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全球高武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421章 老陰貨
作者︰老鷹吃小雞 下載︰全球高武TXT下載
    </div>    隨著吳奎山開口,大廳再次陷入了沉寂。

    魔武,看來這次是鐵了心要加入這場利益之爭了。

    大家都不傻,打從一開始方平將兩大公司拖下水,眾人其實就知道了他的目的。

    修煉到這個境界,幾乎都處于高位,沒人是傻子。

    鄭明宏二人,難道看不出來?

    早就看出來了!

    可鄭明宏哪怕被方平言語逼迫到了有些丟人的地步,也不肯松口,就是不想讓事情變的更糟糕。

    他自己損失點不滅物質,被方平這個五品擠兌幾句,那都不算事。

    唾面自干的本事,在場的都有,除了少數幾人性子烈可能承受不住。

    沉寂了片刻,吳川道︰“我也不能留下?”

    他可是南方鎮守使!

    四大鎮守使之一!

    盡管他的資歷不算太深厚,可他是九品強者,再加上鎮守使的身份,絕對是人類高層之一。

    吳奎山看了他片刻,忽然笑道︰“鎮守使既然願意留下,那也可以。在場的,誰願意留下,都可以,當然,有時候知道多了,未必是好事。”

    人精還是很多的,吳奎山這麼一說,不少人也不廢話,直接起身走了出去。

    知道的多,還真未必是好事。

    吳奎山所謂的“不給就搶”,他一個八品武者,一所學校的校長而已,哪來的底氣說這話?

    兩大公司,雖然兩位老總只是八品強者,可不代表兩大公司真的就這點底蘊。

    隨著一些人離去,最後,大廳中只剩下了8人。

    兩大公司的老總,吳川、吳奎山、方平、李老頭、王金洋最後一人則是陳耀庭。

    看到陳耀庭留下,吳奎山略顯意外,卻也沒多說。

    陳耀庭非要待在這,那他也不趕人。

    至于王金洋,他要留下,那隨意,王金洋雖然實力一般,看似也沒人站台,實際上也可以看做南江的代表人物。

    其他人都走了,吳奎山精神力陡然釋放了出去,瞬間在大廳四周布下了一層精神力屏障。

    鄭明宏微微挑眉,沉聲道︰“吳奎山,你想說什麼!”

    吳奎山此刻坐了下來,臉上始終帶著淡淡的笑意,沒理會鄭明宏,而是示意方平到他身邊坐下。

    等方平坐下,吳奎山輕笑道︰“你啊,太年輕了。有時候,要謀而後動,事情不能太著急。這事其實可以緩而圖之,再等等。

    等我們抓到了趙宇和邪教勾結的證據,人贓並獲之下,直接抓著趙宇殺到商務部,而不是找這兩家協商。

    懂我的意思嗎?

    也不用鬧的太轟動,不用人盡皆知,為了平息事端,很多事可以慢慢談。

    賣點股份而已,算的了什麼?

    魔武的這些股份,價值大概也就七八百億,對兩大公司而言,小錢。”

    方平連連點頭,又道︰“我就是覺得太耽誤時間了”

    “耽誤點時間沒什麼,該忍的時候,要忍。”

    “吳奎山,這里不是魔武!你要教學生,等回了魔武再教!”

    鄭明宏皺眉,一臉的不滿。

    吳奎山笑了一聲,點頭道︰“好,那我就不教了。這樣吧,鄭明宏、孫樂清,魔武的股份和方平手中的一些丹藥公司股份,你們回購,不用現金,給我們提供價值2000億的丹藥和兵器就行成本價。”

    “”

    場中安靜的嚇人!

    開什麼玩笑!

    方平也一臉懵逼,吳白頭很牛叉啊!

    這就是他說的搶?

    的確是搶,2000億成本價的丹藥和兵器,兩大公司賣出去,恐怕要近萬億了!

    這比搶都要牛叉!

    可關鍵是,你嘴炮一句就行了?

    當然,方平知道,吳奎山肯定有這底氣,關鍵是,這種底氣來源于何處,就魔武那點股份,別說提供2000億成本價的資源,給個800億,方平都覺得賺了。

    鄭明宏冷笑道︰“吳奎山,你是沒睡醒嗎?還是你覺得,自己太閑了?”

    兵器公司老總孫樂清也輕笑道︰“吳校長,你不覺得有些過了嗎?”

