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類型 >> 全球高武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437章 殺妖滅口
作者︰老鷹吃小雞 下載︰全球高武TXT下載
    半空中。

    狡早就感受到了強者大戰的氣息,不過它還真沒多管閑事的心思。

    能躺著就不坐著,能坐著就不站著,有人把生命礦塞進它嘴里,那才是妖生的幸福。

    可惜,上次的廚師又溜了。

    不過就算不溜,品級太低,狡也覺得吃的不盡興了,暫時沒有去抓回來的想法。

    身旁的獅子狗,又開始叫喚了。

    狡根本懶得理會,又不是老子的老巢被人抄了,干嘛要快,它巴不得慢一點,等對方打完了再路過。

    要不是感應到兩大強者都跑了,它還準備繼續磨蹭一會。

    不過等飛到剛剛蝟狗獸隕落的地方,狡忽然停頓了一下,好像……有點熟悉的氣味。

    大鼻子微微動了動,狡四處看了看,等听到身旁獅子狗再次叫喚,狡二話不說,一道天地之力劈了出去!

    要不是顧忌禁地的幾位王境,它早就吞了這家伙了。

    獅子狗被劈的渾身血肉橫飛,忍不住悲鳴起來。

    狡也不管它,忽然落了下來。

    它一落下,四周趕來的妖獸頓時齊聲吼叫了起來。

    這是蝟狗嶺,它們有自己的王!

    如今王去追殺敵人了,這位外來的妖獸強者,進入它們的地盤,那是不可容忍的。

    狡的大眼中,露出一抹不耐煩。

    下一刻,狡忽然張大了嘴巴,猛地開始狂吸起來!

    周圍,無數的妖獸被壓伏在地,身上的氣血和能量不斷往外滲透,迅速進入狡的嘴巴中。

    “吼!”

    獅子狗妖獸徹底憤怒了,厲聲嘶吼起來。

    蝟狗嶺,是禁地的屏障之界。

    金角獸王在這屠殺,進食,是侵犯禁地的利益!

    狡的眼中露出一抹凶光!

    它已經極為不耐煩了!

    一頭初入統領級的妖族,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它……起碼在它看來,對方打擾了自己進食的機會,也逼的自己不得不前往禁地覲見,這就是對自己最大的挑釁!

    下一刻,一道道粗大的如同巨柱般的天地之力,瘋狂砸落下來。

    狡的金色巨爪,一次次拍向獅子狗,打的獅子狗淒厲嘶吼,卻是不敢反擊。

    金角獸王雖然初入尊者境,可實力卻是極強,若不是如此,禁地也不會強行讓它回去覲見。

    狂毆了一陣獅子狗,狡最終還是沒有屠殺其他妖獸,只是吸收了對方大量的氣血和能量,此刻,遍地都是倒伏的妖獸。

    狡慢悠悠地在原地轉悠了一圈,當走到那些掉落的長刺一旁,狡忽然聞了起來。

    聞了一會,狡的巨眼中露出一抹人性化的思考之意。

    傻木頭的氣息!

    此地為何會出現傻木頭的氣息?

    那個傻木頭,扎根在生命礦區,絕不會輕易離去,它的氣息怎麼會出現在禁地所在的地方?

    狡忽然踏空而起,朝遠方的百獸林看去。

    接著,下一刻,狡忽然回頭,金色巨爪,一瞬間拍落!

    “轟!”

    一聲巨響傳出!

    下一刻,一道淒厲的嘶吼聲傳出!

    獅子狗的眼中露出一抹不敢置信,金角獸王要殺它!

    怎麼可能?

    它怎麼敢?

    狡沒有嘶吼,巨眼中只有冷漠和無情,金色巨角上一道道天地之力交織,不斷劈落下去。

    獅子狗骨肉分離,血液流淌的遍地都是。

    就在獅子狗絕望中,狡忽然停下了動作。

    此刻,獅子狗妖獸已經重傷的無法行動,原本要自爆的心核,忽然停了下來。

    就在這一剎那,地上掉落的那些長刺,瞬間飆射出去!

