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類型 >> 全球高武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441章 變故連連
作者︰老鷹吃小雞 下載︰全球高武TXT下載
    狡才不管他怒不怒,說干就干!

    巨大的天地之力光柱,瞬間抵達城門口。

    天門城主怒到了極致,瞬間出手,一道天地之力被打了出去,擋住了狡的攻擊。

    此刻的他,還有些猶豫,看到身後跟著的兩頭妖獸,沒敢對狡出手。

    而這一絲猶豫,也給了狡機會。

    就在天門城主出手格擋第一道攻擊的一瞬間,狡的金色巨角上,瞬間又有幾道天地之力光柱飆射出去!

    “轟!”

    一聲巨響,狡這一次並未攻擊城門,而是分散開,四周的一些城牆瞬間被炸塌!

    這還不算,狡的精神力陡然全力爆發,城門口的一些鎧甲兵士,瞬間化為肉泥。

    “你找死!”

    之前還有些猶豫的天門城主徹底憤怒了!

    王者不可辱!

    金角獸王已經欺上門了,這事要是這麼過去了,妖木城無法再在南七域立足!

    下一刻,天門城主面前虛空震蕩,一道無形波動,瞬間襲向狡。

    狡根本沒和他交手的想法,咆哮一聲,身形陡然膨脹起來。

    眨眼間,原本身形和七品蝟狗獸差不多大小的狡,一下子脹大到之前的幾倍,首尾更是長達十多米。

    身形脹大的一瞬間,狡暴吼一聲,直接撞向天門城主。

    “轟!”

    巨響聲再次響起,身後,兩頭巨大的妖獸低聲嘶吼幾句。

    狡卻是不管不顧,淒厲嘶吼了起來。

    家都被抄了,還管什麼?

    轟轟轟!

    一連串的爆響聲傳出,狡毫無顧忌之下,和天門城主交手數次,城門口的城牆瞬間坍塌。

    周邊的一些天門城中人,凡是高品以下,幾乎在剎那間被余波波及,被震死。

    “你在找死!”

    天門城主狂怒,他再也無法忍受了!

    這一刻,天門城主面前不再是虛無的精神力波動,一株參天巨樹憑空具現出來。

    巨樹一出,無數枝條瞬間抽向狡,一些枝條開始捆綁狡。

    城內,內城中央,一株之前仿佛死寂的參天大樹,此刻也微微搖曳,精神力波動迅速從遠方傳遞過來,精神力中夾雜著怒意,仿佛在質問什麼!

    狡的後方,兩頭身形高大的九品妖獸,也精神力波動,在回復著。

    眼看著雙方開始交涉,狡急了!

    “吼!”

    一聲巨吼打斷了所有的精神力波動,下一刻,狡的巨角上爆發出了燦爛的金色光輝!

    “吼!”

    身後,兩頭巨獸也厲吼一聲,金角獸王要搏命了!

    八品強者,天地之力交鋒,那是正常的戰斗。

    一旦爆發不滅物質,那就是不死不休的戰斗。

    天門城主原本還在等待雙方的交涉結果,就這麼不明不白的和百獸林開戰,不是他想看到的。

    誰知道,他有心放水,狡卻是沒這個想法。

    金色不滅物質爆發的一瞬間,無數虛實相間的枝條,陡然被震碎,一縷縷能量波動消散在天地之間。

    這還不夠,還沒到讓對方搏命的時候。

    狡爆發了不滅物質,下一刻,直接沖出了天門城主的防線,瞬間殺到了城池上方!

    精神力全力爆發,一道道金色能量巨柱雷霆般在城池內爆發開。

    “王!”

    “救我!”

    “木王!”

    “……”

    實力弱的天門城人,瞬間死去,實力還算強的一些武者,七竅流血,淒厲嘶吼起來。

    “混賬!”

    天門城主目眥欲裂,怒吼道“神木,殺了它!”

    話音未落,天門城主穿破虛空,瞬間出現在狡的面前,凌空一掌拍落下去!

