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全球高武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417章 撐腰的來了( 為Garylueng盟主加更1/3)
作者︰老鷹吃小雞 下載︰全球高武TXT下載
    </div>    王金洋頭很疼,也不理會方平。

    他不想問,也覺得不該去問。

    問多了,可能真要當真。

    如今不管當年如何,他王金洋就是王金洋!

    而方平,也沒多說。

    隨口說說,管他信不信,要是真當真了,以後認自己當老大,感覺也不錯。

    “算了,下次別胡說了。”

    方平忽然搖搖頭,跟老王扯扯沒關系,要是吳川這些人也當真了,指不定要對他干嘛。

    很快,方平幾人回到了觀湖苑。

    車不是方平開的,而是方名榮。

    方名榮雖然沒買車,也沒駕照,不過好歹也當官了,車還是學了幾天的,開車沒問題。

    小區大門口也許都不能算大門了,原本的大門,此刻早已倒塌。

    李玉英一直在等著,當看到方平下車,李玉英淚流如注,上來就抱著方平不松手。

    方平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這一次,自己終究還是有些大意了。

    他其實沒料到邪教武者會來陽城襲殺他。

    他曾經想過,有人會殺他,比如兩大公司進入地窟之後,有這個可能。

    邪教方面,前不久才死了幾位高品強者。

    而且最關鍵的是,瑞安就在陽城附近!

    如今,瑞安可是有宗師坐鎮的,而且不知白司令一人,之前邪教還被趙興武斬殺過一位高品,其他宗師,也時常會巡視南江地界的。

    這種情況下,陽城甚至不比魔都安全性弱。

    邪教武者居然猖狂到除夕夜來陽城襲殺他,方平沒想到,很多人都沒料到。

    只是事情已經發生,如今說這些也沒用,方平沒再多想,笑著安慰了母親幾句。

    見小區內還有不少武者在巡查,居民們有些已經回家,有些還在外徘徊等待。

    方平忽然朗聲道︰“邪教武者已經被斬殺!今日一切損失,由我方平來承擔,小區設施,很快都會重建,今日之後,我方家搬離此地!”

    “平平”

    李玉英還沒說話,方平輕聲道︰“該搬走了,媽,過了今天,你以為大家還能繼續和我們平靜相處?

    不管是巴結逢迎也好,還是恐懼害怕,都會打擾你們的平靜生活。

    至于接下來怎麼安排,我再想想。”

    一旁的方名榮輕嘆道︰“不行就搬去魔都吧。”

    兒子現在仇家都追上門了,再在陽城,會讓兒子分心的。

    之前沒遭遇這些,他們舍不得離開故土。

    可現在,留在陽城,只會讓兒子擔憂。

    方平笑道︰“再看吧,現在不急,起碼最近不會再有事了。邪教真要敢再來,來多少死多少!”

    對公眾,方平還是要說是邪教中人的。

    想收拾兩大公司,那也不能影響大局。

    起碼今日這話一出,接下來政府也不會說他方平沒大局觀了,不會出現偏幫的跡象。

    我都顧全大局了,也該給我伸張正義了,是吧?

    “爸媽,你們回家吃飯吧,就是窗戶破了,先吃了年夜飯再說。我讓人在這守著”

    說著,方平朝旁邊的一位胖胖的武者招了招手。

    胖中年馬上走了過來,一臉敬畏道︰“方提督。”

    如今的方平,還掛著陽城副提督的職餃。

    方平笑了笑,開口道︰“多安撫一下大家,損失我全部賠償,對了,有傷亡嗎?”