    “噗嗤!”

    數十根長刺,瞬間穿透了獅子狗的全身,接著,這些長刺化為齏粉,消失在半空中。

    周圍的一些妖獸,已經驚恐到了極致,它們智慧有限,根本不明白發生了什麼,只知道那位獸尊,擊殺了一位妖族統領!

    而在這之前,是那位妖族統領攔下了獸尊吞噬它們!

    盡管智慧不高,可這時候,求生的欲望是本能反應,所有妖獸都戰栗著往後退去!

    狡的眼中露出一抹冷色,精神力陡然釋放,壓的所有妖獸全部趴伏在地。

    這時候,狡張大了嘴巴,開始安心進食。

    沒有了獅子狗的打擾,用餐都覺得清靜多了。

    而獅子狗的尸體,狡並未動,也沒有吞噬,雖然一頭七品妖獸,吞噬了可以頂得上附近所有的妖獸。

    片刻後,所有妖獸都被它吞噬一空,化為干尸。

    狡的獸角上,天地之力閃爍,朝四周劈了幾下,所有干尸全部化為齏粉。

    而就在這時,地面震動,一條坑洞出現在狡的眼前。

    狡鼻子抽動一下,果然是熟悉的味道。

    雖然氣息很微弱,很不明顯,可見過好幾次,還吃了不少氣血之力,它還是有記憶的。

    沒有急著去抓這個廚師,狡扭頭看向遠方。

    距離這邊不到百里,有能量波動,應該是之前那兩道氣息的主人在交手。

    再看看身旁獅子狗的尸體……狡的大眼中露出一抹沉思之色。

    禁地召喚自己……如果自己被傻木頭打傷了呢?

    去妖木城,木王還在,傻木頭實力也極強,未必可以全身而退。

    如今,傻木頭殺了禁地使者,禁地就算懷疑……自己接下來入侵傻木頭的地盤,恐怕也沒有妖族為它出頭了吧?

    狡的大腦袋,不斷搖晃著,仿佛在思考什麼。

    下一刻,狡御空而起,朝遠處能量波動的方向飛去,氣勢驚人!

    ……

    山底下。

    方平一動不動,宛如石頭。

    此刻,方平心里正在狂罵,什麼鬼?

    居然在這遇到了狡,真該死!

    他從入地窟第一次開始,幾次下魔都地窟,都遇到了對方,在希望城附近就不說了,這次他開始來了希望城600里外的地方,這都能遇到?

    難不成對方的地盤都擴張到這邊了,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此刻,方平也不敢繼續鑽洞了,擔心惹出動靜被發現。

    希望對方只是路過。

    遠處,一些能量的波動,方平也感受到了,他懶得理會,誰知道外面在干嘛。

    片刻後,一切都安靜了。

    一道強大的氣息,瞬間遠去。

    整個蝟狗嶺,仿佛徹底陷入了死寂,整座山脈,此刻一絲一毫的聲音都沒有。

    這樣的死寂,讓方平心中惴惴。

    這是怎麼了?

    偌大的蝟狗嶺,哪怕高品妖獸都走了,中低品的也有不少,怎麼一點聲音都沒了?

    方平沒敢冒頭,這麼安靜,別說冒頭,他連呼吸都不再呼吸了。

    再等等,等等再說。

    ……

    距離蝟狗嶺大概60里的地方。

    黃景臉色慘白,心中也悲觀到了極致。

    真要死了!

    七品中段,對上了八品,他哪是對手。

    此刻,金色短劍再次浮現在他面前,金芒卻是黯淡了許多。

    “我死了沒什麼……丟了老吳的神兵……完了!”