    說著,孫樂清又道︰“這樣吧,事情到了這地步,你們魔武是注定要和我們分道揚鑣了,既然理念不合,我們也不攔著,股份回收,200億。

    如果不要現金的話,我們可以給你們提供市價500億的資源。

    吳校長,這算是破例了,你應該知道,能給出這樣的代價,已經是我們的極限。”

    此刻其他人都走了,孫樂清也不再和剛剛一樣,人少了,其實才可以談條件,方平之前弄了那麼多人過來,當著那麼多人的面逼迫兩家,反而不是好事。

    兩大公司就算要妥協,也絕不會在人前妥協。

    吳奎山笑了笑,開口道︰“不急,听我說完,2000億不算什麼,也許听完了,你們覺得2000億都太少了呢。”

    鄭明宏心中微微有些不安,低沉道︰“好,那我倒想听听你要說什麼!”

    方平也一臉好奇,一聲不發,默默等待。

    吳奎山,到底會說什麼?

    吳奎山卻是一臉的雲淡風輕,淡淡道︰“留種計劃也許可以這麼稱呼吧,我不知道你們是不是這麼定位的,這個夠嗎?”

    當吳奎山前面四個字一出,鄭明宏二人臉色大變!

    何止他們,吳川臉色也劇變,陡然喝道︰“吳奎山,你從何而知!”

    “果然都知道啊。”

    吳奎山幽幽的聲音響起,玩味道︰“我推測出來的,你們信嗎?”

    三人臉色難看的嚇人。

    一旁的陳耀庭和李老頭也都臉色冷肅,一言不發。

    方平和王金洋有些疑惑,卻也仿佛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

    吳奎山依舊玩味地笑著,輕輕撢了撢腿上不存在的灰塵,笑道︰“2000億,不多要。別逼我們,我們只是想拿回屬于自己的東西!

    另外,魔武不是乞丐!

    二位要是做不了主,那就找做的了主的。”

    鄭明宏臉色冷厲到了極致,嚴肅道︰“吳奎山,你要為你說的話,承擔一切後果!”

    “砰!”

    吳奎山忽然一掌拍落,身邊的茶桌瞬間粉碎!

    此刻的吳奎山,臉色也是同樣冰冷,刺骨的寒意讓大廳都變的陰寒起來。

    “我自然會負責!哪怕死,我也只會死在地窟,絕不會死在逃亡的路上!”

    吳奎山說的擲地有聲,接著陡然憤怒到了極致,陰森道︰“我們是犧牲品,可哪怕犧牲,也絕不是為了你們!

    我們為的是那些被拋棄的人類而戰,為的是自己而戰!

    邪教剿而不滅,那些九品絕巔,真的在意邪教嗎?

    這些年來,你們真以為我一無所知?

    別逼我,真的,千萬別逼我們!

    老實人也是有怒火的!

    我們在前線浴血奮戰,到底是為了什麼?

    你們告訴我,到底為了誰而戰,為了所謂的種子和精英嗎?

    憑什麼!”

    吳奎山怒意勃發,大廳中狂風暴起,方平和王金洋不由自主地倒退數步。

    “我武大師生,死了多少人!軍部戰士,多少人命喪地窟,死在地窟,葬在地窟!”

    “如今,我們連自身修煉都無法滿足,還要看你們的眼色,憑什麼!”

    “為了一群從未入過地窟的精英?”

    “可笑!”

    “有些事,別把大家都當傻子,都當白痴!很多人知道,可他們不說,不想說,不願說,可我吳奎山不怕!”

    “方平不敢做的事,不能做的事,不代表我吳奎山做不了!”

    “二位,2000億,這是我武大師生用鮮血換來的!但凡敢說一個不字,我吳奎山不死,有些事,別怪我不顧所謂的大局!”

    吳奎山此刻強勢到了極致,霸道到了極致!

    鄭明宏幾人臉色也難看到了極致。

    一旁,陳耀庭幽幽道︰“果然不出我所料,也罷,京南武大就不敲竹杠了,二位共享一些技術,以後京南就自己自產自銷了。”

    “南武亦是!”王金洋盡管不是太了解內幕,可這一刻,不妨礙他為南武爭取利益。

    “混賬!”

    鄭明宏一聲怒斥,結果話音剛落,下一刻,一道金芒照亮天地,一雙鐵掌無聲無息地拍中了他的腦門。

    “ ”

    一聲微弱的輕響傳來,鄭明宏腦袋直接塌陷了下去,血肉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徹底成了骷髏頭。

    “吳校長!”