    胖中年馬上道︰“方提督念及大眾,避開了人群。除了房屋、基建有些損失,其他人,除了一些摔傷的群眾,並沒有出現死亡案例。”

    “那就好。”

    方平點點頭,受傷,肯定是有的。

    不止摔傷那麼簡單,當時能量波動劇烈,有些人恐怕內腑也被震傷了。

    方平想了想道︰“還是要做一些檢查,距離交戰地帶近的住戶,都去檢查一下,讓武者來查,內腑受創的,現在感覺不明顯,發現就遲了。

    產生的一些治療費用,我全部承擔。”

    方平此刻也大氣,也花不了多少錢。

    別的不說,那位被他擊殺的六品中段武者,不管有沒有別的,還有一把刀呢。

    那把刀賣了,賠償是足夠的了。

    方平也看不上這點小錢,他準備賺的更大一點。

    胖中年是偵緝局的局長,此刻卻是極為恭敬,急忙道︰“方提督,這是我們的失職,還是陽城政府來”

    “沒必要。”

    方平擺擺手,這點錢誰在乎。

    至于胖子說他們失職,方平也懶得多說什麼。

    整個陽城,三品最強。

    難道讓白錦山守在家門口?

    就算守著也沒用,六品強者,隔空一拳就可以打的他四分五裂。

    六品強者隱藏氣息,也就方平這種人可以迅速察覺,其他人,站在白錦山面前,他都分辨不出來。

    有些事,防是很難防住的。

    邪教真有有心殺普通人,不怕被政府全力以赴趕盡殺絕,那在哪都沒用。

    就算在魔都,那都防不住。

    強者們都有自己的事,誰也沒這工夫去守護誰的家人。

    別說方平,大批的宗師強者,家里有普通人的話,也在過普通人的生活,邪教一般也不敢干禍及家人的事。

    很多人,未必有心理會這些邪教武者。

    大家守地窟都來不及,事情多的不行,除非真的危害到一方安危,要不然,對付邪教是軍部和偵緝局的責任。

    邪教敢大肆禍及普通人,等著被滿世界追殺吧。

    至于幾次屠城的說法方平根本懶得理會。

    除非對方面臨生死存亡,要不然,誰敢干這事!

    那位六品巔峰的中年,之前還威脅方平,屠了陽城,方平根本懶得理會他。

    真要干了這事,別人不說,邪教高層都要直接殺了他,丟出來平息政府怒火,防止政府無窮無盡的搜索追殺,到時候,那就不是一個六品的事了。

    有些爭斗,還是局限于在武者之間的。

    和胖中年說了幾句,方平讓父母和方圓先回家,這個年夜飯,方平是吃不上了。

    因為,方平已經感受到了熟悉的氣息從遠處升騰而起。

    方平也氣血勃發,很快,幾道熟悉的氣息迅速朝這邊趕來。

    這一次,魔武來的人不少。

    李老頭氣勢升騰,不再是氣血之力,而是天地之力在半空浮現,閃爍不定。

    他還沒到精神力具現的地步,可精神力最近漲的很快,已經接近方平,此刻爆發之下,也能融合成天地之力。

    吳奎山也來了,金身氣息展露無疑,震懾四方。

    唐峰頭頂上方,血氣貫穿天地,甚至不比一旁的黃景弱多少!

    除了呂鳳柔和劉破虜,魔武的幾位高層,都來了。

    呂鳳柔還在閉關中,沒有收到消息,吳奎山幾人親自來了,也不用半途把她喊出來。

    “人呢?”

    李老頭氣勢爆發,威懾的附近的一些陽城武者都覺得喘不過氣來。

    方平見幾人趕路趕的匆忙不已,頭頂都有熱氣蒸騰,連忙道︰“幾位老師辛苦了,人已經被我殺了!”

    說著,方平一臉傲然道︰“六品巔峰一人,六品中段一人,六品初段一人,我皆一刀斬之!”

    眾人臉色變了!

    李老頭喝道︰“說實話!”

    “這就是實話!”

    方平傲然道︰“我已凝聚金骨!”

    直到這時,幾人才有時間關注這個,吳奎山探測了一下,頓時面露糾結之色!

    瑪德,好熟悉的感覺。

    八品強者,沒人對這個不熟悉的。

    真的凝聚金骨了!

    上次,方平雖然金光燦燦的,可那時候,不算是完全體的金骨。

    現在還是稍微差了點味道。

    可是吳奎山看了一眼李老頭,沉聲道︰“好像比李長生的更強!”