    狡的金甲爆發出燦爛的光芒,也厲聲嘶吼起來,對象並非天門城主,而是後方還在等待的兩位九品妖獸。

    如果有人懂妖獸之語,就能明白,狡在淒厲質問,百獸林是否淪落到誰想殺就殺的地步了?

    使者被殺,守衛者被殺,自己被襲,老家被抄,此刻還在等待?

    百獸林還是妖族的地盤嗎?

    這些叛徒已經欺負上門了,到底在等什麼,等著所有妖族都被殺嗎?

    狡一聲聲的淒厲怒吼,讓兩頭妖獸身形不斷顫動。

    下一刻,看到天門城主,一掌將金色巨角拍出一道裂紋,兩頭妖獸忽然動了!

    其中一頭形如巨鱷的妖獸,巨大的尾巴陡然朝天門城主掃去。

    巨尾還未至,下方的建築瞬間坍塌,無數居民瞬間死去,連慘叫聲都未發出。

    天門城主暴怒!

    也毫不留情,隔空一掌拍來,虛空震顫,大地龜裂,無數建築倒塌,下方的地面塌陷,連能源礦脈都變的清晰可見!

    城池中央,參天巨樹,精神力劇烈波動起來!

    另一頭如同獅子般的妖獸,也厲聲嘶吼起來,正在質問!

    參天大樹的精神力不斷波動,仿佛在解釋什麼。

    和禁地開戰,並非妖木城所願。

    尤其是戰場就在妖木城,再打下去,妖木城會被毀滅的!

    此刻,天門城主已經和巨鱷戰,兩大九品交戰之下,巨鱷獸毫無顧忌,余波震蕩之下,方圓千米範圍,數千城衛武者幾乎毫無反抗之力,血肉炸裂,淒慘死去。

    而狡,這時候也和天門城的幾位高品強者交手了。

    八品金身境的狡,哪怕弄的自己渾身是傷,可戰力也極強,此刻對上一位八品,幾位七品,全力爆發之下,一路壓著幾人往深處打去!

    至于傻木頭正在解釋……狡也很無奈,它沒辦法阻攔。

    只能先干了,沖到中央區域,和傻木頭交手,說不定就可以打起來了,那時候再解釋也沒用。

    ……

    就在雙方打的虛空顫栗,建築倒塌,大地龜裂之際,方平已經趁著機會挖洞挖到了城內。

    此刻,方平也感受到了無比巨大的壓力!

    上空,兩大九品正在交手,其他幾位七八品武者,也正在和狡交手。

    余波震蕩,無數人死去,方平若不是精神力足夠強大,此刻懷疑自己也要被余波震死。

    “太強了!”

    方平心中震撼,難怪人類一直不敢讓地窟強者沖出來,哪怕付出再大的代價!

    兩大九品,此刻不一定是在生死搏殺,天門城主其實還有意護住了天門城,這樣的情況下,方圓千米範圍,除了少數幾個中品中的頂級強者,其他人幾乎全部死去!

    “這還不是死戰……一旦到了地面,九品死戰之下,邊戰邊逃,得死多少人?”

    方平有些不寒而栗,就連他這樣的武者,面對雙方交戰的余波,都壓力極大,小心被震死。

    那些普通人,恐怕瞬間就成了肉泥。

    一座大都市,方圓幾千米範圍,要是人群密集,可能會有數萬人之多。

    雙方交手,余波就能將這些人瞬間全部震死。

    找了個稍微靠近內城的地方,方平小心翼翼地藏在倒塌的建築旁,有些頭大。

    自己現在該怎麼辦?

    城中央的那棵大樹,好像正在和那頭獅子交涉。

    雙方怎麼交涉的,他不懂,也沒聲音,大樹和獅子獸好像是在用精神力溝通。

    方平不知道,到底什麼時候會談妥。

    “怎麼辦?”

    “怎麼引發雙方繼續戰斗下去?”