    黃景心中悲觀,這次借出了吳奎山的神兵,他也是抱著擊殺七品妖獸,弄一柄神兵的打算的。

    方平說好了,這次弄到了神兵,誰出手就是誰的,他要的只有能源礦。

    對神兵,黃景也是極為渴望的。

    吳奎山有神兵的消息,知道的人不多,他卻是知道,因為當年老師擊殺那頭八品妖獸,他也在場。

    事後,老師鍛造神兵,沒有自己留用,而是給了吳奎山,這讓黃景極為不滿。

    那一次擊殺那頭八品妖獸,老師傷勢也更加嚴重,若不是如此,八品巔峰的老師,不至于最終只能和天門城那位八品中段的大統領同歸于盡!

    如今,自己這個七品死了,還真沒丟了神兵更嚴重!

    這柄半九品的神兵,在吳奎山手上的作用比在他手上要大的多,這也是吳奎山可以和九品中的弱者交鋒的本錢!

    一旦丟了,那後果太嚴重了!

    “貪心作祟,臨老居然還看不透這些!”

    黃景一邊艱難操控著金色短劍,一邊想著這些。

    若不是貪心作祟,他就不該去借神兵。

    此刻,他已經難以抵擋這頭瘋狂的妖獸攻擊了!

    八品的妖獸,實力本就比他強的多。

    加上之前全力擊殺了那頭七品妖獸,他實力不在全盛時期,若不是神兵在手,恐怕早就被殺了。

    然而,現在被對方纏住了,用不了多久,他就會被殺。

    此時此刻,黃景想的不是別的,而是把神兵帶回去!

    “方平在哪?”

    “他可以帶走神兵嗎?”

    此刻,黃景有些著急了,他不知道方平在哪,要不然,將神兵丟給方平,自己拼死纏住這頭妖獸,也許方平可以把神兵帶回去的。

    正想著要不要回蝟狗嶺,邊戰邊退,找到方平……下一刻,黃景徹底打消了這念頭!

    臉上,露出一抹絕望之色。

    這次,真的要死了。

    一頭八品妖獸就足以要自己的性命了,沒想到第二頭也趕來了。

    正在攻擊黃景的那頭大型的蝟狗獸,動作也微微一滯,側頭看了一眼遠方飛速趕來的那道金芒,冰冷的巨眼中露出一抹疑惑之色。

    金角獸一族的那家伙?

    它怎麼來了?

    之前它也感受到了金角獸王的氣息,可同為尊者境,大家互不侵犯,禁地召喚金角獸王覲見,它也知情。

    金角獸王路過,還有使者的氣息,它都感應到了,應該是去禁地的。

    為何,這家伙會趕過來?

    盡管有些疑惑,蝟狗獸也沒多想,那家伙難不成還想看看有沒有便宜可撿?

    巨眼掃了一眼面前的復生之地武者,蝟狗獸眼中凶芒閃爍,這家伙殺了自己的後代,盡快殺了他,另外……那柄小劍,也許可以吞噬了!

    這一刻,蝟狗獸攻擊頻率和威力都更快更大了。

    黃景口中鮮血四溢,身體四周的天地之力都開始淡薄起來,他快撐不住了,逃無可逃!

    這時候,黃景的天地之橋和三扇三焦之門都浮現了出來!

    死,也要拼死一擊!

    金色短劍,也光芒閃爍,既然帶不走,那就想辦法自爆了!

    就在黃景準備搏命一擊,哪怕死也要重創這頭妖獸的時候,遠處,金芒臨近,下一刻,金芒停了下來。

    蝟狗獸的進攻微微緩了緩,扭著帶著斑點的巨頭朝狡看了一眼,嘶吼了起來。

    “吼!”

    狡也吼了起來,仿佛在回應什麼。

    蝟狗獸眼中露出一抹怒色,該死的家伙,它要這把劍?

    蝟狗獸繼續嘶吼著,狡也繼續回應。

    片刻後,雙方仿佛達成了協議,狡的大眼瞬間投向黃景。

    黃景一咬牙,天地之橋劇烈顫動起來,而這一刻,狡也如同雷霆,迅速朝他撲殺過來!