    李老頭臉色漆黑!

    開什麼玩笑!

    方平卻是理所當然道︰“那當然,李老師只是骨骼金身化,骨髓還沒淬煉到,我不一樣,我除了顱骨骨髓,其他地方徹底完成了金身化!”

    “我”

    李老頭氣的想砍人,怒道︰“你知道老子跑這一趟,差點累成死狗嗎?王八犢子,你現在還跟老子說風涼話?”

    李老頭暴怒,又他麼打擊老子!

    你小子金骨怎麼了,老子三焦之門封閉了,你呢?

    你一個五品中段,有金骨又怎麼樣,不服來單挑啊!

    方平連忙諂笑道︰“哪有,我可沒諷刺老師您,您不是讓我說實話嗎?我實話實說,真是我殺的當然,王哥幫我擋了片刻,我醞釀了一陣,殺了對方。”

    一旁的王金洋,這時候才微微躬身,算是問候。

    心里,卻是有些羨慕。

    魔武,果然比南武強的多。

    真的羨慕不來!

    方平遇襲,一個招呼,魔武金身強者來了兩人,七品來了一人,半宗師的唐峰也來了。

    這樣的實力,難怪方平有底氣囂張。

    反觀南武,這一次,他也參戰了,南武不是不想來人,而是兩位六品的強者還在路上呢!

    王金洋也通知了,不用來了。

    兩位精血合一都沒到的六品巔峰,來了效果也不大,王金洋也不想讓南武參與接下來的事,魔武有底氣,他們可沒有,方平在前面頂著就行。

    李老頭罵罵咧咧幾句,接著臉色微變,低沉道︰“傷勢如何?”

    方平看向吳奎山,可憐巴巴道︰“校長,支援我一點不滅物質吧,我都快成骷髏了。”

    李老頭太弱了,不滅物質都沒誕生呢。

    吳奎山嘴角一抽,這小子說這話,怎麼感覺這麼欠抽呢?

    跟借錢似的,這玩意能說支援就支援的?

    方平要是快死了,那沒話說。

    可這小子,活蹦亂跳的,可沒有要死的跡象,這時候消耗不滅物質幫他療傷他才不干!

    見吳奎山不理自己,方平無奈,很快恢復了斗志,咬牙道︰“老師們,走,去提督府!這次,不敲個幾千億,不罷休!”

    吳奎山頓時皺眉,沉聲道︰“你要干嘛?”

    “找茬!”

    方平邊走邊道︰“放心,不是無緣無故的找茬,這次有理有據!”

    說著,方平忽然脫下衣服,露出殘破的肉體,看的幾人心中一顫,這可不是輕傷。

    “我就這樣過去,讓他們看看,這都殺不了我方平,反而被我殺了三個六品,等我實力再進一步,我看有沒有九品來殺我!”

    示威的概率不大,賣慘的概率更高。

    幾人自然知道他的目的,李老頭依舊皺眉道︰“找誰的茬?”

    “兩大公司!”

    “這次是他們干的?”

    “不知道。”方平搖頭,又補充道︰“有證據,那個六品巔峰,臨死的時候,供出了兩個人。算了,現在不說,待會去了提督府,當著大家的面我再說,當場擒拿那兩人!”

    那二人現在都在江城,江城那邊,現在還有一位商會宗師坐鎮,外加受傷的張定南。

    方平準備讓吳奎山再跑一趟,不管是不是,先拿下再說。

    反正這兩人,都不算政府機構的人,也不是位高權重,換成軍部或者別的地方的人,單是懷疑,還真未必能拿下對方。

    到時候,在這麼多宗師的眼皮子底下再查,冤枉了對方,那方平道個歉,事情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不是冤枉的那最好不過。

    說著,方平又看向黃景道︰“咱們的股份可以出手了。”

    黃景眉頭一挑,忍不住看了他一眼,低聲道︰“不要胡亂攀陷!”