    方平余光瞥了一眼不遠處的狡,此刻狡也在搏命了,奮力廝殺,打的幾位七八品強者不斷倒退。

    方平看它好像想沖到城中央,難道沖到城中央就可以了?

    方平听不到大樹和獅子的交涉,狡卻是可以的。

    隨著大樹的精神力不斷波動,獅子獸陡然看向狡,巨眼中有凶光閃爍。

    狡急忙怒吼起來,就是妖木干的!

    下一刻,狡忽然震裂了自己的肉身,體內露出一道道清晰可見的傷口裂痕,其中妖木氣息濃郁。

    獅子獸再次看向城中央的巨樹,巨眼中凶芒再次顯露出來!

    這氣息造不了假!

    妖木,到底有沒有襲擊金角獸王?

    正在和巨鱷手的天門城主,看到這一幕,忽然怒吼了起來。

    “都給我住手!鱷王,獅王,都是誤會!”

    天門城主並非用的精神力交涉,而是地窟語。

    此刻,天門城主怒極,余光瞥見城池倒塌的建築,大地龜裂,眼中厲色一閃而逝,暴喝道“神木並未出城,一直在城內沒有離開!

    金角獸王的傷勢……是有神木氣息殘留,可並非神木所為!”

    “吼!”

    兩大獸王還沒開口,狡凶性大發,猛然出手……不,出口!

    大口一張,瞬間出現一個巨大無比的黑洞,一口將一位正在和它交手的七品武者吞入肚中!

    “混賬,金角獸,你找死!”

    天門城主都快氣吐血了,凌空一掌拍出,手掌瞬間變大無數倍,眨眼間手掌覆蓋天地,朝狡落去!

    狡暴吼一聲,渾身金光璀璨,卻沒有硬接,而是迅速沖入了天門城幾位高品武者隊列中,身形陡然縮小,恢復到了原本的模樣。

    巨掌一直追殺,幾位高品武者連忙避退,巨鱷獸此刻尾巴掃蕩,一尾巴將巨掌拍散。

    天門城主怒道“放了他!”

    如今,城內高品本就不多,又有一位七品統領被吞,這是他無法容忍的。

    其他的中低品死了,影響還不大。

    死一位高品,哪怕他是九品,也無法承受。

    狡才不理他,巨大的肚子不斷蠕動,片刻後,狡吐出了一具幾乎沒有人形的骨架。

    “轟!”

    天門城主怒極,天地之力在半空交織,如同雷鳴,再也顧不得會不會爆發大戰了,身形穿破虛空,陡然出現在狡面前,雙掌迅速拍落!

    轟!

    響聲再次傳出,狡倒飛數百米,一路撞塌了無數建築,金色的血肉不斷崩裂,血液灑遍虛空。

    兩頭妖獸王者見狀也勃然大怒,天門城主並未追殺狡,而是高聲暴喝道“二位獸王難道想要引發諸王之戰嗎?

    金角獸之傷,非是神木所為!”

    獅子獸暴吼幾聲,手中陡然出現一片金色骸骨,天門城主眼神陰翳,怒道“禁地守衛,也非神木所殺……神木一直都在療傷!

    三年前,復生之地強者突襲妖木城,神木不察之下,被其所傷!

    這印記……是復生之地強者神兵所為!”

    他剛說完,倒飛出去的狡忽然淒厲嘶吼起來,下一刻,金色的大腦袋差點被斬斷,一道金芒一閃而逝!

    而同一時間,城中央的那棵大樹,陡然顫動起來,接著,大樹拔地而起,再也顧不得是否會造成破壞,飛速襲來!

    狡淒厲嘶吼著,四爪猛地向地面拍擊,大地再次崩裂無數,徹底坍塌下去!

    厲吼幾聲,狡迅速朝兩位獸王倒飛而來,依舊還在嘶吼不斷。

    天門城主臉色陰沉的無以復加,怒吼一聲,一掌拍出,並非針對狡,而是之前襲擊狡所在的那處地界!

