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類型 >> 全球高武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438章 被抓了
作者︰老鷹吃小雞 下載︰全球高武TXT下載
    蝟狗獸的淒厲嘶吼聲不斷響起。

    狡正在吞噬對方的不滅物質。

    一旁的黃景警惕萬分,見狀陡然收回了短劍,接著御空便跑!

    沒了神兵的壓制,蝟狗獸開始垂死掙扎起來。

    狡的眼神中露出無比的憤怒!

    可此刻,來不及追殺對方了,比起黃景,吞噬守衛者更重要。

    可對方也是它接下來應對禁地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人走了沒事,反正希望城和禁地沒有關聯,可帶著傻木頭氣息的短劍不能帶走!

    還沒用劍砍自己呢!

    狡一邊瘋狂吞噬起來,一邊巨眼瞪著逃跑的黃景,愈加憤怒起來。

    要是就這麼走了,它怎麼辦?

    可守衛者還沒徹底死去,這時候不徹底絞殺了,被禁地知道了就完蛋了。

    黃景是越跑越遠,狡也急了。

    難不成真要去妖木城大戰一場,可去了,未必能回來。

    有心想追過去,可守衛者還在掙扎著,不滅物質正在大量溢散,恢復自身。

    狡的眼中露出一抹憤色,沒再管黃景,開始專心吞噬。

    先吞了守衛者,再去找這家伙。

    就算找不到……禁地之門那邊還有個熟悉的家伙在!

    找到他,也許可以找到逃跑的這家伙。

    狡沒再看黃景,不斷吞噬著。

    片刻後,蝟狗獸的掙扎變的無力起來。

    又過了一會,蝟狗獸徹底沒了動靜。

    金色的不滅光輝,也漸漸散去,妖獸尸體卻是留了下來。

    狡這次沒有浪費,一口吞了下去,血肉,骨骼,全都吞噬到了肚子中。

    最後,只留下一點破碎的金色顱骨。

    而顱骨上的破碎傷痕,正是短劍造成的,帶著濃郁的妖木氣息。

    狡一巴掌將破碎的金色顱骨拍進了地面,此刻,黃景的身影已經徹底消失不見。

    狡眼中露出一抹沉思之意,對方跑了這麼久,未必可以追上了。

    遠處,禁地那邊也有了一些動靜,一旦再爆發大戰,也許會引來禁地的王者。

    不知想到了什麼,狡迅速往蝟狗嶺方向飛去。

    ……

    蝟狗嶺。

    依舊死寂的讓人不安。

    山底下,方平小心翼翼動了動,沒感受到精神力的掃描。

    這時候,方平也不敢冒頭出去查看情況,小心翼翼地開始挖掘起來,挖了一會,方平一咬牙,這麼安靜,挖洞聲音大的很,還不如干脆鑽出去偷偷的跑。

    想到這,方平沒再繼續挖洞,而是往回走去,剛走了一會,方平臉色一變,前面的坑洞坍塌了!

    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他好像看到了什麼!

    “那是妖獸?”

    “不不不……那麼大的體型,一點氣息沒有……這是什麼妖獸?”

    方平只是驚鴻一瞥,沒敢細看,藏在了坍塌的坑洞邊。

    可他的確看到了一頭妖獸趴伏在坑洞外!

    毫無生命氣息!

    “這到底什麼情況?”

    方平茫然了,外面,怎麼會又多了一具妖獸尸體?

    妖獸體型往往和實力有關,這頭妖獸,體格不比之前的那頭蝟狗獸小,豈不是說……

    “也是高品?”

    “死了?”

    方平惴惴不安,小心翼翼地開始探測起來,很快,方平確定了,的確死了!

    “又一頭高品妖獸的尸體,今天是什麼日子?”

    “誰殺的?”

    “對了……之前那頭很像狡的妖獸,身邊好像也跟著一頭妖獸,難道就是這頭?”

    “難不成……是狡殺了它?”

    方平感覺自己大腦都快成漿糊了!

