一些,我們幾位就不要出去走動了,在這坐上片刻,順便談談別的事,等方平過來,你們看如何?”

    人群中有人笑道“總督這是連我們都不放心了?也罷,那就談談正事,魔都到南江開車也就三四個小時,方平動身了嗎?”

    “出發了,現在已經快出魔都了。”

    眾人微微點頭,也沒再問,反正都在會議室不出去,知道不知道也無傷大雅。

    ……

    晚上9點。

    車上。

    一直閉目的方平,忽然睜眼道“到哪了?”

    “建安市。”

    “那快了,過了建安,就到南江境內了。”

    說著,方平打開了車窗,夜風襲來,多了一絲冷意。

    “這次去南江,地窟……”方平說罷,頓了頓道“在這聊這些沒事吧?”

    “沒事,老陳知道地窟。”

    “那就好。”方平繼續道“地窟的事在我看來,還不是最重要的,地窟還沒有開啟,這事不急,反倒是邪教,這才是心腹之患。

    上次我去南江執行任務,邪教猖獗,居然聚攏了上千武者,這問題要重視。

    如果南江和魔武聯手,首先要做的就是再次清掃南江邪教徒的問題……”

    張雨強點頭道“這個問題,總督也很重視,可現在邪教潛伏的深,方社長也知道,這些人也是尋常人,有些人甚至在明面上還有正當身份掩飾,很難徹查……”

    “就看用不用心,終歸還是有些蛛絲馬跡的,南江這邊出力,魔武也會幫忙,甚至聯系一些畢業的師兄師姐,這些人在各地都身居高職,大家聯手之下布下天羅地網,一群跳梁小丑還能真藏身到地底?”

    說著,方平忽然道“這是在安江高速吧?怎麼這麼安靜?”

    張雨強探頭看了看,微微點頭,輕聲道“是安江高速,晚上人少些正常。”

    方平還是皺眉,想了想,忽然從車窗翻身而出,站在了車頂上。

    “劉老,您在嗎?”

    “劉老?”

    方平喊了幾聲,過了片刻,黑暗中,一道身影從天而降,劉破虜出現在他跟前。

    方平仿佛松了口氣,小聲道“劉老,沒有危險吧?”

    “沒事,我就在後面綴著,邪教也沒這麼大的膽子。”

    “那辛苦劉老了,回頭我請您喝酒。”

    劉破虜笑了笑,身影再次一躍,消失在黑暗中。

    方平也翻身回了車內,笑道“自己嚇唬自己,沒事,劉老在後面跟著,有一位宗師跟著,心里都安心的多。

    說實話,我現在都不太敢出魔都,邪教的事一天不解決,一天不太安心。

    我都想讓家人遷來魔都了,南江這邊不太安全。”

    “方社長多慮了,在南江,安全是必定有保障的,何況邪教的高品武者也不是太多,我們的強者盯的很嚴,他們也不敢冒然露頭……”

    張雨強話音未落,方平忽然暴喝道“跑!”

    聲音未落,方平飛速從車窗跳出,毫不停留,腳尖蹬地,一躍而起,轉眼消失在原地。

    車上的張雨強反應也不慢,跳窗便跑!

    兩人剛離開汽車,汽車玻璃忽然爆裂,接著汽車好像成了面團一般,瞬間被擠壓成了鐵餅。

    車上的司機,未能跑出,甚至早在擠壓之時,已經身亡。

    “跑不了!”

    半空中,一聲輕笑響起,沒有絲毫停留,直奔方平而去。

    後方,劉破虜剛要現身,身旁有人笑道“劉兄,我們聊聊如何……”

    劉破虜暴喝道“好膽,居然敢出動兩大七品!”

    “你們都該死,魔武不好好的經營魔都,你跑去坐鎮南江,那小東西也張牙舞爪,這次殺了你倆,看魔武還敢不敢出頭!”

    黑暗中,一道身影瞬間破空而出,一抹亮光,直襲劉破虜的頭顱。

    ……

    同一時間。

    方平暴喝一聲跳出數十米,面上七竅流血,隔著數十米,勉強扛住了對方的精神壓制。

    “咦……留你不得!”

    半空中,邪教強者輕咦一聲,顯然有些意外,雖然距離挺遠,可方平能抗住他的精神力壓制,這就不簡單了。

    “大佬們,人呢!”

    方平瘋狂逃竄,大聲暴吼。

    還有三大強者,人呢?