    轟!

    一個巨大無比的坑洞出現,無數低品能源石被炸裂出來,卻是沒人在意。

    兩頭獸王巨眼中露出血紅之色!

    當著它們的面,居然有人襲殺金角獸王,而且……它們猜到了,剛剛那道金芒,就是襲殺守衛和金角獸王的兵器!

    獅子獸還想再問問,巨鱷獸已經徹底大怒!

    復生之地的強者,會出現在妖木城嗎?

    要是連妖木城都被入侵了,那妖木城早就覆滅了,如何還能和復生之地交戰這麼多年?

    剛剛突襲之下,連它們都沒有感受到波動!

    因為沒有太強烈的能量波動,它們也不知道襲擊者實力如何,可八品的金角獸王,直接被突破了金身,腦袋都差點被斬斷了,這絕不是一般八品可以做到的!

    暗中還有一位王境隱藏!

    而王境強者出現在妖木城,除非妖木城的妖木幫助隱藏,要不然,絕不會瞞過它們!

    妖木,會幫助復生之地的強者隱藏嗎?

    還是說,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秘密,是它們不知道的?

    此刻,沒人也沒妖注意到,狡的大眼中露出一抹意外之色,廚子居然在這?

    不過……真的好弱!

    要不是自己瞬間放開所有防御……插都插不進去。

    ……

    狡意外,已經潛入礦中的方平則是後怕了!

    好危險!

    另外,狡真他麼的夠狡猾的,短劍一出,那家伙就自己放開了防御,還有腦袋被斬的血淋淋的……方平覺得自己沒那能耐,那家伙自己干的!

    “真斬了你腦袋,你就爽了!”

    心中吐槽一句,方平小心翼翼地朝前方前行,短劍也被收入了儲物空間。

    此刻,外面已經亂了套了。

    妖木感受到了自己主干的氣息,直接拔地而起,沖了過來。

    兩大獸王因為狡差點被斬殺,也徹底怒了,再也顧不得對方解釋什麼了,此刻已經和天門城主交上了手。

    這也和狡有關,這家伙退了回來,一副委屈到了極致,搏命也要報仇的態度,直接向天門城主沖殺過去,被打的渾身爆裂都不肯後退。

    到了這時候,兩大獸王也無法坐視了。

    帶著金角獸王來討公道,結果金角獸王差點當著它們的面被斬殺了,這是對它們最大的羞辱。

    至于襲殺金角獸王的那人忽然消失不見,兩位獸王認定了是妖木幫助對方隱藏了氣息,說不定還想留下它們。

    多了幾分警惕,兩妖也不準備尋找。

    加上暗中那人,妖木城有三大王境,也許需要求援了!

    天門城主倒是想找,此刻的他,憋屈到了極致,恨不得馬上將凶手抓到,還自己一個清白。

    可被狡纏上了,對方死戰不退,兩大獸王也不听解釋,開始全力以赴下狠手。

    他實力本就比這兩大獸王差一點,此刻已經無力再去辯解什麼。

    “到底是誰!”

    天門城主怒極,卻也有些懵。

    城內為何會突然出現另一位強者?

    一招差點擊殺了八品的金角獸王,實力絕對極強,哪來的強者?

    還有,剛剛那突然出現的兵器,分明是夾雜著神木的氣息,應該和三年前神木被斬斷的一截主干有關。

    三年前闖入城內的那人,其實當時他不在城內,事後才知道是復生之地的強者來襲。

    可此刻,連他都要懷疑了,神木真的被復生之地的強者斬斷了主干嗎?

    他和神木只是合作關系,並非徹底的一體化。

    神木……是否隱瞞了什麼?

    這一刻,天門城主只覺得自己陷入了一個巨大無比的陷阱和陰暗當中!

    到底怎麼回事?

    “妖葵城嗎?”

    “還是神木有自己的心思?”

    “妖木城實力連連受損,真的只是意外嗎?”

