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類型 >> 全球高武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320章 我就看看
作者︰老鷹吃小雞 下載︰全球高武TXT下載
    “那是別人斬殺的,是別人的戰利品,懂不懂規矩?”

    李老頭呵斥了一聲。

    方平訕訕道“就看看,我還沒見過七品強者的寶貝……”

    “七品都是窮鬼。”

    李老頭撇嘴道“他們用兵器的很少,除非蘊養多年,要不然,赤手空拳的概率更大,至于丹藥,一般的丹藥用不上,真正高等的丹藥,他們也買不起。”

    “那可未必,老師,走啊,去看看,就看看……”

    李老頭听著這話,總覺得不可信,這就和男人跟女人說就蹭蹭一個道理。

    拗不過方平,李老頭帶著他往之前田牧交手的地方飛去。

    ……

    “是他!”

    當看到地上那具胸口被打穿的尸體,李老頭微微皺眉。

    方平瞥了一眼,小聲道“您認識?”

    “見過幾面,我以為他死了,沒想到還活著,而且突破了。”

    李老頭蹙眉道“天南武大以前的副校長……”

    方平愣了一下,低聲道“那天南地窟的事……”

    李老頭微微有些頭疼,沉吟道“不太清楚,回頭查查看,人已經死了,不過身份暴露了,天南武大那邊也許有點麻煩。”

    “我還有幾個同學在天南武大那邊。”

    “沒事,要是沒猜錯,現在天南武大的一些人就算有問題,也撤離了。”

    動靜鬧的這麼大,邪教的一些高層恐怕也猜到了這是陷阱,這些出手的強者殞命,和他們關聯的人物不是被撤離就是被滅口了。

    方平沒再說什麼,蹲下身子敲了敲對方的軀干,傳出砰砰的撞擊聲。

    “只是七品初入不久,未能成就金身,致命傷不是胸口,而是精神被磨滅了。”

    李老頭說著又道“要是八品強者,金身其實最值錢,金身如果沒被磨滅,殘留下來,你可以搬回去當神仙供著,也許千百年後可以復活。”

    方平無語道“老師,這是邪教武者,真要復活了,還不得第一個殺我。”

    說著,方平又道“八品金身強者可以復活?”

    “理論上而言,是有這個可能的。”李老頭低聲道“八品金身境,只要不是被更強大的敵人擊殺,未必不可以長生,金身已經屬于不滅的範圍。

    所以……我們猜測,宗派界,也許藏著一些老鬼。”

    方平咽了咽口水,也小聲道“千百年前的人?”

    “也許有。”李老頭向來都是只負責猜測,不負責確認,笑眯眯道“雖然當年的環境,八品難成,可總有些人驚絕艷艷,如果當年真的成就了金身,活到現在,不是不可能的事。

    不過這些年,宗派界並未有這種人出現,或者真的死了,或者以前就沒出現過。”

    方平沒多想,一邊摸著尸體,一邊小聲道“老師,您也是半個金身,豈不是說……”

    “我這是假的。”李老頭搖頭道“我頭顱沒淬煉,死了就真死了,幾十年後,也許我金身部位還能保存,可腦袋那是絕對爛成了骷髏,你覺得骷髏能復活?”

    方平卻是沒再說話,而是低罵道“窮鬼!”

    剛罵完,方平忽然眼神一亮,迅速將對方的靴子扒了下來,使勁撕了一下,頓時喜形于色道“老師,看看,這是高品生物獸皮打造的嗎?”

    李老頭無語,接過看了看,打量了一番,喃喃道“不太妙啊。”

    “怎麼了?不是高品的?”

    “閉嘴!”

    李老頭呵斥一聲,輕聲道“是高品生物獸皮打造的,關鍵在于,這些東西,政府嚴格控制,包括魔武,都不能擅自保存高品生物的尸體皮毛。

    如果不是從政府這邊獲得的,也就是說,邪教的強者,可以進入地窟!

    從哪個地窟進去的?

    是混了進去,還是他們暗中掌握一個地窟入口?

    這事,也得好好查查。”

    “還能暗中掌控地窟入口?”