    這他麼到底什麼情況?

    今天這意外接連不斷,他都快懵了。

    先是蝟狗嶺還有一頭八品妖獸,接著好像看到了幾百里外的狡,再接著,又忽然發現跟著狡的妖獸死了,狡去哪了?

    這頭妖獸是狡殺的嗎?

    可之前,這倆好像一伙的,怎麼忽然就內訌了?

    “感覺智商都不夠用了!”

    “我要不要出去?狡走了嗎?”

    方平陷入了掙扎,他現在真的懵了。

    片刻後,方平一咬牙,就在面前的好處,自己不拿,傻不傻。

    想殺一頭七品妖獸,有多難,他現在很清楚,哪怕八九品強者,都未必可以輕易做到。

    不是殺不了,而是殺了,如何保持完整的尸身?

    讓對方不自爆?

    又如何能不引起更強者的注意?

    這些,都是難點。

    想到這些,方平小心翼翼地從坍塌的通道走了出去。

    等看到面前那副渾身是傷的妖獸,方平微微凝眉,心核和腦核還在嗎?

    還有,這頭妖獸塊頭也不小,可不好帶走。

    儲物空間,現在是很難再擴張了。

    關鍵是沒錢!

    系統到現在沒給自己結算財富值,之前為了擴充空間,已經消耗了130億的財富值,現在只剩下40億不到了。

    再擴充,全部花完了也擴充不了8個立方,裝不下的。

    “可惜了,看來只能挖一些有用的東西帶回去了。”

    方平有些遺憾,也極為警惕。

    系統沒給自己增加財富值,這算什麼?

    沒有脫離危險!

    現在,還得萬分小心才行。

    方平輕吸一口氣,小心翼翼朝前面的妖獸走了過去,四處看了看,蝟狗嶺此刻真的安靜到了極致,有些嚇人。

    “不管了,先挖了心核和腦核再說!”

    很快,方平拿著鏟子走上前,開始準備給死去的妖獸進行解剖。

    結果剛要動鏟子,方平臉色狂變!

    臥槽,居然回來了!

    此刻,遠方一道金光飛速朝這邊降臨。

    方平哪敢猶豫,急忙遁入地底,他都懵了,不是走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就在方平遁入地底不久,狡的身影落下。

    巨大的眼眸,朝四周看了看。

    接著,狡的鼻子開始聳動,一點點分辨氣息。

    那個廚師,實力一般,跑也跑不了多遠。

    不過……沒感應到對方的具體所在,其實還是讓狡有些意外的。

    很快,狡對著方平剛剛鑽出的坑洞聞了聞,這里的氣息,好像更濃郁一些。

    狡一爪子拍下,整個地面坍塌了下去。

    蝟狗嶺,依舊安靜無聲,坍塌的地面,露出了一些地下坑洞。

    狡繼續聞著,一邊聞,一邊拍地,一條條通道塌陷,裂開。

    不遠處,山底下,方平臉都綠了。

    這是要干嘛?

    這是翻遍整片大山都要找到自己嗎?

    自己炸塌了巨柳城,巨柳城的強者追殺自己,也沒到這地步吧?

    自己和那頭狡到底有什麼深仇大恨,非要這麼干?

    一般情況下,妖獸就算殺人,可你只要不是抄了它老家,或者奪走了它的寶貝,真要找不到,妖獸也不會特意追殺的。

    就如前幾次,他跑了,狡也沒追殺他,沒那麼必要。

    可今天怎麼了?

    難道是因為自己跑了兩次,徹底惹怒了對方?必殺自己?

    還是自己上次給它帶去了一個七品,狡不爽了?

    眼看著對方沿著地下通道一點點往前拍擊,方平覺得再這麼下去,被抓住那是肯定的,那就完犢子了。

    此刻,方平顧不得什麼了,蝟狗嶺情況不對勁,太安靜了!