    一邊艱難抵擋兩大獸王攻擊,天門城主腦海中不斷浮現出各種各樣的陰謀詭計。

    一度,甚至想到了禁區。

    今日,明顯就是有人在陷害他,在陷害妖木城!

    可時間太短,又被兩大獸王纏住,他根本無法分心去細想。

    眼中閃過一抹陰沉之色,等看到神木只顧著尋找剛剛的賊人,而不是來幫自己解圍,城內大量的建築轟然倒塌,無數子民死于非命。

    這一刻,天門城主再也無法忍耐了!

    被欺到了這份上,再忍下去,明天就有人敢取而代之了!

    這麼多年,妖木城為禁區輸送了大量的天才種子,他在禁區也有布局。

    是否侵犯了一些人的利益?

    “你們逼我的!”

    心中低吼一聲,天門城主也不管城內居民了,這麼下去,他可能會死的。

    子民死了,大不了不要妖木城了,換個地方,他還可以繼續當他的王。

    就在這些念頭浮現的一剎那,天門城主面前的巨樹虛影忽然崩潰,眨眼間,一柄巨斧狀的神兵瞬間被天門城主抓到手中。

    “卡古!”

    天門城主暴喝一聲,巨斧迅猛斬出,虛空震顫,爆裂聲響徹天地。

    “砰!”

    巨響聲傳來,巨鱷獸的尾巴上,陡然飆射出一道巨大的金色血柱!

    巨斧虛影,遮天蔽日,氣勢強大到了極致!

    兩頭獸王眼中露出不敢置信之色,遠處的參天大樹也微微顫動,都顧不上繼續找尋那個攜帶它肢體一部分的賊人了!

    木王……居然凝練了復生之地強者所用的神兵!

    地窟強者,並非不用武器,卻不是復生之地的這種所謂神兵!

    神兵,需要妖獸或者妖植的心核和腦核,這在地窟是大忌,地窟強者不會冒著和妖獸妖植開戰的風險,去凝練神兵。

    加上守護妖獸和妖植的存在,兩者之間,中低品的無所謂,高品的妖獸和妖植,是不可以隨意濫殺的!

    這是侵犯妖獸和妖植的利益!

    這一刻,兩大獸王眼神從不敢置信,變成了無比的憤怒!

    木王,殺過高品的妖族!

    不管是哪一地的妖族,那都是它們的同胞,可現在,變成了神兵!

    復生之地和地窟是敵對方,兩者廝殺,可以理解,禁地也不想參與,復生武者使用的神兵來源,大部分也是來自交戰區域,包括一些守護一族的妖獸和妖植。

    可木王的神兵,不管從何而來,那都是罪過!

    “吼!”

    “吼!”

    兩道貫穿天地的威壓,瞬間覆蓋了全城,這一刻,無數地窟人類瞬間死亡。

    狡不知何時避開了幾人,有些驚懼,木王還有這個?

    那豈不是說……自己真要隨便入侵,惹怒了對方,真會被迅速斬殺?

    狡有些害怕了!

    無知者無畏,之前看木王被復生之地壓著打,它是不怕木王的,哪怕木王也是九品。

    可現在……狡的大腦袋顫抖了一下,有些害怕,幸好來了這麼一出,現在還有兩大禁地之王頂著。

    狡害怕,獸王憤怒,妖木遲疑,天門城主則是眼神冷厲。

    這一次,自己有些麻煩了!

    希望禁區那邊盡快來人!

    不管如此,先過了這一關再說。

    眼看著兩大獸王怒火滔天,再次向他襲來,天門城主也不手軟,厲吼一聲,巨斧橫斷天地,整個天門城外城,徹底塌陷了下去!

    四周的城牆也轟然倒塌,兩大獸王聯手之下,居然被一斧斬飛了出去!



伊莉小說網 |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最新章節

 ** 作者︰老鷹吃小雞所寫的《全球高武》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全球高武》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全球高武》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