    “來了!”

    田牧的聲音遠遠傳來,瞬間工夫,從天而降,隔空一拳揮向半空中的邪教強者。

    轟隆!

    巨響聲,不僅僅只在此地響起。

    陳耀庭也很快踏空而來,哈哈大笑道“方小子,你行,居然引出了一位八品,兩位七品,為了取你狗命,邪教這是傾巢而出啊!”

    已經跑出近千米遠的方平,臉色慘白,怒道“邪教的王八蛋,你們等著,殺老子用得著這麼多高品?”“哼!”

    一聲重哼,響徹天際。

    方平,高估自己了!

    此次,邪教出動一位八品,兩位七品,方平只是其中之一,另一點,是為了劉破虜而來。

    魔武四大宗師,八品強者張校長已經戰死,七品巔峰的劉破虜再次隕落,那魔武只能固守魔都,而不再是攪風攪雨。

    方平覺得三大高品為他而來,實在是可笑。

    “寇邊疆,田牧,陳耀庭……好好好,沒想到還是落入了你們的算計,可你們以為贏定了?”

    空中,有邪教強者冷喝一聲,精神力瞬間釋放,整個天地都仿佛為之一靜。

    “殺!”

    一聲蒼老的殺伐聲響徹天地,遠處,半空中的寇邊疆仿佛成了金身佛陀,渾身散發出金芒,金芒一閃而逝,瞬移一般,瞬間出現在之前說話那人的頭頂上方。

    這一邊,田牧也暴喝一聲,金色拳頭破空而出,仿佛撕破天幕,映射的黑夜光芒一片。

    “田牧!”

    之前追殺方平的那位邪教強者尖叫一聲,面前憑空出現一枚盾牌,精神力具現!

    而下一刻,遠處還在狂奔的方平,就听到一聲清脆的“ 擦”聲響起。

    田牧一拳轟出,如同打中了金屬盾牌一般,瞬間將盾牌打的四分五裂。

    “老陳,去幫劉老!”

    壓陣的陳耀庭也不猶豫,田牧完全壓制了對方,倒是劉破虜那邊被牽制住了。

    “今日斬殺你們三人,我看你們有多少人可殺!”

    田牧狂笑一聲,金身光芒大放異彩,映射的周圍亮堂一片。

    ……

    與此同時。

    跑出接近兩千米的方平,停下了腳步,罵罵咧咧地咕噥了一聲。

    三大高品強者!

    還有個八品金身強者。

    這要不是自己請了兩大八品強者來壓陣,等死吧,劉破虜都得死。

    張定南這次出一把刀,便宜賺大了。

    這四位強者,幾乎可以說,都是方平請來的,包括劉破虜,那也是魔武的名譽校長。

    “轟隆!”

    巨響聲,響徹天地。

    此地能量波動強烈,哪怕距離這麼遠,方平依舊感受到了壓力。

    當看到兩團金芒往自己這邊飛來,方平頓時大恐,吼道“寇老爺子,別來這,別來!”

    一邊吼著,方平一邊朝側方狂奔而去。

    結果前方卻是三大七品強者在交手,打的大地崩裂,石塊四濺,方平一咬牙,再次轉向,朝別的地方跑去。

    前後七大高品強者,三位金身強者在交手,此刻,哪怕不參戰,方平也感受到了無窮的壓力和危機。

    稍有不慎,被牽連到,那就是死。

    遠處,仿佛還有高品的氣息升起,方平不知道是邪教增援的人,還是當地的宗師強者。

    方平不敢逗留,此時的他,恨不得馬上逃離這片戰斗覆蓋區域。

    這些強者,大戰起來,可顧不上他這個四品武者。

    “都別跟我一起跑啊!”

    方平一邊狂奔,一邊低罵,田牧和劉破虜他們,都壓制住了對手。

    可寇邊疆和對方同級,沒能壓制那位八品強者,兩人邊打邊朝他這邊轉移。

    兩人雖然在不斷交手,方平全力狂奔,可速度居然沒他們快。

    “我拐彎,你們也拐彎,你們想干嘛!”

    方平氣的想吐血,寇老爺子故意的吧?

    兩大八品交手,我是被擦到了就得丟半條命,能不能走遠點打?



伊莉小說網 |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最新章節

 ** 作者︰老鷹吃小雞所寫的《全球高武》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全球高武》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全球高武》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