    方平大為驚訝,李老頭淡淡道“未必不可能,地窟入口開通,新入口,我們自然是知道的。

    可幾百年前的呢?

    誰能確定,西山的入口就是第一個?

    誰又能保證,西山之後,出現的入口都被我們發現了?

    邪教的強者,這些年屢屢殺之不盡,發現這些東西,也不是第一次了,不過以前殺高品,我們也沒資格參與。

    政府也許知道點什麼,邪教控制一個入口的可能性還是有的。

    當然,應該不確定,要不然,早就剿滅對方了。”

    方平也點頭道“這倒也是,要不然,邪教哪來的這麼多高品,除非丹藥公司這幾家跟他們串通,要不然,我覺得他們沒這麼多資源培養武者。

    哪怕在丹藥公司買的,可大量的交易,也會留下痕跡的。

    就像我,賣這麼點丹藥,丹藥公司都盯上我了。

    兩種可能,第一,高層有人給他們方便。

    第二,他們自己其實也有生產線。

    第一種概率我覺得不大,暴露的可能性太高,所以第二種可能性還是很大的。

    我真是天才,這都被我推導出來了……”

    方平沒說完,李老頭就罵道“閉嘴,你再廢話,我一腳踢死你!”

    d,老子剛剛才推導的,怎麼就成你的了?

    方平馬上閉嘴,不過很快問道“老師,這鞋值錢嗎?”

    “值,不過不是你的,我先保留著。”

    方平頓時有些失望,這窮鬼什麼都沒,就一雙鞋好一點,李老頭干嘛呢。

    李老頭笑道“鞋,肯定沒你的份,不過尸體可以搬回去。”

    “又不是金身強者……”

    “白痴!”

    李老頭沒好氣道“七品境的強者尸體,哪怕做研究,也價值無限。

    你要是扛回去,肯定可以賣一筆,發點死人財。”

    “好惡心的。”

    方平搖頭,摸尸可以,扛回去,他可不干。

    想了想,方平在身上摸了摸,摸出手機,也不管幾點,撥通電話就道“組織幾個人來建安市郊區,速度點,帶具尸體回去……也許是幾具。”

    “回頭我把尸體藏起來,你們來挖就行。”

    “嗯,就這樣,沒事,不犯法。”

    “……”

    掛斷電話,李老頭詢問道“武道社的人?”

    “不是,遠方的人。”

    李老頭無語,你小子真行。

    ……

    沒再多看,很快,兩人來到了第二具尸體前。

    這個就慘了,不像田牧一拳直接磨滅了對方的精神力,這位是腦袋被粉碎,這才死亡。

    七品境的劉破虜他們,殺這位,也只能選擇這樣,趁著對方金身未成,打碎腦袋,才能讓對方徹底死亡。

    腦袋都碎了,自然看不出來誰是誰。

    方平強忍著惡心摸了一陣,眼中喜色一閃,卻是不動聲色,起身搖頭道“又是個窮鬼。”

    李老頭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劉老的東西,你也想黑了?”

    “哪有。”

    “你袖子里是什麼?”

    “我自己的。”

    “你自己的?小子,你摸摸良心,真是你自己的?”

    “百分百是我的!”

    李老頭徹底無語,這小子睜著眼說瞎話。

    瞪了他一眼,李老頭喝道“別廢話,看看,是什麼!”

    方平無奈,只好將一個小瓶子掏了出來,李老頭打開水晶瓶看了一眼,接著就臉色一變道“他們連這個都有?”

    “老師,這是什麼藥?值錢嗎?”

    “不是藥。”

    “不是藥?”

    方平愣了一下,不是藥是什麼?

    “是心髓!”

    李老頭皺眉道“心髓,你可以理解成心髒的核心能量源,你現在還沒到那個地步,感受不到。不過這東西提煉極難,無論是人類的還是妖獸的,都很難提煉出來。

    魔武都做不到,你理解我的意思嗎?”

    方平搖頭,對方科技很發達?

    “說明對方有九品強者。”

    李老頭臉色陰沉道“這些年來,並未發現邪教有九品強者,當然,猜測是有的,可也只是猜測,現在,卻是被證實了。

    是他們自己土生土長的還好,怕就怕……”

    “怕現在的九品當中,有邪教的人?”