    兩頭八品妖獸攻擊他一個七品,黃景心中不甘到了極致,就這麼死了嗎?

    正當他的三焦之門也開始顫動,等待對方近身之時炸裂的時候,下一刻,讓他意外到極致的事情發生了!

    那道飆射而來的金芒,瞬間轉向,下一刻,金芒陡然殺向蝟狗獸!

    “轟!”

    兩頭金色巨獸,眨眼間踫撞到了一起。

    狡忽然突襲蝟狗獸,出乎黃景的預料,也出乎蝟狗獸的預料。

    它已經和金角獸王達成了協議,甚至答應除了那柄小劍,其他都不要,為何金角獸王還要攻擊它?

    難道金角獸王就不怕禁地知道這一切?

    “吼!”

    蝟狗獸厲聲嘶吼,仿佛在說著什麼。

    黃景雖然發愣,卻是想都不想,急忙收回三焦之門和天地之橋,轉身就要逃竄。

    還沒離開,一道氣息就鎖定了他。

    正在進攻蝟狗獸的狡鎖定了他,金色巨眼也朝他看來,又看向那柄小劍,一邊瘋狂進攻蝟狗獸,一邊朝黃景嘶吼!

    看到眼前的希望城武者一臉茫然和警惕,狡忽然大怒!

    蠢貨!

    愚蠢!

    這都不懂嗎?

    此刻也就無法和對方交流,要不然,狡絕對要破口大罵,連那個廚子都不如!

    眼神示意,你不懂嗎?

    用你的劍,殺了這家伙!

    它實力和對方相當,此刻只能竭力纏住壓制,虧它還以為希望城的武者都是聰明人,現在看來,蠢的無以復加!

    狡很憤怒,也很生氣!

    它殺了禁地使者,又要襲殺禁地門戶的守衛者,就是不想去禁地,就是想給禁地造成被傻木頭襲擊,重傷之下無法去禁地的跡象。

    守衛者是知情者,它知道不是傻木頭來襲,所以狡要殺妖滅口。

    可它實力和對方相差不大,這時候得靠希望城那個蠢武者來幫忙!

    為什麼他不懂?

    為什麼!

    狡怒不可遏,瘋狂朝黃景眼神示意,一會看劍,一會看蝟狗獸,用劍斬它!

    黃景此刻還是有些茫然的,可片刻後,好像也有些看懂了,不過依舊茫然。

    妖獸有智慧,他是知道的。

    可……為什麼會這樣?

    這頭妖獸……好像是狡王林的那頭狡,它為何要攻擊蝟狗嶺的妖獸?

    一個個疑惑在黃景腦海中閃過。

    此刻,卻是顧不得那麼多了!

    狡正在壓制蝟狗獸,初入八品不久的狡,偷襲之下,已經壓制了對方,雙方沒有太多的技法,就是互相踫撞,身體的踫撞,力量的踫撞,兩頭妖獸都是打的血肉橫飛,極其慘烈。

    黃景見那頭狡還在朝自己看,有些猶豫,到底是跑還是加入戰斗?

    跑的話……這兩頭妖獸會繼續打下去嗎?

    優柔寡斷,可是會錯失良機的。

    可這樣的局面,他真的第一次遇到。

    “不管了!這次殺了小的蝟狗獸,不殺了這頭大的,就算回到了希望城,也有可能引來它的報復!”

    “必須殺了它!”

    有了這樣的想法,再看蝟狗獸,黃景發現了一點異樣,狡正在壓制對方,而且故意錯開了蝟狗獸的腦袋。

    這是……在給自己制造機會?

    黃景心中異樣的感覺越來越重,這頭狡到底要干什麼?