    這事,不是鬧著玩的。

    方平笑道︰“真不算胡亂冤枉人,王哥可以作證,當時對方是不是供出了那兩人?就算這人是邪教的,一位邪教六品巔峰的強者,供出了同謀,哪怕真的是假的,也要查一查吧?”

    一旁的王金洋點頭道︰“的確,我當時也听到了。”

    這話一出,黃景就不再說了。

    只要不是方平胡謅的,有理有據,那找茬是必然要找的。

    這事不能當做沒听見,既然對方供出了同謀,不管真假,必然要查下去,哪怕最後證實是冤枉的,那也只能說抱歉。

    陽城,提督府。

    當感受到外界傳來的幾道氣息,吳川微微揉了揉額頭,居然來了這麼多人,這事但凡處理的不慎,就要出大事了。

    “兩大公司的人來了嗎?”

    一旁實力最弱的白錦山,話都不敢說,接話的還是瑞陽的提督,恭聲道︰“鎮守使,兩大公司的人已經在路上了,不過從京都趕來,還需要一點時間。

    另外,軍部周司令、教育部王部長、偵緝部胡部長都在路上了。

    幾位部長說,等他們到了,再一起處理。”

    吳川微微點頭,大過年的,鬧出這檔子事,恐怕大家這個年都不太好過。

    另外還有方平和王金洋兩人,本身就是一件值得重視的事。

    一個五品金骨,一個五品誕生不滅物質。

    這事,也要重視。

    這樣的人,還有多少?

    姚成軍,李寒松還有多少沒被發現的?

    或者發現了,被隱藏的?

    如果都有這樣的特征那是不是意味著,有些東西,會出現巨大的變化!

    這些人,真的是八品以上的強者嗎?

    那又會不會出現迅速恢復實力的情況?

    有時候,陌生的強者多了,未必就是好事。

    誰知道,這些人是好是壞,或者有沒有別的心思。

    對待這些人,又該是什麼樣的態度?

    目前看來,都是一些年輕武者,實力也都不強,華國幾乎可以無視他們的存在,畢竟絕巔強者可以鎮壓一切。

    可這些人,都是當代的天驕,一旦處理不當,也容易引起連鎖反應的。

    魔武的方平,京武的李寒松,第一軍校的姚成軍,誰背後還沒幾個宗師撐腰?

    越是想下去,吳川越是頭疼。

    早知道,自己不來了,這事丟給別人處理多好。

    現在,他是唯一到場的九品,事情發生在南方,他這個南方鎮守使,名義上還是南方幾省的最高領袖呢。

    吳川還在想著事,屋外,已經可以感受到幾股氣息的臨近。

    片刻後,半骷髏方平耀武揚威地進門了。

    吳川一看方平這樣子,就知道這小子不懷好意,皺眉道︰“衣服穿上!”

    方平搖頭道︰“受傷太重,穿衣服容易阻礙傷勢恢復。”

    “你”

    吳川很想揍他一頓,又怕把這下子打死。

    而且他懷疑,現在打了這小子,方平能繼續讓自己用不滅物質給他療傷。

    其他人都沒吭聲,等魔武的幾位高層進入,這些人才互相打起了招呼。

    看到吳奎山進門,吳川倒是沒再坐著不起,起身微微點頭示意了一下。

    作為魔武的畢業生,對魔武校長,哪怕他九品,適當的尊重還是要有的。

    吳奎山也寒暄了幾句,各自找位置坐下。

    吳川等他們坐下,這才道︰“再等等吧,其他人也快來了。”

    “好。”

    吳奎山話不多,李老頭幾人根本不開口。

    見到這副情形,吳川知道,事情不好解決了。

    而方平,剛準備打破沉寂,和幾位宗師套套近乎,忽然臉色一變,急忙小跑著出門,老遠就道︰“陳校長,您怎麼來了?”

    從天而落的陳耀庭,見一個半骷髏跑出來,先是一愣,接著就臉色一變道︰“還能恢復嗎?”

    “應該能吧?”