    連妖獸的嘶吼聲都沒,仿佛整座大山都沒了生命,這麼下去,他很難躲避追殺的。

    方平咬牙,拿出鏟子,繼續往前挖去,有點微弱的聲音,那也沒辦法。

    此刻的方平,已經用精神力在附近覆蓋了屏障,聲音其實也不大,未必可以傳出去,怕就怕……那微弱的震動感被狡察覺到。

    好在對方還在拍擊地面,這種坍塌的動靜,掩蓋了自己的挖地震動感。

    方平迅速挖掘,挖了一會,又開始換條道繼續挖。

    “自從學會了挖地道,我好像一直就在干這事……”

    方平心里說不出的悲哀,真的成挖洞專家了。

    上次在南江那邊,他第一次開始挖洞。

    如今,挖著挖著,成習慣了。

    現在的他,經驗真的挺豐富的,他都知道哪里可能會出水源,哪里可能會出現坍塌,地質學方面,方平覺得自己應該勉強當個半吊子專家了。

    “地面上的方向感薄弱,沒有標志物,容易迷路。可地底,我覺得方向感很強,見了鬼了!”

    方平心里不斷吐槽,也祈禱狡別再繼續了。

    閑的吧?

    一個八品妖獸,非要跟自己過不去干嘛?

    有這閑工夫,你去找八品的妖獸廝殺啊!

    方平不滿,狡也很不滿。

    跑哪去了?

    明明察覺就在附近,地面都快被拍塌了,再這麼下去,一旦引起禁地注意,再來使者,那就來不及了!

    它得盡快找到跑掉的那個家伙,讓他用短劍劈自己才行。

    狡有些焦躁,不知想到了什麼,忽然停下了拍擊。

    一停下,遠處地面微微震動了一下,也迅速停了下來。

    狡的大眼露出一抹譏嘲之色,果然在這附近。

    下一秒,狡出現在了剛剛那片大地的上空,一掌拍了下去!

    下方,出現一個小小的坑洞,沒人!

    狡徹底憤怒了,又不見了!

    瘋狂破壞了一陣,四周全部坍塌。

    狡再次想到了什麼,忽然不再破壞,金色巨角上,一絲絲血色的氣血之力正在不斷被剝離出來。

    對待一個喜歡逃跑的廚子,它還是有準備的。

    下一刻,一縷微弱的氣血之力懸浮在了半空中。

    這縷氣血之力,仿佛有了活力,在半空中微微搖擺,接著,開始朝前方漂浮。

    ……

    地底。

    方平心髒砰砰直跳,他懷疑,自己上次是不是把狡的祖墳給挖了,要不然,哪至于一直找尋?

    換成他自己,要是遇到了一個三品地窟武者,對方跑了,或者藏了起來,找不到了,他不會一直追殺下去的。

    有那功夫,他都能殺幾個四五品武者了。

    高品的妖獸,真的很少會干這種事的!

    為什麼自己遇到的妖獸都這麼不靠譜?

    “別找我啊!非要找我干嘛?”

    方平欲哭無淚,黃景也不見了,此刻還不知道到底什麼情況,要不然,有人吸引狡的注意力,自己可以找機會離去。

    現在,偌大的蝟狗嶺好像就自己一個活人了,跑都難跑。

    就在方平如同石頭般把自己瓖嵌在一個小洞中的時候,忽然,方平眼珠子動了動。

    “這是什麼?”

    他看到一縷淡淡的血色東西,從泥土中滲透出來,正在往他身上鑽!

    “這是什麼玩意?”

    方平臉色變了,當那縷血色絲線鑽入體內,方平臉色劇變!

    氣血之力!

    熟悉的氣血之力!

    “我自己的氣血之力!”

    就在方平產生這個意識的同時,他眼前忽然一亮,上方的泥土被掀開了!

    一個碩大的金色腦袋,正對著他。

    方平臉色慘白,干巴巴地笑道“狡大王,好久不見啊!”

    這頭狡真的瘋了!

    它居然還保留著自己的氣血之力!

    這是方平完全沒料到的!