    “對。”李老頭想了想又搖頭道“算了,這事我們管不了,也沒這個資格,其他人大概也知道。”

    “那這個是人類的還是地窟武者的,或者妖獸的?”

    “不知道。”

    方平無語,又道“這個有什麼用?”

    “一般的丹藥對高品強者沒用,這個有利于他們淬煉顱骨,取強者的心髓淬煉己身,可以讓顱骨的淬煉更簡單。”

    “值錢嗎?”

    “值錢,因為提煉是個麻煩事,九品以下極難做到,你可以想象,讓九品出手,光是這個就需要多大代價了?

    魔武不賣這個,也沒得賣,實際上高品強者也很少交易這些。

    真要賣的話,不低于5000萬。”

    “一般,我還以為幾個億呢。”

    方平嘴上說著一般,接著又干巴巴道“老師,這個真是我的,是狡送我的……”

    李老頭瞥了他一眼,不再理會他。

    方平無奈嘆息,又將對方的靴子扒了下來。

    兩雙靴子,一粒心髓,就是他所有的收獲。

    沒有兵器,

    可這些收獲,現在都被李老頭拿走了,方平很無奈,那我豈不是白摸了?

    ……

    十多分鐘後。

    高空的戰斗結束了。

    在四大強者的圍攻下,對方只有一人,逃無可逃,發出一聲絕望的怒吼,最終陷入沉寂。

    方平和李老頭此刻也到了地方。

    地面早就成了深坑,巨大的裂痕一直綿延到千米之外。

    高速路,也早就不見了蹤影。

    前方,影影倬倬的好像有偵緝局和軍部的人封鎖了道路,沒讓人進來。

    方平四處張望了一下,沒急著看金身強者的尸體,而是喊道“張大哥?”

    “還在嗎?”

    喊了一陣,一片寂靜。

    田牧此刻渾身浴血,搖頭道“不在附近,應該跑了吧。”

    “沒死?”

    “不知道。”

    田牧說的挺無所謂的,“死不死的都那樣,南江自己要引蛇出洞,死一個五品,擊殺三大高品,張定南不會在意的,既然來了,那就做好完蛋的準備。”

    “我可沒準備死。”

    方平咕噥了一句,張雨強沒死吧?

    他記得張雨強跑的也不慢,後來被田牧擊殺的那位七品武者,是追殺方平來了,而不是追殺張雨強。

    這要是都死了,運氣得差到什麼地步?

    正想著,遠處,張雨強大聲道“幾位宗師,我們可以過來嗎?”

    田牧掃了一眼,看向方平,嗤笑道“看見了嗎?政界的這些家伙,保命能力也不弱,還活著呢,剛剛大概去找當地軍部的人了,下次遇到政界的家伙遇險,實力不夠的話,別管他們,戰力一般,保命能力都不差。”

    “咳咳!”

    寇邊疆低聲咳嗽,閉嘴吧你,非要把人都給得罪完了?

    沒再看田牧,寇邊疆開口道“過來吧。”

    很快,張雨強帶著一位軍人和一位身著偵緝局制服的人走了過來。

    幾人看到眾人,都是一臉的恭敬之色,連忙詢問是否需要什麼幫助。

    “當地提督呢?”

    田牧問了一句,建安偵緝局局長馬上道“提督正在安撫民心,我馬上給提督打電話……”

    “不用了,挺好,要安撫好群眾,別出亂子,這邊封鎖起來,你們也忙你們的去。”寇邊疆幾句話就打發了對方。

    方平連忙插話道“這幾具尸體我們要帶回去,別讓任何人動,我的人馬上來帶走。”

    他這邊說著,田牧已經扛起了那具金身強者的尸體,方平見狀一臉懊惱,您就不能留給我?

    田牧可不管他,也不逗留,迅速道“人都殺了,我們先走了,方小子,這種事下次少干,殺邪教強者我們沒意見,可那是我們的事,你一個小小的四品武者,少摻和這些。

    張定南也不是什麼好東西,真以為我們不知道他想什麼?