    方平不太確定地回了一句,感覺是能的,可消耗肯定不小。

    “那就好”

    陳耀庭松了口氣,你小子不能恢復,老子的孫女,難道找個半骷髏當男人?

    想到這,陳耀庭忽然臉色有些不太好看。

    瑪德,年夜飯吃的好好的,出了這檔子事,他差不多是被孫女趕出門的。

    要不是帶人不太方便,孫女自己都跑來了。

    早就說了,他在京南,去了也遲了,附近也有強者趕過去了,結果非要大半夜的狂奔一趟。

    沒再搭理方平,陳耀庭也進了屋。

    他來,吳川其實感應到了,看到陳耀庭來了,吳川其實還是有些意外的,這事和京南武大無關吧?

    陳耀庭華國七品第一,金身在即,可不能當成一般的七品來看。

    陳耀庭見吳川有些疑惑,悶悶道︰“只是為了救援而來。”

    吳川微微點頭,瞥了一眼方平,這小子人脈不淺啊。

    方平也不看他,這事不好說。

    陳耀庭來,他是沒準備的,之前發的信息是給魔武的幾位強者,可沒給陳耀庭發信息,京南距離南江也挺遠。

    見眾人都在等待,方平忽然道︰“要不還是趁這空隙,抓兩個人過來吧。”

    眾人瞬間被吸引了注意力,方平開口道︰“之前那位六品巔峰武者被我擊殺之前,被我套出了兩位同謀的信息,地位都不低,實力也不低!”

    吳川瞬間喝道︰“之前怎麼不說?”

    方平平靜道︰“我是怕出意外,這樣,這次勞煩吳鎮守和校長跑一趟江城,把人先抓了”

    吳川輕哼一聲,這小子疑心病重到無以復加了。

    抓人,用得著一位九品和八品一起出動?

    不過方平既然這麼想,他也不多說,開口道︰“誰?”

    “正陽武館的代理館長劉賀,南江丹藥公司的趙宇當然,可能是趙宇x什麼的,反正都抓來就對了。

    二位辛苦一趟,跑一趟江城。

    至于其他人不是學生冒犯諸位宗師,暫且都在這里等待片刻。”

    白司令臉色已經難看到了極致,不是針對方平,而是那兩個人名。

    “方平,你所言屬實?”

    “千真萬確!王社長可以作證,我沒必要針對兩個我都不認識的人。”

    “劉賀趙宇”白司令臉色極其難看,半晌才道︰“好,我們都不離開,麻煩鎮守和吳校長走一趟。”

    至于有沒有權力抓人,吳川就是南方的最高領袖,他親自出手,沒有這說法。

    吳川看了一眼吳奎山,也不廢話,起身就往外走。

    吳奎山也起身跟上,正陽武館還好說,趙宇那是丹藥公司在南江的最高負責人!

    方平不認識,他們可不是不熟悉。

    六品巔峰,不是弱者了。

    而南江省,六品本就不多,巔峰就更少了,加上幾家武大,以及軍部、教育廳,10人左右。

    一下子,就被供出了兩個,這可是大事。

    雖然這二人,並非核心部門的高層,可也不容小視。

    兩位強者,很快離去,以他們的速度,很快就可以抵達江城。

    大廳眾人,都陷入了沉寂,此刻沒有任何人離開,這時候也不能離開,要不然,那就得引火燒身了。

    而方平,也不再管這些,朝王金洋示意了一眼,指了指胸口。

    王金洋微微皺眉,這小子讓他弄的慘一點?

    有必要嗎?

    好吧可能有點作用王金洋無奈,想了想,胸口傷痕微微崩裂,血液流出不少。

    這下子,不少宗師臉色都變的極為詭異。

    別的不說,趙宇一旦被確認有問題丹藥公司這次不大出血,解決不了這麻煩。

    哪怕和兩大公司高層無關,可現在被這兩小子盯上了幾位宗師覺得有必要為兩大公司擔心一下。



伊莉小說網 |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最新章節

 ** 作者︰老鷹吃小雞所寫的《全球高武》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全球高武》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全球高武》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