    狡的大眼楮看著他,露出一抹譏嘲之色。

    方平咽了咽口水,從土里爬了起來,干笑道“狡大王,您餓了嗎?吃飯嗎?”

    狡不回應,此刻的它沒心思吃飯。

    下一刻,方平漂浮了起來,很快被牽引著來到那頭死去的妖獸面前。

    狡看了看妖獸,又看看方平,方平有些不太明白,小聲道“大王是讓我收下這些禮物?”

    他剛說完,狡的金色巨爪拍了下來!

    方平被拍的直接陷入了地底,一臉的潮紅,大爺的,你忽然帶我到這,我怎麼知道你要干嘛?

    看來,不是給自己送禮了?

    狡拍了他一爪子,接著,面前一根斷裂的長刺懸浮起來,方平認出來了,這是之前那頭蝟狗獸身上的長刺。

    關鍵是,給自己看這個看嗎?

    狡見他還沒明白,揮爪切斷了長刺,接著又朝遠處看了看,想了想,面前忽然憑空浮現出一柄虛無的短劍,精神力具現,而短劍出現的剎那,一道不太明顯的人影浮現。

    方平盯著看了一會,這算是看圖理解內容嗎?

    “有人用短劍殺了蝟狗獸,您想要短劍?”

    方平其實猜到了,那是黃景,雖然狡只是給出了一個虛影。

    見狡盯著自己看,方平干巴巴道“這個……這個……我是認識這人,可跟他不熟……”

    “什麼?找不到人就要吃了我?別啊……”

    方平心里想著事,帶狡去找黃景嗎?

    可狡想干什麼?

    想吞了黃景?

    不對,它想要短劍,短劍……神兵?

    它要神兵?

    眼看著狡又用爪子往自己身上劃啊劃的,方平狐疑道“大王,您要用短劍刺自己?”

    “……”

    “那個……要不我用刀給您來幾下?”

    眼看著狡有暴怒的趨勢,方平急忙閉嘴,腦筋卻是急速轉動。

    狡想干嘛?

    讓黃景用短劍刺它?

    這是活膩歪了?

    盡管無法理解,不過方平還是笑道“大王,要不這樣,我去找人,找到了,我帶著短劍回來,給您來幾下?”

    帶對方找黃景,他可不敢。

    殺了黃景怎麼辦?

    再說了,黃景現在還不知道情況如何呢。

    “對了,校長正在被妖獸追殺,要不要……引誘狡過去?”

    方平心中不由產生這樣的念頭,結果還沒想完,狡已經極為不耐煩地拍擊著地面。

    下一刻,方平凌空浮起,狡帶著他直接朝黃景之前逃離的方向追去!

    “是去找校長嗎?它到底要干嘛?”

    想著這些,方平又看了看下方漸漸遠去的妖獸尸體,有些不甘,你好歹讓我挖了心核和腦核帶走啊!

    狡也太浪費了!

    仿佛方平的眼神太過灼熱,狡低吼一聲,帶著警告的意味。

    方平半猜半蒙道“不能動?狡大王,這是您殺的吧?為什麼不吃了?”

    “……”

    “不能吃?得留著是吧?”

    “……”

    方平一次次的猜測著,等被狡帶著飛了一截,方平忽然想到了什麼……我好像沒穿衣服!

    不過此刻,天也黑了,應該沒人看見自己吧?

    狡要黃景用短劍神兵刺它,又留著那具妖獸尸體不動,蝟狗嶺的妖獸都消失了,難道被殺妖滅口了?

    “這家伙,不會是想讓老黃給它背鍋吧?”

    方平總覺得這操作有些熟悉,“那具死去的妖獸尸體上,也許留著一些證據……和老黃有關的證據,所以狡沒動尸體……之前的長刺……神兵的氣息,難道死去的妖獸身上,有神兵的氣息殘留?”

    “狡和那家伙是一伙的,突然內訌殺了對方,然後想栽贓給老黃。”

    “可它擔心別人不信……或者別的妖不信,所以想讓老黃也給它來幾劍,留下神兵的氣息?”