    很多年前,他就知道這頭狡的存在,這是希望城附近最近最強的一頭妖獸,很久以前就是七品巔峰的存在。

    對方一直沒有參與兩城的大戰,仿佛就是找個地方趴窩,很少動彈。

    除了當年天門城圍剿過一次,這些年來,只要不入狡王林,這頭狡也不出來,仿佛毫無存在感一般。

    基于此,當年圍剿失敗,天門城也沒再管它。

    可最近……這頭狡的動作可不少。

    心里異樣感強烈,可黃景也不敢大意,鬼知道這些妖獸怎麼想的,該防範還是要防範的。

    退開了一截距離,剛後退,黃景就感受到了來自狡的怒意和惡意!

    那雙巨大的眼楮,無比冷漠地盯著他!

    明顯是在告訴他,再退,它就要對他出手了,哪怕被蝟狗獸跑了!

    “果然,它不許我離開……”

    黃景心中泛起這樣的念頭,殊不知,狡已經怒的想一口吞下他了!

    為何會這麼愚蠢?

    希望城的武者,那個廚子不是挺聰明的嗎?

    都表達的這麼明顯了,為何還是不懂?

    狡憤怒到了極致,黃景終于下定了決心,短劍瞬間入手,爆發出強烈的金色光輝。

    蝟狗獸憤怒嘶吼起來,狡也拼了老命,瘋狂攻擊起來,頭頂的金色巨角,更是爆發出強烈到極致的金色光輝。

    兩頭巨獸互相撞擊,下方的大地龜裂開,無數小山頭瞬間灰飛煙滅,化為粉塵。

    金色的血液,如同雨滴一般朝下方滴落,砸出一個個坑洞。

    黃景臉色也越來越慘白,四周的天地能量,迅速涌入短劍之中,金色光輝更加濃郁了。

    下一刻,黃景看到了機會,狡的金色巨角,刺入了蝟狗獸的身體。

    而蝟狗獸的身上長刺,也飆射而出,將狡扎成了刺蝟。

    長刺是武器,也是防御的鎧甲,當長刺脫身,蝟狗獸的防御力也到了最低的時候。

    這一刻,黃景暴喝一聲,金色短劍無聲無息,瞬間刺破虛空,朝蝟狗獸的腦袋射去。

    蝟狗獸厲聲嘶吼,瘋狂避退。

    狡卻是做出了極為人性化的動作,兩只前爪,忽然抱住了對方,任由對方攻擊,血肉橫飛之下也不松開爪子。

    等希望城的武者擊殺了它,自己吞噬了守衛者,距離王境就更近一步了!

    妖木城的傻木頭,遲早也會被自己吞噬,再吞噬無數生命石和生命之泉,它就可以成為真正的獸王了!

    “吼!”

    震蕩天地的厲吼聲傳出,遙遠的地方,百獸林中,仿佛也察覺到了什麼。

    另一邊,妖葵城中,也有一道驚天氣勢升起!

    不過這兩地距離都極遠,數百里的地方,九品也無法迅速抵達。

    狡死死用巨爪抱著蝟狗獸,黃景臉色慘白到了極致,金色短劍穿透了蝟狗獸的腦袋。

    血肉橫飛之下,金色的頭骨顯露出來,血肉也在迅速恢復。

    可短劍還在不斷深入往內部穿去,這時候,狡也動了,金色巨角猛地從蝟狗獸身上拔出,接著一角將對方的身體穿透,金色物質不斷溢散開。

    “吼!”

    悲鳴般的怒吼聲接連不斷,狡張開了大口,忽然開始瘋狂吞噬那些溢散的金色物質。

    黃景也還在不斷給短劍注入天地之力,口中鮮血四溢,“ 擦”聲傳來,金色顱骨出現了一道裂縫。

    下一刻,額骨被刺穿了,大量的不滅物質開始溢散!

    狡的巨眼中露出一抹渴望,開始張嘴吸收,自己身上也冒出了不少金色光輝,一邊壓制那些不滅物質,一邊強行吞噬。



伊莉小說網 |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最新章節

 ** 作者︰老鷹吃小雞所寫的《全球高武》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全球高武》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全球高武》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