    吳川一聲暴喝響起,一旁的孫樂清已經大恐,瞬間就要逃離此地。

    吳奎山卻是笑呵呵地收回手,淡淡道︰“禍從口出,你鄭明宏也敢跟我吳奎山叫囂?讓你爺爺來找我,你算個什麼玩意!”

    此刻,骷髏頭上忽然出現一些崩裂聲,金燦燦的顱骨上,出現些許裂痕。

    下一刻,血肉滋生,片刻後,鄭明宏的樣貌重新恢復,臉色卻是慘白。

    視線看向吳奎山,鄭明宏慘笑道︰“吳奎山,我倒是小覷你了,外界都說你吳奎山九品難登,我看不見得吧。”

    他沒有糾結剛剛被吳奎山一掌拍裂金骨的事,實力不如人,他剛剛一聲“混賬”也激怒了吳奎山,此刻再說這些無用。

    至于殺他,吳奎山不會,也不敢。

    何況吳川還在這,吳奎山也殺不了他。

    可小懲大誡,吳奎山一掌就將他擊傷,這事沒辦法說理去,除非真的要爆發死戰。

    吳奎山收手,正要逃離的孫樂清也停了下來,臉色陰晴不定。

    吳川也只是呵斥一聲,卻是並未阻攔,此刻也沒有再說。

    吳奎山笑了笑,輕聲道︰“九品自然是難,可就算不入九品,你們這些人,還入不得我吳奎山之眼!

    二位,該說的,我都說了。

    2000億的丹藥和兵器,回頭送到魔武,以後,魔武不再向兩大公司提供任何原材料。

    放心,我只為我魔武拿回屬于自己的東西,其他人,我懶得管。

    如果覺得不甘心,可以讓人來找我吳奎山。

    不過一般的九品就算了,來一位九品絕巔吧,我吳奎山也想見識見識,我人類的九品絕巔,心有多狠,血有多冷!”

    鄭明宏二人並不接話,吳川冷冷道︰“吳校長,事情並未成定論,那也是最後的計劃!”

    “呵呵。”

    吳奎山嗤笑一聲,玩味道︰“也許吧,當然,真到了那時候,也許我也會同意這計劃。不過我武大學子,難道都要成為犧牲品?總要帶走一些吧。”

    吳川深吸一口氣,沉聲道︰“我說了,還未成為定論!真到了那時候,絕不會是你想象的那樣,九品絕巔也不代表就可以一言而定,真要如此,我吳川第一個不同意!”

    “你反對,有作用嗎?”吳奎山有些鄙夷。

    吳川冷冷道︰“難不成你以為這世上只有你吳奎山無懼一切?我吳川自然也敢!何況,大部分人並不同意,包括李司令!”

    “李司令”

    吳奎山聞言忽然笑道︰“也是,那就拭目以待吧。”

    說完,吳奎山扭頭看向方平,輕笑道︰“小子,學著點。跟他們說那麼多屁話有什麼用!直接搶,不給,那就打!

    打服了這些孫子,自然就有了。”

    鄭明宏一言不發,孫樂清一臉無奈,嘆息道︰“吳校長,有些事,我們也並非為了私利,你應該明白。”

    “明白,自然明白。”

    吳奎山淡笑道︰“不甘是不甘,可也不是無法理解,可再明白,我不能坐視我魔武師生注定成為犧牲品!

    所以,我也沒多要,我只是拿回屬于我魔武的東西。”

    鄭明宏語氣冷漠道︰“你考慮的只有魔武,吳奎山,你不覺得,你也很自私嗎?”

    “自私?”

    吳奎山淡淡道︰“是自私,可那又如何?大家都是人,武大的師生就不是人類的一員了?

    武大,沒有避戰吧?

    有了資源,實力增強,我武大師生自然會戰到最後,戰至最後一人倒下!”

    “我吳奎山,只會死在地窟,絕不會死在茫茫宇宙之中!”

    吳奎山聲音陡然大了起來,“死,也只會站著死!”

    鄭明宏沒再說話,孫樂清也保持沉默。

    吳川輕聲道︰“我們這一輩,都不會跪著生。”

    吳奎山瞥了他一眼,淡笑道︰“且行且看吧,告辭了。”

    丟下這話,吳奎山直接邁步走出。

    方平急忙跟上,王金洋也不含糊,馬上跟著一起離開。

    陳耀庭也起身走出,臉色不變,一臉的淡然。

    等到幾人離開,鄭明宏陡然爆發,怒道︰“我鄭明宏就是跪著求生的人嗎?我所做的一切,難道都是為了我自己?