    “狡需要博得誰的信任?”

    “妖獸難道也有組織的?”

    “不對不對,關鍵是……這頭妖獸,他麼的好像很狡猾啊,居然還想到讓人背鍋!”

    這邊方平還在想著事,下一刻,讓他崩潰的一幕發生了!

    一道璀璨的金光,照耀在他身上!

    漆黑的夜色下,金色的方平,格外耀眼……關鍵沒穿衣服!

    方平敢肯定,四周要是有人,覺得可以看見自己!

    “老子一定要宰了你!”

    方平心中怒吼,這頭狡瘋了,居然想出這辦法讓他現行,吸引黃景來!

    這簡直就是在踐踏自己的尊嚴!

    方平氣的想吐血,腦袋上也升起一抹金光,把自己的臉給遮住,下半身也升起道道金光,讓人看不到自己的兄弟。

    太丟人了!

    “這仇我記下了!等著!遲早弄死你!”

    方平氣的半死,狡卻是大眼中閃過一抹疑惑,這是不滅體?

    沒管方平氣不氣,狡牽引著方平四處亂飛,金色的方平,在半空中如同耀眼的明燈。

    而這一招,的確管用。

    遠處,正躲在一處林中恢復傷勢的黃景,看到那耀眼的金光,臉色一變再變!

    方平被抓了!

    他也沒想到,那頭狡居然會想到抓人質來威脅自己!

    此刻的他,並未回希望城,方平和秦鳳青還在蝟狗嶺,蝟狗嶺的兩頭高品妖獸都死了,他準備等狡離開了,就去找人。

    沒想到,狡非但沒走,還主動找來了。

    這頭狡到底想干什麼?

    黃景臉色陰沉,自己要不要現身?

    他肯定不是狡的對手,尤其是對方還吞噬了一頭八品妖獸,此刻恐怕比之前更可怕。

    一旦現身,那就危險了。

    可方平被抓住了,自己不現身,方平被殺的話……

    黃景面露掙扎之色,武者不會妥協的!

    這事就算傳出去,方平被狡殺了,也沒人會覺得他做的不對,用他這位七品的性命,去賭狡會不會放過方平,這樣的幾率,幾乎可以放棄,不去博這個機會。

    可難道真要看著方平被殺?

    就在黃景壓制氣息,小心潛藏,內心掙扎的時候,半空中,方平忽然用地窟語吼道“在的話,留下劍用一用,人不用出來!”

    黃景面色一變再變,劍?

    狡是為了神兵而來?

    拿神兵換方平生存的概率……這……

    如果方平能活下來,真要換了,吳奎山未必有意見,畢竟方平也許有晉級九品的希望。

    可是,要是人劍兩空呢?

    黃景忽然輕嘆一聲,也罷,事到如今,只能博一次了。

    到了這時候,一點辦法都不想,方平真被殺了,那也不好和李長生、呂鳳柔他們交代。

    手中,一柄短劍憑空出現。

    黃景眼中憂色一閃而逝,接著丟下短劍,自己迅速離開。

    劍都丟了,再把自己也給丟了,那就不劃算了。

    下一刻,離開原地好幾里的黃景,迅速潛藏了起來,而留在原地的短劍,爆發出了一道淡淡的金芒。

    空中,金光一閃而逝,很快落下。

    而方平,在落下的一瞬間,就朝金色光芒所在跑去,神兵可不能被狡搶走了,它不是只要砍它幾下嗎?

    這妖獸不會言而無信,要搶走吧?

    而狡,並無動作,只是落地,站在原地沒有動彈,任由方平將前方的短劍拿到手中。

    狡的巨眼看向短劍,仔細感應短劍身上傳來的氣息。

    果然是傻木頭的氣息!

    很濃烈!

    狡好像想到了什麼,這把劍……是當初闖入妖木城那個人的!

    難怪!



伊莉小說網 |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最新章節

 ** 作者︰老鷹吃小雞所寫的《全球高武》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全球高武》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全球高武》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