    不過也正因為是邪教的事,我們才會摻和,要不然,鬼才搭理他。

    我們不是不願出手,是不能,地窟我們還要鎮守,不能隨意外出,一旦出了事,麻煩更大。

    而且邪教武者,有時候很難擊殺,不到萬不得已,我們也不會隨意出手,就如這次,真要被這家伙跑進了市區,要死多少人?

    與其讓這些瘋子屠殺普通人,還不如讓對方在地窟開啟的時候交手,那時候是武者的戰斗。

    張定南不想南江的人死太多,可他也不想想,在別的地方,別的人死了,他就不虧心?

    邪教的事,大家都知道,這次張定南有的麻煩,差點毀了建安,南湖的總督不找張定南拼命我都不信了。

    我們先撤了,麻煩也是張定南的,讓他們打去!”

    說這話的時候,田牧絲毫沒顧忌一旁的幾人存在。

    或者說,就是說給他們听的。

    南湖的總督想找茬,別來找我們,找張定南去。

    這事,全部是張定南的責任。

    張雨強沉默不語,旁邊建安的兩位高層也不說什麼,這事他們肯定會匯報。

    今天出了這麼大的事,七八位高品強者在建安這邊大戰,如今南湖總督已經往這邊趕來,很快就要到了。

    田牧不管這麼多,說完話,扛著尸體騰空而去。

    寇邊疆朝眾人笑了笑,也跟著離去。

    陳耀庭此刻身上還有一些傷勢,瞥了方平一眼,似笑非笑道“方平,雲曦該回魔武了,南湖總督要來了,我不便久留,下次,再遇到,你自己小心點!”

    說罷,陳耀庭也踏空而去。

    方平一臉訕訕,大不了不去京南好了,下次去,那我也得成了宗師再去,咱倆誰揍誰不好說。

    這些強者,來無影去無蹤,現在為了避免麻煩,紛紛跑路。

    連劉破虜,也匆忙道“我也先走了,放心,接下來一路安全,現在強者都在關注!”

    大戰已經引起各地強者關注,此刻邪教強者出來多少死多少,除非真的不要命了,願意拿自己的命換方平的命。

    丟下這話,劉破虜也麻溜地跑了。

    把建安打成這樣,事先也沒通知一聲,就算是為了邪教的事,他們也不想替張定南頂缸。

    方平一看這情況,忽然意識到了麻煩,沒急著跑路,想了想問道“張大哥,之前那位司機……”

    張雨強搖搖頭道“老陳之前就患病了,絕癥,這事他知道,我跟他說過,放心吧,後事和家里我都會處理好的。”

    方平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不過畢竟不是自己的親近人,方平沒再說什麼。

    等感受到一股龐大的能量波動傳來,方平連忙道“張大哥,回頭把我的刀帶來,我也先回去了。”

    “回去?”

    張雨強傻眼道“你……你回哪?”

    “魔武。”

    “這……方老弟,這個……”

    “事情不是弄好了嗎?殺了三個高品,應該也揪出要找的人了吧?我再去,也沒用。”

    “可是……魔武的事……”

    “咳咳,那個回頭再說,不是還沒開啟嗎?我先走了,記得啊,刀早點送來,不然我就帶著田師兄他們去要賬了!”

    丟下這話,方平拽著還在看戲的李老頭就跑。

    老頭子傻了吧。

    還看戲,再看下去,南湖的總督要把咱們大卸八塊了。

    李老頭卻是不在意,不太滿意道“跑什麼,又不是咱們干的,說起來還是我救了建安,我想看看張定南和對方能不能打起來,兩大總督打架挺好玩的。”

    “張定南不在這。”

    “誰說不在的?”

    李老頭嗤笑道“剛剛來了,躲著呢。”

    “那更得跑,兩大宗師打架,咱們看啥熱鬧。”

    方平可不逗留,這事說起來,自己也跑不了。

    當然,關鍵不在這!

    關鍵是,幾位宗師,沒人要戰利品啊,方平心里偷著樂,幾大宗師跑的快,沒一人記得的。

    這不是便宜自己了?

    雖然東西在李老頭那,可李老頭應該不好意思貪墨自己的戰利品吧?



伊莉小說網 |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最新章節

 ** 作者︰老鷹吃小雞所寫的《全球高武》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全球高武》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全球高武》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