    吳奎山大義凜然,他要當英雄,難道我就是狗熊?

    田牧罵我是奸細,他吳奎山直接對我出手,憑什麼?

    他們有本事找那些九品絕巔去找個說法,找老子,是老子好欺負嗎?

    瑪德,老子不干了!誰愛干誰干去!

    這破事本就和老子無關,欺人太甚!”

    孫樂清瞥了他一眼,半晌才無奈道︰“你剛剛怎麼不說。”

    鄭明宏憤怒道︰“老子打不過他,說什麼玩意!”

    吳川掃了他一眼,無力道︰“別跟我說,我不管這事。另外,趙宇到底怎麼回事?”

    鄭明宏惱怒道︰“我怎麼知道!丹藥公司那麼多人,老子難道每個人都要盯著?”

    吳川臉色一變,哼道︰“你再稱一聲老子試試!”

    鄭明宏瞬間閉嘴,接著惱羞成怒,二話不說,騰空便起,瞬間消失。

    吳川揉了揉太陽穴,孫樂清見狀苦澀道︰“鎮守使,那我也走了,魔武這邊還真敢獅子大張口,吳奎山是吃定我們了?”

    吳川哼道︰“管好你們的人!沒有方平這個引子,他吳奎山也不會爆發,我警告你們,我們這些人,可以死在和地窟武者交戰中,絕不會死在自己人手中!

    下次再有兩大公司的人露面,我直接斃了你們!”

    孫樂清一臉無奈,“那麼多人算了,多說無益,只能加強防範了。對了,吳奎山要進九品了嗎?”

    吳川搖頭,“八品巔峰了,這陰貨不聲不響的突破了,都沒告訴任何人。

    警告你們,少去招惹他3年前,闖入天門城的那人可能是他。”

    “什麼!”

    孫樂清有些震驚,接著忽然想到了什麼,凝眉道︰“那他有九品神兵?”

    吳川微微點頭,低聲道︰“3年前,天門樹被斬去一截主干,如果是他,那他必然有九品神兵,所以我說,少去招惹這陰貨,讓鄭明宏老實認栽,他爺爺真要去找茬,被打死了別說我們不幫手。”

    “這這”

    孫樂清感覺自己都快要崩潰了,日子是越來越難過了。

    老的陰險,小的狡詐,吳奎山那老陰貨真要藏著九品神兵,一般的九品還真未必是他對手。

    孫樂清也揉了揉額頭,吐氣道︰“知道了,這老小子真能忍,心也夠狠。”

    能忍,是說吳奎山一直沒暴露實力。

    心狠,是老校長那一次戰死,吳奎山沒有出手,任由老校長去死戰。

    如果他真有九品神兵,實力極強,他出手,可以少死一人。

    吳川低沉道︰“他恐怕是想入九品,斬天門城主。”

    孫樂清瞳孔微縮,了然道︰“難怪”

    真要是為了這個,那就可以理解了。

    不過這一次,吳奎山暴露了不少秘密

    正想著,吳川忽然笑道︰“向方平賣好呢,他進九品什麼時候難說。可方平明白我的意思嗎?”

    孫樂清再次了然,苦笑道︰“明白了,難怪這老家伙任由方平折騰,然後出來兜底,他麼的,陰貨果然夠陰險的,方平那小王八蛋,現在大概是感激涕零,回頭就得為他賣命。”

    “那可不好說。”

    吳奎山失笑道︰“方平也不是善茬”

    忽然,吳奎山一拍大腿,皺眉道︰“忘了問別的事了”

    剛剛事情發生的太多,都忘了問方平金骨怎麼回事了,還有王金洋的事,現在這幾人都跑的沒影了。

    “你先回去吧,我猜測的這些不用上報。”

    孫樂清點頭道︰“知道,那老家伙知道我打小報告,誰知道怎麼想,被他坑死了都不知道找誰報仇去。”

    吳川再度失笑,你明白就好。

    吳奎山,能接任魔武校長,老校長臨走前放心地將魔武交給他,可不單單是因為他八品的實力。

    老校長本人不喜歡玩弄這些心機,不代表不明白這些。

    敢放心地去死戰,自然是有底氣的。

    吳奎山在,魔武就垮不了。

    至于現在被推出來的方平這小子沒到八品之前,別扯什麼魔武姓方。

    到了八品,這小子都未必能陰的過吳奎山。



伊莉小說網 |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最新章節

 ** 作者︰老鷹吃小雞所寫的《全球高武》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全球高武》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全球高武》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